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7)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7)     

末世橫行276 (娜娜子生氣了)


  卻說李治看完二炮的報告后就不言語了,這二炮到底寫了什么東西哪?讓李治這樣的猶豫,原來二炮要求李治允許他們部隊洗劫龍口市,因為他們的部隊缺乏軍餉,沒錢是不行的。而縱兵劫掠市區這個罪名一旦被按上,這一輩子都不好洗脫。
  古代這樣的例子很多,比如唐代的李靖。大家都知道李靖是“風塵三俠”之一,此人不但文武雙全,而且在為李唐平定天下以及對外作戰都立下了汗馬功勞。就是被隋朝名將韓擒虎,牛弘,楊素連連稱道的這樣一個人卻在對突厥作戰縱兵劫掠上栽了跟頭,當然蘇定方替他背了黑鍋,一說是蘇定方所使。
  一說就是李靖干的。就算蘇方定也是唐朝名將,非小說中的無恥小人,他一直堅守大唐軍人的道德底線,自己從不濫殺無辜,戰斗結束后,他率領士兵掩埋尸體、慰問疾苦、興修水利、修整道路,讓大唐的恩德廣布四方。蘇定方的部隊一直以長途奔襲著稱,當時西突厥四萬部隊被蘇方定五百人打得潰不成軍,可見蘇方定戰力之猛!“漢兵奮迅如霹靂,虜騎崩騰畏蒺藜”,就是蘇方定率領大唐騎兵的真實寫照。
  而且此人非常的正直,在跟隨程咬金遠征阿史那賀魯時候,拒絕屠殺恆篤城的降兵,但是王文度一意孤行滿城盡殺胡人,奪其財物,蘇方定堅決不要,他深深的知道縱兵劫掠的危害。程咬金卻是實實在在的栽在了這個縱兵劫掠的罪名上!程咬金大家都知道的,筆者不再累述。這里不得不為蘇方定小小的平一反,英雄,永遠值得尊重!不容詆毀!不管是一千年還是一萬年他們永遠是英雄,事實真相必須為人所知。
  李治當然清楚得很,這些名將都在這些事情上栽過跟頭,他可不能授人以柄。但是如果你不劫掠,哪里來的錢哪?沒錢一切都是扯淡,野坂的資金遲遲不到位,這讓李治非常的苦惱。而二炮這個喜歡劫掠的此時的請求讓李治困惑不已,答應了后人會怎么看他們這些人?不答應這軍餉發不下去搞不好就會引起士兵嘩變,就算不嘩變,也會極大的打擊他們的士氣。
  他們現在一個師三萬多人,每天的消耗都是非常巨大的,不當家不知道柴米貴,如何妥善的處理這個問題讓他很頭疼。李治還有一個顧慮就是這里是國內,不是國外,國外搶一頓拍拍屁股就走人了,關我屁事?這個地方的財務都是中國的,他們以后還會用到,搶了是有了現錢,但是只要是搶那就會有破壞,那些老百姓知道了怎么辦?而且他們要出征,這劫掠的任務只能交給吳江他們來干,吳江是個正直的,他肯定會反對。如果交給二炮,這萬一讓吳江知道了,那非槍斃了二炮不可!嗯,這個事情要好好的考慮。
  娜娜子看著李治沉思的樣子非常的有魅力,那個平時跟自己在一起耳鬢廝磨的壞家伙此刻竟是如此的認真。男人在思考事情的時候永遠是最帥的,娜娜子在心里暗暗的說道。她的哥哥也是這樣的,以前她很希望能找個跟她哥哥一樣優秀的男人,沒想到她很幸運在她18歲的時候遇到了。這個男人穩重又不乏溫柔,帥氣又不乏幽默,儒雅又不古板,壞到好處還略帶些怪怪的感覺,這也許就是羽見她們喜歡他的原因了。
  而李治的妻子劉蕓她是見過的,那個女孩兒漂亮的讓人無話可說,她落落大方,她高貴典雅,她像只高貴的天鵝一樣的迷人,那雙會說話眼睛讓人一見就喜歡的不得了。難怪李治會喜歡她,娜娜子心里暗暗的說道,如果自己是個男人的話也會喜歡的不得了,何況眼前這個貌似正人君子的男人了。他平時跟自己在一起的時候一點也不像一個軍隊的領袖,但是他在那些軍官將軍面前卻是睿智的很,那種氣度跟平時完全的不一樣,就像現在思索的時候跟他說笑話**的時候也是不一樣的。
  正是有這么多的不一樣才讓她格外的著迷,她曾經跟羽見時光討論過關于李治的話題,她們倆在這個話題上永遠是有的聊,她曾經試探過羽見,但卻是怎么試探都試探不出來,羽見每每都能事先知道她的想法,這讓驚嘆不已。但是她知道羽見是喜歡李治的,而且這二人……她想到這里幽怨的看了李治一眼,卻發現對方在不停地打量自己,于是臉上一紅說道:“李師長,看什么哪?”
  李治聽后一陣壞笑:“嗯,放心,我沒看你。”
  “那你在看什么?”娜娜子臉變得更紅了,他說沒看她,這不是明擺著說謊,天知道他在看“哪”?
  “我在賞花啊!一朵白色的牡丹花!嗯,很美!”李治盯著娜娜子笑了起來。
  “哼,簽不簽?不簽,我走了!”娜娜子俏臉一板看上去有些慍怒。
  “呵呵,大美女,我簽!不過等等我寫個紙條,你把這個紙條交給吳江。”李治聽后一笑,之后的話語變得嚴肅起來。
  “嗯。”羽見答應了一聲就見李治提起筆在一張薛濤箋上寫個不停,大約五分鐘左右,李治才把那張信箋交給自已。
  “記住,只能交給吳江本人,誰都不能給!”李治望了一眼娜娜子一板一眼的說道。
  “知道了大師長!”娜娜子見李治認真的樣子就是撲哧一笑。男人認真的時候像大人,頑皮的時候像孩子,特別是李治,給娜娜子感覺時常像個大孩子,在他惡搞的時候尤甚。而她卻不知道她在李治的眼中永遠是個小孩子,貌似李治對他身邊的幾個漂亮的女孩兒評價都是些長不大的小姑娘。
  “嗯,李師長你簽的真快!這一簽大約二小時。”娜娜子拿起那一摞文件不由得笑了起來。而李治被娜娜子的嬌笑搞得心中一動,一股喝了蜜似的感覺在心中迅速的擴大,他突然有種想把娜娜子抱在懷里的沖動。于是他向前探了一下身,用手握住了娜娜子的一只纖手,一笑說道:“娜娜子,今晚你真美!”
  娜娜子聽后臉一紅,低了一下頭但隨即仰頭盯著李治笑道:“油嘴滑舌!平時連看都不看人家,現在反而說人家美!大師長,你安得什么心?”
  “安得你的心!”李治聽后就是一笑,他轉過桌子就要去摟娜娜子,卻被后者嬌笑著躲開了。而李治看著娜娜子秀發飄揚的樣子,更是心動不已。特別是他今晚看著娜娜子那身段,那嘴唇,那一顰一笑愈發顯得迷人起來。想著李治便又來抱娜娜子,卻被后者用手擋住了:“大師長,我還要到秘書處有事情,這些文件都是需要處理的!不然我們后天怎么出發?”
  李治聽娜娜子說后頓悟,是啊,這些工作都是要人干的,如果因私非公耽誤了進度,后果將不堪設想。但是他此刻被娜娜子撩的心里癢癢,就這么讓這美人溜了多少有些不甘,卻是緊緊的攬住了娜娜子的蜂腰,趁著娜娜子瞇著眼睛笑個不停地時候深深的吻了下去,這一下娜娜子可笑不出來了。
  人家本來想在李治面前裝裝可愛,賣賣萌,沒想到李治居然動真格的了,可以見在男人面前一定要小心,但是此刻她感覺到李治的手就像蛇一樣進入了她的衣服之內,頓時她一陣心思迷亂,星眸半張,朱唇微張,這一張嘴不要緊,李治的舌頭就攪了進去。娜娜子氣力一下子全消失了,身子癱在李治的身上,活像只被咬中脖子的麋鹿一樣,那手中的文件灑了一地。
  而李治見到文件灑落一地,頓時松開娜娜子彎身去撿,他深知這些文件的重要性,這些東西不容有失!娜娜子本來就站立不穩,這忽地被李治松開,一下子摔在地上。她在地上幽怨的看了一眼李治,見李治在地上撿散落的文件,頓時心中大怒,這敢情自己在李治心中還沒那些文件重要,于是她強壓著怒火也去見文件,不一會兒李治跟娜娜子就把文件全都收拾好了。
  李治看著對面的委屈的流淚的娜娜子多少有些抱歉的說道:“娜娜子,對不起,我……”
  “李大.師長,是我不對!我太不自重了!”說吧娜娜子轉身就走,淚水卻順著臉頰不停地滑下。
  “等等,娜娜子”李治順勢用手去拉娜娜子,卻被后者用手擋開,從娜娜子擋開自己手的力度上李治判斷的出對方受到了很大的打擊,心里也是一陣的后悔。但是后悔歸后悔,娜娜子卻是沖自己躬了一禮推門出去了。
  此刻屋里只剩下李治一人在那里呆呆望著客廳那張金黃色的門發呆,看著娜娜子傷心的表情,李治忽然想起自己曾經遇見娜娜子的一幕幕,那句李治君,你到底有沒有家室?在李治的耳邊不斷的縈繞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