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12)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12)      第三章少女喪尸(08-12)     

末世橫行323 (有大動作了)

吳江等人在好長一段時間才恢復正常。此刻眾人居然沒有一個責怪二炮跟李健的,反而紛紛都在內心叫好,換成自己一樣去救!吳江在詢問二炮等人之后變得更加驚訝了,這女孩兒居然不是莫嫣然,那她是誰?這么說沂山并沒有淪陷,刀疤他們沒死啊,這讓吳江懸著的心放了下來,但是又一種壓抑感瞬間的籠罩了他。
  他跟二炮李健的詢問事情經過,程鋒卻是笑瞇瞇的跟那個女孩兒聊起來家常,這程鋒四十多歲,在那女孩兒面前就是一個和藹的大叔。那女孩兒也樂的跟他聊天,在一頓甜蜜的對話之后,程鋒了解到了眼前的這個女孩兒只有十五歲,怪不得看上去有種青蘋果那樣青澀的感覺。她在發生生化危機之后一直向北逃難,他們的車隊一路遭到打擊,之后坐船出逃,沒成想遇到暴風雨停靠在青島港附近。
  他們聽說W市在打仗,于是就往東逃,還沒到威海就被一伙喪尸襲擊,混亂中她所在的那輛車改變方向往煙臺來的時候,被一伙武裝分子抓獲!于是她就開始了奴隸的悲慘人生。說到后面她一直哭個不停,哭得吳江等人都紛紛的轉頭看她。畢竟這樣女孩兒真的可憐,也真的很美!
  程鋒這邊很開心,那就又不開心的。憲兵隊長沒有抓到人,回復了寧璋,寧璋又告知了那兩個公子!這讓唐家公子跟柳家公子氣得眉毛都挑到天上去了。這程鋒的手下也太不像話了,連他們的人也敢搶,于是這二位少家公子紛紛到自己父親那里告狀,添油加醋的都夸大了好幾倍不止。
  柳永的父親柳去病聽了兒子哭訴跟自己手下的報告卻是一笑,笑得很開心:這程鋒是心里的氣出不來啊!好好的一個蠟山,他的三百多黨羽被唐一平一往打盡了!他能不找點事情報復?但是這樣的招數也太爛吧?想到這里,他拿起了電話叫他的參謀長,而柳永見他的老爸居然還在笑,氣就不大一處來:肯定又是什么小不忍則亂大謀!
  這要換成別的自己也就讓了,但是那個妞!他一想起那張讓他陶醉的臉來,便變得強硬無比:“老爸!你今天給個話!我不要什么大謀!只要把那個女孩兒還給我就行!多少錢我買行不行啊?”
  柳去病笑瞇瞇的看著怒氣滿面的兒子說道:“兒子,不就是一個女孩兒嘛!你要知道,那些東西根本就不重要!權力才是最重要的。你還年輕,不懂啊!”
  “老爸,是你不懂!我這又不是明搶明奪得!我是按照規矩買人啊,他們居然來了搶人!就是些土匪,野蠻人!”柳家公子越想越氣,因為那個女孩兒的影子印在他的腦海里讓他揮之不去。現在他有種掉了魂一樣的感覺,他長這么大見多少美女,但是這個對他來說真的不一樣。尤其那雙深若潭水的眼睛,那種深深地幽幽的感覺,不行老子一定要想辦法弄回來。
  “嗯,你說唐家公子也在那里,是不是?”柳去病見兒子這么激動,心中好笑,但是此刻兒子很憤怒,也不能激他以免他做出什么過激的行為來。
  “是!他比我還激動,他甚至嚷嚷著要帶兵滅了程鋒他們!”柳永想起分別的時候唐家公子那忿怒地表情,他可是個火爆性子,平常對他有點不敬就要發半天火,不用說搶了那個明亮的女孩兒了。試想一下自己這樣的好脾氣都被女孩兒撩得心中大怒,更不用提唐家公子了。他沒準還真的會帶兵打過去。
  “哼哼,那就好!他帶兵倒是未必,不過熱鬧倒是有的!到他們打得不可開交的時候,我們再去拉架,那個女孩兒你甚至不用花錢就可以領回來了。”柳去病的眼睛一閃一閃的,說得比較奸詐,聽得柳永一陣心服。但是他想快些見到那女孩兒,他現在的心啊肝啊什么的都被那個女孩兒拿走了。
  “可是父親”
  “不要再說了!就這么辦吧!”柳去病見自己兒子的口氣轉緩,情知他同意了,頓時變得強硬無比,他很知道怎么對付自己的兒子。
  “可是!”
  “行了!我告訴你兒子,別亂動!不然就有大禍!這些天老老實實的,過幾天那女孩兒人家就給你送回來了!”柳去病朝柳永揮揮手示意他出去,因為此刻參謀長已經進來了。柳永看到之后無奈的嘆了口氣,他知道父親看事情很準,每每都被他言中,此刻參謀長又來了,之后退了出去。
  參謀長叫庾澄是一個四十多的人,他看到柳永垂頭喪氣的出去,立馬知道他又挨了他老子的訓,偷偷的一笑。這柳永從小到大他是親眼看著他長大的,別看在外面很囂張,在他老子面前跟小學生似的。每每他挨了訓斥就是現在這個模樣,所以庾澄就知道他挨老子訓了。
  “老庾啊,這件事你怎么看?”柳去病此刻已經點上了煙,他在等唐一平跟程鋒的動靜,這程鋒肯定是要找唐一平的麻煩他是清楚的,但就這么小的事情,這讓有些意外。
  “嘿嘿,這就是試探啊!也許程鋒他們有大動作了!”庾澄意味深長的看了柳去病一眼。
  “哦,此話怎講?”柳去病迷惑的看作他的參謀長。
  “今天我的手下看到一群外來車輛跟著程鋒的人去了他的基地,之后就來了這一出!嘿嘿”庾澄笑得非常陰險。
  “此話當真?”柳去病此刻興奮的看著庾澄,就像見了耗子的老貓一樣。
  “是的,事情是這樣的”庾澄頓時繪聲繪色的給柳去病講起了故事
  養馬島一棟豪華的別墅內
  一個中年男子氣得將手中的景德鎮茶杯摔在地上:“混蛋!讓你別去奴隸市場,你怎么還去?惹了事情就來找你老子,你他娘的干什么中用阿!”
  “爸爸,他們欺人太甚!這明明就是欺負咱們!”唐家公子的臉跟豬肝似的站在那里說道。
  “你住口!他程鋒現在正在找我們的麻煩,你還真上湊!沒看出來人家設好的圈套嗎!蠢貨!我怎么會有你這個蠢貨兒子哪!”唐一平氣得大罵不止。旁邊過來掃地的傭人也被他一腳踹開了。
  “唐司令,我倒是有點看法!”在一邊林立的軍官里有個打扮跟大學教授一樣的人說道。唐一平不由得扭頭去看,哦,是自己的參謀總長:歐陽風。歐陽風是軍事學院的教授,少將軍銜。論起來比自己末世前的職務還要高,這個人是自己救出來的,對自己非常的忠心,他的軍事策劃能力非常強。包括蠟山兵變都是他一手策劃的,你別說干得還真漂亮,把程鋒的勢力一窩全端了,拔去了自己的一顆眼中釘。
  唐一平此刻見歐陽風說話就不能不買賬,他盡量和氣的對歐陽風說道:“先生請說。”
  “對方這樣做無非兩個目的,一者就是故意的刺激我們,讓我們先動,他們好找借口報仇。二者就是故意的干擾視聽,來轉移我們的視線。也就是說”歐陽風說道這里故意的拉長了語調。
  “他們將有大動作了?”傍邊的軍官中有個軍官不由得喊了出來,但是隨即捂住了嘴。唐一平厭惡的看了一眼,隨即笑著對歐陽風說道:“那依著先生說這第一種該怎么辦?第二種又該如何哪?”
  歐陽風沉吟了半天才開口說道:“無論第一種還是第二種,我們現在首先要調動兵力加強我們的防御力量,特別是養馬島總基地加強我們的軍力部署。另外讓蠟山方面的部隊做好戰斗準備以免遭受對方的打擊。而我們的火炮跟導彈全部瞄準程鋒的主要目標,做到戰略上的優勢。”
  “嗯,是要調動一下。”唐一平聽罷緩緩的應了一句,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嗯,還有一件事情,不知當講不當講?”歐陽風看了唐一平一眼。
  “先生,什么事情?說吧。”唐一平想了想還是開了口。
  “景山方面昨天深夜來了人,說了一些事情,可能司令會感興趣。”歐陽風一語雙關的對唐一平說到。
  “哦!來人在哪里?”唐一平立馬明白了歐陽風說話說一半的道理。
  “在我的宅邸,我想司令我們去見見他,怎么樣?”歐陽風沖著唐一平就是一笑,那種笑容顯得有些詭秘。
  “走!現在就去!”唐一平略一沉思,拉著歐陽風就走,那些站立的軍官跟唐家公子就跟木雕似的立在那里不知所措,也沒有人跟他們說什么,唐一平跟歐陽風已是聯袂而出
  今天李治的噴嚏那是不斷啊,李治不明白到底是哪個妞想他了,想也不用這么想吧?嗯,肯定是在罵我哪!不行送下王建橋他們,我就快點去見莫嫣然去。肯定是她在罵自己,要不就是羽見。或者是劉蕓。哦,劉蕓,你在海的那一邊還好嗎?好久不見了,現在不知道你怎么樣了?笑起來還是那樣的甜吧?你,是不是也在想念我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