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3)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3)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3)     

末世橫行248 夜襲今晚就給我打

上回書說到李治等人都是一陣大怒,恨不得槍斃了眼前這個王八蛋,但是樸真賢卻站起身來沖著對面的李治眾人一揖,這讓李治等人深感意外。剛要去問而樸真賢已是開了口:“各位長官,真賢只是一介使者,說得話可能不中聽,但這是我們將軍的意思,與我無關。有道是兩軍交戰不斬來使,何況我們還是在商量一些事情,您說是不?”
  樸真賢這話一出,李治等人反而不好發火了。人家那意思很明白了,我只是個傳話的,說得對也好,說得不對也好,你們都別跟我一般見識。這些話都不是我說的,而是我們將軍讓我來轉告的,所以別拿怪。他這么一說人人倒不好意思的指責他了。
  這邊車英俊想了一下看了看李治鄭大龍,二者都向他點頭,于是他就開了口:“樸先生,我想問一下。這個你們說得組建臨時政府,而所有的部隊都歸你們,所有官員由你們任命,這個事情是不是不妥啊?”
  “怎么著不妥了?”樸真賢聽罷沒好氣,心說他娘的你們都是豬腦子,一個個不愿意當開國功臣阿!當總統有意思還是當皇帝有意思,真是有病。
  “……”車英俊聽后心說你這不是抬杠嘛,早知道我把抬杠門二門主帶來了,真是。但是他卻不能那樣說,卻是一笑說道:“那樣是不是獨裁啊?這個軍政府的名字不太好聽吧?”
  “嘿嘿,你老兄想左了!當年米國的華盛頓難道不是軍政府?李承*難道不是?是不是啊?要想開一些。”樸真賢說到這里就是一笑。
  “喂,小子!那老子鄭大龍來當這個元首好不好?”鄭大龍頓時不滿的喊道,他看著對面那個一臉奸笑的樸真賢就是一陣心煩,按照平時他早就一腳把那廝踹在那里了,什么玩意兒啊!
  “如果鄭將軍有那個想法不是不可以阿!”樸真賢仰天長笑。
  這一下鄭大龍真氣壞了,他蹭的一下就躥了過去,一把就把樸真賢的領子拽了過來,對著樸真賢就是兩個耳光:“狗日的,我讓你胡說八道!跟老子頂嘴,他娘的,牛的你!”
  啪啪就是兩下!這一下可不得了。車英俊跟吳江立馬就把鄭大龍拉開了,這樸英俊可是代表著全友諒來的,打他相當于打全友諒。果然樸真賢捂著臉就摔了東西,人家一個勁高喊三天之后濟州決戰!三天之后濟州決戰!任憑誰勸也不聽,拂袖而去!
  一家人無奈的看著鄭大將軍,而鄭大龍還在那里氣咻咻的罵個不停:“打就打!老子怕你啊!有本事就來單挑!老子打殘了你!”
  “好了,好了!鄭將軍!”車英俊有點生氣,這個鄭大龍脾氣還是那么的火爆。他知道這里面有公主的因素,也有對民族的感情,但是你總不能動手吧?這一動手性質就不一樣了,本來就便談不成也可以以慢其心,而鄭大龍這樣一鬧,直接沒有轉圜的余地了,只有開戰這一法了。
  “去他的!老子怕他啊!”鄭大龍還在那里發火不止,任憑誰勸也非要追那個樸真賢揍他一頓再說。李治看到這一幕不由得一陣嘆息,只好等等黑如水回來再說了,不過先準備好動手吧。
  這讓鄭大龍一攪,對方肯定回去說。那樣一來,對方肯定大怒,突然宣戰的幾率非常高!所以有備無患,先下手為強!古往今來的戰爭雙方都是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實際上一個比一個下手早,都不是些吃虧的主,像宋襄公那樣的人非常少!
  都是些先下手為強的主,甚至是不宣而戰,在戰爭中,時間是關鍵!速度越快,下手越早越主動。比如二戰德國的閃電戰,很多都是不宣而戰,或者是先打了再宣戰,這就做到了戰術突然性。而事情往往都是一步占先步步占先的。沒有人是傻子,當然李治他們也不是,他們利馬就開始制定了攻占全友諒這邊的計劃。
  而這邊的黑如水卻是在海上城市很順利,他可不像他的同仁樸真賢一樣的悲劇,人家不但受到了規格很高的待遇,還收了不少黑錢。對方好話說了一堆,就是讓他回去捎話給李治等人,讓他們來海上移動城市談判,之后是吧,反正過來散散心玩玩。以前的都是誤會,都是些末世受苦受難人,何苦互相為難阿!
  黑如水心里很明白這是對方的計策,要引他們上鉤一往打盡。他卻裝作看不出來,不但得了實惠還做了一回好人,什么都同意,當然該拒絕的拒絕,不然對方會發現有假的。他在這里跟全友諒談得那是相當的融洽,全友諒沒想到黑如水竟是如此一個妙人,不但會奉承還每每說到點子上還不傷人!喜的他差點就要封黑如水當他的開國宰相了!
  那個樸真賢說話每次說一半搞得自己心里難受,跟個結巴有什么樣的區別?你看人家黑如水,是不是,真是懂人的心思,這就是宰相的料子啊!自己以前怎么就沒遇到哪?他大有相逢恨晚的感覺。等把李治他們槍斃了,這黑如水一定要留下的想法剎那間竟席卷了他的整個腦海。
  一時間人家對黑如水是喜愛大于憎恨,就連樸真賢哭著回來告狀,人家也是有一搭無一搭的。他恨不得樸真賢別回來了,他跟李治換個人使使。人家黑如水分析起事情來頭頭是道的,不但說得有理,還有憑有據,不像那個人總愛裝比的,搞得自己很難受。
  再說人家黑如水對官職什么的看的很淡,自己給他宰相人家都不敢當,要是換成樸真賢那個兔崽子早就爭得頭破血流了,這是什么樣的區別啊!樸真賢就是個官迷,這是全友諒一直以來的想法,一聽見要升官眼睛就放綠光,不知道還以為自己下面養了一頭餓狼哪,真是極品!
  于是乎,在樸真賢告了李治等人一樁的前提下,全友諒還是好好的招待了黑如水一番,這讓樸真賢非常的憋氣。什么事兒啊!老子出生入死的去了一趟濟州島,容易嗎?不但在對方那邊沒討好,回來全友諒居然不領情!
  這讓他心里感覺非常骯臟。不值得阿!濟州島現在可是龍潭虎穴,自己深入敵營,力說百官,盡管沒當成諸葛亮,那自己沒做蔣干啊!這倒好,回來就看到全友諒跟那個叫什么水的聊的很投機,就他娘的跟失散多少年的親兄弟見面一樣,他是又嫉妒又生氣還無可奈何的。
  直到全友諒跟黑如水聊完,并且親自將黑如水送下海上移動城市之后,樸真賢才腫著臉沒精打采的來找全友諒交代工作。但出乎他意料得的是,一進辦公室,里面密密麻麻的全是高級軍官。要打了這個想法剛劃過他的腦海,就聽見全友諒陰森森的聲音:“真賢,來!過來,講講對方怎么說得!”
  樸真賢偷眼看了一下滿臉怒氣的全友諒,不得不佩服全友諒的城府跟度量,的確大將!他走了過去,原原本本的交代了事情的經過,這次樸真賢沒摻假,對方怎么說的他就說復述的。這讓屋子里的軍官們都變得怒氣沖天。全友諒怒極反笑:“哈哈哈,好,打的好!”
  然后全友諒臉嗖的一變,眼睛像惡狼一樣兇狠的看著自己的手下:“都看到了嗎?都聽到了嗎!咱們給人家面子!人家不給咱們臉啊!是不是?咱們好心好意的想和談!他們哪?居然打我們的外交官!你們說,怎么辦?”
  “打!將軍,打這幫支那畜生!”一個軍官恨的一腳就把腳下的一把椅子踢飛了。
  “滅了他們!太不像話!揍他們!”另一個軍官咬著牙說道。
  “欺負人是吧?老子要給他們腦袋上開個眼!”有一個矮個子軍官攥著拳兇狠的喊道。
  “好!要的就是這些話!”全友諒見周圍的軍官響聲如雷!頓時心里一陣得意,這自己的計劃成功了一半了,他就是要得這個效果。首先激起手下的斗志,讓他們知道對方鄙視他們,瞧不起他們,甚至是打他們的臉!這都欺負到頭上來了,不反擊還行?
  我們對你們的外交官有吃有喝有笑的好好招待,哦,你們就拿著我們的外交官那樣的作踐!誰不生氣?都生氣!生氣就想打!這全友諒本來就是將軍出身,人家玩這一套那是老江湖,不是明眼人根本就看不出來!樸真賢想通關鍵,不得不對全友諒佩服的五體投地,人家這個叫水平,能力!這是一般人所不具備的,但是全友諒就行,他比對方那些人都利害。
  “現在大家全體都有!目標會議室,我們研究一下作戰計劃!”全友諒說完就走。
  “將軍,閃電戰嗎?”一個高級軍官問道。
  “不,是偷襲!夜襲!今晚就給我打!”全友諒腳步一停,惡狠狠的說道。之后他在一群高級軍官的擁簇下直奔他們的軍事會議室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