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7)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7)     

末世橫行294 難道你們沒有投降

正當李治跟黑如水正在視察百姓的時候,吳江卻在羅山一個大型人類據點里面跟對方談判。只見燈光下,兩排黑色的會議桌子形成了一個橢圓形會議桌。這很類似我們平常一些單位領導開會時的形式。但是今天卻坐的有點不同,一方人特別多,坐的滿滿當當的,另一面則是四五個人,周圍還有不少的荷槍實彈警衛員,看上去有那么點正式外交的意思。
  是的,今天就是他羅城的正式外交,跟一支解放軍部隊外交,他的目的就是盡量的讓對方走,越快越好,對方要什么要求,只要不是很過分,他們都會答應。他羅城一路走來那也是經過大風大浪之人,什么世面沒見過,大小場合也經歷過。他從吳江的表情舉止上已經知道這人很不簡單,但是現在人家強兵在手,不得不小心支應。
  盡量不要撕破臉,他如果不是成心攪局踢場子,來搶自己地盤的。他什么條件都可以答應,這樣不是還能交個朋友嗎?多個朋友多條路,所以他一開始直接就敞開心扉根對方拉了大實話。官場上面的人很多時候是爾虞我詐的,看上去很刁。但是又有很多時候需要很實在,因為做官太刁了不行,沒朋友的。這官場險惡,沒有朋友罩著還行?誰都有不濟的時候,所以這官都有自己的一幫子朋友,也可以說是關系網。到時有事可以遙相呼應,這也就是老百姓深惡痛絕的官官相護了。
  他羅城自從進入軍隊以來,那落馬的軍官也不在少數,只不過都是軍隊內部通報,這個不上新聞報紙的。但是軍隊內部的報紙卻是經常頭版頭條,某某某貪污腐敗被拘,誰誰誰泄漏軍事機密被抓等等的。他的領導換了好幾茬,但是人家卻是逢缺就補,直升不降,這個為官之道大家就可想而知了,用句官話叫做:“官油子”。
  他原先在他首長的下面那是八面玲瓏的人物,當然人家還不輕易得罪人,是“老好人”型的。但是如果你真認為他是老好人,那你就錯了,這羅城發起威狠毒的不得了,其中他首長的好幾個對頭都是他親自出馬做掉的。他羅城記得很清楚,他們那天夜里伏擊了一輛同軍區的軍車,那是輛軍區某首長的英菲尼迪,他親自把車內撞的半死不活的那首長拽出來,對方驚恐的看到手里黑乎乎的消音器槍口一陣青煙,之后一就是烏黑一片了。
  羅城討厭這種感覺,他槍殺一個情婦的時候也是這樣,只見砰的一槍,前面額頭一個小眼,后面一個大碗,黑白黃紅色的腦漿那是洶涌而出,發著臭雞蛋氣味的惡臭讓他受不了,那被他打死的情婦滿頭鋪散的長發看起來就像個女鬼,這讓他膩味了好幾天。誰讓她威脅自己?誰讓她要把自己的事情發到網上哪?他本來就是狡猾兇狠之人,無論是誰,只要威脅到他的官路財路,他就先把他斃了,一把大火就搞定。
  然后被買通好的警方就會煞有其事的教訓媒體:自殺!沒見過自殺嗎?人家自己縱的火,還有自己沒事砍自己十七八刀自殺的哪!這樣屁事沒有!沒有屁事!不就是死個人嗎?末世前的中國人不值錢,死上一百萬那又怎么著?還不如一個島國海嘯來的引人矚目,那錢送的呼呼的。
  想到這里羅城用手拿著茶杯蓋打了打冒著熱氣的茶葉,笑瞇瞇的看著對面的一連書生氣的吳江:“吳參謀長,我是個粗人,兄弟也不會說話。我這羅山上上下下男男女女的不下十萬人,一天人吃馬嚼的消耗也是很大,你看這……”羅城說到這里故意的打住不說,人家只是拉著長聲等吳江接話,心里卻是暗自計較對方怎么回答。
  吳江聽后就是一笑,他本來以為對方要問自己的目的,沒想到這人居然現表明難處,不但委婉的表明對方不想接納自己,還不傷體面為下一步的提供物資留出回旋的余地。真是不簡單啊!他定睛上下打量著眼前這個這個看上去非常精明的將軍,他無論從那一點看都不像個軍人,但是剛才那句話無論怎么聽,都像個做了幾十年的生意人。可見官場跟商場某些時候是有相似之處的。
  想到這里吳江笑著說道:“羅將軍,羅將軍!你這話見外了!我曾說過,我們那這是路過,路過而已!就跟那出來打醬油的差不多!哈哈哈”
  吳江說到打醬油的時候故意加重了聲音,此話一出,對方頓時一陣心安,哦,這是來要物資的!那就好,那就好!頓時對面就是一陣心照不宣的大笑,都是欺壓老百姓的是吧?這面子上過得去就行了!不就是點錢嗎?不就是物資嗎?留在狗日的老百姓手里有什么用哪?不如送給友邦!嘿嘿。
  幾乎那邊清一色的都是這想法,除了一個人,誰?齊平庸。齊平庸是這個非常厲害的角色,這人從小到大都是過得苦日子,什么人間冷暖都嘗過,人家在上中學的時候就天天擺地攤賣東西,掙得錢養家戶口,跟他撿破爛的奶奶相依為命。他記得上大學前他奶奶病重,他哭成什么似的,他的奶奶在彌留之際告訴他他的父母是被當地官員陷害致死的。
  那是一樁冤假錯案,他的父親被誤抓,之后居然被定了死刑,他的母親在去警察局鬧事的時候被警察“誤”開槍射殺,這樣一下就剩了三歲的齊平庸跟他的奶奶相依為命。在冤案十年以后,終于被中央的一位領導發現,這樣才昭雪平反,但是送來的錢卻是不多,只能靠這個孤苦伶仃的少年自己努力來養活自己。
  在別的孩子游戲的時候,齊平庸獨自流浪的黑夜里撿塑料瓶,廢紙箱廢鐵什么的。他也遇到了很多流浪漢,他跟那些流浪漢很合得來,經常請教一些問題。那些人看著是些叫化子其實很多人都有過不同凡響的經歷。其中一個五十多的老漢雖然穿的即臟又破,但是卻是博士學位,正兒八經的美國留學生。
  他最輝煌的時候還是國家的科研人員,但是他挪用巨額公款,被發現時倉皇而逃,由于沒能準時的趕上本來預定好的飛機(飛機已被國安局控制),于是他隱姓埋名開始了流浪者的生活,他已經流浪了十多年了,直到齊平庸遇到他。還有一些毒販子之類的都是經過些大起大落的人,當然也有白吃白喝,好逸惡勞之人。通過跟他們的交談,這個年紀輕輕的齊平庸學到了很多寶貴的知識,也是從那一刻起,他的思維徹底的變化了。
  本來就是窮人的孩子早當家,他一直就比同齡的孩子懂很多事情,這有經過很多有經驗有知識的“丐幫長老”一指點,那是功力大增啊!甚至那個普林西頓畢業的博士生斷言齊平庸非尋常人也,以后必成大器。實際上也是,齊平庸以后成了中華帝國第六任總統。
  齊平庸閃了一眼吳江,從他的話里他挑不出毛病,但是結合之前的一系列動作表情,他迅速判斷出吳江再說假話!絕對是假的!他嘿嘿的一笑說道:“吳參謀長,您千萬不要連我們這個據點一起打了去就行。”
  吳江聽后心頭一震,但是臉上依然是笑,他喝了口茶盯著齊平庸問道:“何以見得?”
  “你們有根據地嗎?北面是龍口蓬萊方向,恕我直言,那面沒有你們的據點,而且你們來也應該是從南面來,何來的從北面過來?鄙人愚鈍,請參謀長教我。”說罷齊平庸竟自己打開一把白色的扇子獨自扇了起來。而齊平庸這邊頓時一陣交頭接耳,那些人又變得疑惑不定起來。
  “小齊!你怎么說話來著!不懂別瞎說!吳參謀長!你看,這小齊年輕不懂事!今年才剛剛23歲,他去年才上研一,小毛孩子,您別跟他一般見識。”羅城也不是傻子,嘴上雖然叱喝齊平庸,但是心里也是一驚,自己光想著快點對活走這樁瘟神了,沒細想這些東西。如果……他的不由得摸了摸腰上的92手槍。
  “哼,哈哈哈,你呀你!請問對面的小哥你叫什么名字?”吳江突然一陣失笑,笑得正在扇扇子的齊平庸后背一陣發毛。
  “鄙人齊平庸,非常平庸!”齊平庸也是一陣皮笑肉不笑的回答。
  “哦,那個!我奉我們軍長之令從W市順G206國道一路北上紀坶島據點尋找幸存者,遇到強敵無奈之中退至羅山,難道我還要從南門進不成?”吳江說的理直氣壯,特別是后面目視齊平庸,后者一陣慚愧。是啊,紀坶島向他們求救,他們不但見死不救還不去搜救幸存者,這讓齊平庸一陣慚愧。他這人雖然是個官迷財迷,但是還有良心,畢竟他是從窮苦百姓中上來的。每次干壞事的時候他總有一種負罪感,但是卻不敢像金南誰的批鱗犯顏。
  “難道你們沒有投降?”這齊平庸突然意識到不對勁,如果對方被招安怎么會去救紀坶島據點。
  “哼!我堂堂華夏男兒豈能投降喪尸?實不想瞞,我部還在峽山水庫作戰!”吳江頓時豎起了眉毛,一股英雄之氣畢現。這邊包括齊平庸在內的所有軍官官員的全都羞得滿臉通紅,或低首不語。或喝茶閉目,抑或沉思著什么。
  “嘿嘿!吳參謀長忠勇天地可鑒啊!哦,那紀坶島據點怎么回事?”羅城此刻已經放下來,人家吳江說得有道理,自己這邊不是投降的話也被那些喪尸將軍們洗劫了。不過他們去救幸存者也算是善心。
  “唉,一言難盡啊!”吳江說道這里打眼對方眾人的神色,已經知道對方已經相信了。吳江便開始了敘述起了紀坶島據點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