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0)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0)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0)     

末世橫行280 (狗日的老子的寶箱哪)


  野坂他們給李治發過電報,告知了他們目前的情況,李治那邊的回答讓他們有些懊惱,他們表示會聯絡,但是不一定能促成對方撤軍。正如之前吳江所預料的一樣,清川果然占據福岡縣拒不撤軍,李治為了這個事情跟吳江黑如水的研究了半天,他們認為即便去催促對方肯定也不會撤軍的。
  這就像劉備占了荊州那是一個有借無還的,唯一的方法就是趁清川薄弱的時候打!但無論是清川還是野坂都是自己的盟友,畢竟那是人家的地盤,少操心,他們誰也不得罪,更不希望九州重燃戰火!劉蕓還在九州哪,當初的考慮就是為了安全才讓她在那里的,不然還不如跟著他們一起出征哪。所以李治在回復野坂的時候極力的陳述其中的厲害。
  野坂也不是傻子,在接到李治的電報之后,就是開了軍事會議,他的那些將軍們有主張打的,也有主張不打的,最終還是不打的意見占了上風。自從生化危機以后,這些軍人也打夠了敗仗,這對陣喪尸畢竟不是對陣人類,打起來心里發憟。那些巨型喪尸跟敏捷型喪尸搞得他們頭大,敏捷性喪尸就跟些山猿似的,要多么靈活就多么靈活,甚至能攀爬樓層山體,而且還具備一定的智力,沒讓這些軍官們吃苦頭。
  巨型喪尸更不又說了,那叫一個變態啊!那四五米高的巨大體型,強大的摧毀能力,還有高強度的抗擊打力,都讓他們沒脾氣。子彈打上無效,手雷也沒有作用,這還不說,這玩意兒居然能擊毀戰車坦克,想起來這些人心里面就是一陣惡寒。寧可跟解放軍打,也不愿與喪尸爺爺們開戰。再說有安穩日子不過,沒必要為了福岡縣再度惹起生化災難。
  他們現在的形勢也不是很好,如果他們對清川作戰,那么朝倉那些降軍會不會趁機發難?朝倉到現在還是不聽調,動不動就來個小規模的騷擾,盡管沒有造成什么損失,這讓野坂他們心里面非常的不爽。
  李治這邊則是聯系了清川方面,清川方面對李治是非常的客氣,但是在歸還福岡縣的問題上,措辭非常的模糊,人家先是一個勁的感謝李治對他們的幫助,之后就是強調四國還沒有打下來。對方比預料中的狡猾,也非常的強悍,他們現在跟對方陷入了持久戰,大大小小的打了幾十仗,居然互有勝負,不是你下我一城就是我占一地的,居然不分勝負。
  所以他們強調福岡縣對他們的重要性,根據盟約他們打下四國來才能歸還福岡縣,現在野坂在他們沒打下四國的時候討要福岡縣屬于違約。但是他們大人大量不計較,希望李治做中間人跟公證人調解一下。李治吳江他們接到清川的回復后都是一笑,這些措辭他們早就料到了,吳江早在九州的時候就識破了清川的心思,果然不出所料。在這里吳江又出了一策,讓朝倉軍西進,駐守福岡縣外圍,這讓一者對他們形成威壓,二者分開野坂,清川,以免他們相斗。
  如此一來,野坂以為李治要動兵威壓清川,心里必然感激,趁他們感激趕緊催賬,不但能得到錢還能賺個人情。清川方面給的解釋就是避免野坂軍攻擊他們,外圍提供保護,如此一來,清川必定感激,也可以賺個人情。如此就是一個刀切豆腐兩面光的局面,吳江講完,李治頓時頷首不已,吳江真是老城謀國之言,看的細見的透。而黑如水思考了一會兒迅速提出了反駁,他認為這樣雖好,不免做作,清川跟野坂都不是傻子,他們會迅速的判斷是自己這方不得罪人的計策,這如果搞不好就成了雙方都得罪,都不領情。
  到時就不是刀切豆腐兩面光而是豬八戒照鏡子里外不是人。吳江見黑如水這樣說,又笑著給黑如水解釋,這條計策對方肯定能看透,而且會在收到消息之后就會看透。但是他們雙方現在誰也不想在九州開戰,因為他們都打不起。清川方面,本來就在四國打得不可開交,且不提他們提供的四國打得是不是不順利,但是這仗畢竟是要打的。對方的喪尸將軍們肯定不會2B的他們去了就投降,根據他們事先的研究分析,實力應當也夠清川忙一陣子的。
  而清川在本土上面又不是十分的得意,動不動就被敵對勢力敲打一下。他不會在這個節骨眼上跟野坂翻臉的,他之前的回復充分的說明了這一點,他們并不想得罪野坂。而野坂這邊屬于被癩蛤蟆站在腳上,看著惡心的一方,他們肯定心有不甘,但是他們現在正在回復秩序跟生產,即便想打也要等他們的兵馬什么的安頓好了再說。
  他們現在主要的任務是建設,而非戰斗,他們如果實力足夠何必來找李治這個寶貝女婿是吧?他們直接打完了在通報不就行了?從他們抗議上面的措辭上,就可以判斷出對方只是不忿而已,這就好比人家強借了你一個東西,盡管沒到期還是心里掛掛著,不知道能不能要回來。
  吳江的話還沒說完,李治跟黑如水都笑了,吳江說的有道理,后面無需再說了,都明白什么意思了。之后他們就給雙方回了電報,沒想到還真如吳江的預料,雙方都表示感謝,說的情真意切的。這野坂居然把款子也打過一部分來了,果然是個刀切豆腐兩面光。
  正在李治他們笑談風云的時候,這邊有警衛員來報告搶.劫的二炮跟巡邏的大江忠介干起來了,李治跟吳江會心的一笑,因為他們事先都已經通過信箋交流過了。而黑如水卻是個不知道,這一聽直接火大了!這二炮沒王法了?這居然洗劫自己國家的城市,這還了得,當慣了惡霸為非作歹到自己的國家來了。
  再者說大江忠介的巡邏任務是他一手安排的,這二炮本來洗劫就不對,現在居然拒捕,還敢“襲警”,這明擺著就是打他黑如水的臉!于是黑如水嚷嚷著就要去逮捕二炮,而李治知道不把二炮抓回來也難以服眾,于是就讓吳江跟黑如水一起去抓二炮,這一者李治是怕黑如水過激傷了二炮,二者也怕打亂了他們的籌餉計劃。
  這不就出現前面二炮跟大江單挑,一起被帶回“警察局”的那一幕。這二炮來了“局子”嬉皮笑臉的,不但吃煙喝茶還跟些警衛們胡謅個不停,惹得那些警衛們笑個不停,他們本來就認識,都知道這二炮是李治的兄弟平常都沒個攔的,現在誰去得罪這個“叫驢哥”。這邊大江忠介不斷的向黑如水李治等人訴苦,那筆錄是一摞一摞的,這都是血淚控訴啊!竇娥他媽冤啊,冤的都快下雪了。
  他大江忠介也冤,這不外面起風了嘛!你看這海風吹得,那叫一個呼呼的啊!大江含淚一直要求嚴懲二炮,這邊李治跟吳江無法只能說出了缺軍餉的實情,這讓大江忠介頓時一驚,這沒錢的話會引起兵變的,萬一……他可不想軍隊出現問題,人家這個團長干的爽著哪,一個團6000多人,那叫一個鞍前馬后啊!他比一個師長還牛,盡管只是一個團長,你看看他下面一大堆營長,連長的,光那警衛就有一個200多人,誰不希望自己的兵多。
  他們下面的士兵都偷著叫他“小軍長”,就是說他的兵多,這要是沒錢,頓時他的頭上出現了一排黑線。但是他又不忿,這二炮打人在先,要讓二炮給他賠禮道歉才行。黑如水是個知道實情的,盡管他不知道這洗劫是李治吳江下的令,但是他知道他們缺乏軍餉,本來他也是很心焦,沒成想師長他們居然出此下策,但是細想想卻沒有什么好辦法。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說吧!于是乎“罪犯”二炮不但沒有被“拘留”還跟李治他們喝了一頓“賠罪酒”!就是這頓酒以后二炮跟大江忠介成了鐵桿,二人不打不相識,又都知道對方的重要性,他們以后成了李治軍隊的頂梁柱。大江忠介在病死之后,二炮悲痛欲絕,親自到九州給大江下葬,二炮給大江做了一丈三尺多高的招靈幡,跟大江的后人扶棺為大江送行……
  而二炮的打.劫部隊,這時吹著口哨,掛著彩帶的意猶未盡的在太陽的余輝下拉著一車車的金銀財寶往回運。人家這些人都發了個小財,誰不想自己多拿點,人都是有私心的,誰敢說自己沒死心?即便真有,也是極少數,但是這些士兵卻是大多數。他們把平時那些武藝全都用在了搶.劫上,其細致就別提了,那絕對叫一個犁地三尺!而李健跟二師兄給二炮留了一份價值“不菲”的禮物,二人本來給二炮留得很多,之后李健看著這塊金表很順眼就順走了。
  那邊二師兄看著眼熱,就摸了一條鉆石鏈子;而李健一看,喲呵,你個狗日的八戒!居然敢拿師傅的the.treasure.Chest(寶箱)那還了得?你拿我也拿!這邊八戒一看我操!騷騷又拿了!狗日的不拿白不拿!結果這二人一來二去的,他們“師傅”的the.treasure.Chest可就empty了!這不是二人覺得不好意思,李健放下了幾件假貨,八戒也扔下了幾條鍍金鏈子,這就成了二炮的寶藏!
  當然二炮在喝酒回來后,看了他的the.treasure.Chest頓時大怒,他一腳就把李健二人留給他的寶箱踢得老高:“這兩個狗日的!老子的寶箱哪?兔崽子,老子要槍斃了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