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1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17)      第三章少女喪尸(01-17)     

末世橫行340 二十一條亡國

羅城見齊平庸也在那里支支吾吾,頓時大吼起來:“老子不服氣!憑什么說我勾結喪尸?你們有物證嗎?”
  吳江一笑淡淡的說道:“這個可以有!二炮把他們的證據拿上來!”
  只見二炮拿著個小盒子,他走到吳江面前把那東西給了吳江,吳江在羅城面前晃了一下,遞給了柳去病。后者打開盒子,拿出了一份協議書,上面赫然印著生化將軍章邯與大將羅城的親筆簽名!羅城在后面一眼看到腦袋嗡了一下子。他立馬意識到對方也非等閑之輩,原來那天晚上他們赴宴是假,盜他的協議書是真!他眼前一下子變得天旋地轉起來,就像得了重感冒一樣的頭重腳輕,他的身上手腳冰涼,大熱天的他居然感覺到了冷,還生生的打了個噴嚏。
  羅城這想法算是對了,自從羅城跟吳江隱隱約約的說了他投降喪尸母體的事情以后,吳江就吩咐他的特種兵跟消天的生化shì者去找那東西。就在那天晚上羅城捉jiān成功的時候,吳江的特種兵成功的從羅城的密室中盜取了他的保險箱中的協議書。羅城覺得那協議書在那里面萬無一失的,就沒再去看過。誰成想落到了吳江的手里面,現在他是無法再狡辯了,鐵證如山。人證物證都在,他難以自圓其說了。
  程鋒看著那份協議書,里面全都是一片不合理的要求,這樣羅城都能接受,真的是個狗奴才!他一笑對著唐一平說道:“唐司令,你這看看不多不少,二十一條啊!哈哈,古有袁世凱二十一條亡國,今有羅城二十一條求榮。”
  柳去病看著也是一陣子冷笑:“老唐啊,你的人有種!”
  唐一平氣得腦袋上青筋直跳,人家也不顧什么吳江手下的騙不騙了,現在的問題是先干了眼前這個畜生再說!這第七條必要地時候可以配合進攻煙臺據點,這不是明擺著要造自己的反嗎?唐一平對著警衛隊長冷冷的說道:“把這畜生拉出去斃了!不要一槍打死,給我用機槍打!”
  “唐一平,你不能這樣!我鞍前馬后的跟了你多少年!”羅城被幾個警衛拉著往外走,他急得拼了命的往前沖,卻是一步步被人拉著往后拖。
  “歐陽風,你他娘你的小老婆是老子送給你的!你見死不救!”
  “柳去病!你不是要策反老子嗎?救了老子,老子就跟你干!”
  羅城真急了什么都開始說來三人之間的恩恩怨怨都一股腦得往外倒,這時那些警衛不干了,紛紛沖著羅城的嘴下了手,有人用槍托砸掉了他的門牙,頓時羅城所到之處就是一片血,他還是支支吾吾的罵個不停,卻是聲音越來越小,之后過了一會兒便聽到不遠處傳來了一陣槍響。
  “清脆的聲音。”程鋒調笑的說了一句。
  “畜生!就是個畜生!”唐一平被羅城氣得xiōng膛不停的起伏,左手還有些哆嗦,他沒想到自己力保的這個人居然是個狗雜碎!漢jiān,亡國奴!他聽見機槍的響聲還是不解氣,恨不得自己親自用機槍突突那個狗雜碎。
  “干嘛生這么大的氣!本來今天就是來喝酒的。沒成想冒出個這么個玩意兒來。算了,唐老弟!吳江啊!對,你過來!”柳去病安慰了一下唐一平,卻是向吳江招了招手。
  “柳司令,什么事情?”吳江聽到柳去病叫自己,便折身走了過來。
  “嗯,小伙子,你不錯!別的現不說,有骨氣!我們沒看錯人!來,來來,到我們桌子上喝酒去!”柳去病拉著吳江就走,但是走了一步看見唐一平還在那邊生悶氣。便回頭招呼唐一平:“老唐啊,多大年紀了?跟個死人嘔什么氣!回頭讓人平了景山就是!先喝酒!”
  就這樣這些人紛紛得又開始了喝酒,但是這樣一攪,那酒宴可就不是那個味了。很多人都沒心思喝酒了,全在小聲的談論著羅城投敵當漢jiān的事情。當然還有打聽吳江他們來路的,他們不時的扭過頭來看吳江等人。
  還有的直接跟二炮李健稱兄道弟的喝起酒來,這二炮被人一捧,立馬吹起了牛皮,講的周圍的軍官一愣一愣的。當然人家二炮也不忘順點紀念品,什么場合人家都不忘了老本行的。李健也是個好手,他雖然順的不如二炮多,但也是一場“大豐收”,那些人不是少了打火機的,就是沒了鑰匙環的,反正那些五huā八門的,小物件少了不少。
  平八郎由于滿口日語,沒一個理他的,他們這些軍官雖然打仗不行,但是民族氣節還是有的。當年日軍的惡行以及戰敗后的強硬態度讓他們這些祖國的“守衛者”對他不屑一顧,所以平八郎只是吃個不停喝個不停。人家也聽不懂,樂的消遙自在,可能今天的宴會就是平八郎自己吃喝得開心,別人都是憂心忡忡的。
  吳江在到了三位司令的桌子上之后跟三位司令還有幾個政要說個不停,吳江非常的聰明,不停提對喪尸事情。這樣程鋒他們三人有了共同語言,是啊!他們三個好久沒有這樣敞開心扉的聊過了。平時一起都是勾心斗角的,因為他們所遇到的外力不大,現在不一樣了。對方滅掉了w市的人類駐軍,兵發煙臺市,而且他們前沿陣地,景山居然叛變了成了敵人先鋒。
  這讓這些勾心斗角的“大人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現在他們內斗已經是次要的事情了,主要的事情他們要怎么對付敵人的千萬大軍。眼前的吳江在蓬萊有部隊,而且他們有對喪尸大軍的經驗,這非常的難得。而程鋒唐一平誰的都不是慫包軟蛋,他們在民族大義上是一致的。所以這三人通過眼前這個“連接線”不停進行互動跟溝通,先是柳去病表了態,決不投降。
  為了抗擊喪尸侵略,為了子孫后代,他寧可讓出來這個總司令來。之后唐一平提出了建議,誰能擊退喪尸,誰就是芝罘區的新首領,他愿意唯他馬首是瞻。在之后程鋒也表了態,人家說得也最實在,為了抗擊侵略,他愿意聽從指揮,他的部隊將編入野戰序列,聽候差遣。三人讓來讓去的,甚是熱鬧。
  但是這桌子上的那個不是人精,這些當官的說得話是不能信的,也許他信誓坦坦的跟你啦大實話,但是說了之后你只能當笑話聽,如果你信實了。那你很快就完蛋了,這里也是這樣的,吳江心里明白地很,只是笑個不停,但是他知道一點,他們這些人都不會投降喪尸的。這就是他們以后能并肩戰斗的前提,而他完全可以利用這一點,讓他們三個一起走到他們抗擊喪尸的戰斗序列中來。
  很快筵席就散了,他們各回各得駐地。程鋒他們三個終于在臨別的時候說了真心話:先一起抗擊喪尸,有帳以后算。就這樣他們分開了,但是分開之后人人內心都不平靜,特別是唐一平。本來想給吳江個下馬威,看看他有幾斤幾兩,沒成想羅城這廝腦子進了水,搗什么激.巴蛋啊!死了活該,死了正好!他現在想起來還是一陣氣,他留下了跟吳江談過的那些人。現在他們正在傍邊望著自己發話哪。
  于是唐一平沉了一下說道:“那個吳江今天你們都聊過了吧?”
  “嗯,聊過了。”對面那些人都是異口同聲的說道。
  “怎么樣?那個白云道長,你先講講。”唐一平掃了一眼白云道長說到。
  “此人眉清目秀,天庭飽滿,地闊方圓,印堂發亮,相貌堂堂,儀表甚是不俗啊!”白云道長搖頭晃腦的開始背書,周圍的軍官們都是一陣汗顏,紛紛朝唐一平看去,果然唐一平滿臉的不高興。
  “讓你說感想,誰讓給他相面的!”唐一平沒好氣直接說了出來。
  “哦,不好意思!職業病,職業病啊!”白云道長見唐一平不高興了,頓時不再賣關子他略一沉yín說道:“此人城府很深啊!見地也很廣。”
  “哦,這是你的看法?還有嗎?”唐一平聽著這兩句跟自己想的一樣,那個吳江的確非常的睿智,而且很沉著,這人是個角色啊!要知道現在的年輕人都是急功近利的,按耐不下性子來,像吳江這樣的人顯得越發難能可貴。
  “這是個人物,說實話,我們都不如他。我也看不出來。”白云道長微微一嘆,他卻隱隱約約的感覺吳江有星相,但他不敢luàn說,露了天機是要遭雷劈得。
  “嗯,那個誰啊!章士鐸,你怎么看?”唐一平見白云道長不言語了就轉頭去問章士鐸。
  “哦,我覺得這人言語犀利,話語之間似有刀兵之意,這人不簡單。才思敏捷是肯定的,我覺得這是人際關系高手,心理學專家。”章士鐸回憶著吳江跟自己的對話內容,說得很慢,但是他得原則就是寧可不說也不說錯,這里也是一樣的,省得被人笑話。
  “哦……”唐一平聽罷也不由得回想起了吳江在酒席上所說的每一句話來……看首發無廣告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