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3)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3)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3)     

末世橫行267 專家都搞不明白我怎么能搞明白哪


  龐勇一劍當胸刺來,血刃微微一笑,直到劍尖離自己胸膛寸許瞬移到一邊,這一下龐勇可就刺空了。他頓時一呆,剛才他看的明明白白的這應該刺中了啊!怎么沒刺著?難不成對方是個忍者,使出了影分身!但是血刃可沒給他愣神的功夫,只見血刃在雨中如流星般猛地來了個回旋踢,只聽見啪的一聲,這龐勇一下子就飛了出去,咚的一聲摔滑在地,他本想爬起來卻覺得心口一甜噗的一口鮮血就吐了出來!
  這時他覺得后背火辣辣的疼,脊骨就像斷了一樣,他好歹的用長劍支撐這地,沒有倒下。血刃也沒理他,朝對面的倪峰招了招手,他已經認出上次那個散財童子了。于是很自覺的招呼了一下熟人。這倪峰盡管非常的討厭龐勇,但是他們畢竟一個陣營的,如果龐勇被敵人斬了,他回去不好交差!他向血刃深施一禮,血刃見了忙還了一禮。只見倪峰在雨中抹了把臉開了口:“將軍,為何苦苦相逼?”
  血刃一聽笑了:“支那人,彼各事其主,今日非我心狠,不殺你們也行,乖乖的跟我回去交差。”
  倪峰一聽也笑了,他向血刃一頷首:“我聞貴國禮儀之邦,不傷無戰力之人,可否能把龐勇還給我們,如果我打輸了,我們跟你一起走!”
  “好!痛快!支那人一言為定!我也不想多殺生!”血刃望傍邊一撤身,倪峰跟魯茜便過來架起龐勇扯到另一側,然后倪峰在跟魯茜說了幾句后,就站在了血刃的面前。血刃一看對方那種豪氣萬丈的樣子頓時心中暗叫了一個好字。
  他也不說話,抽出了那把雕著櫻花花紋的野太刀,順勢擺出了一個忍者進攻的典型姿勢,那刀被雨水打得水花亂濺一時間異常的顯眼。對方的倪峰擺出了一個龍吟的姿勢,在雨中顯得異常的有型,那把長劍也是如游龍戲水一般的漂亮。
  血刃在這邊不停地找著對方的破綻,而那邊倪峰則是盡量的拖延時間讓魯茜帶著龐勇快走,他知道自己跟血刃打不了幾個回合,但是他相信金錢是萬能的,因為上次他已經實驗過了!這縱橫幣比終點幣好使多了,而且那縱橫幣的正面那也實在是帥!單從一枚硬幣上就能看出這縱橫網比終點網要強百倍!所以倪峰絲毫不懷疑他的金錢戰術會取得成功。(lingdiankanshu.Com)
  而血刃上次跟倪峰打被他的“銀蛇九式”所鎮住了。那“銀蛇九式”的確玄妙,血刃不由不嘆息,他哪里知道倪峰的“銀蛇九式”卻是孫鳳迎的“無雙劍法”劍法里面的幾招而已,無雙劍法之精妙在于化劍為繩,化劍為刀,化劍為槍……
  化劍為繩,就是以劍纏劍,將對方的劍招封死,其招三十二式,為“三十二銀蛇”;而以劍化刀,則是以劍砍劍是一個“砍”字決,其招二十四式,被稱為二十四猛虎;以劍為槍,則是“刺”字決,其招十八式式,被稱為十八蟠龍諸如此類。
  而倪峰就是習的孫鳳迎“三十二銀蛇”中的九式,也就是以劍纏劍打法,而血刃從沒見過如此打法,居然用劍纏著自己的刀不放,如果不是他力大每次都用刀蕩開對方長劍,他的刀就被人家給封死了。而血刃又不知道對方還會多少劍招所以不敢怠慢,他知道對方臂力跟體力不如自己,所以就要在這上面下點文章。而倪峰則是裝腔作勢站在那里耍酷也不進攻,這雨淋得他就像從河里撈出來的一樣,但是他卻不敢放松,因為這一放松肯定會被對方砍死的。
  就在這時,忽地一發炮彈打了過來,這倪峰跟血刃都同時臥倒,而這發炮彈正好落在倪峰的右側,只聽見咚的一下!倪峰直接被氣浪掀了出去!雖然沒被炸中,但倪峰也是血流背面的!他好歹歪歪斜斜的用長劍支撐著站了起來,一個卑鄙就是脫口而出。他的耳朵此刻已經被震得失聰了,只見對面的血刃朝他喊個不停。他有點懵,但是從對方的的手勢上看居然讓他走,于是他握著長劍滿身是血歪歪斜斜地望后面走去。這時二炮跟李健以及一大幫警衛員扛著無后座力肩扛炮從后面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
  “團長您又打歪了!”李健看后就是一咧嘴。這二炮典型的炮法差,脾氣大,怎么老是打不中阿?換自己這實驗就成功了。
  “***,又打歪了!***,再來一發!”二炮氣的一跺腳,頓時又舉起了無后座力炮瞄準在往那邊歪歪斜斜撤退的倪峰。
  “二炮君,你干什么!”血刃心頭狂怒,如果二炮不是李治的愛將,他現在早一刀活劈了這廝了。
  “唉!血刃將軍,你讓讓,老子打鳥哪!哎,讓讓!”二炮一臉痞子笑得瞄著對面的倪峰,可是血刃老是擋住他的瞄準星,這讓他感覺很不爽!
  “卑鄙!”血刃一把就把二炮肩上無后座力炮拽了過去。
  這邊二炮被拽了個趔趄,頓時就不高興了:“怎么著?血刃,你他娘的吃里扒外啊?敢情那人是你失散多年的親兄弟啊?”
  咔嚓!血刃直接將手中無后座力炮一折為二,他憤怒的一把抓住二炮的衣領子,將他拎了起來,后者直接撒了潑皮賴:“**!***血刃叛變革.命了,我以為就我這樣賊眉鼠眼的人才會叛變革.命,沒想到啊!沒想到!血刃這濃眉大眼的居然也叛變革命了!都瞧一瞧看一看哎!都來圍觀啊!”
  二炮的警衛呼啦一下把血刃圍在當中,全都拉槍栓瞄準血刃,而且有的警衛員用肩扛式武器瞄準起了血刃。
  看到這里有人問李健哪?李健早跑去找童虎去了,他知道血刃跟童虎關系好,而童虎離他們又不遠,剛才一動手他就跑了,現在這不人家領著童虎一路小跑過來了。而童虎一看,這是哪跟哪啊?怎么自己人打起來了,但是他知道這事情肯定是二炮這混球引起來的。于是他緊跑兩步對著血刃喊道:“血刃將軍,且慢!消消火!二炮,你個***又在招惹什么事啊!”
  “我沒有啊?血刃這***通敵要當漢奸!”二炮委屈的大聲喊道。
  “去你娘的!別胡說!血刃,怎么回事?”童虎跑的又點氣喘,一邊喘氣一邊問血刃,他自從聽李健陳述之后就知道不好,一路小跑而來。
  血刃一見童虎,頓時沒了脾氣他把手中二炮一扔頓時二炮就一個屁墩墩在了地上。他鄙夷看了看二炮說到:“這廝趁我跟對方決戰的時候開炮!”
  “!”童虎一下子就明白了,這二炮居然又用這么下三濫的招數,難怪血刃生氣。再說血刃跟對方單挑你在后面開黑炮,這萬一打錯了怎么辦?難怪血刃生氣。童虎恨的上去就給了二炮狠狠的一腳,后者委屈的大喊大叫起來,人家只不過試想練習練習跑法,順便研究一下這炮彈打在喪尸將軍上有沒有事情。
  因為有人說原子彈都炸不死喪尸將軍,這讓他二炮跟李健兩個科學家非常的懷疑。這沒有實踐就沒有發言權啊,所以二人一合計打個喪尸將軍試試,這不二人聽說血刃追上了敵軍大將之后,便速度的來進行他們的小白鼠實驗了。但是這一下可激怒了血刃,就如童虎所想血刃也是這么想的,他還有一點就是你們開炮他娘的也不跟他商量商量,萬一他沖鋒你開炮那不打中他了?再者這背后暗箭的小人行為令人不齒!他瞧不上眼,他是又驚又怒,要是換成王寧誰的他早就一刀砍了。
  這幸虧是二炮,二炮平常經常去童虎那里喝酒,二人有時能在童虎那里見個面喝個酒什么的,殺了他童虎那邊說不過去。再者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二炮是李治的大將,殺了他李治肯定跟他不算完。還有一點就是這是在中國的地盤上,殺了中國人,那些管理層都是中國人是不是,他就沒法混了,所以不能殺。所以他不敢殺,只是教訓教訓他出出氣,不然也著實窩囊。這童虎來了,他正好騎驢下坡,找了個臺階顧全一下臉面。
  這童虎問了一下經過差點沒把鼻子氣歪了,這事不能開先河,他直接把二炮繳了械,押著二炮李健這二位科學家去見李治了。這樣血刃才堪堪的解了一口惡氣。而李治跟吳江一聽氣的不得了,這二炮他娘的屬叫驢了,正趕著不走打著倒退的!干正經事推三阻四討價還價的,調皮搗蛋卻是好手!真是哪個山上不出猴子!
  二人直接把二炮李健關了禁閉,先在禁閉室里面清醒兩天吧,不是喜歡搞研究嗎?好!去,給老子研究研究新型的艦艇火炮圖紙去,限你們兩天之內給老子搞明白!什么?專家都搞不明白,我怎么能搞明白哪?搞不明白?滾你娘的蛋去!搞不明白就不用干團長營長了!找地方種紅薯去吧!什么?你們真的不是故意的,也是為了加強師全體人員好?老子用不著你們這樣的為老子好!滾,給老子滾!李治拍著桌子讓警衛員把二炮李健這兩塊海參送進了禁閉室,還給他們200張新式軍艦火炮之類的圖紙,限期兩天之內研究出來。
  只見燈光下禁閉室內兩個扎著白頭巾,拿著放大鏡的軍官在不停地研究著一摞一摞的軍艦圖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