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0)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0)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0)     

末世橫行277 (有多少次真的想讓自己醉)


  李治站在客廳,許久才被一陣海風吹得清醒過來,沒想到今晚招惹了一下娜娜子,卻惹了一個沒意思,讓人家好一個不愿意。其實自己也是,細想想是自己先招惹人家的,之后又去撿文件,一者讓人家覺得自己沒照顧好自己的工作;二者讓人家覺得自己不值錢,甚至不如幾份文件重要,盡管這文件的確很重要,但當時自己那樣做會深深的傷害娜娜子的心。
  嗯,自己這個壞蛋到現在傷害了沒一百也得八十個漂亮女孩兒的心了吧?自己有點類似惡魔的那么點意思了。李治想起自己在中學時惡搞的片段又是自失的一笑。誰叫那些女孩兒天天圍著自己那么煩人哪!對了,莫嫣然怎么樣了?李治現在盡管擔心劉蕓跟她的孩子,但是劉蕓畢竟在九州非常安全的地方,那里有劉蕓的父親,幾乎不用為她們的安全擔心。
  但是莫嫣然身處險境,他不得不為她擔心,據他們的判斷,莫嫣然肯定是在沂山了,不然刀疤他們守不住那么長時間。敵人包圍了沂山那么長時間居然不打,這難道不奇怪嗎?是,圍點打援是一種戰術,但是敵人在殲滅了嵩山之后還不打沂山,這就有些奇怪,除非上面有可與之一戰的喪尸將軍在上面。
  李治他們通過跟真田,血刃等喪尸將軍的交道,深知控制性母體的厲害。他們可以指揮百萬大軍,互相征伐,對方沒有打沂山,肯定莫嫣然出了力。到時自己去馳援,血刃跟莫嫣然正好一起搭配作戰,說不定能贏,是的!在有了控制性母體的部隊掩護之后誰能打得過血刃!這次一定要救出刀疤莫嫣然他們來。
  李治聽到對面大海聲音,心里就是一陣的感嘆,如果當初沒遇到莫嫣然,自己現在早就完了,哪里會在這里發這些感嘆。如果沒遇到刀疤,自己又怎么會參軍成為營長,團長,師長?很多事情既要自己的努力還要有一定的機遇,不然只有努力也是不行的,世間有多少比自己能力強的人,不下千萬,李治相信世界上有的是明白人,不只是自己一人。
  他在經歷過一系列的是是非非之后,知道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這句話說的很對!比自己慮事周到的近有吳江、黑如水、消天,遠的不計其數。(lingdiankanshu.Com)永遠不要低估別人的智慧,尤其是敵人的智慧,否則自己敗得一塌糊涂。世間英雄多,只是不逢時。當然還有很多是思想的巨人,行動的矮子,這些人說的比誰都好聽,做起來那是一個不如一個的。而李治卻是個實干家,他通常是說了就干,或者不說就干,這就成就了他今天的一番事業。
  迎面的海風吹得李治很舒服,他現在離著他的她很近了,他能感覺到她的存在,那是一種說不出的感覺,也許就是一種心靈的默契吧。他曾一度跟她心意相通,他能準確的感覺到莫嫣然所在的位置,也能猜測出莫嫣然今天又要說什么話,搗什么蛋,裝什么可愛。她總是愿意在自己面前不停地裝可愛,其實她就是一個小傻瓜,自己的小傻瓜,一個天真的小傻瓜。
  他怎么能看不出她在賣萌,但是莫嫣然只在他一人面前才顯出那種可愛,那是一種令人心動,心醉的可愛,簡單的一個鬼臉,兩三句俏皮的傻話總是讓李治深陷其中,難以自拔。那就是愛嗎?那就是愛情嗎?有一種情感叫戀戀不舍,有一種感情叫刻骨銘心,他是最能體驗到這幾句話的人了。世間很多有情人并不缺乏這種情感,但是他們缺同此刻的李治跟莫嫣然一樣,分處兩地或身在一個城市無法見面。
  李治忽地想起自己跟莫嫣然躺在一起唱小毛驢的情景,不知不覺地已是凄然淚下,人間莫于離別痛,思念之苦屬于人生幾大痛苦之一。李治清晰的記得自己跟她在沂山斷崖上摟在一起看對面風景的一幕,二人看到對面山上有兩顆小樹,盡管被凜冽的山風吹得歪歪斜斜依然緊緊地依靠在一起,當時讓二人不由得感嘆不已。他們兩個彼此依偎在一起,難道不像那兩顆小樹嗎?盡管被外力不停的拽曳著,依然不離不棄緊緊地靠在一起。
  當時莫嫣然還哭了,說他們如果能像那個兩棵樹一樣該多好,緊緊地依靠在一起,永不分離。李治當時盡管感嘆,但是還是不停地開莫嫣然的玩笑,說她太多愁善感,不要擔心,他們會在一起的。而莫嫣然則是說出了心中所慮,人跟母體能生活在一起嗎?即便能生活在一起,別人會怎么看?能祝福跟接受他們嗎?這就如同兩個相愛的年輕人盡管彼此非常的愛戀,雙方的家長都不同意,他們如何能沖破世俗緊緊地依靠在一起?
  李治當時就沉默了,是啊!莫嫣然說的很對,得不到祝福的愛情會長久嗎?他們以后會什么樣子哪?會不會在一起,能不能在一起哪?畢竟這個世界是殘酷的,很多有情人沒能終成眷屬,其因素是多方面的,很多并非是內在因素所能決定的,這個世界可以影響愛情的因素太多了,只有愛情沒有物質的愛情是不靠譜的。
  是,雙方彼此喜歡,都愛對方,但是你們有哪個經濟條件嗎?你們雙方的父母同意嗎?你們工作的地點在一起嗎?等等諸如此類。他跟莫嫣然也是,莫嫣然不同于劉蕓,劉蕓盡管是島國人,但是她畢竟是人,而莫嫣然雖然是中國人,畢竟她已經不是人了。他該怎么辦?他又該怎么做?他不舍的她,但是誰能保證她能不能舍得他?他可以一輩子都不忘記他,而她哪?她會怎樣?據真田說喪尸母體都可以長生不老,如果真田說的話為真。
  即便他跟她生活了一輩子,在他垂暮之年,她會不會離開?會不會在某一年忘記自己?他是真的愛她,愛的欲罷不能,愛的相思成災。很多時候夢里面都能夢見莫嫣然一臉春風的跟自己在一起頑皮,而醒來終是一夢。有時夢到莫嫣然在自己身邊哭個不停,哭的自己心痛,哭的自己心疼!問她她又不說,只是那樣哀怨的望著自己,醒來又是一夢;只是那樣一夜一夜的夢,一天一天的思,但是她是否又能像自己一樣的思念著自己?本來非常的肯定的答案現在卻是越來越模糊了!他需要見她,見那個自己的她,見那個讓自己心疼的她,見那個讓自己夢中縈繞的她。
  自己離她每近一步,思念也就越近一步,他現在閉上眼睛就能看到她那令人心動的笑,讓自己窒息的笑,讓自己念念不忘的笑。那銀鈴般的的笑聲是如此的牽動他的神經,牽動他的心肝,他無法忘記那種感覺,就如抽煙喝酒一樣的讓人無法忘記。李治曾經記得非常清楚,曾經想讓自己醉,醉的想不起那個曾經的她,有多少次真的想讓自己醉。
  讓他自己遠離那些恩怨是非,也想讓自己忘了自己是誰!讓自己忘記那個讓自己心痛的她,忘了她!忘了自己!只剩一具沒靈魂的空殼,這樣自己再也不會想起她,再也不會為她而心痛!為她而心疼!但是每每這樣去做的時候,他又后悔了,他不能失去那個令他迷醉的女孩兒,他要回去找她,找到那個曾讓愛到崩潰的女孩兒。
  他知道她也是如同自己一樣的愛自己的。要不她不會萬水千山攀山越嶺的來沂山找他,也不會為他肝腸寸斷的哭泣,記得她委屈的在自己懷里的樣子,李治就是一陣陣的心疼。心疼那個讓他一度瘋狂的她,那朵迷人的百合花,在沂山上還好嗎?別怕我來了,現在的我不是以前的我,我會帶著百萬大軍,浩浩蕩蕩的來迎接你。而非自讓你為了我犧牲自己,再也不會了!李治突然笑了,在海風中他點了一支煙,卻發現那煙不停沖自己的方向吹,但是他喜歡這種煙草的味道。
  喜歡那種淡淡清香的感覺的,有時他在想人生如煙,當你品味出這煙好壞的時候它已經快燃盡了,沒有品嘗過的煙怎么知道它的好壞?沒有走過的人生同樣也難以評價。每個人都是自己人生的主人,只有自己能慢慢地品嘗著痛并快樂的滋味,其中的味道只有自己回首再看的時候才能真正的了解。
  而往往驀然回首的時候,青春年華已經耗去,最好的時光也遠離了我們,而面對我們的則是處理不完的問題跟無邊無休的計劃跟目標,曾經無憂無慮的我們不知什么時候已經接過了父母交給我們接力棒,扛起了整個家庭的重任。
  我們沒有時間去想一些事情,也沒有時間去管曾經失去的愛情跟一些其他美好的事物,不停地為自己的理想跟現實的生存打拼著。也許正是這種不自覺的被迫行為使我們成長,慢慢遠離曾經的我們,蛻變成社會的中流砥柱,甚至是向社會精英轉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