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0)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0)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0)     

末世橫行324 (欠的債遲早是要還得)

在李治他們的車隊到達平度的時候已經是下午黃昏十分了,只見那邊的喪尸都列著隊,非常的整齊,看上去就像維持治安的警察一樣。看的李治等人嘖嘖稱奇。他們在進去平度市區之后就見到了真田幸太郎跟真田的人類部隊,王建橋此刻懸空的心才算放下,他在賈年君的攙扶下看到他的部隊,清一色的裝甲坦克部隊,雖然大部分都是島國人,但是這穿的軍裝,這戰旗都是自己部隊番號的。
  而且李治跟吳江不知道搞什么飛機,弄了這桿赤紅色的雄踞の天下大旗,你還別說真的很好看。他把李治的部隊全都召集起來,這一下不要緊,居然有兩萬多人類部隊,這讓他有點小激動,自己這司令當的名副其實,這里兩萬多人,吳江那邊還有一萬多,長島基地還有海軍跟空軍什么的,這讓非常的得意。其實他的殘存部隊里面也有原空軍的飛行員,他們十幾個人正好加入到那些空軍里面,這樣他們就有了空軍跟海軍的基礎,想到這里王建橋真的對他們的未來充滿了希望。
  他還聽說吳江還在艾山說服了一個有30萬人的人類據點加入他們。自己這眼光,當初李治跟吳江兩個書生誰都瞧不起,而自己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力排眾議,任用他們,結果現在看到回報了。
  不過李治去救刀疤真的是很危險啊,他想讓李治不去,但是又想起刀疤跟自己的交情,要不是刀疤的話,自己現在還是張飛揚的階下囚哪!所以自己必須救他。況且李治吳江也都是他帶來的,刀疤這人的確人杰啊!如果救出刀疤來,這些軍隊可以托付給他來指揮,自己就可以安心養病了。他現在時日無多,一想起這個他又有點黯然。
  他把李治叫過來再三囑咐跟詢問,李治跟黑如水說了救人的計劃,這讓王建橋眉頭直皺,這不是找死嗎?關鍵人家孫鳳迎說了敵人數百萬喪尸盤踞在沂山下,你無論從那個方向都出不去啊!而李治的想做一下佯動,引敵人去追他們,人家回去嗎?不太可能。他們就三十萬喪尸部隊跟人家根本沒法打!李治講的讓東北的峰皇出兵壓迫一下對手的方法根本不可行!他就知道峰皇會出兵?即便出兵人家也到不了沂山阿!這個事情讓人搞不太懂。但是他現在也真沒別的辦法!真田這邊倒是有幾十萬部隊,可以派他跟李治一起去,這樣還比較靠譜。
  他們這些人有真田的人類部隊跟兩個生化侍者就可以了。你還別說,王建橋這么一說,給李治跟黑如水提了個醒,是啊!真田能帶百萬大軍,但是生化侍者不能。讓真田再制造幾個生化侍者不就成了。于是李治立刻就給真田幸太郎下了令,真田又做了兩個生化侍者出來。真田這一路也沒少招兵,他現在的部隊是七十萬,他發現山東這個地方人特別多。隨便一招就是一大片阿,當他聽黑如水說末世前山東總人口八千多萬之后徹底的無語了,不得不嘆服中國人口眾多。
  真田從蓬萊來的時候招了一路的空軍,盡管才幾千只各類的雜鳥,但是總算是有會飛的了。他在收到李治的命令之后就做了4只生化侍者出來,清一色的紫黑色生化侍者,李治誰的都不明白其中的訣竅,一個個本該如此的表情,但是深知就里的血刃卻是驚駭得不得了。這一次就是一個紫黑色的生化侍者,這真田真的不得了阿!要知道這四只生化侍者一起上的話,他都要倒退的,開玩笑真田的生化侍者可是真的猛!
  他是領教過,他們之前跟朝倉打得時候,平八郎就打不過真田的生化侍者,不但平八郎打不過,朝倉那戰力跟生化侍者也就差不多。自己自咐同時對真田的四只生化侍者也是夠嗆,那么自己夠嗆得話,敵人也就夠嗆,想到這里血刃心里多少有了點底。到時他可以跟四只生化侍者聯手打孫鳳迎,看他孫鳳迎能不能抵擋?
  李治他們再跟真田師的人類部隊交接后,便率領的人類部隊跟喪尸部隊向沂山方向開始急行軍,同樣王建橋也帶著部隊向蓬萊一路奔馳而去。王建橋此刻在夕陽的余輝中顯得如此無力,他感覺自己就像這夕陽一樣,現在也正是他最后光芒的時刻。如果,如果刀疤沒回來的話,只能是李治帶領著這些人繼續的走下去了!除了他沒有別人了,吳江也行,但是吳江只聽李治的,所以說還是要靠李治啊!
  王建橋忽的想起了昨天自己做的夢,那個夢真的不是騙人的,他在小的時候,聽人說起過,人在去世之前,那邊的人便回來找這個人。這個人之前認識那些死了人就會回來找他玩,順便告訴他他要走的消息。他以前的時候都是當笑話聽得,可是后來隨著他年紀的增長,他見過了許多這樣的事情,才知道很多事情都不是胡說的。
  本來以為都是虛構的,沒成想民間流傳的很多東西居然都是真的,不自己親身體驗,那是不知道的。他現自希望老人說得來生是真的,他自咐沒有做過很多壞事,他也想來生投一個好的人家,沒有任何的戰爭,在一個公平合理的社會里面默默無聞的度過一生。
  當然最好找一個象莫嫣然或者劉琴琴那樣的丫頭一起生活一輩子,來生真的很好王建橋慢慢的閉上了眼睛,他身邊的賈年君見王建橋睡著了,給他蓋上了一件衣服,盡管天很熱,但是王建橋的身體太虛弱了。
  李治的部隊則是急行軍,他們不管不顧的直接往沂山走,居然在深夜的時候讓他們到達了南逯,到了這里他們必須休息了。一者這人都很打盹了,二者天真的太黑看不太清楚。如果是末世之前那也無所謂,現在這不是路上很多廢棄的車輛。動不動就要清理,這條路以前他們走過,但不知道為什么又多了一些破損車輛。
  李治等人略微一想已是了然,因為幸存者不僅僅是他們,還是有很多活著的幸存者的。于是李治便在南逯安營扎寨,他們這一夜睡得很好,也很香。但是有人卻睡的不好,也不香!誰啊?刀疤!
  沂山的局勢現在已經是非常的困難了,他們半山腰盡管是守住了,但是敵人那是天天的來攻,沒一個消停。前幾天他們看到來了一股子喪尸群,今天天黑十分這不又來了一大群喪尸,只見那遠處公路上的密密麻麻的喪尸在移動,看到這一幕刀疤心里那個仇那就別提了。自己這邊的部隊越大越少,人家越大越多。援軍那是一個不斷啊!自己這邊沒有援軍不說,糧食什么的都出現了極度缺乏,很多人就是餓死了病死了!
  他們現在已經是極限了,刀疤這些天都是喝野菜湯,好的時候還能吃個發酸的青蘋果,不好的時候就是鍋里的那些青糊糊。想到這里他是一陣長嘆啊!什么時候自己這個殺人不眨眼的通緝犯居然成了老百姓的保護神。什么時候自己這個花天酒地燈紅酒綠的常客居然跟士兵們同甘共苦。什么時候自己英雄一世居然落到這般田地。
  他不甘心啊!他也不服氣!這個世界做壞人永遠容易,做好人真的很難!人做一件好事容易,一輩子做好事難!他刀疤曾經想報復社會,的確他也報復了,但是那樣為非作歹的日子心里并不是很爽,總有一種空落落的感覺。曾經的他是快活了,爽了,但是看到一些無辜的人哭泣的樣子他突然想起了從前的自己,自己這樣做對嗎?一個大大的問號在他的腦海中浮現出來,但是周圍的那些官員們比他干得還絕!這讓身為黑社會的刀疤都自嘆不如,那些官比他心還黑,臉皮還厚一個個都心狠手辣。
  他記得有個官員跟他親口說過的話:梁老弟,你還認為國法真的是人人平等嗎?那就是擦屁股紙!國法對民不對官!你要知道做官的沒一個不違法的!越是知法才犯法!刀疤當時還罵那人就是個王八羔子。對方一笑:我這是跟你講實話,老百姓是最守法的!所以活該他們窮一輩子讓人欺負一輩子。
  那些有錢人哪個不是違法出來的?當然也有少數,你去查查帳,一查他們一個準!這讓刀疤變得更加肆無忌憚起來,但是后來刀疤見到了黨市長,那個人是刀疤人生的轉折點,記得給自己頒獎的時候,自己那副無所謂的表情,對方一點也不拿怪。本來他以為對方也是個偽君子,但是之后的很多事情讓他意識到他錯了。
  原來這么些年他一直是錯的,于是他改變了風格,他狠!但是他義氣!他毒!但是他有規矩!他有自己的章程,國法什么的他當然再也不信了,那些的確沒什么用,因為他周圍的官員沒一個遵守的!都是變著法子的撈錢,誰撈的多誰就是好手!
  想到往事他一陣嘆息,今天是他還債的日子了,他記得以前在網上看到一位法師被抓得時候,他就說道以前欠的債遲早是要還得。現在他深深的體悟到那個法師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