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7)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7)     

末世橫行321 (皮鞭子不蘸上鹽水干打啊)

二炮他們攪局離開之后,人家那邊的憲兵部隊直接就出動了,大約幾十輛軍車運載著荷槍實彈的部隊朝著二炮他們去的方向一路搜索了下去。原來柳永唐家公子二人氣的直接找了警備司令,警備司令寧璋一聽這還了得,立馬就把一個憲兵大隊派出去了,那大隊里面還有2輛坦克跟一輛122mm自行火炮,要知道無論是柳永還是唐家公子他都得罪不起啊!
  再說這人真的很囂張,敢在自己的地盤上踢場子他寧璋倒要看看是哪個畜生敢在馬王爺頭上動土。當然這里面討好唐總司令跟柳總司令的成分居多,這要是巴結好了自己就他娘的產房傳喜訊:升了!他在官場摸爬滾打這么多年,這么點小道理他還能不懂?所以他索性搞得大張旗鼓,直接派出一個憲兵大隊去!就是要看看他的姿態。
  現在無論是柳永還是唐家公子都有種掉了寶貝的感覺,那妞長的簡直太美了,他們平生第一次見那樣美的女孩兒,如果不見到也就算了。這見到了她就是自己的,本來就是!人家可是準備付錢的買的,沒成想這集合競價的時候就被人攪了局!這還沒開盤啊!嗯,有內幕,難不成又是“老鼠倉”?于是二人直接把老高這些人販子先下了大獄,給老子審!那黑臉張飛是不是你們的同黨?今天是不是看到那妞出來了,你們安排好的“劫法場”。
  這周瑜打黃蓋的苦肉計也是有可能的嘛!這二人也不論青紅皂白的就讓警備司令寧璋把老高一眾人等抓了起來,那叫嚴刑拷打啊!今天老子非看看你們是不是黨員!給老子打!人家寧璋自從上次被老高坑爹了一把就是一個壞恨在心,這次正好報仇!寧璋怎么被坑爹了哪?這是一個月前的事情了,那時寧璋心血來潮,想去“人才市場”買個處女玩玩,于是順理成章的去了老高那里,因為老高是這里第二大“人才市場”的老板,他離著也最近,所以他就去了老高那里。
  本來也看好了一個,老高向馬克思,恩格斯的發了誓那妞絕對是處,就差向薩克斯發誓了!這寧璋自然深信不疑,沒成想回去一試居然不是!他馬上就知道坑爹了,但是他卻不能跟老高計較!因為老高是柳司令的人,這也是為什么柳永一去,老高狗屁都不敢放的原因了。而今天沒成想老高落到自己手里了,而且柳永那句給“老子好好搞!干的他說真話”在那里,他便變得有恃無恐起來。這到時追究起來也是柳公子讓他干的!人家現在正在親自審訊人犯,當然也包括老高了。
  寧璋獰笑著對著被吊起來的老高說道:“兄弟!今天的事情怨不得我啊,我也是奉命行事!”
  “兄弟,你看看,平時我對你也不錯啊!下手別太狠啊!”老高此時少了四顆門牙,說起話來直漏風。
  “木有問題啊!兄弟們給我往死里打!”寧璋陰陰的笑著回頭給那些獄卒們囑咐了一聲。
  “我草!寧璋你他娘的真陰險!老子對不起你什么來著?你他娘的這么整我?”老高一聽真急了,頓時口無遮攔的罵了起來。
  “什么叫對不起我什么來著?你他娘的上次賣給我個假處女,還坑了老子五萬多塊錢,是也不是?”寧璋頓時笑得更開心,笑罷他狠狠地盯了老高一眼。
  “哪個,那個是誤會啊!真的是誤會啊!”老高經寧璋一提醒頓時冷汗冒了出來,他那次的確是想賺一把。他一直靠著柳總司令,本來為非作歹慣了,沒成想風水輪流轉,今天居然落到寧璋手里了。
  “給我打!”寧璋見對方恐懼的樣子嘿嘿一笑,一轉身邁步就走。
  “我草你十八代祖宗!狗日的寧璋你公報私仇,你他娘的不是個爺們!你個人妖!”那邊老高頓時破口大罵了起來。
  而寧璋經他一罵竟然住了腳,冷冷對那些施刑的獄卒說道:“都他媽的是豬腦子啊?這皮鞭子不蘸上鹽水干打啊?”
  于是那些獄卒紛紛去弄鹽水,于是那些人販子全都開始大罵
  吳江跟程鋒談得非常愉快,自從平八郎“大顯神威”之后,程鋒對吳江刮目相看,他們愿意跟吳江他們形成同盟,但是他們有要求,要求吳江他們鏟除他們的對手保守派。吳江深知要迅速的奪取這個基地必須要依靠一方,瓦解他們,兵法有云:攻城為下,攻心為上。分化瓦解他們是最好的策略,拉一批打一批,不能一味的蠻干!要不然他們樹敵太多,對方抱成團就不好辦了。
  程鋒跟吳江詳細的說明了一下基地的情況,這讓吳江有了一定的了解,原來這個據點有點類似于議會制,因為三方的勢力差不多,所以他們就通過議會來互相制約,從而在高層實現了相對民主。這就有點類似于鼎,三足鼎立,三角形無論什么時候都是最穩定的。
  當然也包括他們現在的政治局面,這主戰派為首的就是程鋒,他是這個基地的副總司令,他掌握了大約一個集團軍的部隊,兵力在四萬人左右,人數優勢明顯;而保守派的唐一平(唐家公子的父親)也是這個基地的副總司令,他的部隊有兩萬多人,而且他的機動能力比較強,火力優勢明顯;而中立派的領袖便是柳永的父親柳去病。
  柳去病大約有三萬多人的部隊,他的火力和人數都是趨于中間,因為他的采取了綏靖政策,所以無論是唐一平還是柳去病都推選他當總司令。當然出了這三派之外還有一些小派系,但是他們都不成氣候,雖然有人馬,但是總量加起來也沒有一萬人。他們的部隊主要被任命巡邏跟處理內部事物(相當于末世前的武警)。這些人組成了議會,他們又在妥協的條件下招募了警察部隊,這些警察部隊在這里統稱憲兵,也就是寧璋的司令了。
  他們都有自己的利益關系也有厲害關系,人無論什么時候都有朋友跟敵人的,這是因為利益跟厲害關系決定的,當然也有私人喜惡及性格原因。派系也是這樣的,他就是有一些相同利益關系的人或同一理想的人組成的,有正的一面就有反的一面。
  但是正反兩面不是絕對的,他很多時候是會相互轉化的,要知道世界上沒有絕對的東西。就連牛頓三大定律也只是在一些條件適用,而出了這個范圍并不適用,不信的大大可以百度一下。吳江跟程鋒談了一下看法,他們想拉攏柳去病對付唐一平,如果成功那么就可以把保守派徹底鏟除。
  程鋒對吳江提出的計劃非常的質疑,但是他又不好反駁,為什么這么說哪?他們這些人又不是沒試過,人家柳去病外號:政壇不老松。那就是個老油條,你怎么拉攏人家,人家也有花招,不是裝聾作啞,就是稱病托疾的。反正花樣多的很,這恨的唐一平跟程鋒不得了,但是又沒辦法,也正是因為這樣,他們的大型據點才保持了相對平衡,盡管有些小事故,但是大方面誰都不敢玩火!在實力差不多的時候打架那就是有病,不但得不什么好處,還讓第三方鉆空子。
  他程鋒不是傻逼,貌似唐一平也不是,于是這種局面保持到了現在。他們都有自己的政策跟計劃,但是每每他們互相扯后腿,搞得誰都干不成事情,比如程鋒想讓蠟山的麻友做一把手,這屁股還沒坐穩,唐一平挑動著張麻子就發動了兵變,這不是張麻子才上去沒兩天,劉大牙又發難,奪取了政權,就是這樣往往復復的鬧個不停。
  對內也是這樣,本來制定個什么政策,不是這個搗亂就是那個不愿意的,搞得據點里的政策四不象,既不是末世前的制度,也不是三民主義,更不是封建王朝,怎么說哪?湊合著來吧!反正就跟雜燴湯一樣,一起燉就是了,不時的加上一些新鮮花樣的。朝令夕改的,人人都習慣了,很多時候一些文件還沒下來就作廢了。
  那議會更是熱鬧,動不動就是開始吵個不停,吵得讓人心煩不已,程鋒都不愿意去,那說的好聽是個議會,不好聽就是個菜市場。什么樣的都有,而且動不動就武斗,就跟末世前高麗的議會一樣,“全武行”什么的家常便飯。
  他記得很清楚那些女議員們也是好手,吵起來甚至互相撕扯對方的衣服,搞得露點的露點,光溜溜的光溜溜,想到這里程鋒就是一陣苦笑。他不喜歡這種情況,他想到此處忽地想起袁世凱問楊度的話,袁世凱問楊度獨裁好還是民主好,楊度非常堅決的告訴袁世凱中國國人民智未開,只可獨裁不可民主,民主必亂。
  看到那議會打的不亦樂乎,這程鋒突然體會到了袁世凱跟楊度的心情,敢情這些人并不是酒囊飯袋啊!要知道袁世凱才人文治武功了得,以前在朝鮮曾經大敗島國軍隊,以至于島國軍隊聞袁世凱在,皆不敢動!想到此處,程鋒嘆了口氣,他想知道歷史上真正的人到底是什么樣的,但是那些課本上出現的都是演繹了的。想知道真相真的很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