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3)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3)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3)     

末世橫行329 天上不會掉餡餅

卻說李治跟莫嫣然等人寄身山洞之中,他們最大的問題一是避免被對方的空軍間諜發現,二是要吃東西。幸好李治發明的背包戰略一直實行,這讓他們多少都有點吃的。李治等二十余人現在都在喝水吃飯,這個剛剛好容納這幾十人的山洞里面非常的陰森,但是也很清涼這讓他們避免了酷暑。
  李治現在正在洞口邊注視著外面的藍天白云,從這里看天邊的云彩好像跟這里一樣的高,時不時有些云從自己面前很遠處飄過。要是沒有這場災難就好了,他記得他以前早上登泰山的時候,那時真的是云海啊!周圍都霧蒙蒙的,上去之后卻發現那些根本就不是霧。而是云彩,是的,那些似煙霧飄渺的東西就是云彩,他以前經歷過,所以他知道。這個世界上永遠都是親身經歷的事情才有發言權,不然你的話語將變得非常的蒼白,別人一聽就能知道真偽。
  “在看什么哪?”莫嫣然忽地從李治身后探出頭來,她這么突然一說話搞得李治好懸沒摔下去。
  “沒,沒看什么。”李治不由得擦了擦頭上的汗珠。
  “你騙人,你不是在想你的劉蕓妹妹?”莫嫣然瞇著眼睛審問起了李治。
  “木有啊!我冤枉啊!”李治聽后立馬澄清,他知道莫嫣然但凡這樣說就要小心,這個女孩兒你跟一說這方面人家立馬就跟醋壇子似的。有時她看上去笑靨如花的,其實心里計較著哪!動不動就翻舊賬,弄些陳芝麻爛谷子的,他李治太了解眼前這個小妮子了。
  “沒有,這么說冤枉你了?”莫嫣然雙手拳在心口用腳不停的蹍著地上的一塊小石頭。
  “是啊是啊,我這么專一的人怎么干那些事情哪?”李治長吐了一口氣。
  “哦,我覺得也是。不過我剛才在地上撿的那張紙條是哪個女孩兒寫給你的?居然還是日文。”莫嫣然盯著李治的目光嗖的一下變得凌厲起來,那臉是說變就變啊。后者嚇得渾身一哆嗦,差點又沒從山洞口摔下去。李治為了避免武俠小說不幸跳崖的狗血情節發生,不由得往里面挪了幾步,他可不想成第一個一不小心被妞審訊摔下山崖的倒霉男主角。反正李治相信跳崖,穿越,探寶,百年功力,武術奇才神馬的都與他今生無緣。
  他自己曾暗暗的思索過,首先他不會穿越,即便真的不幸穿越了,也他媽絕對當不了什么太子皇帝的。原因很簡單,他沒那個命。第二,他絕不不會出現被打中八槍還不死的狗屎情節,他在濟州島地下挨過一槍,現在有時陰天下雨的還疼,他相信再厲害的革命勇士,真的挨上八槍的話那他絕對嗝屁,說不會的先朝自己開上八槍沒死再來辯論。第三他絕不會跳崖什么的進入狗血的尋寶情節,段譽什么的大神這輩子他也學不來。
  雖然他小時候武俠書武俠片看了不少,但是他知道那是虛構的,在這里他也不想抬杠。如果跳了崖之后還能活著回來的再跟他講一下是否八門全開,功力大進。
  “心虛了吧?到底是那個妹子的?”莫嫣然咬著銀牙笑個不停,人家在李治面前晃來晃去的看的李治心虛不已。
  “你真帥,這么討女孩兒喜歡啊?去了趟島國吧?怎么騙得人家的小姑娘啊?怎么樣?島國女孩兒跟中國的不一樣吧?”莫嫣然一連串的逼問讓李治大腦多少有點當機,李治也想知道那張紙條是誰給他的,怎么就落到莫嫣然的手里了。于是他提著膽子小聲的問了一句:“是哪個妹紙寫的?”
  “哼!露餡了吧!還哪個!難不成你找了許多的妹子?”莫嫣然突然話中帶了哭腔,這讓李治有點慌張:“不是啊,嫣然,你聽我說,不是你想的那樣!”
  “那是什么樣?”莫嫣然現在直接把那紙條扔給了李治,李治雙手去接,莫嫣然一跺腳轉身往洞里去了。
  李治撿起那張紙條,仔細看來卻是羽見時光寫給他的,他跟羽見在一起那么長時間,太了解她的字了。而且羽見教他日文,他教羽見中文,二人在“雙修”之后都是功力大進。那點小文字他還能看不懂嗎?上面寫的很清楚,這是羽見擔心李治要李治注意安全的。想到羽見,李治又是一陣擔心,不知道羽見的戰車突圍了嗎?唉,今天落到這步田地真是讓人扼腕啊。要知道羽見這樣的弱女子居然為了自己非跟著自己,唉!希望她別有什么事情,不然自己罪過就大了。
  那羽見有沒有事情哪?她又在哪里哪?在這里必須要說一下,現在羽見的戰車卻是落了隊,他們的戰車跟墩子誰的戰車在一起,他們現在三輛坦克一輛裝甲車大約幾十人的部隊,就散落在了馬站附近,他們沒有跟上童虎的大部隊,而是被一路趕到了馬站。墩子跟手下的幾個人還有羽見研究過,他們現在只能從這條路走了,他們必須先到諸城市,然后通過諸城繼續向煙臺市撤退。他們的第一目的地就是諸城,但是周圍全都是喪尸,現在他們的處境非常的困難。
  羽見不知道李治的死活,本來還哭鬧著要回去找李治,但是周圍成群的喪尸出現讓他們放棄了原先的想法。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別李治沒找到他們再全搭進去,在這里墩子發揮了領袖般的作用。他的判斷非常的準確,他認為童虎他們可能現在在安丘市區附近或者平度市區那邊集結敗兵。而李治可能也撤過去了,現在是逃難,救人在其后,先逃出去才能談救人。要知道他們現在處于被救的位置,這樣情況下談去救人是非常可笑的。
  羽見等人被墩子說服了,他說的非常的對,現在的這些部隊官銜最高的就是墩子,他的第一個命令就是避開大股喪尸群走下面,寧可繞大圈也要避開喪尸群。當然他們現在這么幸運也有羽見超能力的作用,不能那些喪尸怎么會恐懼,打打就不打了?但是墩子等人卻不知道只是一個勁的暗喊僥幸。他們卻沒想到李治等人在之后也想走他們走的這條路,可以判斷人的才華都是類似的,只是有一丁點的差別,但是就是這一丁點的差別卻讓他們差距甚大。
  李治現在正在跟莫嫣然解釋個不停,莫嫣然又開始哭哭啼啼的了,眾人看著他們的軍長跟眼前那個美女一個勁白活都是一陣的感嘆,這李治到那里都有妞喜歡啊!原先以為電視跟小說上寫的都他娘的是胡說八道,現在看來還真的有原型。這不,李治就是一個現成的。人家現在沒用不少力這不那個美女又開始笑了。真厲害!不服不行啊!趙飛博非常的羨慕,但是他被濟州島地下城食人族的那一幕打擊太大,他也不知道為什么對男女感情這方面失去了興趣。
  他永遠也忘不了那些女人就像畜生一樣的被割得支離破碎,還有一些被洗的干干凈凈的裸體女孩兒像豬一樣被用鐵鉤子掛了起來他真受了刺激。食人族他從小到大還是第一回見,但是就那一次讓他終身難忘。那些女人已經被那些畜生當作了肉食,已經成了豬一樣的食品。他想到這里頭有些暈,不由得出去透透氣。
  遠處那些樹木看上去都非常小,不時有花草的香氣被山風凌厲的吹過來,當然有時還夾雜著血腥的味道。他問過李治,李治說要到天黑才行動,現在他們要做的事情就是休息,但是李治跟莫嫣然一個勁打情罵俏你讓他們怎么休息?所以他還不如過來看些風景來的舒服。山下的那些黑點就是喪尸,現在那些喪尸鐵定都是敵人的,他們的喪尸部隊應該被消滅了。不是,只是被打垮了吧!血刃那么強悍的人,應該死不了。
  對方的部隊太多了,他清晰的記得那敵人簡直數不過來,本來他以為他們那些密密麻麻的喪尸戰友就已經是數不勝數了,但是在今天早上一戰的時候,他在山上看的清清楚楚的。對方的喪尸比自己這邊多了好幾倍不止。那些對手到底是些什么人啊?怎么會指揮這么多的喪尸?他記得真田曾經說過這個母體只能帶一定數量的喪尸啊!怎么對方的部隊好似無窮無盡似的,那些悍不畏死一個勁的往上攻擊的都是對方的部隊,他們怎么殺都殺不干凈。
  血刃那么多兵馬都頂不住,可以想象對方多么的強悍了。他不知道他們以后怎么辦,但是他知道他們晚上必須要行動,因為你不動永遠出不去!天上是不會掉餡餅的。很多人都是嘴上說著自己的偉大計劃,但是在行動上卻是畏畏縮縮的,這樣即便他們的計劃多么的完美,你不施行也是白搭。說,誰都會,但重要的是行動。只有把自己的想法付諸于行動,你的餡餅才會真正的到來。趙飛博知道自己的餡餅很簡單也很困難,那就是逃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