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0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07)      第三章少女喪尸(08-07)     

末世橫行257 鱷魚尼瑪死了

李治他們在長島休整了三天,李治眾人便率領著一個師三萬余人,乘坐戰艦跟海上移動城市通過廟島海峽到達蓬萊。他們在蓬萊市區附近直接搶灘登陸,這些坦克自行火炮之類的紛紛被卸載,他們剛下來就跟海灘附近的喪尸交上了手。海上的軍艦跟天上的阿帕奇直升機直接對對岸的喪尸群進行了炮火打擊!通過火炮以及空中打擊壓制了大規模喪尸的進攻,特別是空中投擲燃燒彈,這個東西效果非常的好,一次一大片,從而達到了一定的戰術效果。
  李治的地面部隊趁機占領灘頭,對那些喪尸進行打擊。然后血刃跟平八郎也下來了,他們還帶著真田的兩個生化侍者,其中一個斷了一只胳膊,這個原因相信前面看過島國九州大戰的大大們都清楚。那是那次跟朝倉打得時候,死戰突圍的時候打斷的。而真田的生化侍者是所有控制性母體里面最厲害的,這是公認的事情。直到以后與章邯等人交手的時候,這些生化侍者發揮了極大的作用,以至于章邯發出了“若有此等侍者,吾懼誰哉!”的感嘆。
  這真田的生化侍者打一些喪尸將軍都沒問題的。與西藏的尼瑪作戰時,尼瑪就是被真田的生化侍者干掉的,于是“鱷魚,尼瑪死了!”這句很搞笑的話就誕生了。尼瑪是鱷魚的附庸,他見鱷魚勢大不可當,又互相相連,于是就成了鱷魚的附庸。他不斷的向新疆等地發起進攻,打得那里的小勢力君主跟人類的部隊紛紛敗逃。甘肅的馬宅男與蒙古的帖木兒趁機聯合向新疆諸地進發,打得尼瑪連連大敗。
  尼瑪不得不向他的盟友鱷魚求救,于是鱷魚手下大將張君寶親自掛帥出征,這一下不要緊,宅男等人的聯軍紛紛被擊潰,宅男險些死于張君寶的戰刀之下。而帖木兒更慘,他的百萬大軍被打得僅剩3000余人,一路敗逃回呼倫貝爾草原。
  血刃跟平八郎紛紛召喚對面的喪尸群,但效果不是非常好,只有上千只喪尸猶猶豫豫的過來了。
  “對面有母體!”血刃和平八郎幾乎同一時間喊了出來。果然,他們話音未落,蓬萊市區方向遮天蔽日的喪尸空軍直撲海灘,而李治所部的飛機紛紛后撤,這根本沒得打,敵人空軍太多了!足有上萬只。
  李治等人大驚,紛紛該進戰車的進戰車,能回船的回船,一時間亂作一團。對面地面的喪尸趁機發動了沖鋒,這血刃一看一咬牙帶著這千余只招降的喪尸就上去了!而在平八郎的要求下,李治右側的一艘運輸艦打開了艙門,大量的巨型老鼠紛紛向平八郎靠攏。這是平八郎的變異鼠近衛軍,為首的是一只紫紅色喪尸巨鼠,這就是前文書所說的那只變異鼠鼠王。現在已經是平八郎的護衛隊隊長,只見它率著數千只巨鼠直奔平八郎。
  而平八郎騎著他的喪尸馬將戰刀向對面一指,他的部隊跟隨血刃之后對敵人發起了進攻!李治等人在海上堡壘上一邊指揮開炮射擊,一邊觀察敵情,現在血刃率領的先鋒已經跟密密麻麻的敵人攪做一團。敵人源源不斷的從蓬萊市區涌出,似乎有無窮無盡,根本就看不出數量來。看到這一幕李治的眉頭就是一皺,現在他們的防空炮已經是打個不停了,天上的那些“喪尸空軍”不時中彈被炸的粉碎。那些殘肢斷骸沾著血的羽毛紛紛的落下,就像下雨一樣的密集。而更多的喪尸鳥卻是打得戰艦跟堡壘乒乒乓乓的響個不停,它們就像戰斗機一樣不停的空襲李治他們這些地面部隊。
  這讓李治瞬間一陣懊悔,忘了把真田帶來了,若真田在此何至于此。而李治并不知道羽見時光已經在攪亂敵人的空軍了,如果不是羽見在這里,他們現在的處境要危險10倍不止。那些喪尸鳥都是傻逼啊,人家不會襲擊你們的地面部隊啊?很多戰士就是因為羽見的控制力獲救,他們暗自慶幸老子運氣好的時候,卻不知道這并不是他們的運氣而是平日里那個大眼睛美女秘書的功勞,沒有她,他們能順利的撤回戰車?做夢去吧。
  當然有幸運的就有不幸的,還有幾百戰士沒來得及逃脫,他們紛紛被喪尸鳥抓咬,或者直接被帶上了天空,然后在空中就被分食了,這讓看到那些戰士無不駭然。別出戰車,這幾乎是所有人的想法,只要出戰車絕對完蛋。李治的艦隊及陸地上的坦克,自行火炮又開始射擊了,對面圍攻血刃平八郎的喪尸敵軍立馬被他們炸的四分五裂的。而敵人的指揮官似乎意識到了這一點,他們現在居然開始分兵了,一小部分喪尸圍困住血刃平八郎,大部分的竟繞過他們直撲李治這邊的灘頭部隊,想把他們的坦克跟火炮敲掉。
  “給我打!朱無能你們狗日的朝哪里開炮?老子要槍斃你!”二炮見敵人的巨型喪尸越來越近,而朱無能他們營的火炮亂七八糟的亂打一氣,炮彈的彈著點經常都是落在巨型喪尸的四周,恨的二炮直接把對講機摔了!
  “團長,李健一營緊急求救!”一個警衛撿起對講機又給了二炮。
  二炮一聽是李健不由得接了過來,果然李健那邊已經萬分兇險了,李健那個平常一臉壞笑的胖墩子現在嗓子喊得都嘶啞了,而且語氣是異常的驚恐。
  “他娘的!都給我上!把李健那個狗日的給我救回來!老子活要見人,死要見尸!”二炮真怒了!坦克兵不敢怠慢,直接邊開炮邊前進,一時間二炮的二團全體向李健的一營靠攏。
  而李健此刻真的是萬分危急,好幾個巨型喪尸圍著他的自行火炮追個不停。李健他們現在就是熱沖,他們被一大群喪尸包圍了,除了那幾個巨型喪尸,普通喪尸敏捷性喪尸都有,他們就是要打掉這個營的指揮官。李健的他們火炮剛才一不小心被一個巨型喪尸打了一拳,一部分護甲已經是凹了進去。李健能不急嗎?他們營都被分割包圍了,被人家打得七零八落的,有些裝甲車已經被擊毀了,在那里一邊冒煙一邊不時的爆炸,而那些喪尸則是攻擊個不停。
  他們營這次是突前位置,所以首先與敵人打成一片。他們平時疏于訓練所以一近戰就不行,用平八郎的話來說:李健的部隊跟李健一樣屬法師的,皮太脆只能遠程不用近戰。現在李健他們營就是,這一被貼上,他們就原型畢露了,嚇得跑個不停。而童虎的部隊就不是,他們的火炮坦克打擊那叫一個統一啊,要攻擊他們的喪尸部隊被火炮跟坦克組成的交叉炮火打得前進不得,經常就是一排火炮打完又一排坦克開炮,那個節奏感相當的強烈。當然那些敏捷性喪尸都不是傻子,蒼蠅專找有縫的雞蛋,這句話一點也不假。于是他們就掉轉方向打起了二炮的部隊。
  本來二炮的這邊就被喪尸打七零八落的,這進攻童虎的部隊再夾攻二炮的部隊,二炮他們的部隊變得萬分兇險。剛才還是李健他們營被打的到處亂躥,現在居然連二炮的團部也被打的亂七八糟的,二炮的坦克到處“突圍”,去一地一地滿是喪尸,到一處一處重重包圍!本來二炮剛想罵娘覺得坦克被猛烈的撞擊了一下,頓時他頭上一下就撞出了個大包。然后他們又試著戰車又是一陣猛烈的碰撞,讓他在戰車里好懸沒吐出來,只覺得頭暈不止,而有個警衛居然一下碰暈死了過去。二炮看著血流背面的駕駛員,已經不再去罵了,因為這怪不得他。
  他不由的嘆了口氣,剛才不知怎么的,他的通訊系統壞了,這讓二炮覺得他的大勢已去,現在二炮閉上眼睛認命了。二炮認命了,李治可沒有!李治發現二炮聯絡不上了,氣的要親自開坦克去救二炮。這一舉動當然被吳江等人攔下了。而李治給童虎,平八郎,血刃下了死命令,救不出二炮你們就全都自盡吧!這一下血刃等人紛紛帶隊回攻,而羽見也把注意力集中二炮那邊,讓攻擊二炮的喪尸受到干擾。羽見沒有想到李治平常打罵的二炮,現在對他居然是這么的關心,這平常根本就看不出來。
  那個粗線條的黑臉漢子居然是李治的兄弟,這太不可思議了!她卻不知道二炮跟李治同生共死過多少次,李治是那種非常重義氣的人,他不會讓他的兄弟陣亡的,要死一起死!這是李治跟二炮童虎一起喝酒時的玩笑話,沒想到此人現在居然當真,堅決不放棄他的朋友二炮。這也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感動的流淚不止。
  黑如水一下子明白了為什么吳江童虎等人死心塌地的跟李治干的原因,不僅僅是他的決斷力跟膽量,而更多的是一個“義”字。不放棄不拋棄居然是他們這只部隊的軍魂,他們這些人在其他人遇到生命危險的時候都是舍生赴死。這些人玩命奮戰原因很簡單,他們不單單是自己的同伴跟戰友,而且是他們的兄弟。這群山東男人讓他這個南陽人知道了一個字: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