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12)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12)      第三章少女喪尸(08-12)     

末世橫行282 (部隊的性格)


  ||--
  第二百八十二章【部隊的性格】(求收藏訂閱)
  在二炮跟童虎道別之后,他們的部隊紛紛跟著兩方的先鋒部隊而去,這里又出現了兵分兩路的情況了,沒辦法,還是老規矩,先表一下李治這一邊。李治這邊相對吳江那邊要激烈的多,很多都是生死之戰,這也是作者先表李治的一個重要原因。看到這里肯定有讀者大大問,我靠,還有其他的原因。作者只能說是的,原因很簡單,李治是主角啊!嘿嘿,開個玩笑的,這的確還有其他的原因的,到時候大大們就知道了。
  話說李治這邊先鋒乃是大將血刃,他與真田的倆個生化侍者率領著10萬喪尸部隊直奔萊州市而去,而他們的先鋒部隊在到達黃山館的時候就變成了30萬。看過前面的大大看到這里應該很清楚了,每個喪尸將軍跟生化侍者一樣,只能帶10萬喪尸部隊,這與他們的控制力有關系。而血刃及那兩個生化侍者一路召喚那些“野怪”,讓他們不斷的加入他們的先鋒部隊,因此李治的先鋒成了浩浩蕩蕩的30萬部隊。
  于是大大就看到了前面是浩浩蕩蕩喪尸群,后面是人類長龍似的戰車火炮群,非常的壯觀。前面的部隊雖然看上去很惡心人,不是面目可恐的普通喪尸就是體形巨大的巨型喪尸,但是他們對那些野外喪尸卻起到了驅趕的作用,不停有一些好奇的“觀光客”被這些前進的隊伍撞到一邊,而那些敏捷性喪尸則是朝他們嘶吼著,“嚇得”那些野外喪尸都躲得遠遠的不敢過來。
  在這些喪尸群后面緊跟著的人類裝甲部隊,對于敢于挑釁的敵人則是毫不客氣,直接用機槍招呼,由于李治的部隊身經百戰,那機槍打得非常的準,經常一陣掃射兩邊的喪尸就倒下一大片。其它的“野怪”則是由于受到李治先鋒的干擾猶豫不已,就像以前莫嫣然對它們產生的干擾類似,猶猶豫豫,走走停停的。
  李治跟黑如水趙飛博坐在一輛這車里,后兩者一直在說笑個不停,貌似是在說外面的喪尸什么的,而李治則是邊吸煙邊考慮以后的事情。吳江跟他臨行的時候說過,他們那一隊的主要目標就是打下煙臺市跟威海市以便給李治他們建立龐大的后方基地,等真田回來之后,他們控制這兩個地區絕對沒問題。
  吳江并不擔心他們那邊而是非常的擔心李治這邊的營救行動,他曾幾次提出跟李治交換一下指揮位置,卻都被李治拒絕了。李治對吳江這種無私行為非常的感動,他深深的知道此去W市兇多吉少,讓吳江去冒險他可不忍心。而且你越是要求去,我越不讓你去,憑什么讓自己的參謀長為自己冒此大險?自己成了什么人了?這不是貪官們互相坑爹的時代,這些人都是自己的心腹,他不會讓他的第一智將輕易犯險的,他現在有種王健橋跟刀疤不愿讓他們犯險的感覺。
  山東人很大程度上都會為朋友兩肋插刀,這也是“義”字的精髓所在,也許有人會嘲笑這些人傻.逼,但是山東人一直秉承了這種忠義的性格。這其實也是中華民族的精髓所在,只不過山東人特別“土”,他們在血液里流淌著這種讓人稱做“夠哥們”或者被人稱作“傻”的性格,所以山東人看上去有些憨。
  他們平常的時候也許看不出來,每每關鍵時刻卻會發揮作用,這也是全國人民大多都對山東人有好感的真正原因了。當然,王寧除外,他雖是山東人,但是沒人認為他是。
  李治看著外面高速路邊的喪尸被打的鮮血四濺肢體亂飛的,忽然想起了他們去安丘峽山水庫時的情景,他一下子想起了洪磊,那個當年的鎮干部現在已經是童虎的四營營長。當時他們那些人對喪尸還是畏懼的很,而他們在W市軍部殿后戰的時候卻都顯得一個個驍勇善戰,安丘出人才!李治不由得嘆道這一團馬越,祝融,洪磊以及很多連級干部都是安丘人。
  而二團的二炮則是壽光昌邑人為主,原來的房勇波的四營則是清一色沂蒙人,三營張勇的是全國各地的。李治想到這里就是一笑,你看看現在自己的部隊也是很有特點,大江忠介的手下軍官幾乎全是島國人,真田的手下軍官一半島國人一半中國人;炮坦混合團幾乎全是高麗人,警衛營則是島國人為主中國人為輔。
  這些人都有自己的特點,島國人服從性紀律性很強,他們具有強烈的群體性,習慣于聽從命令,而且他們在非常的有秩序,經常軍官喊沖鋒后就端起槍一隊隊的對敵人進行攻擊,即便前面的人全部倒下后面的接著上。他們的性格有著冰與火的雙重性格,這也平時溫順打起仗來變得非常的嗜血,經常出現狂暴的情況,非常的情緒化。
  高麗部隊的特點是紀律性強,也有非常強的集體性,但是打起仗來比較古板,只能勝不能敗,一敗那就是全軍潰敗。當然一旦打勝了,他們會趁機擴大勝利的果實。他們出現狂暴的紀律低,但是他們相對來說集體觀念最強。古板,敗不起,脾氣大,愛美是他們的普遍特點,所以他們比較適合操作火炮以及坦克對敵人進行遠程打擊,近距離肉搏他們不在行。
  中國人的特點則是靈活,單兵能力強,但是紀律性普遍要差,集體觀念不強,這些優點二炮他們團幾乎全占了。二炮團的戰斗特點就是中國人的所有特點,而童虎的部隊則是非常優秀的部隊,他們既繼承了中國人單兵作戰能力強,又很有紀律性跟集體觀念,還具備童虎的身上的很多性格,所以他們是李治所有部隊中最優秀的一支,這也是為什么打硬仗的時候李治就帶童虎他們團;打難仗的時候喜歡帶二炮他們團的原因了。每支部隊都是有特點有性格的,根據這些部隊的性格跟特點選擇將會使戰斗任務變得事半功倍。當然在戰斗中也會打得得心應手,減少無謂的傷亡。
  想到這里李治不由打斷黑如水跟趙飛博的聊天:“童虎他們部隊現在怎么樣?”
  趙飛博連忙打開對講機詢問童虎他們的情況,那邊卻是童虎的警衛連長三上健一接的,頓時一陣哇啦哇啦的,搞得趙飛博等人頭上都出了大汗珠。之后好像童虎聽著不對,就拿過了對講機跟趙飛博聊了起來,對講機的聲音很大,李治甚至不用問都聽清了里面的內容,原來他們現在煙臺市的朱橋附近,現在非常的順利,據血刃說前面曾經出現了一小伙喪尸群已經被他們驅散了。
  “嗯,這么慢啊!”李治不由得嘆了口氣,沒想到跟在喪尸部隊后面居然比坐火車還慢。
  “老李啊,那些巨型喪尸走不快啊!咱們又不能給他們加個輪子,是吧?”黑如水看上去心情非常的好,不知他們剛才在聊些什么。
  “嘿嘿,老黑,你跟趙飛博你們倆剛才聊什么聊得這么開心啊?怎么一個個都賤兮兮的?”
  “呵呵,師長,我們在討論女人的身體特征哪!”趙飛博聽后就是賊兮兮的一笑。
  “靠!趙飛博你小子想女人想瘋了?”李治聽罷就是一陣子笑罵。
  “師長,你還別說,我現在對女人沒什么興趣。”趙飛博說道這里眼神一暗,他在濟州西歸浦市地下城的時候被那些腐爛的女人搞得對女人有種說不出的感覺,也不是不想但是一碰到女人的身體就吐,不碰的時候有非常的想見。這不是剛才人家跟黑如水探討來著。
  “你小子不會裝吧?”李治聽后一皺眉頭,還有不喜歡女人來的,這不是很怪哉嗎?
  “不是,師長,真的!在濟州島西歸浦……”
  “停,停,停!我知道了,別說些攪興致的話行不行?”趙飛博話還沒說完就被黑如水打斷了,那一幕黑如水也見了,他當時好一個吐,在這里聽到趙飛博提起那一段來就是一陣的頭暈,只覺得胃部極度不適。
  “嗯,飛博啊!還是別說了。我知道了。”李治聽后立馬明白了,他雖然沒親自見到,但是聽黑如水他們說了,然后他就下令燒了那處地牢,說到這里李治不由得沉默了。人類在失去秩序后就會變的瘋狂起來,其獸性不必那些當年的日軍差多少。所以他必須要重新建立人類的秩序,一個相對公平的秩序,因為李治深深的知道公平都是相對的,沒有絕對的。
  說絕對公平的不是吹牛就是騙子,騙子總是再利用人的時候說的天花亂墜,但是利用完之后就會原形畢露,古今中外這種例子數不勝數。
  “就是別說那些不開心的,還是提女人吧!話說這女人啊那可是有很多類型的!”黑如水在說到女人時變得興高采烈,異常的興奮。
  “什么類型的?”李治不由得問道。
  “有半圓型的,有西瓜型的,有檸檬型的,梨型的……”
  李治聽后立馬明白二人原來是在聊這個東西來,怪不得一個個這么興奮哪,想到這里他不由的聽起了黑如水的女性講座。人家黑如水不愧是當老師的,那講的口沫橫飛的,很有說服力,而趙飛博也是個好聽眾人家每每都是提問及時,讓黑如水講的更加的賣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