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3)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3)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3)     

末世橫行236 平八郎又禽獸了

上回書說到二炮等人在性主題公園來到一處建筑外看起了那赤裸裸的照片,看的一家人欲火焚身的。這上邊的照片都非常的具有誘惑性,都是些男女媾和的真人照片就像無碼的片一樣,有雙人的,也有幾男幾女。一女多男,一男多女的。這讓二炮他們對這個建筑充滿了“興趣”。
  “走,進去看看!”二炮直接從馬上跳了下來,把馬往旁邊的樹上一拴,就要進去。
  “等等,團長!”李健此刻也是翻身下馬:“我們等等平八郎,萬一里面有喪尸……”
  “嗯,等等。對了,平八郎去哪了?去幾個人找找去!”二炮話音未落,只見平八郎優哉游哉的騎著他那匹喪尸馬過來了。
  “人,真的不禁說!”李健不由得一陣感嘆。
  “二炮君,你們在干什么哪?”平八郎見著二炮等人在一座建筑門口躑躅不前,感到很奇怪。當他看到建筑墻上的大量的照片跟館的名字就笑了。看到這里可能有大大會問這平八郎不是島國人嗎?他怎么看得懂高麗語?原因很簡單,上面有島國語,這里是旅游景點,當然會有英文以及日語了。這館的名字叫什么?叫“風流居”。
  “哎,哎,哎!平八郎,你他娘的別光看這些照片好不好?跟我們進去看看!”二炮見平八郎一臉色狼相的盯著上面的照片看個不停,頓時有些不耐煩了。他們還等著平八郎進去打前站哪!
  “哦,哦,什么?二炮君,你剛才說什么?”平八郎戀戀不舍的把目光從那些照片上面移開,之后又不甘心的瞅了兩眼。
  “你不進去看看?”李健壞笑著說道。
  “哦,我不進去了。我在這里看看,你們進去吧!”平八郎聽后不加思索的說道,之后又欣賞起了那些照片。他被那些照片挑逗的欲火焚身的,此刻一個心思的先看完再說,不就是個破館子嘛,你們自己進去就可以了。
  “……”二炮聽后頓時一陣無語,心中暗罵島國人真是好色。但他卻不知道他們剛剛的樣子不比現在的平八郎好多少。
  “嘿嘿,說不定里面有裸體的妹紙哦!”李健小眼珠一轉壞笑著說道。
  “哎,是啊!那個我說,你們在這里愣著干什么,咱們趕緊進去看看啊?”平八郎見周圍的人都有些發呆,不由得一陣生氣。這支那人真是,這么誘惑的屋子都不進去看看,在外面傻站著干什么。于是他也翻身下馬,直接從二炮手里接過了他的野太刀,當先而入。二炮等人互視一眼,那是隨后跟進。
  卻說剛進這館子,周圍立馬有一些裸體喪尸撲了過來。平八郎雙目一赤,那些喪尸就像中了定身法一樣的呆如木雞,侍手而立。
  “我草,乖乖龍地東!這么多裸體喪尸啊!”二炮的眼睛就跟雷達似的頓時鎖定了幾個女性裸體喪尸。
  “嘿嘿,草這個母喪尸的胸部都這么大啊!”李健看到一個女性喪尸的大胸脯,大約34d左右,就是那顏色不好看,形狀倒還飽滿。
  而平八郎則是不斷的把那些喪尸集中起來,不一會兒風流居內,已是聚集了大約幾十只喪尸,其中女性裸體喪尸三十多個,男性裸體喪尸四十余只。
  平八郎看了大喜,就在脫衣服。二炮見平八郎脫衣服不由的問道:“兄弟,哎!兄弟,你要干什么啊?”
  平八郎聽了沒好氣,他不耐煩的回頭說道:“我去爽爽!”
  “草!你剛才不是還說你不是個隨便的人嗎?”二炮又氣憤又羨慕的說道。
  “哦,那個我還沒說完啊!”平八郎此刻已經脫的只剩條島國內褲了,渾身光溜溜的。
  “草,快說!”李健也看不下去了。
  “我不是個隨便的人,嗯,隨便起來不是人!”平八郎說罷怪叫一聲直接撲向那些裸身的喪尸妹子。
  “草!禽獸!”二炮直接罵道。
  “平八郎!”李健大聲的喊到。
  “又怎么了?”平八郎才摁到一個喪尸妹子就聽見李健喊他,有些不滿的回頭問道。
  “你他娘的就是個禽獸!”李健氣憤的喊到。
  “哦,謝謝啊!”平八郎之后跟他的喪尸妹子開始了肉搏大戰。
  二炮等人看后一陣無語。他們一開始還興致勃勃的欣賞平八郎的獸性表演,但之后越看越無趣,那些喪尸都太臟人了,看著讓人惡心。很快李健吐了,之后二炮也吐了,一家人都撤了出來。在風流居外面等平八郎,誰知道平八郎那廝體力真好,就是沒個完了。只聽見里面平八郎的淫笑聲跟那些喪尸的吼叫聲。聽得二炮一陣心煩,他也沒興趣看那些照片了,卻是拿著一棵樹練習起腳法來。他還沒踢了幾腳,就見李治公主誰的聯袂而來,他們的表情古怪都是面紅耳赤的,仿佛喝了酒一樣。
  而李治也看見了風流居前的二炮等人,他冷不防一抬頭看到墻上的照片,頓時又是一陣心跳,連忙的咳嗽了兩聲問道:“二炮,平八郎哪?”
  “平八郎又禽獸了!”二炮還沒說話,李健先是告了一狀。
  “禽獸平八郎!”二炮嘴里也是嘟囔個不停。
  “……”這一下李治徹底無語了。剛才他跟公主進公園散心,沒成想這里居然是性主題公園,弄得他跟公主面紅耳赤的。而吳江一見借口有事帶著他的警衛就走了,只剩李治真子公主血刃等人面紅耳赤的逛“公園”。他對這里直接無話可說了,做的太真實了,那姿勢那表情。真子公主更慘,她是抬頭也看見男女交媾,低頭也發現鴛鴦戲水的,一時間被搞的面紅耳赤,偏偏又無法說什么,事先誰都不知道這是個什么公園啊。所以沒辦法抱怨,李治又不知道這里會是這樣,她甚至偷偷的觀察起了李治的動作表情。當她看到李治被搞的滿臉通紅,神色尷尬舉止無錯的時候,又有些開心,她也不知道是為什么,但是看到李治那個狼狽的樣子她開心極了。
  當真子公主跟李治到了風流居的時候,她遠遠望見那些圖片就是一驚,她差點沒從馬上掉下來。那些圖片的內容給了她一種即興奮又震撼的感覺,頓時她的全身都在發燒。她發現李治卻向那建筑前的二炮等人催馬而去,她無奈的嘆了口氣,低著頭跟著過來了。
  血刃聽到李健誰的這么說,也覺得平八郎太不像話了,哪有這樣的嘛!不成體統。于是他一躍下馬,直接大步霍霍的進門而去,不一會兒,衣衫不整的平八郎被血刃揪著耳朵拎了出來。一家人看到平八郎那種表情就像被警察掃黃抓住的嫖客一樣,都是一陣兒竊笑。只有真子公主紅著臉啐了一口,暗道男人真的一個好東西都沒有。
  平八郎本來在那里爽的正起勁哪,沒成想后面有一人一腳就把他跺到在地。他頓時就是大怒,爬起來一刀就砍了過去。那人卻是一刀迎了上來,速度極快,力道巨大,平八郎的刀一不小心就碰上了。只聽見當的一聲響,平八郎的刀直接脫手而出。平八郎大驚失色,定睛一看來人乃是血刃。于是笑罵道:“靠,服部君,別搗蛋!要玩兄弟讓給你!用不著搶吧?”
  “混蛋!你是白癡嗎?”血刃一聽平八郎這話沒好氣,直接大聲的罵了起來。
  “服部君,有話好好說啊!用不著這樣吧!”平八郎悻悻的說道。
  “禽獸!”血刃恨恨的罵了一句。
  “嘿嘿!人本來就是禽獸,禽獸本來就是人!”平八郎一邊匆忙的穿衣服一邊笑著說道。
  “馬鹿!”血刃直接失去了耐性,揪著平八郎的耳朵就往外走,疼的平八郎眼中直掉淚。
  這不就有了上面的一段,平八郎出來之后還對里面的喪尸妹子戀戀不舍的,恨的血刃又跺了這個蠢貨兩腳。經過這一鬧氣氛多少有些緩和,但是李治等人卻不敢在這里散步了,再散還指不定出現什么更新奇的。這公主在里面,說得好聽叫不小心,不好聽這就是耍流氓。
  于是李治等人跟公主出了公園在山下騎馬跑了起來。李治的馬快,還是第一個沖在前面,后面緊跟著公主和血刃,之后是二炮等人,這幾十匹馬在陽光的余輝下跑來跑去,遠遠望去非常的美麗。有紅色的馬,黑色的馬,白色的馬,褐色的馬,還有黃色的馬跟棕色的馬看上去色彩斑斕,就像天邊的流云一樣的漂亮,那五彩的晚霞映的整個天空都異常的美麗。
  上面夕陽薄暮,日落西山,晚霞五光十色。下面青山綠水,姹紫嫣紅。那一片墨綠色的草地上一群騎手在開心的馳騁著,他們充滿了青春的活力,與這夕陽薄暮形成了強烈的反差。
  人定勝天,天定則勝人。世界萬物本來就是相互的,不能只是認命,很多時候你就是這個大自然的主人,這個世界需要你的拼搏跟奮斗。而每一個人的拼搏跟奮斗不僅會改變自己的命運,也會改變別人,乃至社會,以及整個世界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