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9-21)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9-21)      第三章少女喪尸(09-21)     

末世橫行247 睜著眼睛說瞎話

李治等人終于在中午的時候迎來了等待已久的真子公主跟全友諒等人。全友諒給李治的感覺就是一個飛揚跋扈,滿是傲氣的人,說起話來頤氣指使的,恨的二炮差點上去揍他,還是童虎拉住了才沒出事。而真子公主給人的感覺一是憔悴,二是消瘦,整個人顯得非常呆滯,那氣質雖是極好,但神色卻是出乎別人意料的差。眾人看了全友諒這種表現隨即了然,估計任何人在他的手下都不會好受。
  公主已經遭了毒手了,幾乎是每個去接待的官員心里的想法。現在這些人已經不再在乎眼前這個真子公主的真假了,只是為了她的境遇唏噓不已。李治他們在宴會上跟全友諒聊天的時候知道了一些事情。
  全友諒想跟他們結盟,而且結盟的意愿非常的強烈,這有點出乎李治等人的意料。人人都知道這些人是些叛軍,但是對方的實力很強。據全友諒自己說他們的部隊有2萬多人,而且裝備精良,這從他的衛隊上能看出來。他很想讓李治他們為他做事,他出錢,希望李治為他們打下一個基地來,作為回報他們會提供給李治的部隊大量的金錢跟物資。這一點黑如水非常的心動,但是李治跟吳江都不太愿意。
  首先自己要速度回國歸建,這自己家里的事情還沒處理完,卻在外面幫別人平定天下,他們成了什么人了?再者這個將軍發動過叛亂,這個誠信問題讓人很擔憂,再結合他的動作表情,這個人的可信度非常的低。
  而且李治等人見公主都那樣了,對這個將軍抵觸情緒很大,不是很樂意跟他合作。李治等人想把公主弄過來的意思很明顯,這讓全友諒非常的不爽,艸!自己還沒打這些狗日的主意,人家居然打起自己的主意來了。
  這個公主可是自己的未婚妻,別人打自己未婚妻的主意,讓全友諒這個將軍能不惱嘛!當時他差點發了飆,還是被樸真賢及時提醒,才算沒事,但雙方談得很不愉快。車英俊跟鄭大龍對全友諒意見更大,因為全友諒居然想收編他們。對面的那個樸真賢跟他們談得時候又是民族大義,又是民主共和的拉了一大堆。本來鄭大龍跟車英俊以為對方要跟自己組成民主聯合政府,沒成想人家想收編自己,人家居然想搞專制。聽他們的意思,讓那個全將軍主持一切工作,什么都要向他匯報,很多三權分立的制度被他們搞成了一言堂。民主豈能變成專制?這讓鄭大龍跟車英俊非常的不爽。
  他們卻沒料到對方根本就不是想當元首,而是想登基當皇帝,只不過樸真賢試探了一下而已。樸真賢沒想到自己好心好意,這么委婉的說法居然碰了個硬釘子。對方跟那些被他們槍決的政府官員一樣的頑固不化,都是些二比,你說全友諒登基之后他們都是些開國功臣,他們這些狗日的怎么就想不明白?
  民主有什么好的?不也是那些有錢人的天下。無論君主制也好,民主制也好這既得利益都是屬于統治階級的,他們怎么就想不明白哪?而且他們在公主的問題上分歧非常的大。雙方幾乎是不可調和的,所以鬧了個不歡而散。
  這個全友諒可不是等閑之輩,人家一回去就制定一系列的方案:第一方案,他們準備突襲李治跟鄭大龍他們。在宴會上他們得知李治的部隊只有一個師,而鄭大龍那邊的濟州警衛隊只有3000人,這樣判斷他們的部隊一共加起來不到7000人;而自己的部隊卻有二萬三千多人,這武器什么的自己的裝備非常精良。現在沒有喪尸了,他們并不害怕這些人類部隊,特別對方居然是支那人的部隊,這讓全友諒樸真賢的一陣鄙視。他們根本就瞧不起這樣的雜牌軍。
  第二方案,他們想把李治他們請到自己的海上堡壘,這樣可以兵不血刃的解決他們。畢竟打起來傷亡在所難免,能殺了他們奪其軍是最好的方式,但是對方不一定上當,這就要利用公主來達到這個目的。但這里面有一個問題,對方不來怎么辦?自己這個方案雖然好,但是這個鴻門宴對方肯定能識破,這也是他們為什么把這個方案擺到第二位的原因了。
  第三方案就是和談。再次和談通過妥協達到自己的目的,對方如果同意,自己就留下,不同意一拍兩散,我們走還不行?
  全友諒跟他的手下細細的研究了這三個方案。他們準備先和談一下,和談的地點在海上城市,如果順利那就好說,不順利按照第二方案,把他們做了,之后發動進攻占領整個濟州島。如果不成他們就速度撤退,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但是誰能把讓他們的首領騙來,這就成了一個難題,他們在會議上討論一頓,這個大任就交給了樸真賢。
  樸真賢一聽讓他去,人家心里一百萬個不樂意,人家當場就提出了疑問,他們不來和談怎么辦?或者非要在濟州島和談怎么辦?這一下全場的都啞巴了,還是全友諒最后下了狠心,不來和談好!老子當夜就偷襲他們非跟他們拼出個勝負來不行。這樣樸真賢得到了準信,人家第二天就奔李治那邊來了。
  而李治這邊的商量跟那邊如初一轍,一家人除了顧忌公主,竟然制定了跟上邊類似的計劃。但是李治這邊真田跟血刃誰的把喪尸軍團全部隱藏了,由于對方沒有發現他們的喪尸部隊,這對他們來說就是一支伏兵,到時他們可以突襲敵人,打敵人一個措手不及。
  吳江誰的都主張一戰,因為他們在宴會上都非常的討厭全友諒那些自私自利的人。他們跟鄭大龍車英俊等人一比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為什么都是人,這品質為什么相差那么大哪?
  吳江黑如水都提出了和談失敗立刻突襲海上移動城市的計劃,它們的軍艦現在就要把敵人監控住,到時就用炮火打擊一下這個城市!而鄭大龍跟車英俊則不同意打擊海上移動城市,那里面全是他們的同胞,他們都是無辜的或者是被脅迫的,這倆人一聽頭搖的跟撥浪鼓一樣死活不同意炮火打擊海上移動城市。于是就改成了突擊海上移動城市。
  第二天李治這邊的使者黑如水便直奔對方那邊而去,黑如水的裝甲車跟樸真賢的悍馬車擦著邊就過去了。他們二人都覺得對方面熟但都沒認真想,只是考慮著自己的說辭,這二人還都對自己的口才信心滿滿,在樸真賢進入濟州島西歸浦市政府大樓的那一刻,黑如水卻是登上了海上移動城市。
  卻說樸真賢進入了濟州島西歸浦市政府大樓,那里面的人一通報,李治等人都來了個意外,于是他們立馬就在會議室接見了樸真賢。樸真賢看著對面坐著的李治車英俊等人心里就是暗笑不已,這昔日諸葛亮舌戰群儒,今天我樸真賢就要力說眾人了,想到這里心里竟是一陣的感嘆。
  李治看了看對面的樸真賢久久不語,便問道:“樸先生,你今日到訪,所為何來啊?”
  樸真賢看了看對面那個年紀不大英俊的軍官就是一笑:“李師長,說來慚愧,那天我們將軍在宴會上多有得罪,請你們多海涵!”
  李治眾人聽到樸真賢如是說,臉色都有些緩和。李治看了看車英俊等人,發現他們正在想事情,不由得說道:“那天啊!呵呵,的確是誤會啊!其實我們也不是故意的非要跟全將軍過不去,只不過李某受人所托,需要帶公主回國。你看她這一個姑娘人家,父母都不知道,自己先結婚了,貌似不好吧!你讓李某如何跟天皇陛下交代?您說是不?”
  樸真賢聽罷暗嘆李治講的有理,但是自己是全友諒的人不得不替全友諒爭下情理,他清了清嗓子說道:“李師長忠義之心天地可表,而真子公主仰慕我們將軍時日已久,她跟我們將軍早已私定終身,已經定在這個月底結婚,你看,也沒幾天了。您突然提出要帶她回國,這是不是……嘿嘿,有道是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親啊!您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樸真賢說完,李治等人立馬在心里大罵樸真賢無恥,這他娘的就是睜著眼睛說瞎話,那天見到真子公主的時候看見她那個狼狽就不用提了。她那樣尊貴的一個公主被這些人搞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她看全友諒的眼神是非常的痛恨,而李治看到對面公主求助的眼神才大怒跟全友諒翻臉的,雙方先是爭吵,后來差點動手。好歹的被人拉開,這他娘的也是仰慕已久,明擺著睜著眼說瞎話。
  李治這邊人人都變得異常的憤怒,恨不得掏出槍來一槍斃了這個眼前胡說八道的樸真賢。而樸真賢看對面的神色已是了解了八分,人家一笑站起來說了幾句話,讓李治等人卻發不起火來,要知道樸真賢說了什么,請看下回書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