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1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17)      第三章少女喪尸(01-17)     

末世橫行32 天馬流星拳

川島放下了摘下了耳機,放在桌子上垂首而立:“將軍閣下,夜鷹特種小隊除飛行員外全體陣亡!據織田上尉最后時間的通話,可以判斷弓腰姬被支那人救了!她進了一棟樓房,現在情況不明。”
  那將軍摘下帽子向西方鞠了一個躬:“夜鷹特種小隊是我軍區特種部隊之榮光!此次為救弓腰姬全體玉碎,弓腰姬實在死不足惜!”[搜索最新更新盡在“將軍閣下,櫻子小姐是你唯一的女兒啊!要不派除戰狼去吧!”川島一聽就有點急。
  “川島君,為了一個弓腰姬折了我一個夜鷹小隊!弓腰姬死不足惜!不要再提了!”野坂中將一臉嚴肅的說道。
  “將軍!”川島聽后頓時喊了出來,這櫻子可是他的夢中情人啊。
  “好了,下去吧!”將軍嚴肅的打斷川島的話,川島行了個軍禮悻悻的轉身出去了!他非常喜歡野坂櫻子,給櫻子送了數不清的鮮花和情書,卻沒有打動櫻子的心!但是他沒有放棄。估計在這個軍區沒有哪個戰士不喜歡櫻子。大家不光是喜歡她的美貌,櫻子的氣質和性格溫柔是出了名的好!很多士兵私底下為了櫻子還打過架。據說a軍海軍自衛隊還為她鬧出了人命!一個士兵喝醉了說了些侮辱櫻子的話,被另個一櫻子的粉絲士兵開槍射殺了。這事在軍區傳的沸沸揚揚,沒有不知道的!他川島又怎么能不喜歡櫻子?在夢中他還和櫻子一起散過步,在櫻花樹下喝過清酒!想到這里他不由得攥了攥拳,就算櫻子不是將軍的愛女,她的品質也是無人不愛的!所以他心里并不心疼夜鷹他們,而織田是個傲慢的家伙!三十多了還打櫻子的主意,這次一說救弓腰姬,織田這個自大的家伙就和別的小隊長搶個不停的!最后還是以武力取勝的。櫻子現在怎么樣了?川島心里不由得擔心……
  “我很好!”劉蕓望著一臉深情的李治說。
  “我看你身上很多血。”李治看著劉蕓衣服上很多血,心疼的說道。
  “怕我被喪尸咬了?”劉蕓不滿的打斷李治的話。
  “不是,如果你變成喪尸,我寧愿被你咬死,我也不開槍!”李治真情的望著劉蕓。他回想起劉蕓寫給他的信,上面有些地方還是濕的,一看這女孩兒就是哭著寫的!心里一陣感嘆……
  劉蕓看著李治真誠的表情,心里一暖,忽又閃出樓不凡最后深情的一笑!頓時哭了出來:“樓不凡死了……”
  “樓不凡死了。”李治心里一沉,感覺心里血液不停的涌動著,他回想起最后樓不凡為了他們竟縱身跳下了五樓!寒冷的冬夜里兄弟你冷嗎?誰來為你蓋上一份衣裳?
  此刻一個工廠廢棄地下倉庫內。
  “你……冷嗎?琳……琳”琳琳的表哥緊緊抱著她,他感覺自己妹妹在他懷里凍得不停發顫!他不斷給她搓著手和臉,盡管他也是冷極了,但他不能不管他的妹妹。
  “哥……哥……啊,我會……不會……凍……死啊!”秦琳在房亮亮的懷里縮成了一個團。“不……哦,不……會的”房亮亮凍得也是上牙打下牙的。
  “好……冷啊!”李治在床上凍得渾身哆嗦不止。
  “好……冷啊!李……治!”劉蕓和李治躺在臥室的床上,本來二人還是一人一張床,因為樓不凡跳樓撞破了玻璃,現在寒風呼呼的直往里面灌。二人在情緒平靜下來后頓時覺得屋里冷極了,李治終于第一次明白和領教了什么叫做寒冬臘月。李治關了防盜門,臥室里的木門,副臥室的門,廚房的門。還是覺得冷,屋里只有一張床,一張單被,其他的地方都找遍了,不知為什么卻沒衣物和被褥。二人被凍的嘴唇發紫!哆哆嗦嗦的,不得不靠在一起,然后又被凍得進了一個被窩,但還是很冷。
  劉蕓凍得臉色發紫,看著只在打顫的李治,想起自己狠心離開他,他卻冒死來救自己,心中不由得一動。她深吸了一口冷氣,突然一個轉身緊緊的抱住李治。李治本來還在床上被里大跳肚皮舞,卻不成想被劉蕓一把抱住。劉蕓渾身顫抖著深情的望著李治,李治也是心中一動,看著這個哆嗦的小貓閉上了眼睛,慢慢的把嘴唇向自己壓了下來,本來腦海里突然想起莫嫣然的話。剛想反抗卻嗅到劉蕓身上淡淡的法國香水味道,胸膛感覺劉蕓的胸脯不停的起伏著,頓時一陣迷亂,劉蕓一下子吻了上來!李治一口.含住劉蕓的舌頭,二人表演開了吻技,兩條舌頭你尋我要,如春藤般的糾纏在了一起!李治手也沒閑著,一手摸著劉蕓的臀部,一手一下抓住劉蕓的奶.子。劉蕓的胸部顯然沒有莫嫣然大,一只手就能握住,這也是劉蕓嫉妒莫嫣然很重要一個原因之一!女人的嫉妒是男人沒有辦法理解的,有時她們甚至會嫉妒男人的電腦或是兄弟朋友們,這讓人很費解。
  李治不停揉.搓著劉蕓的胸部,劉蕓穿著粗氣任李治輕薄!李治一口.含住劉蕓的耳珠,劉蕓想躲避,卻被李治另一只手和雙腿緊緊的夾住!李治不停的親吻劉蕓的耳朵并且往里面吹氣,說一些動人的情話,劉蕓似乎很癢癢,又似乎很舒服,不時的呻吟著手卻慢慢伸向李治下體,李治也沒閑著,左手也是攻進劉蕓內衣,解了半天奶.罩沒解開,索性將它推到上面,一手不停揉捏著劉蕓的奶.子!劉蕓現在已無還手之力,只是嬌.吟連連,像極了一只發了情的小母貓,頭發散亂著,雙手不停亂抓東西,卻抓不到,她嘆了口氣索性環抱著李治的后背,李治卻是在她身上不停的作業。
  不一會兒劉蕓便被李治撥的干干凈凈的,如同一只煮熟了的白色的羔羊,讓人垂涎不已!李治看劉蕓已經情熱,索性一下退去她的內.褲,這次他下了決心一定要得到一個姑娘,他早把莫嫣然的話拋到腦后了!一下子看到了劉蕓的“真相”,劉蕓徹底淪陷了,剛才她內褲一把沒拉住,她就知道自己就要成李治的人了,嘴里卻是呻吟著不要,目光迷離至極,雖然沒有月亮,她潔白的玉體卻似月亮發起光來!二人此刻查克拉大爆發早就情熱不已哪里還覺得寒冷,李治用舌頭在劉蕓的**不已,劉蕓身體一陣陣抽搐呻吟,卻令李治興奮不已,這妮子真解風情!這么會jiao(自己領悟去),李治施威了很久,便趴在劉蕓身上,一下進入了劉蕓的身體。
  不是處女!李治心里一陣懊惱,但有一陣甜蜜,一陣心煩,一陣感動,心里仿佛打翻了五味瓶……劉蕓卻沒感覺道李治的異常,她已經徹底淪陷了,她正打算名分問題什么的,身體卻傳來了一陣陣快gan,只聽見那張老舊床嘎吱嘎吱的抗議著二人的虐待暴行!它這老胳膊老腿怎么經得住二人折騰?它很忿怒卻無可奈何的不停嘆氣……
  終于李治小宇宙大爆發打出了一擊天馬流星拳,劉蕓生生接了李治一招,二人皆武功高強之士。然后二人親密的相擁在一起,劉蕓把李治摟在她的懷里,像摟著自己的孩子一樣,吻著他的額頭,李治卻是太累,已經睡了,劉蕓把二人的衣服蓋在被上摟著李治甜蜜的睡去了。
  陽光照在李治所處的這座城市里,仿佛沒有看到昨晚的戰斗一樣!依舊刷了牙慢吞吞起來上班,這次它起的更晚,打晚了卡被宙斯扣了50塊錢工錢,正一臉不情愿地把陽光灑向人間,沒人喜歡被扣工錢,他在盤算著怎么找回來……
  “李治他們怎么還不回來?”二炮一起來就到窗戶邊,卻看到立在那里的吳江和莫嫣然,陽光下莫嫣然和吳江不知在說些什么,二炮直接走了過去。
  “沒,別急,今天他們不回來的話,明天我們就去找他們。”吳江這在對莫嫣然說。
  “去你md!明天黃花菜都涼了,你想害死李治啊?我告訴你,吳江,李治死了老子第一個先嘣了你!”
  “侯大哥,你誤會吳江了,吳江剛才在和我分析情況,并且再想辦法應就李治他們……”莫嫣然一聽就知道二炮誤會了,不由得解釋道。
  “賣草藥的,那你說李治為什么沒回來?”二炮掃了一眼吳江,繼續問道。
  “我分析他們遇到喪尸了!”吳江緩緩地說道。
  “你妹啊!我不用大腦都想得出來!你tmd哄老子開心啊?”二炮一聽鼻子差點沒氣歪了。
  “李治他們應該已經脫險,現在可能是避在某處!”吳江向二炮使了個眼色。
  “有什么根據?”二炮一眼看到了,心內一動,嘴上卻說道。
  吳江一把二炮拉過來在他耳邊說了幾句,二人同時看一眼黑著眼圈一臉焦急的莫嫣然,莫嫣然居然一夜沒睡!
  二炮心里很震驚,臉上竟然笑了,拍了拍吳江的肩膀:“你小子真行!我知道了!”
  二炮轉過身來沖莫嫣然一笑:“美女,別擔心,李治沒事的!吳江都告訴我了,李治和他說好遇險就打紅色信號槍,昨天巡檢的都沒見,那就是沒事,哈哈哈”
  莫嫣然聽后身上頓時一松,一陣陣困乏泛了上來,她笑著打了幾個哈欠轉身往自己房間去了……留下的吳江和二炮臉色都是一沉:李治遇險了,可能已經死了!不然樓不凡和李治二人不能不連夜突圍回來。再怎么差也會回來一個人的,他們只按照這些天和喪尸打仗的思維去思考,卻不知道有人在他們中間,喪尸會變“弱”!沒人在他們傍邊喪尸就會變強!昨天李治走后莫嫣然擔心了好一陣子,才回過神來想起來“打坐”!也虧了她及時,要不即便作者再無恥,李治和劉蕓也早已成了他們樓頂上的敏捷性喪尸的美餐了!昨天樓不凡跳樓時,莫嫣然才打坐,李治他們狂喊的時候,好幾只敏捷性喪尸已經移動到他們窗戶附近,剛要進攻,他們赤紅的眼睛卻是突然一亮,又是一暗,他們互相撕咬著慢慢又從窗戶那分別左右移動撤退了!
  之后是喪尸大撤退,其中在地上站起一個普通喪尸來,這人就是樓不凡,他已經成了喪尸,孤獨的尾隨在其他喪尸之后,吼著晃動著雙手前進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