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05)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05)      第三章少女喪尸(08-05)     

末世橫行279 (我走后你們要好好做人)


  吳江跟黑如水二人喝止大江跟二炮的拳法表演,他們的警衛員好歹的將倆個打紅眼的團長分開。當然二炮倆人還是怒吼不已,那些去拉架的警衛員沒少倒霉,不時的挨上一腳一拳的,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黑如水一見這種情況就問了一下雙方的部下,他問清之后直接憤怒了,這二炮無法無天了居然敢縱兵劫掠!這個事情性質很嚴重,他要求吳江將二炮抓起來,交給李治法辦,這樣惡劣的性質不槍斃不足以平民憤,不槍斃不足以嚴軍紀,不槍斃不足以平民憤,不槍斃不足以嚴軍紀,不槍斃不足以顯國威!這二炮簡直就是一個目無法紀、目無國家的混蛋!誰讓他這么干的,這可都是老百姓的財產,你說搶就搶啊?誰讓你這么干的!太囂張了!
  以前二炮就因為擅自炸了景芝酒廠差點被王健橋刀疤給槍斃了,現在沒想到變本加厲啊!但是一側的吳江卻沒有說話,因為他在昨天晚上就得到了李治給他的信箋,還是娜娜子親自送來的。這信箋上寫的很真誠,他們現在缺乏資金,如果不想些辦法,他們的物資供應就會出現問題,而且士氣也會受到影響,這部隊沒錢養著還行,不能只讓人家賣命,不給人家發錢吧。
  吳江其實也知道這件事情的原委,他早就聽說二炮跟李健現在不當科學家了,人家改行又一門心思的當起了經濟學家。他們對自己軍隊的開支用度很擔心,這不二炮跟李建這倆玩意兒一商議敢情給李治寫一份報告,要求去龍口市區打點“野谷”吧。而且龍口市堂堂一個市區肯定有些新鮮玩意兒,您說是不?
  二炮人家倆都是天生的好奇,什么都想研究一下子的,尤其是對搶珠寶店,搶銀行有種特殊的嗜好。這不又趕上“部隊自然災害”缺錢,人家不得不出分力,是不?于是乎一份有李健親自主筆的搶.劫報告就新鮮出爐了,上面寫的詞真意切的,讀了之后一般人還真感動,這全都是站在李治那角度說的。什么軍餉不濟,軍將不軍,軍隊有難,匹夫有責,何況一團長乎?又是什么職責所在,保境安民什么的,李治當時看后想笑但是人家說的還是實情,想發脾氣卻又沒脾氣,盡管里面隱藏著他們想發點小財,沾點小便宜的意思,但是他們來背黑鍋,讓全軍有錢的花的這個境界讓李治有說不出什么來。
  人家是在替他背黑鍋啊,雖然這種方法很不好,很不像話,但是就如劉邦當年打仗沒錢,雇婊子在軍隊,讓士兵們很自覺的把嫖.婊子錢交回來,之后再發下去一樣。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當年發餉難死蕭何逼煞曹參的,人家劉邦卻用如此下三濫的辦法解決了當時軍隊的用度問題,最終打下了秦朝的城池獲得了勝利。這不佩服也不行啊,其實自古以來那些軍隊勢力的能好到哪里去?李世民為了登基殺掉了自己的親弟弟跟親哥哥,還毒死了其父親李淵。
  朱元璋成功之后,來了個炮打慶功樓盡殺功臣元老,這些例子數不勝數,但是歷史上的曲筆也是數不勝數,如果讓我們看到一個真實的歷史真相估計所有人都會嚇一大跳:怎么這樣啊!也忒不要臉了吧?中國人在一定程度上來說就是一個明則道貌岸然,實則男盜女娼的國家,嘴上一個說的比一個好聽,暗地里一個比一個口不對心,這樣的例子翻開歷史書大大們就會看到,筆者不再累述了。
  黑如水質問吳江,吳江卻把李治給他的東西給黑如水看,黑如水看了以后心里頓時涼了半截,他一下子就不說話了,是啊,這些東西都是實情。正如胡適先生所說多研究點問題,少談點主意。人就是應該把時間跟精力投入到有用的東西上,研究點實際問題,不要一天到晚研究些沒用的空中樓閣,不然瞎努力一頓子發現自己他娘的居然被騙了。
  這個騙子真他媽的高明啊!而你的青春卻被別人利用了,豈不可惜?黑如水是個極為精明的人一見那份信箋立馬就明白了所有的事情,所以他們只把二炮跟大江帶走,卻是讓大江的部隊離開了,這明擺著讓二炮的部隊繼續搶。二炮能不明白?人家興奮的什么似的,沒想到這臭賣草藥的終于良心發現了。而且他看著老黑的他娘的那張黑臉越發可愛起來了,其實老黑就是在屁股上接上條尾巴人家也不像老鼠啊,您說是不?長的這么英俊瀟灑的人怎么像老鼠哪?什么?我說過,對不起,俺二炮沒說,熟歸熟您可不能亂說,不然告你誹謗的。
  人家二炮拉過李健跟朱無能等軍官來,那是一個千叮嚀萬囑咐的,就怕他們不給他搶.劫的那一份份子錢,人家可是大拿啊!這別的事情落下行,搶.劫落下人家可不干,所以人家囑咐的那叫一個細致啊。人家連我走后你們要好好做人之類的話都說了。
  李健誰的當然知道,但是看著二炮他娘的在那里喋喋不休都是心里煩的不行了,這敢情好,去趟局子那里的這些屁話,不知道還以為是競選總統的即興演講哪!你還別說,人家二炮的口頭子還真好使,那小嘴碟不喋的,還真麻利,思路也極為清晰,先搶工商銀行,再是建設銀行,商業銀行等等,主次分明的。連自己的要的東西也說了明明白白,聽得二師兄跟李健差點沒睡著。最后二炮在吳江跟黑如水二個不太會看眼色的催促下才悻悻上了“警車”。
  大江忠介則是一臉的憤怒,他沒想到竟是如此的一個處理接過,這支那人他娘的就是腦子進了水!自己按照命令,沒成想自己的部隊居然被驅散了,而二炮那模樣顯然就是沒事,哪有這樣的。作奸犯科的沒事,反而恪盡職守的來了不是,這讓大江忠介很有情緒。他早就聽說過,在中國打小偷犯法,小偷偷東西無罪的傳言,這樣一看還真的這樣來,這他娘的是怎么回事啊!還真的搶.劫的沒事,見義勇為的有罪來!混賬!什么玩意兒啊!
  這樣的國家怎么會強盛?這些中國人都她娘的有病,一個個病得還不輕,最基本的是非曲直都分不清。他娘的指鹿為馬,指狗為狼不都是中國發生的嗎?古有趙高指鹿為馬,近有山東指狗為狼!真他媽的有才華啊!現在沒想到自己也碰上了這些腌臜事,這能不讓人生氣嗎?
  等二炮他們一走,這邊李健他們直接放了羊,那軍隊興奮的什么似的,全都化身強盜竊賊的,背著槍挨家挨戶的搜刮財產,活像當年的日軍進村,其實現在也好不了哪里去,這里就不提了。卻說說二炮坐著警車,傍邊還有警衛員遞煙什么的,神氣極了。這讓大江忠介很失衡,他能不失衡嗎?這合理不合理先兩說,光看二炮那張囂張的臉他就生氣。
  “他就是個搶.劫犯!”大江死死的盯著囂張的二炮咬著牙說道。大江生于一個警察之家,他的父親是個警察,一直為了島國的治安盡職盡責的,因為當時島國還沒有部隊,那時的他們島國只有警備廳。
  到了以后他們島國建了自衛隊,大江在2000年就加入了自衛隊,他的風格一直就是嚴謹,盡職盡責,這也跟他父親的風格有關,他的父親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于是在他父親的影響下,他也是如此的風格。沒想到這種一直被人稱道的風格今天卻成了不是,這讓大江一陣子嘆息。其實在嘆息何止大江一人,黑如水跟吳江都在嘆息,他們深深地為大江忠介打抱不平,但是其中還有些分別。
  吳江到現在還是懷疑大江忠介是間諜,他無法忘記他們在離開島國時,野坂的將軍說的那些話,這個大江到底是不是間諜?是的話,他沒必要這樣盡責?難道他想故意的擴大他們的人民矛盾?不是,肯定不是,因為這樣對野坂沒有好處。只有自己在中國立住腳,立穩腳才對他們有幫助。如果是這樣,野坂為什么不給他們軍餉,而是一拖再拖,這個事情又讓吳江想不明白。
  其實野坂現在的確是沒錢給他們,人家現在正在建設他們的國家,本來以為錢很多的他們卻發現這錢一用到建設上居然也沒多少。這些天野坂也被錢搞得頭疼,而他的寶貝女婿卻是一個勁的來催賬,這讓他更是郁悶不已。他此刻在辦公室不停地抽煙,他們的局勢打開了,也有了外援,但是沒成想建設國家不是他們想象中的簡單,打天下容易坐天下難!怎么樣才能讓他們的人民回復以前的生活哪?這顯然是個難題。
  對于這些只知道打來打去的將軍們,經濟民生竟成了他們要對面的主要事情。以前的秩序已經崩潰了,他們要重新建設也有些難度,違法分子明顯的增加了,軍隊很多時候居然要進行宵禁負責治安。甚至有些地方還出現的一些不名持槍武裝分子打砸搶燒,這讓野坂非常的頭疼。還有李治的那個寶貝喪尸將軍朝倉對自己的命令也是有一搭無一搭的。
  這讓野坂非常的懷疑是不是李治給他們下了密令故意的搗蛋?還有一點就是那個清川居然在占領了四國一部分之后還不撤軍占著福岡縣拒不歸還,這讓武田也大為光火!但是畢竟是盟友不能撕破了臉面,不然誰都不好看。他們對那些喪尸母體還是比較的畏懼的,李治沒在這里他們說的話沒底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