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0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07)      第三章少女喪尸(08-07)     

末世橫行338 舌戰群儒


  煙臺養馬島某五星酒店內,一個群人正在圍著一個年輕的軍官敬酒,那個年輕人就是吳江。
  “哎呦,這么說,你們的部隊還所向無敵來著?哪敵人怎么打到煙臺了?這不是天大的笑話嗎?哈哈哈”一個拿著酒杯的矮個子軍官放聲大笑。此人乃唐一平手下軍參謀長,名叫章士鐸,外號賽張昭,個子雖矮但是口頭子卻是非常的犀利。
  “至少不像某些人只會紙上談兵。”吳江端著酒看都沒看章士鐸一眼,只是淡淡的一笑。
  “那個蓬萊紀坶島是你們平定的?”歐陽風盯著眼前的這個叫吳江的年輕人緩緩的問道。因為他們昨天從羅城那邊得到了紀坶島有人類平定的消息,羅城什么人?齊平庸在吳江離開之后就建議派間諜去蓬萊看看,結果他們去了之后大吃一驚。原來這里的喪尸居然全被吳江的部隊擊退了,甚至紀坶島基地也在重建之中。
  他們的間諜在潛入之后驚訝的探知長島他們也是李治吳江等人解放的。他們甚至還有一座海上大型城市,這不用別人說,在蓬萊海岸不時能看到那座城市隱隱約約的開來開去的,那些hún進去的間諜在得知李治軍團的戰績后,迅速的回稟羅城。羅城驚訝的說不出話來,他們決定通知芝罘區的老大們,結果沒成想吳江正好到了,真是來的早不如來的巧啊。
  歐陽風知道了這些消息后大震,這都是些什么人啊?唐一平決定宴請他們探一下口風,順便刁難一下他們殺殺他們的威風。他今天不知怎的,一見吳江居然非常的喜歡,要知道人才在那里都招人喜歡。特別是對他有用的人才,這樣的厲害的人不為他所用簡直就是瞎了。
  吳江聽罷渾身一震,他不知道誰把這個消息泄漏出去的,但是對方問到此處,他不由得一笑算是回答了。
  “這不可能吧?喪尸你們也打得過?”傍邊又一個謀士模樣的人冒了出來,此人仙風道骨,眉清目秀一副道長打扮,這就是柳去病的手下的白云道長。大約四十多歲,據說他的師傅曾經打坐七十余日不吃不喝,依然無事。而白云道長深的他師父的仙機,能參悟人的命運,此時白云道長發話眾人紛紛伸著脖子望著邊瞅個不停。
  “依道長所言,我們難不成要祭壇作法退敵不成?”吳江看著對方瞇著眼睛一陣冷笑。白云道長立刻一陣臉紅,柳去病曾經讓他登壇做法以便壓制這股“歪風邪氣”,沒想到這降妖除魔的白云道長在做法時差點沒被外面的喪尸叼走,還是軍隊的武器管了用才救了他一命。此刻吳江一句反問正好擊中他的軟肋,白云道長一陣氣短,周圍的眾人已經開始了偷笑。
  “試問你們不是從w市而來,怎么又從海上殺過來了?這他娘的是不是很好笑啊?阿?哈哈哈!”一個大胖子軍官在說到此處時朗聲大笑,可能他覺得熱吧,外面的軍裝都敞開了懷,這一笑身上的féiròu那是此起彼伏的。
  “哦,李軍長怎么對我軍的動態如此了解?試問李軍長也在第*軍任職過?”吳江向對方敬了個酒,那胖子頓時一陣無語,連聲喝酒喝酒的打斷了吳江的問話。
  “聽說難道不行?”章士鐸見李軍長吃虧頓時刁難起了吳江。
  “哦,聽誰說的?”吳江不由打量起來眼前這個章士鐸,此人大約三十多歲,兩撇小胡子是他全身最大的亮點了,除此之外實在挑不出能看得地方來。
  “呃,聽……”章士鐸被吳江盯得渾身發máo就像一只見了貓的老鼠一樣,不停的躲避著吳江的目光。
  “聽我說的!”臨著不遠的一個桌子上,過來一人。此人看著吳江笑呵呵說道:“吳參謀長,好久不見了!還記得鄙人否?”
  吳江定睛一看乃是羅城,他自從看到齊平庸的時候就知道了事情的原委,而且在齊平庸給他做了暗示之后,吳江就格外的小心。這不之前一些刁難他的軍官都被反問的灰頭土臉的。
  “啊!羅兄,景山一別,兄長又胖了。”吳江拿著酒杯站起身來跟羅城碰了一下。
  “真不會說話!怎么沒大沒小的阿?”羅城半笑半威壓的說到。
  “就是這個人怎么這么說話,真沒禮數!”白云道長等人紛紛打壓吳江。
  “是啊,就是因為小弟不會說話,才想聽聽羅城兄這個會說話的怎么說話呀!”吳江皮笑ròu不笑說道。
  “你這人!你怎么說話哪!你個什么東西!你哪個單位的阿?”羅城看周圍的人都幫腔所以趁機提高了嗓門想把水攪hún了,趁機揍吳江一頓。
  “羅城大將軍,我想問問你,這是什么地方?你以為是你們景山風景區阿?你敢在這里撒野?你眼中可有三位司令?你眼中可有芝罘去據點,你這么囂張明欺芝罘區無人!”吳江連看都沒看羅城,冷冰冰的說了幾句話,讓周圍的人都怪某怪樣的打量他。那邊的唐一平誰的都皺起了眉máo,而且柳去病的警衛隊長拉了一下槍栓,帶著警衛向他們的酒席過來了。
  羅城頓時意識到自己孟làng了,他在景山耍慣了威風,欺負人欺負習慣,所以今天一不小心就露出了本性。他露出本性來,讓那三個欣賞吳江表演的總司令可是不高興了,就連唐一平也在心中大罵羅城就是頭蠢貨!你在我這里發什么颷阿?你這不是找死嗎?他看了看一臉慍怒的程鋒跟滿臉不高興的柳去病就是一陣笑:“羅城這人就是個莊戶來頭,大家別拿怪,來喝酒,喝酒!”
  唐一平端起酒杯跟程鋒柳去病喝酒,柳去病直接沒給唐一平好臉子:“我說,老唐啊!你這今天請我們來是喝酒的還是找碴的?有這么干得嗎?讓個外人在我們面前撒野!這不是明擺著欺負人嗎?”柳去病一個心思的看好了這個“女婿”候選人,他是想刁難一下吳江,但是這唐一平居然不知道從那里找了個二貨來打他“女婿”(人家看好的那就是了。)他能愿意了?
  而程鋒更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說道:“唐司令,你看我不順眼,朝我發瘋就是了,干嘛找些野漢子朝我請來個客人發瘋?程某不明白今天求教一下。”
  “不是,你看,小高阿!”唐一平終于也忍不住了,回頭對他的警衛隊長說道:“怎么搞得?讓羅城老實點,再不老實點休怪我唐某人無情!”
  于是唐一平的警衛隊長也過去了,這一下羅城先后被兩個警衛隊長警告,搞得臉跟屁股腚似的,低著頭不言語了。周圍的人全都感覺羅城太粗魯了,這樣的人素質也太低了吧?聽說還是個風景區的負責人,真是丟人丟到家了。
  這時歐陽風見有點冷場頓時又開始發揮主陪作用,拉著這座子人開始喝酒,喝了幾個酒之后。他示意下首的陸架任說話,陸架任會意,站起來身來向吳江敬酒:“久聞吳兄有見識?試問現在天下大勢又當如何啊?”
  吳江一笑端起酒杯跟陸架任喝了一個說道:“吳江才疏學淺,境內尚未理好,怎敢言天下大勢?”
  “哦,此言怎講?”歐陽風聽后很感興趣,頓時瞇著眼睛問了起來。
  “兄弟睨于墻,別人不欺負已經是好的了?還敢談天下大勢?”吳江說罷一陣嘆息。這一下周圍的人全都沉默了,是啊,不用說國內,現在他們這個據點都是打得不可開交的,自顧且不暇,又有什么資格談論天下大勢?
  傍邊酒桌上在聽吳江講話的程鋒唐一平等人都是一陣感嘆,是啊,當初的自己都是為了老百姓著想,都以為自己就是正義的,但是不知怎么的卻陷入了爭權奪利當中。而且他們這些看不服末世前那些貪官所作所為的軍官們,在自己當政之后干得跟末世前的貪官又有什么區別?甚至很多地方還不如他們哪!三人想起自己開始的初衷來都是一陣太息。程鋒偷眼去看唐一平二人,發現二人也是同樣的眼神,頓時三人相視一陣苦笑,隨即各自夾菜聽吳江繼續講的話語。
  “哦,吳參謀長,那你看我們這個據點前途如何?我們這些人又該怎么做哪?”庾澄當了半天的啞巴終于開了口。
  “呵呵,洗洗脖子吧。”吳江慘然一笑。
  “什么意思?”白云道長聽著就知道吳江要語出驚人,果然吳江說道:“據我們最新的消息,w市區的我們的部隊全軍潰敗了,敵人已經占領了整個w市。”
  “不可能!怎么可能哪?你們的部隊哪?”歐陽風情急之下問道。他們沒想到眼前這個百勝之師居然也打了敗仗,這樣他們煙臺的門戶徹底被打開,那些喪尸母體將直接進攻他們了,紀坶島就是最好的下場。
  “留守部隊基本上被消滅了,如果我們這些殘兵敗將不想投降那最好是合作。”吳江看著他們眼中已經是泛出了淚huā。
  眾人聽到吳江這句話都陷入了沉默當中……
  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