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7)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7)     

末世橫行300 (這廝就是屬叫驢的)


  雨后的清晨,泥土花草的芬芳讓人感覺到沉醉,這種迷人的味道就像剛剛豆蔻的少女一樣,那種淡淡的體香味,又何嘗不是令人記憶猶新。也許十多年前的一個少女印象依舊的留在你的腦海中,因為許久不見,你可能記不起她的樣子,但那時她身上的體香讓你在某些香氣的提醒下忽的想起了她的名字,或者與她的點點滴滴,就像聞到這泥土花草的芬芳一樣的駐足停滯。
  有人駐足停滯有人就會前進,就比如李治他們,李治他們在天蒙蒙亮就出發了,那時還非常的涼快。李治的部隊行進的很快,他們在經過平度市區的時候打了一仗,對方的都是些無組織的野外喪尸,但是數量太多,不得不打著過去的。血刃一路開道,是這場數量懸殊的戰斗變得異常輕松,那些無主的喪尸被血刃生化侍者斥責后變得猶猶豫豫的,想去攻擊車隊又不敢,不去又不太甘心,于是那些“野怪”們就出現了有的進攻,有的后退,有的一邊吼叫看戲,有的卻攻擊那些進攻的喪尸,一時間令人非常的不解。
  當李治他們護著老百姓的車隊順利突破平度的時候,天已經很亮了,由于是盛夏,地上干得很快,這些高速路上仿佛沒有下過雨似的。李治他們在S220省道上卻遇到了一些麻煩,什么麻煩哪?還是些廢棄的汽車堵路,很多車都撞到了一起,什么樣的車都有,還有些車被撞到了高速公路橋底。李治頓時用對講機呼叫墩子,那邊也響起了墩子的聲音:“師長,是的,我們就是從這條路來的。”
  “不對阿!前面得部隊報告說過不去,你們怎么過來的?”李治疑惑的問道。
  “師長,我們當時基本上就是撞過來的,成一字形,一輛輛的過,如果清理,起碼幾個星期,就是靠撞!”對講機里面響起了墩子聲音。
  “哦,我明白了!”李治此刻明白高速路邊那些護欄為什么被損壞那么嚴重了,原來就是墩子他們的車隊給撞壞的。想到這里他立馬拿起對講機喊道:“童虎,童虎!”
  “收到!收到!師長請講!”對講機傳來童虎的聲音。
  “聽到了嗎?給我不惜一切代價撞過去!速度!”李治大聲的吼道!
  黑如水不由得身子往旁邊躲了躲以免把耳朵震聾了,黑如水跟李治他們這些軍官在一起最大感覺就是這些人嗓門真是響亮。這些山東漢子當號令兵絕對是好手,就算沒有擴音器也能喊的方圓百米內聽到,所以他跟他們在一起時聽到這些人罵娘下命令時就盡量的躲得遠點,不然自己這老耳昏花的,別搞得還沒到五六十的就聾了。
  這里面的“號公”最厲害的要數二炮,他娘的這廝就是屬叫驢的,喊的聲音不但高而且還帶拐彎的,這讓黑如水不得不佩服二炮這人有才,一般人還真的不行!童虎也是個好手,喊的聲音那是地動山搖的,仿佛生怕別人聽不見似的,只是一個勁的往上面拔高,不知道還以為他是男高音歌唱家帕瓦羅蒂德高徒哪!再就是這些人性子急脾氣大,動不動就罵娘,這讓他跟吳江這兩個文明人很不爽,你說,說說就算了動不動的臟字往外飛的,守著女孩兒還是臟話不斷,不知道還以為是流氓哪!
  軍閥作風嚴重,跟他們在一起越待越感覺進了土匪窩,很多時候他有種在聚義廳的感覺,這李治是宋江,吳江是吳用,自己他娘的怎么看怎么像公孫勝!而二炮就是李逵,童虎像魯智深,每每想到此處他就是哭笑不得的!但就是這些人卻怎么打怎么勝,而其它的很多解放軍部隊說話都文縐縐的,感覺不像兵,到像些秀才;那些軍官也是半死不活的,病怏怏!每每搶功勞的時候眼睛睜的雪亮,聽到打仗的時候一個個直倒退。
  這就是一種差異,也許當兵的本該如此,而末世前的軍隊由于久不實戰,已經退化了。有道是訓練再好的兵不打仗也不一定中用,打過仗的兵再不好也比光訓練不實戰的兵強上百倍,畢竟實戰不是那些跟演習似的過家家,那是真死人的。那不是些靜止地目標,人家不是白癡,實戰中你以為大局已定,說不定一小股敵人奇襲你,就能把全局的局面給扳回來!歷史上的戰例比比皆是,在這里就不再枚舉。
  李治的話說完沒多長時間就聽到前面砰砰咚咚的亂響一起,對講機里面不時的有人叫罵著,貌似是互相斥責,李治也沒管,只是看著地圖研究考慮怎么打,畢竟敵人非常的強大,不是一句解圍就能解圍的。他們現在的位置在W市的姜莊附近。按照公路他們已經進入了W的高密地區,如果他們繼續順著公路走他們將順利抵達高密,然后從高密市區從公路向西到雙羊。由峽山水庫的西面打過去。
  黑如水非常贊成這種打法,因為這樣是最近的,畢竟峽山水庫太大,從哪個方向打過去不是打?他很贊同李治的安排。而他們早在一進入W市境內的時候就收到王建橋的峽山水庫據點的求救信號。李治當時一聽就是王建橋他們,他跟對方取得聯系的時候,對方一下子靜默了,這讓他有些發愣。之后那邊的電臺拼命的呼叫他們,要求他們不惜一切代價向他們靠攏,打掉圍困他們的喪尸部隊!他們現在萬分危急,如果李治他們再晚來一天,他們就要淪陷了。
  所以李治立馬制定了突擊計劃,他跟黑如水等人商量的非常詳細,在敵人不再得時候突擊他們,引他們來攻,然后血刃直接找到敵人的指揮官,干掉他們!李治給血刃的命令是只要首級不要生擒,必須殺!提他們的腦袋來見!血刃就等著這話了,人家喜歡的要死,也沒那份生擒敵將的閑情逸致。而童虎誰的都知道眼前的親人被圍,無不恨的咬牙切齒那些軍車坦克的都爭著往前搶,一時之間出現堵車的情況,但是在指揮官的責罵下,又恢復了通暢。
  李治他們這次真的著了急居然用了一個多小時就趕到了雙羊。血刃帶著兩個生化侍者引著30萬大軍隱藏在雙羊的建筑群里面。而李治他們的裝甲部隊直接就在雙羊外圍炮轟起遠處的喪尸,為什么出了雙羊就炮轟哪?因為敵人部隊太多了,大家試想一下敵人的百萬喪尸圍著峽山水庫,那敵人有多少啊!百萬阿!那是鋪天蓋地的,峽山水庫風景區早就成了喪尸的海洋了,百曉生跟董半仙現在就在這里峽山上面觀敵撩陣,倆人還在指揮著滿天飛舞的空軍玩個不停哪!
  昨天由于下大雨,沒能跟這些玩物們玩耍,這不今天要變本加厲的補回來!沒成想倆人正在嘲笑王建橋的時候自己身后突然開起了炮,那炮彈颼颼的亂飛,嚇得二人直接在山頭上臥倒。只見峽山東面出現了數百輛戰車火炮的,居然成扇形朝自己這邊齊射,炸的喪尸們鬼哭狼嚎的,這二人頓時大怒,立刻指揮天上的空軍開始奔襲那些人類的戰車。
  而且他們的部隊開始由北及南成C字直接向那幾百輛坦克火炮的涌去。他們這么多人根本就不用什么戰術,直接上就行了,那就是碾碎啊!跟他們打,就憑那么點戰車?搞笑!
  他們這邊一調動部隊,王建橋他們的壓力就是一輕,他們現在已經到了極限了,不但沒吃沒喝,而且敵人天天的進攻,幸虧昨天下了雨,他們才有雨水喝。敵人的進攻才停了停。有大大問,怎么會沒水喝啊?他們不是水庫嗎?是的!是水庫,但是里面泡著那么多的喪尸鳥以及人的尸體,沒人敢喝那水庫里的水了,不但是水,魚都沒人敢吃了。
  幸虧王建橋他們在敵人來攻的時候就考慮到了這一點,事先的做了準備,他們用水缸等工具把水裝得滿滿的,魚跟一些糧食水果的也提前的擇采了,這才堪堪的度過了這些天。他們每天不但要跟敵人血戰,而且還吃不飽喝不了幾口水,這讓很多人都生了病。但是他們也有成績,他們成功的把水庫北側的大部分人接了進來,盡管死了很多人,但是他們卻是沒有放棄北邊的每一個人。
  最后堅守的士兵們全都引爆了埋藏好的炸藥,這也讓百曉生他們唏噓了很久,他們在攻破北面后停止進攻了兩天,因為他們被士兵們視死如歸的精神所震撼了。要知道中國的士兵歷來就是世界上最優秀的士兵,只看你怎么引導,他們無論是漢朝還是唐朝抑或是志愿軍都打出了赫赫軍威,當年朝鮮戰爭對方何止八國聯軍,那是好幾十國的聯軍,結果怎么樣?都被志愿軍打得屁滾尿流的,這不是吹出來的,而是打出來的。
  當年的上甘嶺志愿軍頂住了美軍的狂轟濫炸愣是擊退了敵軍的進攻,最終取得了整個朝鮮戰場的勝利,以致于美國的將領嘆息:我們在一場錯誤的時間一個錯誤的地點跟錯誤的敵人發生了一場錯誤的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