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09)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09)      第三章少女喪尸(08-09)     

第三章少女喪尸


  冬天的風是絕情的,它不像秋風那樣還有些許的對夏天的眷戀;也不想夏天那樣熱情火辣就如夏威夷海灘上曬日光浴的美女一樣;更不如春風,就像初戀的姑娘害羞打打的;而是像被拋棄了的充滿怨恨的女孩,她不停地咀咒著那些負心的男人們,恨不得他們全都凍死,不停的折磨著路上穿著單薄的人們。而李治他們就是其中之一。
  “李治,你準備去哪個超市?”二炮不時的搓著手問李治,目光卻看著旁邊放棄吃人而追汽車的“孩子們”。[bsp;“銀座吧!”李治不假思索的說道。
  “你妹!還大潤發!你以為平常…購物啊!”二炮沒好氣,心說李治你說話前能不能動動腦子啊。
  “哪去哪?”李治不由得問道。
  “嗯,沃爾瑪吧!”二炮也是脫口而出。
  “……”李治聽后沒好氣,變著臉不說話。
  “……”二炮一臉不解的看著李治,心說咋了,怎么不說話了。
  “最西頭,有才!”李治瞥了二炮一眼,心想就你能,這車油夠嗎?車盲!
  “我錯了!還是銀座吧。”二炮說出來就知道錯了,頓時有些不好意思。
  結果卻很意外,也很在意料之中。城市里面堆滿了碰在一起的汽車,根本進不去……而且無數的喪尸大大們,看到他們的汽車都很興奮,不停的打出打車的招式。對!是招式,各種各樣的:又想劫車的;又想跳車的;又想砸車的;還有的練過硬氣功;鐵頭功的……有和氣型的;有暴躁型的;有好奇型的;有嚎叫不止型的;還有死皮賴臉型的。結果二炮只能有斧子招呼,結果超市沒去成,汽油耗了一半。
  沒辦法,李治和二炮一合計,只能去最西頭的沃爾瑪。李治這二位也是大爺型的,直接把車開進了超市。幸好銀座的食品在一層,銀座的玻璃碎了一地,但這二位根本不想下車,開著車購物,誰見過?活像小鬼子進村,這次喪尸門很識趣,沒來騷擾!嘿嘿……李治和二炮心里哪個得意啊!這都趕上城管待遇了。
  “別搬了,別搬了!二炮你不怕喪尸來啊?”李治在一邊“搶購”火腿,而二炮更是夸張,不斷往車里裝速溶咖啡和葡萄酒,灌裝啤酒……
  嘩啦!
  “噓!”李治和二炮同時向對方做了手勢。
  “一個女喪尸!”李治小聲嘟囔了一句。
  是一個渾身是血的少女喪尸,披頭散發的向這邊慢慢挪動!二炮舉斧就砍,離喪尸頭上還三尺停下了,怎么沒反應。
  “李治,這喪尸怎么不咬人啊?”二炮回頭問李治。
  “小心!”李治一膀子就把“少女喪尸”頂了出去,那喪尸一聲不吭地被頂到了地上。但她立馬爬起來,并伸出手來指著李治手里的火腿:“肉!”
  “我靠!姐姐別嚇人好不好?人嚇人嚇死人啊!”李治喘了口氣不滿喊道。
  “行了,你是人是鬼,說話!”二炮也是心有余悸得問道。
  “人”那個少女喪尸好像在回憶什么事情。
  “上車!把東西裝好!”二炮回頭大喊。
  “等…等…”少女喪尸又發話了。
  “怎么了!大姐?”李治不滿的瞥了一眼那個少女喪尸。
  “還有…人。”那個少女喪尸好些有些口癡,說話不太利索。
  “!”二炮不由得一呆。
  “在哪?”李治聽后一愣,不由得問道。
  “地下……一層……倉庫”那個女孩兒低著頭好像在思索事情。
  “!”李治驚訝的看著這個女孩,沒有說話。
  “怎么辦?李治。”二炮抹了抹額頭上的汗轉過身來看了一眼李治。
  “人多力量大!”李治不由得嘆了一句。
  “走!”二炮一聽轉身就要上車。
  “你妹!你理解錯了!”李治不由得哭笑不得。
  “錯你妹!走!”二炮喊完直接進了副駕駛座位上坐下。
  于是李治,二炮和那“大姐”上了車,開車直到緊急樓梯通道。
  “怎么辦?”二炮看看樓梯不由得問李治。
  “下去!”李治眼睛閃過了一絲不易覺察的狠意。
  “我們都去?”二炮不由的摸了摸車上的消防斧。
  “都去吧?!”李治有些猶豫了。
  “去…倉庫…”那個少女喃喃的說道。
  地下一層很黑,李治他們摸著黑走,但幸運的是并沒遇到喪尸。他們摸索著,哆嗦著,移動到了一扇鐵門門口。當當!“有人嗎?”
  “你妹!二炮,你想引喪尸來啊!”李治一驚,對著二炮不滿的高聲喊了起來。
  “靠,你的聲音比我還大!”二炮擺出戰斗姿勢,看看李治責怪道。
  “我錯了!”李治頓時有些臉紅。
  “當當當”
  “你確定有人嗎?大姐!”二炮回頭問那個女孩。
  “有……二十多個吧……活得…”那個女孩兒說起話來非常別扭。
  “!什么叫活得?”二炮一聽鼻子差點沒氣歪了,還有這樣說話的來,像話嗎?
  “好了!好了!別吵了!”李治本來就敲不開門,心里又煩又害怕,此刻聽到二炮和那女孩兒的對話不由得低聲喊了起來。
  “有人嗎?”二炮也是很郁悶,他敲了兩下門,見還沒開不由得大吼了一嗓子。
  “!”李治憤怒的注視著二炮。
  “我錯了!”二炮頓時有些不好意思,小聲的說道。
  吱…吱…吱
  大門開了一道縫,一張長滿胡子的馬臉男子伸出頭來。
  “沒喪尸了?”馬臉男子問道。
  “喪尸巡檢去了!”李治隨口答道,他們在工廠里面巡檢習慣了,這話都成順口溜了。
  “你妹妹啊,李治!老兄,沒喪尸啊。”二炮頓時一陣臉紅。
  “不可能!外面至少七八十個喪尸的。”馬臉男子四處張望了一下,的確沒發現喪尸。
  “先讓我們進去好不好?”李治有些不耐煩了,也是害怕。
  “哦,哦。進來吧”馬臉男子頓時有些不好意思了,于是他打開了鐵門。
  李治三人依次進了,這是個大約100平的倉庫,里面有大約20人,男女老少都有,一看就是當時有顧客逃進來了。馬臉男子大概30左右穿著沃爾瑪座員工制服,上面有工作盤:趙銘。
  趙銘警惕的打量著那個“女孩”,“她不是喪尸吧?你們一起的?”
  “不是一起的,剛才在上面遇上的!”二炮回頭看了看那“女孩”。
  “!”趙銘頓時一驚,下意識的往后退了兩步,警惕的打量著面前的這個女孩。
  “什么!這個明明就是喪尸啊!”后面一個小伙子,拿著刀就沖上來。
  李治一閃身擋在那個“女孩”前面:“干什么!如果她是喪尸,那她早就把我們吃了!你有病啊!”
  “就是!”二炮一把奪過那人手中的刀,白了他一眼。
  “外面可全是喪尸啊!”那青年頓時有些氣餒。
  “喪尸不會說話,你問問她,看她會說嗎?”二炮挑釁式的看著那青年。
  “你是哪里人?”那個青年一臉警惕的望著那少女問道。
  “我…是…人”那女孩仿佛記不起來了。
  “看吧!我說他是人吧!”二炮笑著說。
  “算我錯了!”那青年從二炮手里要回刀收了起來。
  “你們從哪里來啊?”趙銘懸著的心頓時放了下來,但又有些著急的問道。
  “化工廠。”李治看了看對面一臉焦急的趙銘,淡淡的說道。
  “化工廠?”趙銘不由得暗吸了一口冷氣,這化工廠可是在bsp;“嗯!”李治點了點頭。
  “市里怎么樣?”趙銘不由得問的,他非常擔心他的家人。
  “全完了,都是喪尸!”李治不由得搖頭嘆息。
  “你們騙人!哇!”在箱子邊一個七八歲男孩子一下子哭了出來。
  “柱子,別哭!喪尸會來的!別哭”孩子傍邊的花白頭發老人趕緊捂住孩子的嘴。
  “是嗎?”趙銘的眼角也濕潤了。
  周圍的女人已經開始低聲抽泣了,大家都知道發生這事的后果,但只是不愿承認,今天被這幾個人說出來,很多人都撐不住了。
  “你們準備怎么辦?”趙銘眼里含著淚花低頭望著地板問李治。
  “準確說…不知道…也不知該去哪里……”李治不由得一嘆,想起以后心里一片空白。
  “我們應該去濟南!哪里有濟南軍區!有部隊!”二炮不假思索的說道。
  “濟南軍區?那為什么不去本地的部隊駐地!”一個二三十穿著灰色膩子大衣的男人說道。
  “出的去嗎?”后面人群一個人擔心的問道。
  “他們進來了。”后面另一個人接著那人的話說道。
  “……”李治聽后一陣無語。
  “老子在這里快憋瘋了,我們走吧”人群中有個長相很兇惡的人喊道。
  “我要回家。”一個女孩兒小聲的說道。
  “他們說外面沒喪尸啊!”灰膩子大衣也回頭說了一聲。
  “走吧!”有一個人催促到。
  “走!”很多人紛紛附和。
  “不能…走…”那“喪尸少女”慢慢的說。
  “為什么?”穿灰膩子大衣的男人疑惑的問道。
  “會被…吃掉的……肉沒了…”喪尸少女還是沒抬頭。
  “sb!”后面人群有人居然罵了起來。
  “大家說怎么辦?”趙銘向騷動人群招招手問。
  “走!”眾人齊聲答道。
  “好,我們商量一下,我們去哪?”趙銘也想走,他恨不能現在就離開這個鬼地方。
  “部隊!”眾人喊道。
  “我不走!”李治看看了倉庫物資和地形仰臉說道:“二炮,你哪?”
  “我也不走。”二炮看了一眼,又看了看周圍的物資箱子。
  “我…也…不…”那女孩好像在想事情。
  “我們走!大家拿上東西,拿不走的全留給他們,給他們留下。”趙銘鄙視的看著這三個怪胎。
  那倉庫的一群人,收拾好東西,出了鐵門直奔地下停車坪。李治他們關好門,上了鐵栓。這時倉庫里只有6個人,只剩李治他們3個和柱子和他爺爺,還有一個穿黑衣的帶大帽子的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