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2)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2)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2)     

末世橫行302 (再見王健橋)


  ||--
  第三百零二章【再見王健橋】(求訂閱收藏)
  血刃這邊真的是猛,這血刃選部隊要求想當高,因為他非常的挑剔,看不中的就不要,寧缺勿濫。這一點他跟長沼很像,長沼的魚鱗軍要求非常的嚴,那基本上就是敏捷性喪尸跟巨型喪尸部隊組成的,普通喪尸也要極為強壯的,這也是為什么長沼的部隊厲害的原因了。
  血刃則是只要強壯就要,無論敏捷性喪尸還是普通喪尸,只要他覺得強壯就要。所以他的部隊不如長沼的部隊厲害,但是有血刃在,那部隊整體戰斗力至少提高八個碼,這就像呂布的部隊能差到哪里去?你讓黃祖帶什么兵他也是那么臭,除非能從現在穿越過去一個機械化集團軍嘛!嘿嘿。
  血刃現在很忙,他正在找百曉生,他一路上揮舞著野太刀,砍的天上敢來襲擊他的喪尸鳥紛紛落地。一時間那些喪尸鳥都不敢招惹他了,這他娘的是什么阿?這貨根本不是喪尸,就是個絞肉機!你看看巨型喪尸都被他剁倒了!咱們還是哪涼快去哪吧!
  這野太刀在血刃手里耍的極為精彩如同流星彎月一般,不停的劃出優美的弧線,弧線過處,那是喪尸倒地一片,不斷的有敵方的喪尸被血刃砍翻在地,他的周圍很快就被殺出一條道來,那些敏捷性喪尸都學聰明了,見了血刃就閃避不止。
  于是在那邊奮戰的百曉生一下子就暴露了出來,血刃看到就是一笑,陰陰的一步步殺了過來。而百曉生這邊也殺的過癮,盡管人家今天跳崖得了零分,但是至少人家敢跳,是不是?那董半仙老畜生他敢嗎?他不敢!這就是區別!百曉生現在也是斬殺了對方十幾只普通喪尸,人家甚至高興的喊了幾句英文:“victory!”
  人家這劍耍的也不差,經常來個單手背劍,一手戟指什么的!只見劍過處,人頭落地,劍起處,鮮血激濺!人家武功也不賴嘛!人家說了馬超有辦法來他就有辦法送,于是他今天真的碰到“馬超”了。人家在那里殺的興起,突然刺出的一劍居然被對方一將架住,那氣力震得他全身一顫。
  這百曉生頓時往后一撤身一句來將何人?那是脫口而出,之后他發現對方來的真的是武將,心里不由得一陣發毛,這董半仙那老不死的又說對了!狗日的怎么說壞的壞的總來阿!說好的從來都沒靈驗過,心里不由的大罵不止。而面對血刃卻已經擺出了當年李連杰扮演的令狐沖的劍勢向他招手不已。
  血刃見對方劍勢詭異,也是一奇不由得說了幾句。但百曉生卻聽不懂,但他一聽,哦,這狗日的是個小日本啊!他娘的侵華日軍阿!這還了得,頓時大罵血刃不止,什么臟話都說,血刃雖然聽不懂也知道對方是在罵他,于是一咬牙你小子今天給我在這里吧!掄起他的“流星彎月刀”就上來了,這百曉生雖然是樣樣都懂,卻是個樣樣稀松的,打了七八個回合就招架不住了。
  這邊血刃來了個虛招,百曉生一上當一劍刺了過去,血刃一轉身,心說小子今天就給我下去吧!忽地一刀砍了過去,耳輪中就聽見咔嚓的一聲!百曉生的腦袋被血刃一下子砍了下去!頓時死尸栽到在地!這邊百曉生一陣亡頓時李治軍士氣大振,那些人類的坦克也紛紛的開始突擊,這一下沖擊,董半仙的大軍頓時垮了下去,盡管由有空軍掩護,還是朝著西面敗了下去!
  董半仙正不解時,忽地一發炮彈打了過來炸的旁邊的大石頭粉碎,嚇得董半仙趕緊臥倒,這時他意識自己這邊打敗了,于是他什么都不管了轉身就跑。這樣一下那些喪尸敗軍更是動搖,全線崩潰,又崩盤了!李治等人乘機做空,“空頭”明顯的增多,現在甚至出現了“多殺多”的局面。股市里的多頭和空頭,多方和空方意思是一樣的,只是叫法不同。多頭:就是買股票,希望股票上漲。空頭:就是賣股票,希望股票下跌。
  這血刃一只手提著百曉生的腦袋,一只手拎著刀帶著部隊追擊著董半仙的敗軍,他忽地想起董半仙穿著道士服,于是他引著部隊緊追著穿道士的,這董半仙騙了半輩子人,沒想到今天這卦真的靈驗了,嚇得他魂不附體。
  他轉頭看對方怎么老是盯著自己不放,突然想起了陳佩斯跟朱時茂的那一段,對了,肯定是自己的道士服的事情,于是他趕緊脫了衣服扔到一邊。這一下果然血刃失去了目標。血刃跑了一陣發現道士不見了,這讓他很郁悶,但是他看到了對方的扔在草叢中的道士服,這讓他忽然記起了曹操當年被馬超追得割須棄袍,這老小子想學曹操,這還行?這可不行!老子非要砍了這廝不行,不然手中這顆腦袋多么地孤獨阿!他想了想又想起那廝貌似也留著長須還有道士頭,于是又開始追擊留道士頭,跟長胡須的喪尸。
  這一下可苦了董半仙,人家道士頭也不要了,索性頭發披散,胡須全用刀砍了去,還披了一件女人的衣服,這樣一下血刃徹底沒轍了,他也想不到對方居然能扮女人,就這樣百曉生夾雜在亂軍之中成功的逃走。木有想到阿!這是以后李治跟章邯和解成立一個勢力后,血刃問起那場仗董半仙怎么逃的,董半仙支吾半天說出原委后,引得血刃連連嘆息。
  血刃他們趁勢追擊到了石堆,殺出幾十里地去才大勝而歸!而當李治到了七里蘭島的時候去發現了一幕幕的慘景,到處不是被槍殺的尸體就是一些喪尸鳥的殘肢斷臂,水庫里面漂的全是人跟一些動物還有鳥的尸體。一股股的惡臭熏得李治一陣頭暈。
  李治他們在到達七里蘭基地之后,房勇波房亮亮等一眾軍官都瘋了似的跑了出來,抱著李治他們痛哭不已,不斷有虛弱的人們爬出掩體摔倒在地上,李治卻都不顧直奔指揮所而來,他的首長在里面,他必須報到。但他還沒到掩體前,突然一個面黃肌瘦的女孩兒擋住了他,他一楞居然是秦琳!
  她現在臉色發黃,嘴唇發紫頭發凌亂不堪,當年的哪個可愛的丫頭居然虛弱如此,他剛想說話,對方卻是一頭扎進他的懷里哭了起來,李治頓時緊緊地抱住了她,而她哭著哭著不說話了,李治試著她身上一松,秦琳居然暈死過去了。
  其實不僅是她,七里蘭基地里面很多人沒吃沒喝的,他們其實都是餓得,這些人一經歡喜體力耗盡紛紛的暈倒在地。李治看的心中大痛,他抱起秦琳,后面房勇波張勇誰的全都過來,這些人都是他們原先加強團的老部下,李治看著他們嗓子有些哽咽:“我回來了!大家受苦了。”
  他的話剛說完,很多人都是泣不成聲的,但是他必須先去報到,這才是先要做的。于是李治把秦琳交給房亮亮,吩咐自己那邊的醫療隊后勤人員趕緊過來。然后李治帶著黑如水童虎等人直接進了掩體指揮部,一進來第一感覺就是熱,真是悶熱阿!這里面就跟個火籠子似的,真不知道王健橋他們怎么能忍受的。
  李治一眼就看到賈年君攙扶下的王健橋,王健橋已經大變樣了,當年的那個剛毅威武的軍長,現在卻如同骷髏一樣病怏怏的,這讓李治看了心中一痛,一個軍長就是脫口而出。而王健橋卻是盡管很虛弱卻是看上去很高興:“李……治,你回……來了!你小子,咳咳……干的不錯阿!”
  李治趕緊上去扶助他的軍長,卻發現王健橋吐了一口血,李治看罷大驚頓時一把就把賈年君的衣領子抓了起來,怒聲吼道:“賈年君!怎么回事?你們他媽的怎么照顧的軍長?啊?”
  后者一下子跪倒在地,嗚嗚的哭了起來:“李團長,你們走了以后,司令就得了肺癌,這病很長時間了!而且軍醫說軍長已經是癌癥晚期!”
  轟的一聲!李治頓時如同泥塑似的立在那里,一動也不動了!他沒想到王健橋這樣的一個硬漢居然帶病跟這些喪尸打了這么久,這需要什么樣的一種精神阿!他一下子淚如泉涌,緊緊地抓著王建橋的手說道:“軍長!……”
  “不許哭!咳咳……狗日的!老子是司令!李治……你個狗日的!吳江哪?吳江死了……老子槍斃了你!”王健橋灰白的臉上顯得有些潮紅,他用力掙脫李治的手,卻發現自己根本沒那個力氣。他沒看到吳江,突然覺得不好,這些日子他真的怕了,這個從沒怕過事情的人終于怕了。他們現在成天打個不停,那些軍官們只要誰沒來那就是誰沒了,曾經的一張張笑臉刺的他的心疼不已。要知道這些人都是他的部下,都是他的戰友,也是他的朋友。
  別看他經常打罵著他們,成天嚷嚷著槍斃這個槍斃那個的,但是那只是說說,現在一下子少了這么多人,對他的打擊可想而知。他現在的病情本來就需要靜養,但是為了保護老百姓他還是毅然的戰斗在第一線上,直到打了一個多月支撐到了李治的到來。要知道這樣的人是多么的難得阿!且不說他是個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