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12)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12)      第三章少女喪尸(08-12)     

末世橫行249 氣死小辣椒不讓獨頭蒜

卻說黑如水一回來,就馬不停蹄的趕往市政府大樓。一進會議室,果然李治等人都在這里等著他,不但李治車英俊誰的,連童虎二炮血刃那些將軍們也在這里。要打了,黑如水腦海中一個想法瞬間劃過。
  “老黑,怎么樣?對方怎么說?”李治看了一眼剛剛坐下喝茶的黑如水。
  “師長,對方很熱情,招待的非常周到,不過”黑如水一眼看到鄭大龍傍邊的有個人很熟悉,貌似在那里見過。他一下子就打住了。
  “怎么了?黑參謀長?”鄭大龍看到黑如水望自己這里看個不停,而且忽然話說了一半不說了,心下奇怪不由得問道。
  “呵呵,那個,大龍啊?你后面那個人是干什么的?”黑如水又閃了一眼鄭大龍后面那個軍官,那人聽黑如水說話,便借口上廁所要走。
  “抓住他!”黑如水直接一茶杯就摜了過去!而那人立馬就要掏槍。童虎一見直接一個縱身,一個飛腳就把那個軍官踢倒在地,他一下子按住對方的手跟脖子大喊二炮。二炮等人一擁而上!一起制服了那個想要掏槍的軍官。
  到底怎么回事哪?原來黑如水在跟全友諒聊天胡逛的時候,恰好看到一個悍馬車從陸地登上了全友諒的海上移動城市。這讓黑如水很好奇,他不由得盯著看了起來,而全友諒一見則是不停的打岔,讓黑如水跟他到蔬菜種植區去看看。黑如水卻是仔細的看了看車上的人,發現了一個高麗軍官,那人就是眼前這個被摁到的人了。
  這個軍官是鄭大龍的部下也是全友諒的以前的部下。他本來就是海軍陸戰隊的,之后在西歸浦平定戰中,被喪尸打得七零八落的,跟隨鄭大龍進了地下,以后就一直為鄭大龍效力。但是自從那次護送真子公主去海上移動城市,他又見到了全友諒,全友諒告訴他一些事情,包括以后的一些承諾。就這樣這個人就成了全友諒一直埋伏在鄭大龍身邊的臥底。
  他由于沒有秘密電臺,情報沒有及時的送到全友諒那里,但是李治他們這次的陰招他卻在第一時間通知了全友諒,這也是全友諒為什么要今晚偷襲的原因了。而李治他們的計劃是明天奇襲海上堡壘。這樣全友諒在得知情報后,第一時間制定了夜襲濟州島的計劃,人家首先就是炮轟李治等人的電廠,切斷他們的電力供應,之后打擊李治等人指揮部跟市政度大樓,打掉對方的指揮系統,然后扼住他們的要道,逐步消滅李治的部隊。這是全友諒的作戰計劃。
  當然李治他們嚴刑逼供那個軍官,沒成想那人倒是條漢子,死活不說,這讓李治他們一下子明白了自己的處境非常的危險。他們馬上轉入轉戰會議,現在隨時都會發生戰爭,聽黑如水的描述,對方是想讓自己麻痹大意,然后對他們發動突襲。
  而幸虧黑如水眼尖發現了鄭大龍身邊的間諜,不然他們明天不用奇襲了,全等著作俘虜吧。想到這里,李治看了看下面的高級軍官們:“大家也都知道了,今天肯定就會打!對方會對我們進行突襲,而這個夜襲的幾率是最高的!”
  “師長,我們現在就對他們進行進攻吧!有道是先下手為強,后下手遭殃,讓他們先打,我們將很被動。”李治一看是自己的警衛營長趙飛博。
  “別!他們現在全在海上移動城市里,我們現在打會誤傷平民的。”傍邊的車英俊不得不為他們的同胞擔憂。
  “去他娘的平民!老車啊!擔心平民這話等打勝才能說!打敗了什么都是狗屁!”二炮一聽兩個牛眼蛋子一瞪,頓時就罵了起來。
  “要把他們引出來啊!不然很難打!總不能擊沉這個城市吧!”鄭大龍現在很蔫,他沒想到自己的手下是個于則成,居然潛伏了這么長時間。他很沒臉,但是此刻他不能不說話,不然萬一李治他們發神經炮轟海上堡壘,那么他們的罪過就大了。那些可都是高麗人,等打完仗,李治他們拍拍屁股走人,這屎盆子扣在誰的頭上?
  史筆如鐵,就算不是他們干得,這個“韓奸”二字他們也承受不起。某年某月某日車英俊鄭大龍二韓奸勾結支那數萬軍人對海上堡壘內十余萬同胞進行打擊,炮擊持續N個小時,此役我同胞死XX,傷XX。想到這里他就是一陣冷戰。前面車英俊也是這么想的,誰敢?誰都不敢!除非也想來個“車英俊千古,高麗人民萬歲!”。
  “哪怎么打?”童虎聽后沒好氣,敢情這些高麗人比島國人還他娘的摳門,什么都不許打來,那我們這些人就該死?
  “……”車英俊聽著二炮童虎的口氣不善,知道自己的要求過分了,但是他們很害怕擔待這個罪名阿。
  “我看這么辦?”黑如水見車英俊誰的很為難,不得不出來說句公道話。他深深的知道換作自己也是不好作,誰敢沖自己的同胞開火,而且一旦那堡壘沉了,真子公主怎么辦?
  “我們就等他們的夜襲!”黑如水眸子一閃,眼中露出一種狠毒的目光。
  “你的意思是伏擊!”鄭大龍一下子就明白了,但是有一點不好掌握,你知道人家攻擊哪里,再者他們會炮擊哪個區域?
  “不,是夜襲!”黑如水用狠毒的語氣說道:“讓他們來打我們吧!等待他們的是喪尸部隊!而我們!嗯!”黑如水一下子做出一個卡的手勢,眾人立馬明白要斷他們的后路。
  “老黑,我們的部隊要在他們進攻的時候悄無聲息的干掉他們的一支部隊,然后進入他們的海上堡壘,之后……拿掉他!”吳江看了看眾人也開了口。
  “重點在于干掉他的司令部!”吳江一邊思索一邊說道:“畢竟真子公主在上面,我們如果莽撞的話,對方會投鼠忌器的。我們不可以炮轟對方,但是對方卻隨時能對我們進行打擊。原因就是真子公主在上面啊!”
  眾人一聽全都沒敢反駁的,為什么?吳江說得對,他們為什么跟這個海上堡壘開片,不就是為了公主嗎?要不打半天,公主陣亡了,他們他娘的還打毛啊!任務就失敗了。
  “那個,救人才是關鍵啊!”車英俊一聽非常的開心,他不得不嘆服吳江這人總是能看的比較全面,黑如水等人只想著如何打勝,而吳江不但能看到關鍵點而且能說的頭頭是道。
  “草!有真子公主在,這仗難打啊!還要救人,他娘的!”二炮爺爺一聽就煩了,狗日的打個仗還這么多道道,真是不爽,要他說直接炸沉那個堡壘完事。
  “靠!吳大軍師!您老圣明,小的不明白該怎么打啊!說了半天誰也沒制定詳細的作戰計劃敢情都在耍嘴皮子啊!”李健忍不住開了腔,人家在下面早就不耐煩了。
  “哦,李營長有什么高見?”吳江瞇著眼睛閃了那玩意兒一眼,這玩意兒你不搭理他他肯定要冒出來,你要搭理他,他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跟二炮都不是什么好東西。
  “嘿嘿,非要我說?”李健立馬裝作不好意思的問道。
  “滾你娘的蛋!”二炮頓時大悟這是李健在出壞損吳江。他能不明白嗎?李健什么人氣死小辣椒,不讓獨頭蒜的。剛才吳江是在說,他趁機借著引子敲打吳江,二炮能聽不出來?頓時起哄大罵。而李健就是要得二炮這句罵,看你吳江怎么下臺。
  吳江一聽就明白,頓時心里沒好氣,你說這倆人什么玩意兒啊!這開軍事會議都能找點事,于是他一笑:“李營長,別謙虛了,就你說了。”
  “嗯,李健分析事情很多時候很到位,說說聽聽!”李治在傍邊尋思了一下說道。這一下不要緊,這李健可是非說不可了,師長說了話,他能不說嗎?但是這次卻真的成了滾“他”娘的蛋了。
  李健一尋思頓時哭笑不得,你說自己怎么這么衰,這叫損人不利己啊!不對,吳江沒損道反而損了自己,真不知道師長是不是故意地。他又一眼看到在一邊偷笑的二炮,朱無能誰的,覺得很沒意思。但是李治點了他的將,他是不能不說的,于是他哭喪著臉開始說話,只不過那嗓子跟含了一塊破布似的嗚嗚的:“師長,我……是這么想的。”
  “吳大參謀長說了,要救人為先攻城為后,但是這個突然性跟隱蔽性該怎么做哪?”李健覺得心里委屈,那嗓子就是一陣哽咽啊。而二炮跟朱無能見李健那窩囊樣居然笑出聲來。
  “嗯,這是開會,大家嚴肅點。”李治聽有人笑了,臉就是一沉。二炮等人紛紛低下頭捂著嘴笑個不停。
  “我們……必須把敵人……引進來打,如何分……散他們的兵……力是難點。”李健聽那些壞貨都在笑自己更是心煩不已,又必須要說,現在他的眼中都快掉淚了,自己這他娘的不是沒事找抽嘛!
  然后李健便斷斷續續的陳述了他的觀點,他認為首先讓敵人產生誤解,他們擊潰了李治的部隊,然后將他們引導一個大包圍圈內,讓喪尸干掉他們,之后他們裝作敗軍紛紛潰逃,逃進對方的城市內,再發威。這一點李治等人又進行了詳細的修改,結果當天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