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7)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7)     

末世橫行291 (那叫什么那叫不要臉!)

這吳江等人跟著那個帶路的軍官乘車不一會兒就到達了羅城的指揮中心,他們剛下車就被盛大的歡迎場面所震撼了,真是豪華啊!有么點末世前接待外國國家首相的來頭。不但紅地毯鋪道,而且旁邊有很多少女在舞動手中的鮮花,而且顯得也很熱情,盡管天氣非常的炎熱,那些妞還是涂脂抹粉的。
  這樣一來,舞了一會兒,渾身大汗的,臉上變得一道一道的,那可有點花臉貓來。周圍很多士紳軍官的都是笑得面靨如花的,看上異常的親切,二炮李健誰的頓時有一種回到了島國的感覺,那種英雄般的歡迎又重現了,人家二炮一個勁朝兩側的美女招手,嘿嘿,這個妞不錯,那身材看上去就爽。嗯,那個也不錯!這嘴唇,這眼神好迷醉啊!我擦,他妹妹的,這個妞更辦事,這衣服怎么半透明啊?渾身還是黑絲!你看那頭發盤地那么長,眼圈都描的很深,擦,嘴唇好紅啊,一看就抹了十幾遍口紅。
  這臉上的粉就像沖積平原似的,那嗲來嗲去的聲音,令人發酥啊!嗯,等等,不對,這妞怎么越看越象賣的阿?我靠,這肯定是小姐了。對,沒錯!就是了。看到這里二炮頭上頓時出現了一排黑線,那邊居然很多都是小姐,那一大串都是啊!怪不得這么風騷哪!
  而李健開心過后就覺得一陣子不對,怎么個不對法哪?這些人笑容并不是那么真實,發自內心的笑容跟虛假的笑容,仔細看貌似不難判斷。李健看著看著也笑了,心里暗自笑道:猴戲,又一場猴戲開始了。他最愿意看耍猴的了,記得小時候那些耍猴的時候那得意表情,讓他感覺到了陣陣好笑。你在耍猴,實際上難道別人看你不是一只猴?那耍猴人比那戲場上的猴也好不到那里去。
  也是一表演的猴子,他不斷的拎著拴在猴子脖子上的繩子,吆來喝去的,不時的還要說幾句笑話都周圍的看客發笑,難道不也是另一只猴子嗎?防空洞女生樓下如此,現在亦如此,李健不僅冷笑不止。他倒要看看景山這只猴子今天怎么玩?是騎車,還是跳火圈抑或磕頭作揖什么的。
  李健看到對方一個三十七八歲的胖軍官待這一群人直奔他們這邊而來,還別說別笑的。而吳江可能也是腦子進了水,他顯得也是非常的高興,對方做這么明顯的局,吳江怎么就看不出來哪?你看看,吳江還跟對方又是握手又是微笑的,怎么會?嗯,吳江不會這樣白癡,他肯定有計較,但是他想怎么辦哪?李健心里非常的好奇也非常的納悶。
  他知道吳江現在心里肯定有譜,于是他也變得笑嘻嘻的,看上去也是一副憨態可掬,人畜無害的樣子。這不李健剛換好表情,對方那胖子已經握手握到自己的面前:“哈哈,這位將軍貴姓啊?嗯,不過,喲,你們看看這還是個營長哪!不錯不錯!”
  李健人家立馬來了軍禮卻避開對方的握手,搞得對方那胖子有點尷尬(其實李健也是胖子。):“首長好!哦,您,您這肩章我沒見過,不會是大將軍銜吧?”李健看到對方的肩章上面五個大金星不由暗罵這狗日的上將才幾個將星?這個狗日的居然五個將星,他以為自己是麥克阿瑟啊?不行,今天我得損損這孫子,正好小爺沒有玩物了,這孫子不長眼正好撞進來,活該!
  羅城聽后頓時臉上一紅,對著后面打起了哈哈:“這個營長人長得苗條,這眼力還是賊尖,哈哈哈,你們說是吧?”頓時羅城后面的一大群軍官士紳的都嬉皮笑臉的附和起來,這些人拍馬屁天生的好手,見自己的將軍這樣說那是一片“贊揚”啊。
  “嘿嘿,營長不見的瘦,將軍不見得肨,我那體型哪能跟將軍您比阿?您才是體型苗條,身手敏捷之人啊!”李健頓時嘿嘿一笑,笑得羅城后背發涼,他想發火又礙于對方的面子的,這自己一個堂堂的大將跟對方一個少校計較,這傳出去自己不是丟大發了?再者說來,他們現在的任務主要是伺候好眼前的這些爺爺們讓他們別找茬,能糊弄走就快糊弄走算了。
  他剛才跟吳江聊了幾句知道了他們的番號,原來是駐W市第*軍王建橋那廝手下的,狗日的真排場啊!這個王建橋他娘的出息了,敢情是不是投靠了喪尸母體當了人奸了?肯定是了。他們在自己西面,要知道那些喪尸母體來自己這里的時候肯定經過王建橋那里了,這狗日的王建橋也不通知通知友鄰部隊居然先投降了。
  看樣自己做的決斷也是不差的,自己也投降了,嘿嘿,有才華吧?別看俺們是軍隊,到時候那個爺爺來了,俺們也投降,這叫什么?這叫帝王心術!書可不是白學的,要學以致用的!什么?部隊就要保家衛國?去你MD!誰說得?老子是為了賺錢才當這個破大將的!當初自己為了買軍校文憑花了十幾萬,之后又托關系進部隊又花了十幾萬,這一路買上來的!
  這錢花了有百八十萬了吧?不賺錢誰他娘入黨,誰當娘的當官?我是SB,還是你是SB,是不是?俺進部隊當官就是為了錢來的,什么國家的都是浮云,就算島國鬼子,安南鬼子來了安也一樣的是大將!當偽軍大將不丟人,嘿嘿,當年汪精衛真人杰也!名也會起:曲線救國,曲線救國!嘿嘿!什么王建橋沒投降?不可能的,你胡扯!王建橋跟自己一樣的,天下烏鴉一般黑,我就不信他能為了國家為了老百姓著想,別搞笑了!
  人,都是無恥卑鄙不要臉的!哪有什么高尚的人?那些讓你學習雷鋒的人,他們怎么不學?就是你們這些人好糊弄,當官的無好人,嘿嘿!俺就是最好的了,沒看見俺工事里面的奴隸都成天活蹦亂跳的嗎?什么?面黃肌瘦?營養不良,那是他們自己的事情,老子每人每天三兩糧食的養著他們,他們還敢造反?這錢全是老子的,他們只不過是老子養的牲口而已!僅此而已!
  這邊羅城吃了個憋,心里不痛快,但是卻不敢露出來,人家這些部隊都是爺爺啊!這外面的人惹不起啊!能不惹盡量別惹,萬一人家一生氣端了自己的老窩,自己這個大將還怎么當阿?人家這些來迎接的人都是些有頭有臉的人,當然還拉一些婊子什么的來當迎賓小姐啦啦隊什么的。那些窮苦人家的姑娘們沒一個愿意來的,這些披著人皮的畜生只知道壓榨他們那些善良的人們,試問他們會讓他們的孩子們來歡迎另一群披著人皮的餓狼嗎?做夢去吧!門都沒有!于是羅城沒辦法只好拉著婊子老鴇的來充當歡迎小姐。
  這樣一來自然風騷的很,遠遠望去就像一群婊子在眾多王八大茶壺的帶領下接客哪!這也是二炮他娘的看的一愣一愣的根本原因了。當然李健誰的能看出來,他吳江自然一眼就明白了,人家心里現在是一個勁的嘆息,這個地方的老百姓受苦了,他們在遭受了生化危機之后又受到這些畜生的虐待。盡管他沒有看到一個老百姓,但是他能從這些紅光滿面,心寬體胖的人身上看出來。想想王建橋再看看這些畜生這是一個怎么樣的對比阿?都是黨員,都是軍官,都是師長!一個是愛民如子,與民同甘共苦,力戰喪尸不退。而一個是花天酒地,拿著百姓不當人,遇敵則降。
  吳江看著心里嘆息連連,但是人家臉上依然和藹的微笑著,他跟羅城都在笑,但內心都在罵個不停。吳江在罵對方無恥,拿著百姓不當人;而羅城則罵吳江等人不識時務,居然來攪了他的局。這又是一個怎樣的對比法啊?人,很多時候還真的不一樣!有的人真的就是畜生,而有的人卻是品德高尚,都是黨員為什么就這么不一樣呢?
  羅城心中罵歸罵卻滿臉是笑的向吳江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吳江笑著說了一聲客氣了,二人居然推讓起來,最后還是羅城拉著吳江的手說說笑笑的向指揮部的會議室走去。之后就是一大幫子獻媚的馬屁精緊緊的相隨,李健看著暗罵不已,這些畜生就是典型的欺軟怕硬型的!別看他表面上恭儉禮德讓的,實則就是些欺軟怕硬的手,誰不見白眼狼都是這樣的,這歡迎隊伍中怎么一個老百姓也沒見?人家李健他們無論在島國九州還是高麗濟州怎么歡迎的都是民眾自發的?
  那些迎接的婊子更能說明問題,他李健不信這能找到這么多婊子的地方,居然挑不出個正經的女孩兒來迎接?這說明了什么?這說明這些人對老百姓兇狠的可以,老百姓水深火熱苦不堪言!老百姓是弱者,但是這些年當官的居然說自己是弱者,這不是放狗屁?
  就像狼說自己太善良了,從不吃羊,誰信啊?糊弄三歲小孩兒哪?就算別人信,你爹也不信!在你爹面前少裝比!對老百姓有的是兇殘招數,哦,對他們這些全副武裝的軍隊就慫了?典型的內戰內行外戰外行!這些狗日肯定的比喪尸還壞!沒看見那一副副丑惡的笑臉,那叫什么?笑面虎,假惺惺,那叫不要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