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7)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7)     

末世橫行33 人大代表是黑社會

金色的陽光同樣灑進了也緊緊相偎在一起的李治和劉蕓的房間里,劉蕓早就醒了,晚上還起來撿起了二人掉到地上幾件衣服,將其重新的覆蓋到了他們相偎在一起的單被上。劉蕓剛醒來的時候,太陽還在刷牙洗臉,外面天雖明了卻沒有露出太陽的那張堆滿笑,嘴里還掉了一顆門牙的臉來。劉蕓覺得有些冷又緊緊把李治往懷里摟了摟,而李治貌似很煩卻一下正面躺著。劉蕓不由得一笑,想起昨晚李治開始驚訝的表情和后來在自己身上那笨拙的動作,不由得一笑,又是一陣臉紅。
  她細細的打量著眼前這個眉眼英俊的青年,大概23歲左右(其實25歲,劉蕓也知道)。眉毛就像畫出來的一樣,高鼻梁,元寶嘴,因為還沒刮胡子,所以下巴和臉上冒出些許黑色的胡子茬,他長起胡子來肯定也很帥,應該是八字胡吧?劉蕓想到這里用手輕輕的摸了摸李治的胡子,她深情的望著這個已經征服自己的男人,就像是在欣賞一件藝術品一樣,又像是在慈愛的觀看自己還年幼的孩子!她嗅到了李治身體和頭發的味道,又是一陣迷亂,又不由的想起昨晚二人的那場“大戰”。她臉上頓時紅透了,她似有些不甘,又有些幽怨,睕了李治兩眼,索性自己拱到李治的懷里,將頭輕輕的靠到李治的胸前……[搜索最新更新盡在這時陽光已經射進房間,在房間的陽光光束里,很多的灰塵在里面嬉戲著飛揚著……
  “老大,我們走吧!”小青島握著刀緊張的看著一個穿著黑褐色皮夾克滿臉刀疤的男人,這個男人大約40左右,留著分頭,一臉兇悍相,眼睛就像豹子一樣隨時的瞄著獵物。這個人名叫梁鴻維,名字很不錯,他家是w市c縣的,父母都是老實的農民。他有一個哥哥和兩個妹妹,他們這歲數的人那時候還沒計劃生育,所以兄弟姐妹的很多。他從小就跟著父母干農活,練就了一身氣力,本來這個梁鴻維本質很好,熱情助人,心地善良,也很無私,為人仗義,深的周圍鄰里的喜愛,可是后來發生的一件事讓他的人生發生了轉變。
  在他1990左右的一個秋天晚上,梁鴻維騎著自行車回家,在拐一個彎時被一輛桑塔納轎車(相當于現在寶馬x6或者凱迪拉克xl
  )撞倒在地!那輛車的主人不但不帶他去醫院,還下車把他一頓好打。說他敲詐錢財,打完便揚長而去,梁鴻維腦海中深深印住了那輛轎車的車牌號。他在一個好心人的幫助下去了醫院,他又報了警(當時交警和民警還不分的不那么細),警察去了醫院做了筆錄,之后便音沉大海。他那年27歲,他的家人去了法院,檢察院去找!無奈對方家里有靠山,法院,檢查院都蛇鼠一窩串通一氣地欺負老百姓。而且警察還到醫院勸他私了,他是個倔人!相信公理相信黨是正義的,相信國家,結果卻讓他很失望。警察后來威脅他,他問為什么黨不替人民辦事?那警察一笑:老子就是黨就是國法!就是土皇帝!反了你了?要正義去美國吧!對方是個手眼通天的人!上上下下都打點的很到位,梁鴻維腿好了以后居然被單位開除了。在他傷病時單位領導早就收了黑錢,每月只給他10%的工資,這是不符合勞動法的,但對方就干出來了,這就是當時我們的社會。哈哈哈哈!可笑吧?但這很真實!當然后來朱總理設反貪局收拾這些烏龜王八蛋!整頓了干部隊伍,但這個陰影卻傷害了梁鴻維。他對這個社會鄙視至極,知道了這個社會的黑暗,他開始憤世嫉俗!如果他生活在今天,現在法制完善的今天,最起碼在末世他們看到國家在改變風氣,整頓吏治以民為本了,可能就不會這樣。但當時確實如此。
  他開始酗酒抽煙,打架!臉上的刀疤傷痕就是打架被人砍的。那一次他被砍的鮮血淋漓的,醫生都宣判他死亡了,他卻硬生生的挺過來了,他向蒼天發誓他要報復!他從傷愈復出后就更加變本加厲,他進了數不清次數的警察局和監獄,他變得更加頑強了。被勞改的更加頑強,打架不怕死,他背了十幾條人命,卻闖出了名堂!一大堆亡命之徒紛紛愿意投效他,做他小弟。因為他狠,他講義氣,他說話算話,他是非分明!什么法律國家在他眼里就是狗屁!他誰都不信,就信自己。他侍奉一個字:義!誰tmd和他玩彎彎繞,他就砍下誰的腦袋。他對朋友義氣,對周圍的人和氣,對手下嚴厲!他這些年的表現,讓他有了很大的人脈,連市領導和警察局長也和他稱兄道弟的。他當上了城管,入了黨,年年優秀黨員,成了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他在這些光環的掩護下,開始開賭場,洗浴中心,開始涉足房地產,操縱菜市。他為人仗義公道,很多老百姓都寧可找他辦事,也不去警察局。那效率,嘿嘿……
  “大家都準備好了嗎?”刀疤很平靜的環視了一下他的兄弟們。一個個掛著鼻涕,都凍了一夜能不感冒嗎?他無意間看到孫蝌蚪一臉冷笑,那眼中充滿了戲虐,仿佛在說,孫子,最后還不是聽我的。刀疤突然覺得有點厭惡,就繼續掃視別人。
  “老大,我們的車都準備好了,樓下暫時沒發現沒喪尸。”傍邊的“猴子”開腔了,這個人是他鄰縣的,跟了自己5年了,對自己忠心耿耿的,盡管才25歲,他卻很喜歡這個手下。想自己年輕時一樣的仗義,他無論干什么都帶他在身邊。
  “走吧,大哥!”馬.眼望著正在環視眾人的刀疤,他對他太了解了。甚至比對他自己一樣了解!很多人都是這樣,非常了解別人,卻不是很了解自己,所以才經常有人干出不自量力的事情,才會常常眼高手低。
  “出發!”刀疤大聲喊道。
  “出發!”一個壯漢回頭對倉庫里的其他人說,這個壯漢名字叫房勇波!他原先當過三年武警,退役后就在一家工廠里干維修工,生化災難后他一路逃難,一路收留難民。那對兄妹叫房亮亮和秦琳,那個損嘴胖子叫李健,都是他救的人。最多的時候他收留了近百人的老弱病殘。他是很有同情心和正義感的人,他很多時候能舍己為人,這樣的人今天就像穿越時空的古代人,這也和他本性還有部隊的教育有關系,他很信實所以以前經常有戰友捉弄他,當然現在也是。
  “大哥!外面沒看到喪尸,但……”胖子一臉焦急的從倉庫外面進來。
  “怎么了?胖子?”房勇波一看李健的表情,心里暗叫不好。
  “車壞了!”李健的聲音有些氣急敗壞。
  “真的嗎?幾輛?大家都停停,我出去看看!”他剛要出去卻看見李健向一臉可愛的秦琳擠眉弄眼的,逗得那個娃娃臉捂著嘴笑。心知這個損嘴又在胡說,都什么時候了。“別胡鬧了?車真完了?沒完我揍你!”
  “呵呵,沒事的!開個玩笑波~哥!五輛卡車全都很好!”李健沖著房勇波咧嘴一笑。
  “哼!再胡說小心挨打!”房勇波也喜歡這個胖子,因為很多時候都是他在講笑話和故事調節氣氛,就著飯量……
  “就是啊!波,啊不,房哥揍他!他好壞好壞的!”秦琳撅著嘴淺淺一笑,她的表哥房亮亮卻在一旁不停沉思著,什么話都不說。
  “老少爺們!大家準備好了嗎?”房勇波沖倉庫里的人們大喊。
  “好……了!”大家哆哆嗦嗦的,都知道今天可能就是他們今生的最后一天了。
  “走!”房勇波率先出了倉庫。一群穿的五花八門的人拿著武器紛紛跑出倉庫,各自涌進一輛輛卡車上!房勇波發動起來車來一踩油門,車直接往廠外開去,后面幾輛車紛紛跟著“頭羊”前進。陽光再次用金色的陽光不停的照耀著這些出發的幸存者們……
  此刻島國地下軍事基地內……
  “北條君,研究的怎么樣了?”將軍一臉嚴肅的來到一個一身白衣的研究員身后,將軍后面還跟著川島,這是一個實驗室,一張特殊鋼化玻璃隔離的屋內,有很多喪尸被關在里面,北條和很多研究員正在觀察這些喪尸。
  “哦,將軍閣下您怎么來了?”北條有些措不及防身后突然冒出個人來,把手中資料交給傍邊一個穿白衣的女性助手,轉身向將軍躬了一下身。
  “北條君,最近進展如何?”野坂將軍淡淡的一笑。
  “將軍閣下,現在我們的確獲取了一些情報。”北條說道這里頓了頓,他回頭望了一下特殊玻璃內的一個灰黑色的喪尸說:“將軍閣下,請您看這個灰黑色喪尸,這種喪尸居然有智力!”“什么?母體嗎?”野坂中將覺得很好奇。
  “哦,將軍閣下,這個并不是母體。”北條博士搖搖頭說道。
  “哦?不是?”這有點出乎野坂中將意料。
  “是的!將軍,這不更有趣嗎?”北條博士頓時一笑。
  “嗯,哈哈哈,的確是。能詳細講解一下嗎?”野坂中將也是一笑,但隨即問道。
  “嗯是這樣的,這種喪尸是頂級母體的護衛人員,我們可以稱之為近衛軍或者侍者!他們的智力居然有5-6歲孩子用的智力,他們會尋求一些防護,還會使用刀劍!”北條博士頓了一下,望著里面的灰黑色喪尸緩緩地說道。
  “會用槍嗎?”川島開口打斷了北條的話。
  “川島君,他應該不會的,到目前研究并沒發現喪尸會用槍!”北條瞥了一眼川島,他心里多少有些不滿,但臉上卻沒露出來。
  “怎么形成的?”將軍看著正在向他做了一個“殺”手勢的灰黑喪尸冷冷的說道。
  “應該是被頂級母體咬了,形成的……”北條博士尋思了一下。
  “我們國家有頂級母體?”川島驚呼。
  “因該是的”北條也是一嘆,他回頭看了看川島繼續說道:“它還可以指揮其他低級喪尸,還會用戰術……”
  川島越聽越冷,他覺得這個冬天好冷啊,真的好冷啊,從來都沒這么冷。他看到北條博士不停向將軍介紹著,他卻都聽不到了,一顆心都飛到海的那一邊,海,如此的藍,就像海上的天空一樣,不停有白色海鷗飛過,留下一聲聲的鳴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