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8)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8)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8)     

末世橫行264 (我看他就是狗屁勇將)


  李治見路棲走了,望著遠處的風景久而不語。吳江見眾人沒個說話的,不由得一笑:“諸位,怎么都不說話了?這份盟約我倒是有點小見識。”
  吳江這一開口眾人全都豎起了耳朵,都知道吳江輕易不說,這只要是開口肯定不是什么小見識。而吳江此刻卻是沒有管眾人獨自講了起來:“峰皇此人不簡單!極有見識,依我看他們的要求并不過分。”
  “別開玩笑了!割讓領土也叫不過分?”李健一聽立馬就開始反駁,這個吳江就是好大言不慚,說話也不怕閃著舌頭,這種話也敢說?
  “請問李營長,峰皇是不是中國人?”吳江早就知道這哼哈二將要發難,果然見李健發問就是一笑。
  “他……他是喪……喪失了中國人的身份了啊!”李健聽后先是一愣之后就要反駁,但他說到峰皇是喪尸的時候突然意識到消天也是喪尸將軍,所以話音一轉,說得不倫不類的。這話說完眾人都是一笑,只是消天等喪尸將軍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其次現在我們是求生,我們并沒有屬于自己的地盤,我們是軍人,要服從上級的指揮。”吳江說到這里嘴角神秘的一挑。
  “我們為什么要聽命于人!去他***上級,我擁戴李治為君主!”二炮忽的一下站了起來揮舞著拳頭喊道。
  “胡扯!不許胡說!”李治聽后在窗戶邊一下子把帽子摔倒地上。
  “裝什么裝啊!王軍長這會兒還不知是死還是生的。”后者頓時小聲的說道。
  “王軍長待我不薄!決不自立!”李治憤怒的吼了起來,眾人聽后心內一陣感動,王建橋跟刀疤私下曾經開玩笑說過,李治某天即便被打散也會像狗一樣的找回來。刀疤還大笑王建橋口損,這事被賈年君當笑話傳了出來,除了李治外沒幾個不知道的。
  這時眾人見李治此刻所作所為無不駭然,都在心里暗暗佩服王建橋有識人之明,無論是在島國還是在高麗,李治在面對美色權力金錢都沒有動搖過回來歸建的決心,這讓他們這些軍官也不得不嘆息李治果然是忠義之人。**其實山東人大多如此,李治只是他們其中的一員而已,知恩圖報,舍己為人是山東人的美德。
  “這話以后誰都不準提,否則我對他的不客氣!”李治冷冷的盯著二炮說道,二炮臊了個大紅臉,心里暗想李治真是!我也是為了你好,這倒好弄得老子灰頭土臉的,真是沒意思,早知道老子不說了。
  “嗯,李治君不必生氣,候團長也是一時口誤而已。”消天見李治氣咻咻的不由得替二炮說起好話。
  “其言無罪,其心可誅!”李治聽罷閃了一眼消天說道。
  “李師長,依我看候團長說得不是沒道理,如果貴軍軍長沒找到怎么辦?”消天是武田派來助李治建功立業的,他巴不得李治當首領,所以也趁機勸說起了李治。
  “我準備親自帶隊去尋找軍長,我會把隊伍分開,一部分留在蓬萊占領并擴大我們基地,另一支隨我去尋找軍長。”李治不知道王建橋刀疤等人本來就是心急如焚,讓二炮這么一說當時就爆發了,現在這話由消天說出來,那就不一樣了。為什么這么說哪?一者消天畢竟是武田的人,這要客客氣氣的才行。二者他說的這事情是實情,自己必須要加快速度去找軍長,歸建才行。
  “呵呵,師長說得很有道理,我同意。”吳江此刻笑吟吟的看著李治也不多說。
  “哦,對了,老吳啊!你繼續講!那個盟約哪些條款我們可不能如數接受阿!”李治看到吳江那眼神一語雙關的說道。
  “嗯,這個自然,但是我們需要他們的援助,這就要妥協,我看這樣……”吳江就開始了長篇大論,他這一說一家人頓時恍然大悟。
  原來吳江的想法是現在先憑借峰皇的力量擴大他們的影響力以及地盤,以后如果他們有了本錢之后,就可以明目張膽的再談了。而他們的頭是王軍長,他們即便答應了,這師長的話算數還是軍長的話算數?所以他們全答應也沒事,但是為了真實一些該爭的還要爭一下,不然人家也不相信。一家人聽后頓時覺得有理。
  “還是賣草藥的他娘的陰險!”這是二炮聽后的感嘆。關于李治的分兵計劃,吳江非常的贊同,他本來想全力打下煙臺威海兩市,占住山東一角以為立足之地,再去找王建橋也不遲。但是李治堅持要去找王建橋刀疤,所以只好分兵,但吳江堅決要求把消天留下,并且電報催真田速度歸建。他們要清理這邊離了他們還行?再說敵人有母體,這個不是開玩笑的,這兩天要先消滅敵人在煙臺地區的母體,李治他們才能去找王建橋。對此建議在座所有人都非常的贊同。
  而在李治他們開會的時候,倪峰已是敗至龍口,這讓在這里的魯茜非常驚訝,他們在一頓計議后,把在招遠市區的龐勇也召了回來。三人決定兵發蓬萊,堅決消滅這群不明勢力,即便對方里面有母體他們也不害怕,他們有控制性母體,到時用大軍人海戰術淹死他們。
  于是這三人盡起雄兵130萬,第二天直奔蓬萊而去。而李治這邊的空中間諜發現了倪峰軍的動態,迅速的匯報了上級。李治在聽到消天的報告后盡起加強師所部三萬余人,以及喪尸雄兵60余萬直奔龍口,二者在北溝附近碰了個正著。魯茜等人錯不及防,就跟對方的先頭部隊交上了手,他們沒想到李治等人居然出擊了。但是他們兵力占優勢,此刻他們的大軍正從左右中路三個方向向李治的先鋒壓了過去。
  李治的先鋒是平八郎的8萬喪尸大軍,這平八郎自從濟州島一戰又犯了老毛病,自以為自己武圣了得!這不,本來是血刃的先鋒官也被他搶來了,此刻他卻是揮著戰刀催馬前沖,他的部隊紛紛得向前突擊。但是很快就被對方的洪流沖的七零八落的。平八郎所部他們就像被洪水沖擊后形成的小島一樣,讓敵人牢牢的困在當中。
  而此刻在一邊小山上指揮的龐勇見到這一幕輕虐的對倪峰說道:“倪峰,你說的那個勇將就這是這個蠢貨?”
  倪峰現在站在那山上卻是看不太清,只能看到一個將軍騎著馬在喪尸群中來回沖突,他看到對方也是一身和服,一把野太刀,依稀的有點像,又貌似不像。于是很猶豫的說道:“這個……好像是吧。”
  “什么叫好像是?我看他就是狗屁勇將,這他娘的就是找死!直接就是個2B!哪個將軍敢這樣打?除非活夠了。”龐勇也沒回頭直接鄙視的哼了一聲。你說平日里倪峰成天跟自己打賭,老是說自己打賭不行,說自己十賭九輸。這次怎么樣?打之前還好意思的跟自己吹牛說大敗自己的那個將軍多么多么厲害。結果二人又打了一賭,誰輸了誰要拿出年薪的三分之一請客。這次怎么樣,自己肯定贏,這***也該讓自己贏一回了吧!盡管說自己以前就沒贏過。
  “哦,看著這個又不像,那個將軍貌似是長頭發這個頭發貌似短點。”倪峰聽龐勇說后有點不忿,他自己的打量起來山下遠處的平八郎,現在看著又不太像了。
  “什么像不像的,等等他就是一馱狗屎!”龐勇見倪峰那個樣子心內就是一陣好笑,這個倪峰平時經常忽悠他,這次他才不上當哪。
  他忽的目光一赤,他的手下的5000本隊直奔平八郎所在的圈子而去。這一下不要緊可苦了戰神平八郎,人家平八郎仗著他的貼身護衛給力,堪堪沒被沖垮,但是他們被一大群喪尸困在圈內,他現在打得身上都快虛脫了,也沒殺開一條血路。這里可沒有漢拿山的那個巨型足球,這讓平八郎非常的苦惱,你說自己他娘的就有病,沒事來當什么前鋒,這不是找抽嗎?他現在恨不得抽自己兩個大耳光,但是敵人卻不給他時間。
  他的戰馬被咬得傷痕累累的,他的衛隊都戰死過半了,只有那些變異鼠還在他的身邊奮戰不止。他正打著就聽見前面一陣大亂,他砍死一個攻擊的喪尸慌忙閃了一眼,只見他的部隊抱頭鼠竄得往回逃,一支精兵徑直奔他而來,草,這么多敏捷性喪尸!平八郎看后大驚失色,一個吾命休矣頓時在平八郎的腦海中劃過。
  但是說時遲那時快,那些精兵轉眼就到了平八郎馬前,平八郎無法只得咬牙去戰。他剛沖過去,就被對方的十多只敏捷性喪尸圍在當中,這些敏捷性喪尸那是相當的靈活,他們不像普通喪尸會被喪尸馬的沖擊力撞開或者被馬踐踏,他們一閃一避之間都是殺招。搞得平八郎手忙腳亂的,這不他的戰馬終于倒在那些暗紅色喪尸的攻擊之下。
  這一下平八郎更不行了,他之所以能在群尸中巋然不倒,就是靠了那匹馬的沖擊力。這馬死了他一下就顯了原形,被那些敏捷性喪尸打爬下了很多次,幸虧的他的鼠王死命來救才免得不死。平八郎正轉身間忽的就覺得有一物來襲,剛要大喊完了,卻見那物被一根大舌頭卷了過去。蛤蟆老大!平八郎頓時淚流滿面。他順著舌頭望去,果然那只垂死的蛤蟆老大被卷過去的敏捷性喪尸咬住了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