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3)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3)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3)     

末世橫行240 多個妹子多雙筷子何害之有

此刻這個偌大的會議室里都彌漫著一股子難以言明的感覺。吳章中的話讓路棲這個女孩兒一下子對那支島國軍隊充滿了興趣。她沒想到一支人類的部隊居然能以少勝多,以弱勝強。以區區幾千兵力大破吳章中等人的喪尸數十萬,一路斬將搴旗的,煞是威風。這樣的部隊不可與敵啊!但是路棲轉念一想這高麗人都很能吹,尤其是高麗男人,嗯,男人沒什么好東西。他們的話不可信,要自己親眼見了才行!
  她對吳章中的說法非常的懷疑,現在看著眼前還在口沫橫飛的吳章中,心里非常的好笑,這男人白活起來都是一套一套的。打不過別人的時候也是有理,把別人說得多么多么的厲害。這讓他即使打敗了也不丟人。而在自己贏了的時候,那就更了不得了,那叫一個能吹啊!而且是一個比一個能吹,說得好像除了自己別人都不行似的。
  那種洋洋得意,夸夸其談的讓人恨不得上去給他兩個大耳光。不過吳章中口中的這支部隊到底具有什么樣的神力哪?居然能擊破他們的幾十萬喪尸部隊。
  她到了這里六天了,他們這些喪尸將軍卻跟那支人類部隊打了四天。這四天這些喪尸將軍們居然是敗多勝少,打得非常的不順,路棲經常能聽到他們的戰報。好像前天的時候,他們又大敗了一次。而那支舉著雄據の天下大旗的島國軍隊,則是連連進擊,追著他們打個不停。想到這里,路棲又奔著吳章中等人的辦公室來了。她今天想問一下他們跟這幫高麗人邊界的問題,趁著他們忙的時候下手是最好的時機了,逼他們簽訂互不侵犯條約。
  路棲一路這樣想著卻是一路上見到不停的有喪尸部隊來來往往的,心下感到奇怪。不由得仔細看了起來,只見來的這些喪尸部隊大多數都是身上帶傷,很少有不帶傷的。那些傷有些是撕咬造成的,有些是明顯得槍傷。嗯,怎么還有撕咬造成的傷害哪?人不可能跟喪尸對咬的,這不太可思議。唯一合理地解釋是對方也有喪尸,莫非……想到這里路棲不由得加快了腳步。
  路棲來到吳章中他們的辦公室,這還沒進門,就聽見里面人聲鼎沸的,又是哭喊聲,又是廝打的聲音。她不由得收住了腳步,果然里面兩個人扭打著就出來了,后面還跟幾個勸架抑或看笑話的將軍們。路棲一看這兩個扭打得將軍,她都認識,一個叫孫傳俊,另一個叫吳佩尚。平時就是兩個好戰的,又都是控制性喪尸母體,不知道為什么這二人居然扭打了起來。而且打得很兇,只見吳佩尚一拳就搗在孫傳俊的鼻子上,孫傳俊的鼻子頓時就被放了血。
  孫傳俊也沒示弱,一腳踢到吳佩尚的腿上。吳佩尚站立不穩一頭仰了過去。孫傳俊趁勢騎了上去,不停用拳頭擊打著吳佩尚。吳佩尚拼盡全部力氣又將孫傳俊掀翻過去,二人就在地上滾來滾去的廝打不停。而傍邊的吳章中等人則是有加油助威的,有看笑話的,還有搖頭嘆息不已的。路棲見那地上二人打得兇狠,不由得拉了一把在搖旗吶喊的吳章中:“章中,怎么回事啊?”
  吳章中正看的起勁,卻冷不防的被人一拉頓時有些惱火,這剛要發火,卻見是路棲,于是那爆發的火山就變成了潺潺的流水:“哦,美女啊!怎么了?找我有事?想哥哥了?”
  “去你的!我是問他們怎么打起來了?”路棲聽后沒好氣給了吳章中一個大白眼。
  “哦,你說這個阿!”吳章中聽后表情變得不太自然起來。
  “什么啊?你怎么不說了?”路棲見吳章中那種欲言又止,想說又不情愿,不想說還還想開口的樣子頓時覺得此人很討厭。
  “唉!他們是為了樸亞男打架得!”吳章中嘆了口氣說道。
  “嘻嘻,爭風吃醋?”路棲見過樸亞男。那個女孩兒盡管長得一般但是卻是非常的“兇”狠,以致于她們這些女將軍在樸亞男被俘期間都是非常的嫉妒,你看人家這胸怎么長得,是吧?那真能稱得上是波霸了。她們一開始見峰皇很殷勤都以為峰皇被那個波霸給迷住了,原來峰皇喜歡胸部大的,這是那時她們一致的想法,但是后來她們發現她們想錯了。
  峰皇只是對對方的遭遇深感同情,對這樣遭遇的女孩兒出于同情的一種憐憫方式。但是這一下讓身處階下囚的樸亞男深受感動,她以為峰皇對她有意思,她自認為她跟峰皇很配,所以后來居然喜歡上了峰皇。而峰皇本來就是個長得帥的,人家被妹子攻擊慣了,再多個妹子只不過多雙筷子,何害之有啊?于是就造成了峰皇又多了個喜歡他的高麗妹子(但是后來樸亞男卻嫁給了真田)。看到這里有大大可能要問他們在米國生化試驗基地的時候不認識啊?
  他們那時候不認識,除了莫嫣然跟孫鳳迎造成了別人的印象深刻,其他人都互相不是很熟。他們被關押的在不同的生化試驗居所內。那個時候男性生化實驗者跟女性生化實驗者是分開的。
  “不是!樸亞男被人類抓走了!”吳章中說道這里的時候眼神也是一黯。
  “不會吧?她居然被抓了?”路棲不可思議的問道。這自己人被抓了,這些人還這么不著急,還有說有笑的也太沒良心了吧。
  “是啊,我們沒辦法,打不過人家阿!”吳章中看著在地上不停廝打得那兩個人嘆了口氣。
  “哦,對方很厲害嗎?”路棲追問道。
  “嗯,不是一般地厲害!現在我們搞清楚了,對方的指揮官叫李治。這是一支來自中國的部隊,他的部隊武器非常的先進,坦克火炮飛機都有,最讓人可氣的是幾個島國母體居然甘心為他做事!”吳章中越說越生氣,他的眼中仿佛要迸出火花來。
  “天哪!這不可能!”路棲一聽連連搖頭,只有母體讓人類為他們服務的事情,這母體甘心情愿的為人類做事她這還是第一次聽說。
  “真的!我不騙你!”吳章中盯了一眼路棲表情非常的堅決。
  “哦,那樸亞男怎么被抓得阿?”路棲看了看吳章中得表情,知道他沒有騙自己,不由得張口問道。
  吳章中沉思了一下緩緩的說道:“事情是這樣的……”
  原來李治他們到達釜山之后就開始招兵買馬,但他們行蹤早就被對方發現了。最初跟他們交手的就是控制性母體吳佩尚,吳佩尚本來想調戲調戲李治他們,沒想到李治他們的部隊居然也能招募喪尸。他開始只派了一只生化使者帶著5000喪尸取消滅這些可惡的人類士兵,沒成想自己的部隊居然打敗了,而且自己生化侍者也賠了進去。
  這讓吳佩尚感到非常的不爽,于是他親自帶隊30萬去消滅李治的部隊。他們在首爾附近打了一仗,他沒想到對方炮擊之后居然從敵人的中軍里面沖出喪尸來。由一個喪尸將軍領著當先而入,他的部隊居然攔不住那人,那人揮舞著一口野太刀,銀光閃閃的,所到之處人頭飛舞,這些喪尸紛紛讓道躲避。
  這讓吳佩尚異常的憤怒,他讓其他的兩只生化侍者帶著本隊上去了,沒成想沒有十分鐘,他的兩只生化侍者居然被砍翻在地。而吳佩尚一下子意識到了事態的嚴重性,他轉身就跑。此時從斜刺里又殺出一軍,為首大將也是一個戰斗性喪尸母體。這讓吳佩尚大驚失色,他的另一只生化侍者死戰,好歹的保著吳佩尚突圍成功,但是他的部隊卻被殺的七零八落的,十停居然去了七停。這也是前面吳章中跟路棲二人談論到的李治大敗他們喪尸部隊幾十萬了。
  之后吳佩尚把那些閑著的將軍全都叫來幫忙,大軍百萬進擊李治所在的首爾地區。雙方在漢水附近展開了激戰,結果血刃當先沖陣,那幾個喪尸將軍居然一起打血刃自己,血刃力敵五將,奮力殺退五人生擒女將樸亞男。這一仗打的那叫一個窩囊,他們不但大敗連他們的波霸妹子都讓抓住了,他們晚上去偷襲的時候又中了黑如水的伏兵,被殺的丟盔卸甲大敗而逃,居然一直敗回平壤才算止住腳。
  剛才這不是吳佩尚跟孫傳俊互相指責對方指揮不當,造成了排兵布陣上的失誤吵吵了起來。后來孫傳俊戳吳佩尚制定夜襲就是2B行為,人家打了勝仗能不防備,什么趁夜偷襲那就是些狗屁!他指點著吳佩尚的鼻子罵道。吳佩尚從小嬌生慣養的,哪里忍受的了,又見對方跟自己一樣是控制性母體,所以就下了手!
  正當雙方拉扯廝打得時候路棲來了,于是就有了上面那一段。那些戰斗性母體沒一個幫忙的,這些狗日的制定作戰方案時一個個都牛逼哄哄的,打起仗那就是些狗屁!讓他們打打,老子們解解氣!他們不打老子還想揍他們哪!狗日的讓你們在裝諸葛亮,諸你媽的個頭啊!
  這些控制性母體們成天事后諸葛亮,事前豬一樣!他娘的就是些廢物,沒一個好玩意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