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8)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8)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8)     

末世橫行275 (當什么老好人!)


  阿嚏!李治突然打了個噴嚏,龍口的夜非常的愜意,但是李治不知道為什么在這海風之中卻是噴嚏連連。
  “嫣然,我回來了!”李治在一座臨海賓館的房間內望著月光下的大海不由得感嘆時事無常,幾個月前他們被章邯的喪尸大軍打得屁滾尿流,狼狽而逃。當時若無劉蕓之力,他們估計全都戰死在W市第*軍軍部了,而數月之后他們竟卷土重來打得對方的喪尸將軍大敗而歸,三戰三捷怎么能不讓人感嘆哪!莫嫣然的臉在李治的腦海里顯得越來越清晰,曾經一度模糊的她現在卻是清晰的浮現在他的眼前,這讓李治非常的詫異。
  他自己也不明白為什么會這樣,他以為再也記不起她的樣子,而他在離開莫嫣然的日子里卻是一度記不起了對方的模樣,越是去想越是模糊,而此刻莫嫣然那一笑如同春風拂面的甜美笑容,發壞時撅著嘴的樣子又突然的清晰了。李治頓時覺得不可思議,難道這東西跟距離有關?是不是一個人的樣子你離得遠就記不起,離得近就記得起?誰能解釋一下?
  時間距離的確可以沖淡一個人對一個人的記憶,但是那種思念卻像布滿灰塵的銅章,越擦越亮。盡管記不起對方的模樣,但是依然可以通過一些事情的片段,抑或景物,抑或字語,音樂從而神奇的聯系起對方的音貌特征。
  正在李治沉思的時候突然聽到門外響了起來,一個生硬女孩兒的聲音響起:“李師長,我可以進來嗎?”
  哦,是娜娜子,李治頓時意識到娜娜子有事情來找自己,隨即一個莞爾:“真田秘書,請進!”
  只見一個著一身白色連衣裙的長發女孩兒推開賓館房間的屋門一角,抱著一些文件悄悄的走了進來,然后對著李治一個躬身,頓時長發瀑布似的垂了下去,如同河邊垂柳一樣地動人。由于他們用柴油發電機供電,現在龍口幸存者所在的部分地區電力已經恢復。
  “有事情么?美女!”李治看到娜娜子小心翼翼的樣子就是一笑,眼前的這個女孩兒老是怯生生的,本來就顯得有些嬌弱,這樣再一怯讓人有種說不出的愛憐。恰恰這個女孩兒又是個溫順的,性格好脾氣好,受了委屈總是默默的忍受著。這讓李治很多的時候都有種想抱在懷里“愛護愛護”的邪惡感覺。
  當然他通過跟真田幸太郎的對話,了解到了娜娜子早年生活很不幸,她的童年及少年充滿了磨難,現在很少有這樣的女孩兒了,她在島國也算是異類了。她們的國家一樣的追求新潮,中國有非主流島國一樣也有,甚至比中國還厲害只不過我們不知道罷了。受過窮困的孩子跟從小就嬌生慣養的孩子是截然不同的,自古以來就是這樣,無論哪個國家都一樣。
  李治經常看到娜娜子穿一些簡樸的衣服,她當然也喜歡漂亮,女孩兒哪有希望自己不漂亮的?但是她并沒有像其他的女孩兒一樣傳穿一些非常新潮暴露的衣服,而是穿的非常的樸素有時顯得多少寒酸一些,很多衣服都非常舊了甚至很多地方的色彩都沒了,但是那些衣服卻洗的極為干凈,這每每讓李治看后感嘆不已。
  人家偏偏又是個不在意的,貌似是不在意,不,不對,她在意,而且很在意。李治忽然想起羽見換了件嶄新的藕白色碎花短裙,娜娜子站在一邊羨慕的稱贊著,她很喜歡,但是她卻不舍的把她那件藍色櫻花長裙換了,因為那件長裙盡管穿了幾年還是不錯的。李治清晰的記得娜娜子在羽見換下的衣服前流連忘返的,最后她還是低頭嘆氣的離去了,這讓在遠處吸煙的李治驚嘆不已,現在這樣的女孩兒太難找了,珍稀的有點像國產的大熊貓一樣。
  “師長,你在看什么?”娜娜子被李治盯的面紅耳赤,她剛才低著頭跟李治說了很多句話,卻沒見到李治吭聲,于是她好奇的抬頭一看,看到李治失神的望著自己的脖子發呆,頓時臉上紅霞飛。心里不由得暗罵男人真是,卻也有一種被人欣賞開心的感覺。
  “哦,哦!那個,什么啊?娜娜子!”李治突然被娜娜子打斷思維,又見娜娜子閃在一邊那烏黑秀麗的頭發都擋住她的臉了,她是故意地,李治腦海中忽地閃出了這樣的一個想法。
  “嗯,李師長,這些是需要你簽字的文件。”娜娜子紅著臉沖著李治躬了下身。李治無意閃了一眼,差點心臟沒飛出來,怎么了?娜娜子露點了,那雪白的胸部透過胸罩不小心露了出來,這讓李治差點吐出血來。李治好歹控制住,才沒查克拉大爆發。
  而娜娜子卻沒發現她把那些文件發在了一傍的桌子上,低首垂立在一傍,李治見沒什么“看點”了,才悻悻的坐到座位上,展開了那些需要簽字的文件。前幾份文件是關于物資軍餉發放問題的,李治細細的看了一下,他們現在的軍餉的確成問題,雖然濟州島的車英俊還在供他們軍餉,但是他們還是缺口很大,差四分之一的錢。而且物資也是出現了缺乏,這些文件都是要求李治簽字發放物資跟軍餉的。李治看到這里就是一皺眉:“黑如水怎么搞得?野坂軍答應的錢怎么沒到帳?”
  “師長,野坂那邊說他們那邊用度緊張,需要過兩天錢才能到帳。”娜娜子聽到李治的語氣不善,于是更加小心的說道。
  “這是推脫!他們這個月可以拖一天,下個月就可以拖十天!這個先例不能開!讓黑如水給我致電野坂,催賬!黑如水怎么搞的?當什么老好人!”李治顯得有些惱怒,額頭上的青筋也顯了出來。
  “好的,等等我就通知黑參謀長。”娜娜子看著李治跟自己的岳父也計較不由得一陣好笑,這些當官的跟普通人的思維就是不一樣,但是她又轉念一想,畢竟李治他們現在有3萬余人,這一個師都快趕上人家好幾個軍了,缺了錢跟物資還行。有道是兵馬未動,糧草先行,這句話是極有道理的。古代的那些名將們每一個不重視自己的后備物資的,因為這是他們打勝仗的先決條件。
  “這又是怎么搞的?吳江他想干什么?”李治看完一疊文件后直接把文件摔倒桌子上,自己點了一支煙在客廳里發起了牢騷:“吳江怎么安置的肖白,人家來投奔咱們怎么只給人家一個連長!起嗎應該副營長,這個人行啊!吳江會看人嗎?嗯?是他會看人?還是我會看!”
  “師長,這事吳參謀長今晚曾經囑咐過我。”娜娜子看到李治發怒,貌似早就意料到了,此刻居然甜甜的一笑。
  “喔?他怎么說?”李治見娜娜子居然笑了,忽地一陣海風吹來,娜娜子體香迎面撲來,頓時讓李治一陣心思迷亂。
  “吳參謀長說李師長看了這份文件肯定會罵娘,但是從大局考慮墩子這些人必須要觀察,他們說的話只是一面之詞,真實性有待考察。而且他們這些人即便能力強,能不能真的聽命與我們還是一個問題。”娜娜子笑著復述起了吳江的話語。
  “唔,有道理!還有嗎?”李治聽后開始沒有說話,再吐了一個煙圈之后才緩緩地開了口。
  “他還說對方既然有志做末日車隊的領袖,那他們不一定真想加入我們,現在說不定就是臨時性質的,吳參謀長判斷他們在我們好的時候也許會跟隨我們,如果我們形式一旦逆轉,他們也許會離開的。”娜娜子見李治的口氣緩和就是一笑,這些男人怎么這樣啊,人前一套背后一套的。在眾人面前看著跟親兄弟似的,私下都這么提防,男人真是。
  “嗯,吳江說的對!這事我有點考慮不足。嗯,先定個連長吧!”李治此刻看上去又是一陣的感嘆。是啊!他能不感嘆嗎?人家吳江處處為他著想,他此刻卻對吳江的建議挑三揀四指手畫腳的,這令他不由得一陣慚愧。
  “師長,這個任命文件沒問題的話就簽個字吧!”娜娜子又把那份被李治扔出的文件整理重新擺到李治的案頭。而后者絲毫沒有猶豫在上面簽了字。
  “李師長,還有這份文件,這是二團長送來的文件。”娜娜子忽地想起張飛頭在她來之前鬼鬼祟祟的把這個文件交給自己,當時她還笑個不停,她不知道二炮要干什么,但是他的動作表情的看上去可笑極了。沒想到堂堂的一個團長,居然在送文件的時候竟是如此的鬼鬼祟祟的這讓她這一個小姑娘非常的不理解。
  “喔,我看看來!”李治順時接過二炮的那份文件,細細的看了起來,這李治看完就是一呆,好一陣子沒說話,之后又重新的看了一遍。看完李治居然閉上了眼睛,他靠在那個紫色的老板椅子上便抽煙便思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