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5-2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5-27)      第三章少女喪尸(05-27)     

末世橫行239 你兇不兇

上回書說道峰皇的使者路棲到了高麗。這個路棲是個什么樣的女孩兒哪?這里作者必須要介紹了因為這些人在后面作用很大,都是些喪尸將軍,只要是出現的喪尸將軍后面都有用的。特別是這個峰皇的勢力那跟李治是盟友啊。直到生化戰爭結束,他們這些聯盟在民族大義的驅動下宣布建立聯邦制國家,再次讓中華民族站立起來。這只雄獅一直稱霸全球幾千年才再度衰弱,但它的威名仍然是任何別的國家不敢挑釁的,沒人敢輕纓其鋒。
  路棲是吉林省沈陽市人,她今年20歲,這個女孩兒長得眉清目秀面容姣好,她有一雙顧若生盼的眼睛,也是個好身材兒,看上去婷婷玉立的。就是這樣的一個女孩兒現在卻作為峰皇的使者來到了高麗,當然人家在來高麗的時候心不甘情不愿的,憑什么讓我來阿?這自己前腳一走,后面峰皇讓人家得手了可怎么辦啊?又想到自己不在,別的女孩兒再一起欺負峰皇這讓她更加的不樂意了。
  峰皇就是個沒良心的!路棲經常自己這樣想,見了自己老是假笑,你看他見了碧海蘭比見了誰都親,男人真是喜新厭舊,重色輕友!想起來她就是一陣的心煩,她不由得用腳輕輕地去踢面前的那個紫色的玻璃茶幾子。后者發出了輕微的吱吱聲,同時那紫色的茶幾子也在略微的移動。對面負責招待的吳章中看到這一幕就是一笑:“美女,等的不耐煩了?”
  “嗯。他們那些人都去了哪里?”路棲眨了眨她迷人的眼睛問道。她眼前這個高麗人一米七多,典型的高麗男人模樣,小眼睛單眼皮,蒜頭鼻子,元寶嘴,嘴角處有些微微胡子,下巴有點寬。長得說不上難看吧,但是也不怎么好看,而且他們這些高麗男人笑起來多少的有點討人厭。
  可能是被自己抓住好幾次的原因吧。路棲不由得這樣想。她記得很清楚,有一次對方越過鴨綠江,而路棲等人就在邊境布防,她們這些女孩兒在邊境處畫了白線,人家那些高麗將軍們就在白線處跳過來跳過去的氣路棲她們。
  “怎么樣,美女?你看,我跳過來了!嘿嘿嘿,我又過去了!嘿嘿,你打不到我的!”
  人家吳章中這些高麗人一點都不嫌煩,在邊界處跳過來跳過去變著法的惹對面的那些美女們生氣。本來路棲席蓉誰的都在笑個不停,也沒怎么著。后來吳章中他們可就有點過分,紛紛調戲開這邊的女孩兒了。
  “美女,今天晚上別插門,哥哥半夜來串門!”
  “那個年幼的小姑娘,給哥哥們跳個艷舞吧?”
  諸如此類。而且對方居然變本加厲在言語上挑逗對面的這些美麗姑娘們。席蓉誰的見他們越來越不像話,就趁這些“蛤蟆”們跳過線的時候率隊攻了過去,結果當然是他們這些“蛤蟆”被擒,紛紛被押到大堂之下。三通堂鼓過后這些異鄉人依舊嬉皮笑臉,油腔滑調的。
  席蓉誰的拿這些痞子們沒辦法,但是碧海蘭確實有辦法。人家直接下令開打,結果一頓殺威棒之后,這些高麗人結束了剛才游戲人間的態度,變得遵紀守法起來。他們沒想到這采花也是要付出代價的,敢情這些鏗鏘玫瑰身上都帶著刺啊!這一不小心居然扎到手了。紛紛感到沒意思。之后他們就變得聰明起來,就是不讓你抓到,只惹你生氣,不被你抓到。
  哥就像玩氣蛤蟆一樣,先是用棍子敲打你,讓你氣得快不行的時候,哥就溜了。之后看你沒事了回來接著找根木棍敲打你。這反反復復幾次效果還他娘的賊好,這一下這群高麗人紛紛愛上了這敲打“氣蛤蟆”的游戲。還是支那的“氣蛤蟆”好玩,哪像自己那邊的樸亞男,成天哭喪著著臉就像死了親娘一樣的,誰招惹她,她罵誰!他們這些人何苦犯賤去招惹一個本來就不太美麗的女人。
  那就是個“兇”器!對了,就是他娘的一個人間“兇”器。你還別說,樸亞男這妞的胸部非常的大,一動就波浪滔天的,這也是他們為什么寧可犯賤也去招惹這個“兇”器的原因了。吳章中最喜歡問樸亞男:你兇不兇?每每此時樸亞男都會拿著木棒之類的追趕吳章中,而吳章中則會邊跑邊欣賞那妞的身體,那一動真是“兇”的狠啊!
  樸亞男的脾氣的確有些暴躁,她天生性格就是如此,她的家人一直把她當男孩兒看,就是一個假小子。她們家就她一個孩子,還是一個女孩兒,她的父親一個心思的想要個男孩兒,結果天不如意,就只有這個女孩兒,當然人家不服,給他的女兒起名字叫亞男。
  這個樸亞男從小就跟一群男孩子瘋過來瘋過去的,就是一個野孩子。她自己也沒把她自己當女孩兒,但是隨著年齡的增加,這你不服不行,她的女性特征也愈發的明顯起來,特別是她的胸部,那是非常的“兇狠”阿!這讓跟她原先在一起的玩伴們紛紛打起了她的壞主意。
  她記得她15歲那年,她跟她的“哥們”一起去了KTV。一家人趁機灌她酒喝,她也沒多想,但之后她的好兄弟們居然對她動起手腳來,衣服都被撕破了,當時她拼命掙扎,還是被脫的一干二凈,他們淫笑著調戲她。
  她性子極烈,見眾人都欺負她,她摔碎了啤酒瓶子,用碎瓶子竟然扎死了一個玩伴。這一下不要緊,她被送到少年勞教所勞教,之后出獄她受到周圍人的歧視,這讓她生不如死。
  以后她又重新的上學,回到了國中,在之后國中高中的學習中她發奮圖強考入了醫科大學,再之后成了醫科大學的研究生……
  本來她以為進了實驗室她就可以解脫,沒想到出來之后她還活著。她成了喪尸母體。她有了巨大的力量,于是她想報復人類,報復那些曾經嘲笑她欺負她的人,報復這個不公平地社會!為什么調戲她的人都沒事,她這個受害者卻進了監獄?這個世界不公啊!她跟所有喪尸母體一樣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殺!殺死這些罪惡的人們!讓他們去死!去他們本來就該去的地獄!全都去死吧!
  這種惡毒的想法直到今年她在侵略支那與敵人對峙被俘的時候才改變。為什么改變了哪?她遇到了一個男人,那個男人長得異常的英俊,而且很有涵養,一看就是一個紳士,特別是在自己被俘期間他對她是相當的好!好的甚至讓對方的女將領們都吃醋不已。后來她直到這個帥哥居然是她們的君主,他叫峰皇,是個澳大利亞的留學生。
  她自從那以后就對峰皇念念不忘的,她覺得遇到這個異國人是緣分,她發現自己居然還有情感,她被那個支那紳士迷住了。這樣一來吳章中誰的更不干了,紛紛沒事就去支那找事。靠,居然把他們波霸的芳心摘走了,誰答應?你答應?還是他的答應?沒答應的。于是那哥幾個紛紛找起峰皇的事來,不是今天進了長白山天池泡個澡,就是明天在延邊鐵路邊上壓個腿的。
  弄得邊境非常的不寧靜,峰皇不想管也不行啊!他治下的東三省,多少人類幸存者阿!就是仰仗著峰皇的威名才生存下來的。他不管任由高麗喪尸胡搞,當地還怎么生產啊?那些人類幸存者的負責人在峰皇碧海蘭面前哭鼻子抹淚的要求他們保境安民,于是峰皇他們開會一研究,還是先禮后兵吧!
  于是一家人就決定派個使者去高麗,這商量來商量去的,哪個女孩兒都不愿意離開峰皇,于是就抓鬮,誰知路棲的運氣不好抓到了“去”字。于是她只能自認倒霉收拾行李告別群主(嘿嘿,群主君主的都一回事,沒看見都帶個君字嘛),一路直奔高麗而來。
  “哎,美女!你在想什么哪?”吳章中說了一大頓卻見對面那美女眼睛直勾勾的望著那紫色的茶幾子出神,情知對方沒聽自己的話,頓時有些不滿。
  “哦,哦,不好意思,走神了!帥哥,你繼續說吧!”路棲看到對面那個高麗將軍那個氣憤的模樣,不由得覺得好笑。心下卻說讓你們以前再氣我們,這次你們自己生氣了吧?活該!男人都是小氣鬼!
  “嗯,你不是問樸亞男他們去了哪里嗎?”吳章中不耐煩的說道。幸虧對方是個美女,不然他早就兩個大耳光掄過去了。
  “嗯,他們干什么去了?”路棲好奇的問道。
  “最近高麗半島來一群野蠻人,他們一路過關斬將,連破我軍數十萬,好幾個生化侍者都被他們殺害了!”吳章中說道這里就是一陣嘆息,他是控制性母體,他必須坐鎮平壤,不然這邊他在一走就亂套了。
  “誰這么厲害啊?是喪尸母體嗎?”路棲聽后頓時倒吸一口冷氣。
  “不是,說起來實在丟人,他們是一伙人類軍隊!”吳章中說道這里頓時有些不好意思了。他們連這些人類都打不過,真是丟人,甚至要全體出征對付這支人類的軍隊。
  “這么厲害!他們是哪個國家的軍隊?美國嗎?”路棲驚的一下子站了起來。
  “不是,他們好像是島國人!他們有一面赤紅色的大旗上書:雄據の天下四個大字。”吳章中不由得嘆息道。
  “雄據の天下?”路棲有重復了一遍。
  “是的!就是這四個字!”吳章中眼神變得黯淡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