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2)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2)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2)     

末世橫行271 (神圣的責任!)


  李治他們聽到這里不由得搖頭嘆息,而吳江則是不停的詢問著他們經過的據點,并且在地圖上不斷的標志出來,這些情報都非常的有用。特別是李治他們聽到嵩山被打下來的時候都是一陣的心急,但是他們在了解到王建橋他們還在七里蘭島的時候就是一陣放松,軍長沒事就好。
  李治他們現在獲得了王建橋他們的情報后突然覺得安心了不少,盡管嵩山被打下來他很難過,但是畢竟王建橋他們沒事,他的手下沒事就行。不過他聽到沂山的情況又是一陣的皺眉,沂山刀疤在那里啊!而且莫嫣然那丫頭八成也在那,要不敵人怎么圍而不攻哪?除了莫嫣然在那里,解釋不過去啊!李治想到莫嫣然突然地呆了,猛地一幕幕她與莫嫣然的海誓山盟浮現在他的眼前,他可不想跟墩子一樣的悲慘,盡管他也有過類似的經歷。莫嫣然的一顰一笑現在都真真的出現在他的眼中,曾經一度變得模糊地影像,又再度的變得清晰起來。
  想到這里李治看了看都在唏噓不已的眾人,對著吳江說到:“老吳,現在先這樣吧!休息兩天,我領著一支部隊去找師長,你領著一支部隊擴大基地!”
  “老李,這個方法雖好!但是附近還是有章邯的喪尸將軍,這是其一;你們去找王軍長他們并不安全,因為墩子兄弟剛才說到王師長他們也是被喪尸將軍圍攻,這是其二;真田幸太郎還未歸隊,我們控制喪尸的實力并不是很強,而且我們一旦分開,你們將只能帶血刃將軍去,這樣你們碰到控制性母體將會打得很被動,這是其三;我們只知道敵人的大體情況,卻不知道他們的具體情況,可謂不知彼,這樣打起來勝的幾率很低,這是其四。有以上四點說實話我還是非常的擔心啊!”吳江說到這里深深的嘆了口氣。
  眾人一聽都覺得吳江說的有道理,這里跟濟州島和九州并不一樣,那里要么沒有喪尸將軍要么喪尸將軍不多,而從剛才墩子的話中貌似山東這面的喪尸將軍很多,不是三五個的問題,這要是一交手非吃虧不可。吳江說的李治當然明白,但是你危險,沒有喪尸將軍的王健橋跟刀疤更危險,如果自己不去冒險救出兩個軍長來,他們被滅掉那是遲早的。
  而且他跟吳江不一樣,他是最高指揮官,這些事情他是有責任跟義務的。吳江不是主要負責人他是只是出于加強師的出發點來考慮的,而自己則要從他們全軍的角度來考慮,他如果撇缺軍長不去救,那還算人?想到這里他咬著牙說到:“我已經決定了!畢竟王師長對我們有恩,無論從哪一個方面我們也要把我們的軍長救出來!”
  說著這里李治頓了一下但是眼睛又冒出了一股子狠意:“就算打到最后一個人也要把軍長從敵人的魔爪里面完整無缺的救回來!”
  眾人聽后又是一陣感動,他們沒想到李治如此的忠義,難怪無論刀疤還是王健橋都對他贊賞有加了。
  “李師長!好樣的!我跟你們去!”墩子一下子站了起來,他后面的幾個兄弟拉他,卻被他甩開了手。
  “你?你們留下吧!幫助吳江找到那些據點。”李治聽后心里頓時覺得一陣感動,他現在突然知道對方為什么年級輕輕就能當上末日車隊首領的原因了。
  “不,我跟你們一起去,他們也可以帶著吳參謀長找到那些據點!”墩子指了指他身邊的那些人說到。
  “為了什么?”李治眼睛有些發潮的盯著對方說到。
  “李師長,你又是為了什么?”墩子一笑反問道。
  “我是為了軍長,為了那些昔日的戰友,以及無辜的百姓!”李治尋思了一下說到。
  “我是為了你口中的忠義!”墩子嘆了口氣,旋即堅毅的說道:“先不提你們這些人救了我們。你們剛才的對話讓我看到了忠義二字!男子漢大丈夫本該如此!肖某也是熱血漢子,愿與師長一起去救王軍長!”
  “好!算你一個!”李治頓時大喜,不由得拍了拍墩子的肩膀。
  于是李治他們決定將在龍口休息兩天,之后兵分兩路,一路營救并解放煙臺市,另一路由李治領著直奔峽山水庫解救王健橋以及去沂山營救刀疤。
  這時的七里蘭基地。
  “人全都撤進來了嗎?”王健橋在眾警衛的掩護下一頭灰塵的闖進了七里蘭島一處掩體內。
  “軍長,基本上全撤進來了!”一個軍官摘下電臺耳機起身說道。
  “他娘的!這些狗日的怎么打的?老白姓要是死了一個,老子突突了他們!”王健橋氣的把頭上的鋼盔一下子摔在地上。
  “軍長!我們現在防空炮火壓制不住敵人的喪尸鳥啊!”賈年君滿身是汗的摔了進來,他也沒起身順勢往里面爬了兩步說道。
  “去你娘的!你狗日的干什么吃的!你的團哪?你還好意思活著回來!”王健橋看到賈年君那個窩囊樣就是一陣大怒。他們前天就被大型喪尸群包圍了,這還不說,漫天都是喪尸鳥,這給他們撤離岸上百姓的工作帶來了困難。防空火炮跟高射機槍天天的打個不停,但是根本就壓制不住敵人,因為敵人實在太多了。幸好敵人只是包圍跟騷擾,沒有真的進攻,不然他們早就全軍覆滅了,但即便如此他們也出現了大面積的傷亡,僅僅這兩天他們陣亡了大約800士兵跟300多老百姓。這讓王健橋惱羞成怒,而且他們最北面的百姓跟士兵還沒有完全撤回來,他們都被困在南辛莊的據點里面。
  今天敵人又發動了空襲這不是王健橋從早上就開始指揮作戰,一直打到了現在,這天真TMD炎熱,這狗日的W市居然比四大火爐還要熱!王健橋自從當兵以來,去過祖國的很多地方,一者是駐地的轉移,另一個是學習跟演習的需要。他去過南京,重慶,新疆,西藏,東北,河南,甘肅,廣東,云南那些炎熱的城市也去過,但是唯獨這狗日的W市讓他冒火!白天熱死晚上他娘的居然還很冷!
  什么破爛城市啊!他們臨沂就不,雖然都是山東的城市,但是臨沂就是比W市好!他們那里大山多得很,出門就見山,這W市好,什么山什么河都沒有!還是鄭板橋說的好,真是個青山過后是濰縣,濰縣過后是青山。他娘的敢情真是爛地來,他從小到大只有他在新疆沙漠的時候遇過這種氣候,這種氣候貌似叫熱帶沙漠氣候。
  那里風大沙多,白天熱死晚上凍死,其他的城市根本就沒遇上這種破爛氣候。那些個城市要不就是一年到頭都是熱死,連冬天也是十來度,要么就是四季分明,抑或就夏冬兩個季節,誰成想內地里面出了W市這個怪胎,大夏天的晚上還要穿點外套,狗日的誰聽說過?這夏天晚上要穿外套的,人家W市就得這樣。其實這一點王健橋倒是誤會W市了,只不過這一年的天氣有點特殊而已。
  的確,W市的氣候有點怪,以前這個城市也是四季分明的,但是現在變得有點不倫不類起來,冬天不象冬天,春天不象春天,秋天也不象秋天。反正這么說吧,春天跟秋天的時間越來越短了,而夏天的時間確實越來越長!很多時候本來是春天溫暖舒適的季節,它非給你來點熱不行,讓你剛從冬天的懷抱出來就進入炎熱的春季,春天都成了初夏了。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筆者不說大大也能猜到,也許不止W市這一個城市,很多城市都是如此。
  “軍長!敵人的空軍實在太多,我們團都死了幾十人了!”賈年君說道這里居然哭了起來。
  “滾!你他娘的怎么還活著?他們死了,你不是還活著嘛!給我去指揮!掩護對面的船過河!”
  王健橋一腳就踢在賈年君的身上咆哮的吼道。
  “你,你,還有你留下保護王軍長!其他的人跟我上!”賈年君也顧不得王健橋大罵爬起來帶著身邊的十來個警衛員就出去了。而王健橋看到賈年君那混身是汗,滿頭滿臉都是些灰的樣子也有些心疼。你看他的身上全都濕透了,有些地方還磨破了,臉上的會被汗水沖的一道一道的,就像一些河里的沖積平原一樣,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特種部隊的哪。
  但是他沒有辦法,他必須把對岸的士兵跟百姓救過來,那些可是活生生的人,不然讓他們落在喪尸的手里頭。他是軍人,軍人的天職就是保家衛國,保護這些徒手的百姓不受敵人的襲擊,他們不管敵人是人還是獸抑或是魔鬼,他們必須要保護那些手無寸鐵的同胞們。盡管很多時候他們被當成冷酷的劊子手,國家的鎮壓工具,只會拿空餉享受的白癡,不被人們所理解,但是在遇到侵略者的時候他們必須挺身而出,因為他們是軍人,軍人身上都肩負著一種神圣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