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0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07)      第三章少女喪尸(08-07)     

末世橫行295 (我這人其實不怎么挑剔的)


  吳江簡略的講了一下紀坶島據點的情況,這里面大部分都是墩子告訴他的,當然有些講了有些沒講,即便如此聽得對面的那些軍官頻頻點頭嘆息不已。特別是吳江在談到紀坶島據點橫征暴斂的時候,羅城都捏了一把冷汗,這些人真混蛋,可是細想想自己不也是那樣?
  他好像看到了自己被憤怒的人群用槍打成了篩子,可是當官的那個不那樣啊?末世之前都是這樣啊,你不這樣根本沒法生存。這就像一起殺人,本來不是你殺的,但是同伙非讓你砍傷一刀,這樣你就不會出去說了。分贓也是,反正都是國家的錢,不貪白不貪,不貪是傻.比。唐僧肉誰不想咬一口啊!公款就是唐僧肉,嘿嘿。
  就在說得這些貪官們后背發涼的時候吳江的話鋒又是一轉,竟然說起自己的難處起來,又是上級給他們命令太多,又是快沒軍餉之類的,居然把羅城開口說得話加工了一邊當作皮球又踢了回來。頓時滿屋子的貪官們都是一陣子心安,這他娘的就是來敲竹杠的!這放在以前就是“殺大戶”,但是他們最不害怕的就是這個,無非再給那些“***”加點稅而已。
  反正又不影響他們的生活質量,順便還可以再撈一把,想到這里這些貪官們竟然都變得興奮起來。連羅城的也眼中放光,他早就想好了幾個名目:抗尸救國稅,愛國稅,關愛傷殘士兵稅,愛心一日捐……嘿嘿。
  “大家靜一靜!靜一靜!我說兩句,我說兩句!”羅城興奮鼻翼翕動,那話中明顯得帶著喜音,他強按著心中的喜悅大聲說道:“為了慶祝吳參謀長的到來!我們今天設了晚宴!專門為政委接風洗塵!”
  頓時后面又是一陣喧嘩,看的二炮這邊直皺眉,他娘的這都是些什么人啊?聽見要東西喜的一個個比過年還高興,他娘的這是打劫你們啊!傻.比了是怎么的?怎么一個比一個高興啊!
  李健卻是想到點門道,他不由得一陣嘆息,這老百姓真可憐,無論什么時候都要受壓迫,他們平時默默的貢獻著,沒想到居然養了這幫衣冠禽獸!對內一個個都是兇神惡煞,對外則是獻媚不止,軟弱無能,是個人都能欺負一下子的。同時也是一陣子的鄙視,越是這樣爺就要越欺負你,***不是賤嗎?老子還就是欺負你這個賤的!替你們據點內的老百姓解解氣!
  于是李健一笑竟開了口:“各位首長,各位領導,這分贓,哦,你看我這嘴欠。(lingdiankanshu.Com)”李健順手給了自己一個耳光,而對面就是一陣會心的微笑。
  “李營長,實在人啊!實在阿!不實在不會說出來!中交!不孬啊!”這邊羅城更加放心了,他聽著李健這話就跟喝了蜂蜜似的越聽越愛聽,連挑著大拇指說道。而羅城話音剛落后面頓時就是一片“兄弟實在!”
  “不要客氣!”
  “就是要宰那些***窮鬼!”什么類似的話那是呼嘯而來,聽得二炮差點拔槍當場射殺這些畜生們!
  他娘的老百姓就這么眼損?眼前的這些玩意兒到底是不是人?他娘的怎么這么沒人性啊!但是二炮的手被一邊的吳江壓住了,二炮從吳江手的力度上感覺到了這個書生參謀長的憤怒。他面上大笑不止,而且是那么的開心,但是那手都快把自己的皮抓破了,能試出來他的手在顫抖,那是人在極度憤怒時候的顫抖!
  是啊!能不生氣嗎?他們在之前遇到那么多人那么多事情,但終究還是好人多,現在人家真的遇到末世前的貪官了,他們秉承了末世前貪官們的一切特征:兇狠,膽小,貪婪,自私,無恥之極!要知道末世前的老百姓是多么的淳樸善良啊,他們辛辛苦苦的勞作,地里的每一粒米,漁船上的每一條魚,工廠里出來的每一個產品都是他們的血汗換來的,甚至還有生命的代價。
  他們并沒有抱怨天天暴露在炎熱的天氣了,無論刮風下雨,無論寒冬酷暑他們依然辛勤的勞動著。他們穿著世界上最破爛的衣服,吃著連戰亂國家都不如的飯菜,用著全世界最貴的汽油,打著全世界最貴的電話,住著連神仙都咋舌的只有七十年租期的房子。
  他們依然沒有抱怨,但是我們的人民貪官怎么對待他們的?難道就是巧立名目明目張膽的榨油嗎?難道你們的良心讓野狗叼走了?難道他們不是你們的同胞嗎?吳江此刻的心理被二炮猜著了,吳江發誓一定要滅了眼前這些喝人血吃人肉的畜生!
  他此刻的心在滴血,他是一個農民的兒子,他的父母都是農民工,“民工”這個詞在末世前被揶揄的一錢不值,難道他的父母為了共和國建設就要受歧視嗎?試問社會的良心何在?為了國家建設難道民工就不是人?就不是中國人?你們到底要想干什么?
  他吳江從上學就借讀,沒有人瞧得起的他,每每就是一個民工子女壓得他喘不過氣來!他被孤立了,不和群,原因是同學們都認為他是個“外來人”,地位低下!他不配,不配跟他們那些擁有城市戶口的貴族子女們一起玩耍!但是事實是吳江全班第一,全年級第七,試問有幾個人比他的能力強?那些嘲笑吳江的,不是倒數,就是連及格都困難的2B。
  但是吳江在一路過關斬將之后,卻發現那些連職業中專都考不上2B卻全都通過關系進了國家單位,說著不負責任的話,辦著不負責的事情,要知道這些人很多自己的生活都不能自理,他們又怎么能干好國家給他們的重任?
  吳江笑了,他憑著自己的真才實學最后還不如那些連牛頓三大定律都不會的家伙們,那些人跑車都有了,一口一個思密達,有著好幾套房子還不停的要著單位保障房高價出賣。他的同學一月七八千,甚至還吃低保,人家一家三口都吃,父親局長吃,他媽媽主任吃,他也吃!而真正需要的,比如他以前居住的五保戶,有時的錢卻不到位,這合理嗎?
  吳江現在極度憤怒,但是他的理智卻告訴他要冷靜,跟這些兇殘狡猾的牲畜打交道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尤其是決定要干掉他們的時候,一定拿準才出手,要做到:穩!準!狠!一劍封喉才行!
  “嘿嘿,咱們丑話可要說了前頭,這分錢跟嫖.娼可是有規矩的,那有先來后到的!”李健還在調笑眼前那群魍魎鬼魅們,而對方卻是不知其丑,跟著起哄,有的說嫖了婊子就是要不給錢的,還有的研究起分贓的學問的,反正生么樣子王八行子都有!
  正在一家人說得起勁的時候,羅城的警衛隊長進來說了幾句,只見羅城一下子站了起來,大吆小喝的笑道:“吳兄弟!咱們去吧!那邊酒席已經備好了!”
  “去哪?”吳江笑著問道,但是心里卻是異常的警覺。
  “醉仙樓!”羅城此刻競走到吳江面前拍著吳江的肩頭笑著說道,那態度是如此的親昵,好像十幾年沒見面的老朋友一樣,不知道肯定以為二人是好友知己哪。這就是官學,官場上面的道道多著哪,人家現在就是講這個哥們義氣,伙計們一起搭臺唱戲,只要不出差那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
  是吧?大家好才是真的好!但是如果唱砸了,哼哼!別怪兄弟心狠!自古以來就是丟卒保帥!你他娘的先進去吧!你不進去誰進去?誰跟你兄弟?你看這人笑話的,我姓羅,你姓吳?哦,怎么著?你還是我爹的遺腹子怎么著?敢情遇見自己失散多年的親兄弟了?這就是官場,在一起時親密無間,分開后落井下石,亂扣帽子,踩著對方的肩膀上,那是一個比一個陰險。
  “哈哈哈!兄弟你太見外了!是不是有節目?”吳江一把拉住羅城的手笑著說道,他這話那是一語雙關啊!
  “阿哈哈哈哈!你啊,你!節目是有的!肯定不是鴻門宴!你多心了!”羅城什么人立馬知道了吳江的心思,笑得非常的憨厚。
  “哈哈哈,羅兄啊!你這人!你看你,有你這么說話的嗎?還跟兄弟掉花槍!有你這句話,就是鴻門宴老子也得去!”吳江頓時拍了一下羅城的肚子。后者會意的笑了。
  “這醉仙樓的頭牌今晚也去啊!”齊平庸在旁邊扇著扇子笑得道。現在的齊平庸不知為什么對吳江十分的尊重,之前的那么狂傲不知上哪里去了,顯得有點前倨后恭。
  此話一出,吳江等人頓時知道原來他們是要去“茶樓”性質地方去阿!二炮此刻變得興奮起來,大嘴一笑直接摟住了羅城的脖子:“兄弟!我的親兄弟唉!那里有什么貨色啊!我這人其實不怎么挑剔的,隨便來個就成!嘿嘿,嘿嘿嘿!”
  頓時眾人的頭上都出現了一排黑線頭,只有羅城一臉的苦笑的給二炮爺爺講解著醉仙樓的花兒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