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7)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7)     

末世橫行268 (他娘的他們是日偽軍)


  話說倪峰等人大敗而走,這一下除了魯茜他們已經失去了戰斗力,三人逃到了徐福就走不動了。這倪峰跟龐勇都受了傷,而且外面還一個勁的下著大雨,你說這雨也是,就跟不要錢的似的下個不停。地上的土路都是泥湯子,一踩濺一腿,而且有些地方坑坑洼洼的全是些小陷阱,這一不小心就要崴一下子。
  這三個人現在在一間殘破的二層民房內,地上已經升起了火!倪峰受的是外傷,雖然身上不少創口,但是總比受了內傷的內傷的龐勇好多了。龐勇現在已經已經睡了,而魯茜已是換上了一身干爽的衣服坐在火堆邊撥著火。那火光閃的魯茜的臉龐一閃一閃的,她原來也很美,不只是身上美啊!倪峰突然被身上的一陣疼痛打斷了思索。
  “倪峰,你沒事吧?”魯茜見旁邊的倪峰身子一搖晃,抬起頭關心的問了一句。
  “沒事!那個,龐勇怎么樣了?”倪峰怕魯茜看出自己在欣賞她,不由得轉移了話題。
  “不好啊!龐勇被那個島國人震到內臟了,他是內傷。”魯茜聽后轉頭望了望面色蒼白嘴唇發紫的龐勇。而魯茜說得,倪峰自然知道,他現在有些后悔了,為了魯茜他跟龐勇打得這架很不值。而且他們的內耗讓他們沒有防備敵人的突襲,給了敵人空子。
  現在看來他們老大的任務是完不成了,他們需要撤退。對方既有戰斗性母體也有控制性母體,即便不算李治的人類部隊,他們也不是對手。那個島國將軍不是他們能對付的了得,再留在此地他們就不是簡單的受傷的問題了,不是被活捉就是被殺了。想到這里倪峰對魯茜說道:“魯茜,我們需要盡快撤退,此地不易久留!”
  魯茜閃了一眼倪峰不滿的說道:“現在怎么走?外面的雨這么大,這鬼天氣!而且龐勇怎么辦?”
  “這個,唔……我們找倆車,開車走。”倪峰是個不會開車的,說到這里頓時有些心虛。
  “嗯,你會開車嗎?”魯茜不由得閃了倪峰一眼,據她所知他們勢力里面沒幾個會開車的,貌似趙生輝,寧師才會開車,其它的都是些車盲。
  “我們可以找匹馬!”倪峰臉上一紅訕訕的說道。
  “哪里有馬啊?嗯,好像坡那邊有些牛。”魯茜突然想起他們路過一個不知名村子的時候看到了遠處水草地附近有幾只黃牛,那些牛在地里吃著草,警惕望著他們這些潰兵,當時被雨淋的也沒細想,只知道扶著龐勇逃命。她今天算是徹底的爆了光了,下雨的時候被看了,換衣服全裸的時候也被這倆男人看了,想起來她就是一陣扭捏,臉上多少帶了些潮紅。
  “對阿!還是你細心!”倪峰也想起了,貌似是有些動物來著!“我出去看看能不能找點吃的,美女你看家阿~”
  說罷倪峰也不管魯茜那表情一笑轉身出門了,而魯茜望著倪峰的背影有些發呆,這倪峰雖然不如龐勇帥氣些,但是武藝明顯得要優于龐勇,貌似男人長得帥沒什么用,又不能當飯吃。而男人有能力才是受歡迎的根本,當然最好是既長得帥又有能力,是吧?現在有錢已經沒什么用了,魯茜想起以前她的富裕生活就是一陣嘆息。
  她是一個官二代,從小沒缺錢也不乏人奉承,他父親下面的官逢年過節那是爭先恐后的往她家里鉆,搞得她還有點犯,成天一口一個叔叔的叫著。看著那些人一張張假惺惺的臉她就覺得討厭,不就是為了升官嗎?搞得自己家里跟開客棧是的,屋里成天都是煙霧繚繞的。
  所以她不喜歡她的那個家,盡管她家非常的寬敞明亮,別墅能不寬敞明亮嗎?她從來都不缺錢,她什么都有,但是就是沒有車,為什么哪?這取決于小時候她的一場經歷,那時她的父親官職還沒這么高,他們一家出去游玩,結果在經過一個路口的時候被一輛突出酒駕車輛給撞了。她受了傷,在那個恐怖的人民醫院內躺了好多天,從此以后她發誓自己堅決不開車。她的朋友們都有車,她也不羨慕,讓她一起學車,她就托詞有事,其實就是她對以前的恐怖記憶而已。
  她想到以前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日子消逝了心頭就是一陣的悲哀。當時她參加生化實驗,他父親極力的反對,而她處處都跟父親作對,現在也不例外,他父親越不讓她干得事情,她就越去干!她跟她的幾個好友一起去參加生化實驗體驗新潮,結果她的同伴全都失敗被槍決了,這讓她感覺到了無邊的恐怖。她沒想到這個生化實驗這么滅絕人性,她當時哭得一塌糊涂,突然意識到她錯了,原來她的父親真的是為了她自己好!她這么多年都錯了,她一直以為父親只愛錢跟升官,而對她跟她的母親不管不顧的,她的父親在外面還有好幾個“小三”。
  她甚至跟幾個好友去扇過那些小三的耳光,真不要臉勾引她的父親。其中一個小三居然比她還要小一歲,這讓她不得不嘆息現在的社會到底怎么了?她是非主流,她被人稱為90后,她就是那種最潮,最嗨的美眉,她在網上有個昵稱叫謎思你鹿。她喜歡跟網上的帥哥打情罵俏也喜歡跟現實中的英俊小生彼此**,她有一大堆干哥哥干姐姐干弟弟干妹妹的,反正都是干地!不像現在的天氣這么潮濕。她吃過虧,也被那些帥哥們沾過便宜,她經常跳勁舞團跳著跳著就跟人跳上床了,跳進房間了。開個房間什么的小KISS,她從不再意。
  但是自從她參加了生化實驗,體驗那種地獄般的生活,她變了,她終于意識到自己以前的頹廢,她再也不要當什么“非主流”,也不想當她的“黑木耳”了。她覺得自己應該珍惜生命,珍惜生命中的每一天,不然她覺得對不起她的母親,對不起她的自己。她雖然不漂亮,但她也不丑,至少不難看。特別是她發現她還是有人喜歡她的,比如倪峰跟龐勇,今天居然為了她打斗,她一直以為男人都是些賤品,不負責的下半身動物,但是今天她看到了愛情的希望。
  她望著外面的雨簾發起呆來……
  李治直到第二天雨停之后才繼續開始了進攻,他們的部隊向龍口方向推進,在他們到達東萊的時候,他們的左翼部隊發現了魯茜倪峰昨晚的生火的民房。這讓李治他們很感興趣,李治一直都想抓住敵人的母體馴服他們為自己所有,至少是能跟對方建立一下聯系。為以后講和做準備,事情必須要早下手,想到了就要速度施行。他們判斷那些母體肯定是往龍口去了,因為事先他們的空中間諜就發現敵人是從龍口方向來的。所以李治他們提了一萬分小心,兵發龍口市。
  他們開始沒有發現在外面的狙擊部隊,這讓他們有些意外,但是跟這些喪尸母體打,必須要小心再小心,不然后果是非常嚴重的。血刃的部隊當先突入了龍口市,他們沒有發現敵人,到時有不少的無主喪尸在里面游蕩來游蕩去的。當李治的人類部隊再進入龍口市區的時候,這里面的游蕩的“野怪”已經變成了他們的民兵。
  李治看著荒涼的龍口市一陣的悲哀,這里他曾經來過,那些繁華的街道如今已經空無一人,到處都是垃圾跟一些滿是泥漿的破爛汽車,偶爾能見到一兩只喪尸犬在啃地上的一堆堆的白骨。因為因為這兩天的大雨路邊的野草顯得更茂盛了,那泥腥的味道,青草的味道讓李治心里一陣清爽,地干的很快,盡管有些地方還濕漉漉的,但是大多數地方已經是看不到水漬了。
  當李治正在感受清新的空氣的時候,他的腳下就是一動,李治頓時大驚立馬閃開他踩得那個下水道蓋子。所有的警衛全都持槍瞄準了那個地方,而那個蓋子大約幾分鐘后又開始了響動。
  只見那個鐵蓋子被里面的雙手推開,一個滿是泥漿的“人”鉆了出來!“誰!不許動!舉起手來!”眾警衛瞄著那個人大聲喊了起來,而之后他們又把槍瞄準了下水道口,因為有一個同樣的人也爬了上來,之后很多地方得下水道口都紛紛的被打開,一個個的“人”從地下“冒”了出來。
  “別開槍,你們是解放軍?還是自衛隊阿?”一個地上的泥猴子聽到這些人里面有中國話,還有島國話不由橫了下眉毛說道。
  “墩子,這些狗日的八成是小鬼子!中國人沒這模樣的,我日他祖宗!”另一個泥猴子喘著粗氣沖墩子喊道。
  “嗨!你狗日的說話注意點!誰是小鬼子?你個SB!”一個中國的警衛不由得用山東話罵道。
  “誒!他娘的這狗日的是聊城口音!我說你是聊城的吧!”那個墩子一聽這敢情是老鄉阿,于是一笑罵上了。
  “是啊!你他娘的也不像煙臺本地的,你狗日的德州的吧!”那個警衛不由得回罵道,這時眾人見不是喪尸紛紛的收起槍來,很多中國士兵都在告訴島國士兵跟高麗士兵讓他們收槍。
  “你們他娘的怎么回事?怎么跟小鬼子稱兄道弟的?”墩子看著眼前穿著自衛隊服裝的島國部隊就是一陣不爽。
  “嘿嘿,我們是解放軍阿!”那個警衛不由得笑道。
  “墩子,別聽他們的這狗日的是漢奸!他娘的他們是日偽軍!”后面的一個泥猴子恍然大悟,頓時高聲的喊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