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1)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1)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1)     

末世橫行281 (軍人要有軍人的規矩!)


  此刻二炮回想起來就是一陣愜意的笑,李健跟朱無能二人被二炮好一個教育,二人被罰抄寫《二炮搶.劫指南》《二炮革.命制勝法寶》《炮哥語錄》等著作1000遍,現在不是都沒見這倆孫子?人家還在戰車上潑墨練習書法哪!話說這字如其人,寫字難看還行?嗯,你看看李健這倆人長的歪瓜裂棗的,那字能好看得了嗎?所以必須練練才行!
  童虎聽到此刻卻是哈哈大笑:“二炮,你他娘的真損!”
  “你妹的,老子這是跟臭賣草藥的學的!”二炮聽后腆了腆肚子一臉驕傲的說道。
  “哈哈哈,行!高啊!對了二炮,你們跟吳參謀長他們去哪里?”童虎邊笑邊問,他不知道吳江他們會先打哪里,只知道他們要從龍口市沿著G206國道一直到達W市,之后去安丘的峽山水庫。
  “哦,這個啊,我知道!我們先去羅山,之后是招遠市區,打下招遠市區,我們還要去趟棲霞市,順便去拜會艾山上的人類幸存者。”二炮說道這里就不說了,后面很明顯要去煙臺市區,再之后他也不知道了,應該是煙臺解放全境吧。
  “不會吧?艾山還有大型人類據點?”童虎聽二炮說后吃了一驚,不是喪尸將軍血洗了煙臺全境嘛。
  “有!你老兄不知道?”二炮不由得睨了一眼童虎,童虎的情報工作怎么做的啊?怎么連艾山有大型人類據點都不知道啊。
  “嗯,這個真的不知道!不是喪尸將軍血洗了煙臺嗎?我怎么聽說……”童虎還沒說完就被二炮的話打斷了。
  “那個根據幸存者以及墩子的描述,這伙喪尸將軍并不是所有據點都血洗的,他們故意的保留了很多據點,而且他們在血洗據點之前都是先派出使者招降的。”
  “對方有人類使者?”童虎聽后非常的震驚,那么也就是說山東也出了“漢奸”了,不,應該是“人奸”了。一時間童虎變得有些難堪,也有些困惑。
  “虎子,別往心里去!這哪里都有漢奸的,山東當然也會出了!忘了島國野坂的“日奸”不也是成群嘛!”二炮看到童虎表情就知道了七八分,童虎這人一直以為山東人最優秀,這突然出了“人奸”,讓他很震驚,等等他肯定很生氣,你信不信吧?他對童虎太了解了!
  “王八蛋!這些王八蛋!別叫老子抓到!不然老子非槍斃了這些畜生不行!”童虎果然變得激動起來。
  “行了行了,虎子啊!別說那些沒有用的東西了,我問問你們去峽山水庫見到那個狗日的王健橋之后再怎么辦?”二炮果然見到預料的情景就是一笑,但是他隨即想起王健橋那張臭臉就是一陣的膩歪。
  “師長說要保護王軍長撤回來,當然還要先去沂山救刀疤!”童虎回憶起李治昨天跟他說的話,刀疤是他們的首長,怎能不救?這一仗非常的兇險,要他做好打到最后一個人準備,從李治開始就算全體戰死在沂山,也要把刀疤平安的送回來。
  童虎深深的知道此刻的沂山那是尸山尸海的,因為墩子說過王健橋派去的幾支部隊都全軍覆滅了。都是中了敵人的伏擊,他們這些末日車隊本來就不屬于王健橋編制,一看不好就告辭離開了,后面就不知道了,當然他們也不知道敵人把峽山水庫也包了個里外三層。童虎李治他們也就更不得而知了,以至于李治他們再殺退百曉生之后遇到了他們平生第一難仗,孫鳳迎!他們也第一次領教了什么叫做大將!真是不一般啊!這里先不提了,后面就會詳細的提到,血刃大戰孫鳳迎,以及君子之約的事情。
  “我擦!你們這是去找死!沒聽墩子說嘛!狗日的王健橋派了多少部隊全都有去無回的!你們去了不也白搭?”二炮聽童虎說后倒吸了一口冷氣。這血刃是牛,但是但是對方成集團喪尸進攻他們肯定抵擋不了。二炮在蓬萊登陸戰的時候真的是領教了敵人的厲害!他差一點就命喪于斯,要不是童虎的部隊拼死力救,消天跟那個什么棲的天仙妹子,他早就死在戰車里面了。
  “唉!沒辦法啊!我覺得師長做的對!軍人有自己的天職,其實刀疤這人很不錯的!”童虎對刀疤印象很好,他這個人雖然有些殘忍但是非常講江湖道義,所以童虎很欣賞刀疤。再說他的表哥矯健此刻也在沂山上,他能不去救他的表哥?但是這話卻不能說出來,說出來就不值錢了。于是便大講刀疤,馬.眼,小青島誰的好處起來。
  二炮卻沒往那一層去想,人家死煩那些黑社會,這其實并非刀疤他們給他的印象不好,而是源于他以前的一件事情。那是二炮在學校的時候,他跟他們一個學校的同學打架,對方因為二炮喜歡他們班里的班花,看著二炮不爽就找二炮的茬子,二炮什么人?火爆性子,一點就著!頓時跟對方幾個人打了起來,雙方都掄起了板凳。這一仗是在二炮的教室里打得,那天放了學,二炮正要出門,卻被幾個別班的混混擋住了。
  班里的同學嚇得四散而逃,而二炮卻是含著笑拎起了板凳,對方也是清一色的板凳,之后就開始掄板凳大戰!盡管對方人多,但是二炮還是在挨了十多板凳的情況下將對方打翻在地。二炮他不管誰惹他,他就下死手,打得相當的狠,好幾個人都被他打得休克了。人家在打翻所有人之后才揚長而去。但是他沒想到自己惹了大禍,對方的哥哥是道上的,人家直接找了一群道上的拿著砍刀,去砍二炮。
  你不是牛嗎?老子們剁了你直接扔到水庫里,讓你做水鬼!二炮在被堵在學校鍋爐房后,憤怒的拿起了鐵锨,然后舞著手中的鐵锨居然打的那群砍刀隊連連的后退,在他打倒對方四個人之后,也被那群人砍倒在地……
  在之后他們學校的人報了警,倒在血泊之中二炮被送到了市立醫院,他被學校開除了,但是他通過關系進了技校,從那里以后二炮打架變得更狠了。他甚至在以后的一次群架中遇到了一個當時砍他的人,他把對方打成了重度殘疾,但是由于他跑得快,卻沒有抓住他,之后他躲了幾年,直到工廠招工,他又回來了……
  二炮由于那次經歷對那些黑社會沒什么好感,甚至說是討厭之極,鄙視之極。但是不知道為什么他并不十分的討厭刀疤他們。可能是相處久了,知道刀疤這個人跟別的黑老大有區別,他身上有股子說不出的魅力,盡管狠毒但是人家講道義,也非常的夠兄弟,是非分明的!這也許是他二炮不太討厭的刀疤的原因吧!
  “嗯,虎子,也許你說的對吧!”二炮不由得一撇嘴,忽地看到李治黑如水已經跟吳江他們告別了,都互相的開始敬軍禮了。“虎子,我們要分別了!”
  “是啊!兄弟,保重!”童虎本想跟二炮握手,卻被剛才李治他們互相敬禮的那一幕影響,不自覺的向二炮敬了一禮。
  “靠!你搞什么飛機啊,虎子?”二炮看到童虎向他敬禮,不由得又好氣又好笑。
  “二炮,你要知道,我們現在是軍人!軍人要有軍人的規矩!”童虎說的一板一眼的,讓二炮心里一陣的感嘆,而童虎這個行軍禮的經典形象一直存在了二炮的腦海中。二炮自從得知童虎陣亡后,他每每回想起童虎來就是那個童虎敬禮的經典的形象,以后他也不自覺的在跟人分別得時候行軍禮。
  因為童虎的那句,“二炮,你要知道,我們現在是軍人!軍人要有軍人的規矩!”深深的打動了二炮。是啊,我二炮已經是個軍人了,再也不是那個當年打打殺殺的混混,也不是那個什么都不懂的愣頭青了。而是一個合格中**人,軍人就要有軍人規矩,不然與一般的武裝勢力又有什么樣的區別哪?
  二炮想到這里對著童虎一笑:“虎子,多保重啊!等你回來,老子請你喝酒!”
  “去你娘的!你狗日的請酒我可喝不起,還是我請你吧!”童虎聽后沒好氣,他帶人去童虎那里喝了幾次酒,喝一次少一次東西,不是他少東西,就是他的手下發現讓人順了物件去了。這敢情好,喝趟酒少的東西比酒錢還多。而那邊二炮的手下則是不停的夸耀自己又順了誰的東西了,誰順的多,誰順的好!這能高興好些天的。
  人家二炮那團部他娘的不僅是個賭場,還是個賊窩子,這請酒喝也沒幾個敢去的。童虎對二炮的團部感覺就是《水滸》上面的分贓聚義廳,二炮在里面感覺就像他娘的晁蓋一樣,往那里一坐,有那么點大當家的來頭。而李健誰的就是那些分寨主,這細細想想居然也差不了哪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