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1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17)      第三章少女喪尸(01-17)     

末世橫行336 哦真的有這么神奇


  三人寒暄了一陣,這柳去病看了看程鋒身后的吳江等人問程鋒道:“程老弟啊,聽說最近你這里來了一位能人,不知今天來了沒?”
  程鋒聽后便是一陣笑,他拉了一下吳江,對眾人說道:“實不相瞞啊!這個年輕人是吳江,年紀輕輕就在王健橋手下擔任參謀長了!”
  “哦,真的有這么神奇?”唐一平聽到這里故意的拉著長音說到。
  “首長們好!在下吳江請將軍們多指教”吳江立馬立正對著眼前這三個總司令行了一個很標準的軍禮。
  “小伙子,很不錯啊!多大了?”柳去病看到吳江相貌堂堂的就是一陣高興,他還有個閨女沒嫁出去哪。他的姑娘也老大不小了,這吳江如果能為自己所用,想到這里柳去病就是一陣的欣喜。
  江看了一眼柳去病,此人一雙丹鳳眼,濃眉,說話很有底氣,不由得嘆息這樣的**害起老百姓來也是眼睛不眨一下。看來人不可貌相啊,這并不是你長的慈祥就不禍害老百姓了。
  “嗯,不錯不錯!”柳去病上下的打量了一下吳江,心里那個高興勁就別提了。等他見到李治的時候嫁閨女那想法更加的炙熱了。人家的姑娘在家都養了23年了,能不急嗎?再過幾年到了三十就不好辦了,所以柳去病一方面為了他那不成器的兒子cào心,一方面有為他那老大不小的姑娘的cào心,但是無論他的兒子還是他的女兒都不買的他的帳。他的兒子嫌他多管閑事,他的女兒嫌他瞎cào心,正所謂可憐天下父母心。這老人為了孩子們著想,到最后卻得了些埋怨,盡管被埋怨他卻不能不管。
  “又在相女婿啊?”程鋒一眼就看透了柳去病的心事,不由得哈哈大笑起來。
  “好了好了,我說你們這倆人讓人家客人久等,要問能不能進去邊喝邊問?”唐一平也是笑著擺手不已。大夏天的曬了半天他能不能不牢騷嘛。
  程鋒跟柳去病聽罷都是一笑,雙方都是一擺手作出了一個“請”字。于是柳去病等人當先而入,那門口的一大幫人全都紛紛讓道避在一旁。柳去病拉著吳江的手顯得非常的親切,他現在突然起了一種惜才之意,他的兒子本來就是個惹事生非的,但是女兒他卻是很疼的。他們家就那么一個閨女,從他的爺爺那一代起他們家清一色全男孩兒,好歹他才有了個姑娘,無論是他的父母還是他跟他老伴兒都對他的女兒疼愛有加。
  當然他的女兒自然被寵的不得了,看到還珠格格沒?人家跟那小燕子有一拼的。長的也是不錯的,就是脾氣……呵呵,不過這個沒事,給她找個脾氣好的,還不成?這吳江他一看就喜歡,所以暗暗地上了心。等等讓那些才子們刁難一下,嗯,不是,是考考他,看看他的才學如何?所以柳去病打定了這個主意。
  那邊唐一平本來對吳江很戒備,現在見了吳江,一看就是很厲害的人物,也是起了愛才之意,這人我拉攏過來不就是我的人?那個羅城成天只知道吹牛皮日大蛋的,干什么都二二乎乎的,除了在chuáng頭上英勇的很。他每次去養心館,搞得那些“神女”們欲死欲仙的,號稱“一晚七次郎”,他娘的就是一個種馬,這種人自己手下一抓一大把,你去掃一趟黃,抓回來的全她娘的是當官的,沒一個老百姓。
  上次他的手下全都讓程鋒的掃黃隊游了街,這程鋒真他娘的狠!末世前抓住的老百姓嫖.娼的才游街,他倒好,這當官的游街,真是!沒聽說“刑不加上大夫”嗎?糊nòng糊nòng那些老百姓就行了,何必來真的?這分明就是針對自己。想到這里他笑著瞥了一眼程鋒,卻不想程鋒也在看他,于是二人眼神一碰旋即分開,都各自跟各自的人說笑個不停。
  他們一會兒就來到了大廳,那里早就密密麻麻的擺了一大群桌子,看上去甚是壯觀,有那么點末世前人大開會的來盤了。當然他們后面的人也是浩浩dàngdàng的,今天基本上所有有點頭臉的人都來了。開玩笑,柳去病跟唐一平兩個總司令想請,誰敢不來?除非是不想hún了。
  這個酒店內部清一色的歐式風格,紅色的如意形地毯烘托出熱烈的氣氛,盡可能升變的天huā起池層次豐富,水晶吊燈襯托出華富的感覺。突出品質的空間,由于天huā高度受到限制,所以在立面上做了許多縱向的處理、深色的木飾給人以高貴的感覺。吳江等人看的暗暗稱奇,這樣的酒店讓人感覺到了一種舒適,不愧是五星級酒店啊。
  而這時程鋒三人拉著略微有些發呆的吳江直奔上面的主席臺,人家早就準備好話筒什么的了,這不是他們剛一坐下,就有人過來調試了一下話筒。吳江有些不太適應的看著臺下站立的精英們。看著他們向他投來那種炙熱跟羨慕的眼神,突然有種說不出的喜悅感,但隨即他內心嘆道這就是權利。
  這個臺子就是權利的代表,那些人佩服的只是權利而已。末世前全國上下男男女女都陷入了瘋狂的拜金主義,基本上都是全民經商了。所以人都繃緊了神經的掙錢,所以出現了“時間就是金錢”“làng費時間就是犯罪”等等的口號,中國在末世前達到了快生活的頂峰,人人都想一只忙個不停地工蜂,就連打游戲刷副本都是要求速度。
  人生的真諦難道就是為了錢嗎?很明顯不是的。人離不開錢,但是人在一個勁工作下,其負面效應就會顯現,他們忽略了生活,生活也將舍棄他們。他們很多人失去了自我,失去了歡樂,曾經一些快樂的孩子成了忙碌不停地工蜂。他們很可悲,但是是什么促使他們如此可悲哪?值得深思。這不是一個個體現象而是整個社會都變的急功近利,甚至開始制假販假。
  他們互相欺騙,互相指責,變得誰都不信任誰。一個樓上的人們都不認識,對門也叫不出名字來,他們防備別人就像防備壞人一樣,因為他們對別人失去了信任。是的,他們不但不信任陌生人,親戚朋友同學周圍的人他們都抱著懷疑的態度去看。
  在他們眼里別人都是不值得信任的,最終他們也變的對自己不再信任了。他們變得脾氣火爆,變得抑郁消沉,變得斤斤計較。曾經歡樂他們失去了歡樂的曾經,他們只剩下處理不完的公務跟苦惱,他們自己也不明白為什么開朗的他們變得如此哪?他們壓力山大,他們生活拮據,他們危機重重。
  整個社會都是如此,當他們靜下來想休息的時候總有干不完的工作在等著他們,最終他們瘋狂了,是的,整個社會瘋狂了。就算沒有這場生化危機他們也會徹底瘋掉的。吳江看著下面都在認真聽講的“孩子們”就是一陣的可憐,他想笑,但是他卻笑不出,為什么哪?因為他也是其中的一員,他們就是他的翻版。人嘲笑別人很簡單,但是嘲笑過之后發現自己跟那個自己嘲笑地人一樣,你會怎么想?
  剛才柳去病講了一頓革命斗爭形式,全據點形式一片“大好”,當然下面掌聲陣陣,不時有人奉迎喊好。現在卻是換成了唐一平講今后面臨的外部形式跟制定的發展目標,當然不會少于十條,盡管講完就可以扔進廁所擦屁股了,但是面子上的東西還是要講嘛。不然下面的人怎么知道他們這些“大人們”忙什么了?總不能跟他們講真話吧?嚇死他們啊!不死也要瘋掉的。
  程鋒看著唐一平講的口沫橫飛的,就是一陣好笑,他們這些人講的稿子,早就是有人寫好的,千篇一律。想起上個月他的演講稿被柳去病拿來略微改了改,就上去講他不禁的一個莞爾。這也就算了,柳去病講稿子,講一句就是一個大喘氣,讓人聽著心驚,總怕他一個大喘氣喘不上直接嗝屁了,聽得那個別扭就別提了。那里像人家唐一平,你看看人家唐一平,直接拿著稿子念個不停的,嘟嘟囔囔的,盡管有些口齒不清,但是人家懂講話藝術,這一停頓,下面的人就是掌聲雷動啊!這叫一個高手啊!這不像別人歡迎的時候就是自己嘟囔個不停,也不管你是否聽明白了。
  想著想著,唐一平已經嘟囔完了,下面那些人又開始拼命的鼓掌了,掄到自己,程鋒心中一嘆。于是人家接過話筒,把稿子放在臺子上,講一句看一句的,順便在看看下面有什么不老實的,或者是什么不服的,抑或是偷著笑得。要知道下面這些人是最不老實的,上次自己講話時有個睡著的還在打呼嚕,他娘的老子講的東西就那么催眠嗎?想到這里他不由得抬頭一看,果然下面一大群人已經進入了夢鄉……
  吳江聽著他們在講那些沒用的東西,不由的把目光移到窗外,李治他們不知道怎么樣了,他們現在還在w市嗎?還是進入了日照。他判斷不出,但是他知道李治很快就會出現在這里了。
  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