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12)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12)      第三章少女喪尸(08-12)     

末世橫行285 (海帶勝于海鮮!)


  外面的雨下的越來越大,公路前面的喪尸群都沐浴在這瓢潑大雨之中。現在雖然敵人撤了,李治的部隊卻也前進不了,他們都躲在戰車里任由大雨給他們刷車。不過由于全世界的工廠停止了污染,這雨變得不再那么混濁,貌似刷一下車他們也不算虧。這不像末世前那一下雨,車就像被潑了些泥湯子一樣,本來車沒咋太臟,被大雨刷過之后卻必須去洗車行洗洗車了。
  卻說血刃坐在那里一個人獨自思考著馬越的事情,表情顯得有些呆滯。童虎見血刃這樣的人居然也發呆不由得一陣好笑:“呵呵,兄弟,怎么了,發什么呆啊?”
  “唔,唔,童虎君,那個誰,馬越啊!我剛才想起馬越的事情了。那個馬越到底是干什么的?”血刃冷不防被童虎一問,說出了心中所想。
  “馬越啊,呵呵,你不是想起他的拳法了。”童虎聽后會心的一笑。他知道血刃跟馬越比武的事情,當時他躲在人群中看來,他也沒想到馬越居然能跟血刃打上五十回合。要知道血刃的氣力跟速度他是領教過的。記得他跟血刃喝酒掰手腕,血刃那氣力簡直就是恐怖,據血刃自己說人家根本就沒用力,自己的手腕差點報廢了。
  平八郎的氣力就是極大的,但是跟血刃一比簡直就成了小兒科。他記得當時馬越主要是使出了少林棍法的精髓,避實就虛,借力打力才堪堪的與血刃占了五十回合,而且人家血刃明顯的沒用力,這要一用力馬越的棍早就斷了。馬越也是深知此道,所以他盡量的躲開對方的刀,躲不開就用巧勁。還有一點就是馬越的鐵棍很長,比血刃的野太刀要長不少,有道是一寸長一寸強,如果馬越用劍想跟血刃打五十回合做夢去吧。
  “童虎君,我并不希罕什么少林拳法,我只是覺得他能在我手下過了五十招。那些花里胡哨亂七八糟的破棍法還耍的很好看。”血刃面色迅速的恢復了平日的冷酷。
  “呵呵,別提了,上次比武你把人家的鐵棍都砍斷了,怎么著?還不滿足啊?”童虎一笑說道。
  “哈哈,那個阿,別提了。**童虎君,那個馬越換武器了嗎?”血刃想起他跟馬越打斗時,他最后一刀把馬越的鐵棍砍斷,這也使馬越徹底的認輸。
  “算了吧,人家的順手鐵棍都給你砍斷了,還好意思問人家換武器了嘛。”童虎聽后一哂。
  “童虎君,馬越到底是個什么的人?”血刃沒有管童虎的揶揄,而是盯著童虎問馬越的來歷。
  “他啊,是我們在安丘市區救的一個據點的負責人。這個人以前在少林寺呆過,學過十年的功夫,之后因為跟人打架進過監獄。”童虎說道這里就是一嘆,馬越以前自己說過自己的身世,童虎也記得很清晰。此刻童虎給血刃講起了馬越的故事……
  而李治跟黑如水誰的則是悶在車里誰也不說話,他們在慶幸大雨的同時,發現了他們面臨了吳江提到問題:防空以及沒用控制性母體的危險性。但是他們也沒有辦法,這真田已經發電去催了,這來還有一些時間,現在小魔男還過不來,就算過來他也要幫助消天一起收好煙臺市跟威海市,中國這地方人多,相應的喪尸就多,這個情況跟島國跟高麗還不一樣。人家那里留一個控制性母體就很安穩。自己這邊留一個控制性母體能把你給忙死。
  想到這里李治不由得喊道,中國特色啊!還有一個問題就是糧食問題,他們倒是不缺淡水,但是糧食卻是讓人發愁,他們在蓬萊跟龍口一直的捕魚,把魚做成一些腌制品。當然他們也有從濟州島跟長島帶來的糧食,但是夏天特別是盛夏這種天氣貌似糧食很容易變質。他們的糧食也出現了變質情況,這不是超市里面擺著的永不變質食品,他們這些人沒那么厲害,又加上人多,所以他們的糧食消耗的很快,幸虧墩子他們的糧食提供的及時,不然就要出現糧食危機了。
  “老黑啊,你看看我們是不是天好了,就先去海邊再捕點魚什么的?”李治看了一眼在那邊閉目養神的黑如水開口說道。
  “師長,其實這個問題,我早就考慮了,恕我直言,我們不缺乏海鮮。”黑如水此刻已經睜開了眼睛,眸子里面射出了一陣陣的精光。
  “呵呵,你有什么高見?”李治知道黑如水見多識廣,比自己大很多歲,他的話都是些閱歷積累,每每都能言中。而自己這個缺乏生活經驗的人,就是靠了腦子轉的快,捕捉信息能力比較強的光。
  “我們現在缺乏的新鮮蔬菜跟水果,很多士兵已經出現了雞視眼問題,還有的已經有壞血病前兆了。”黑如水說道這里不由得嘆了一口氣。
  “呵呵,老黑啊,別擔心!你說的這個水果問題,我并不擔心。這個東西很好搞定。”李治聽罷笑了,而且笑得很看心。
  “嗯?此話怎講?”黑如水看到李治胸有成竹的樣子,不由得疑惑起來,他為這個問題操了很長時間心了,而無論是李治還是吳江都不放在心上。要知道戰時無小事,往往一件極其微小的事情都是致命的。
  他清楚地記得自己在大學課堂的時候,教授們講過馬蹄鐵的寓言,就是因為失去了一個小小的馬蹄鐵,從而失去了一匹戰馬;因為失去了一匹戰馬從而失去了一個優秀的戰士;因為失去了一個優秀的戰士,從而一場戰斗失敗了,因為一場戰斗的失敗使整個的戰役輸掉了。由于一場戰役的失敗,從而喪失了整個帝國。這個故事就是說明了小事的重要性,而李治他們難道不知道?再說這個缺乏維生素可是大事情,長時間不吃水果蔬菜還行?
  “呵呵,老黑啊!你不是山東人,不太了解山東。”李治見黑如水不解笑了起來,不由得解釋道:“山東有句諺語,叫煙臺的蘋果,萊陽的梨,不如濰坊的蘿卜皮。我們所處地方就是煙臺。”
  “天啊!原來如此,不對!但是我怎么沒見到果園哪?”黑如水剛要拍腦袋卻突然打住了,因為他路上一個果園都沒見,就算諺語說得再好,這找到果園也白搭。
  “嘿嘿,參謀長,我們在高速路上怎么能看到果園哪!”趙飛博此時也笑了,這個黑如水有時也是學術氣太重。所以說嘛,上學越多的人越是有些呆,你看自己這個中專畢業生腦子多么靈活啊!嘿嘿,參謀長不清楚的,俺都明白!嘿嘿……
  “哦,我知道了。嘿嘿,不過海邊也是要去的,但是不要直捕海鮮,我想說海帶很多時候要勝于海鮮!”黑如水頓時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
  “好!好個海帶勝于海鮮!”李治經黑如水一提醒,頓時想起了海帶的好處來。海帶能放住,海鮮卻是不行的。這個黑如水見得透徹,不愧是軍師一級的人物,很多時候真的是一語中的。
  “師長,我還有個擔心。”黑如水望著外面的大雨緩緩的說道。
  “嗯?什么擔心?”李治本來還在興奮海帶比海鮮好的好處,沒想到黑如水又一個擔心說得自己有點懵。
  “那就是王軍長他們能不能撐到我們到達的時刻。尤其是刀疤軍長,根據墩子的描述還有這些天的戰斗,我真的很擔心。”黑如水說道這里不說了。因為他聽吳江誰的隱隱約約的說過,李治心愛的女孩兒莫嫣然就在沂山上,所以他說道這里打住不說了。(黑如水并不知道莫嫣然是母體,當時吳江等人開會嚴禁消息外露的時候,他還是個參謀而已,而當時是營級以上干部開的會。)
  李治一聽就沉默了,他什么都不說了,只是望著車外的大雨靜靜的發呆。外面的雨是如此的大,但卻隔不斷他對她的思念,距離不能改變,同樣時間也沒能改變他對她的情感。他多么想跟她見一面,看看她最近的改變,哪怕是什么都不說只是那樣靜靜的看著她也好。她現在應該在保護刀疤他們,就像她以前保護自己一樣。那個美麗的女孩兒啊!你怎么樣了?在分開的日子里,你,還好嗎?我想你了,真的想你了!很想很想的那種。在這段時間里自己感覺到了深深地孤獨,他明白了愛一個人的感覺。是那樣的令人難忘,那樣的刻骨銘心!
  他甚至晚上做夢的時候都能夢見她,夢見她笑,她哭,她美麗的樣子。盡管那些影像不是很清楚,但是李治知道那個**********兒就是她!只有她才能一直縈繞在他的心頭,永遠的難忘。即便在老去的那一刻,他依然會記得她那模糊不清的樣子跟她美麗的名字。依稀夢里尋她千百度,驀然回首,她卻在燈火闌珊處!
  李治突然眼睛一黯,腦海中迅速出現了莫嫣然在自己面前撒嬌的樣子。你,還好嗎?我又想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