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12)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12)      第三章少女喪尸(08-12)     

末世橫行36 刀疤梁鴻維

卻說李治和劉蕓也在一處廝打,李治死死的抱住要跳窗的劉蕓。劉蕓今天也是拼了,她為了自己的名分拼了!她不能輸給莫嫣然,如果今天她不能把李治的心爭取過來,那以后就很難了。像她這樣明事理的女孩兒能不懂嗎?她的眼哭的已經紅腫了起來!就像熬了一個通宵一樣,腫了的眼睛只不過是紅色的,而不是黑色的熊貓眼,就便如此估計那些自以為很美的女孩子在她面前也得跪著唱征服。美人兒流淚,梨花帶雨。她的眼睛依舊明亮的像剛擦過的鏡子一樣,只不過不時的留下痛苦的淚珠。她的衣服很多地方都已經被扯掉了,弄得衣服上沾滿了灰塵。她的頭發散亂著,活像不小心被扔在泥土里的洋娃娃一樣,讓人看著心里憐惜不已……
  李治從后面死死的環抱住劉蕓,看到這個平時文靜的女孩兒讓他搞的又是撞墻,又是要跳樓自殺的,他心里亂極了。一霎那,劉蕓平時的美麗和光彩又代替了莫嫣然的影像,現在劉蕓讓自己搞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再說萬一她懷孕了怎么辦?那可是自己的孩子。他越想越是懊悔不已,為自己昨晚的輕率而悔恨。他懷里的劉蕓依舊在掙扎著向窗戶處移動,李治情急之下,把劉蕓的身子扳向自己,一嘴吻了下去。劉蕓被扳過身子來,本想大罵李治,不料卻被李治吻了個正著!頓時她覺得自己渾身發軟,打在李治身上的雙拳原本是狠敲,后來竟成了輕捶,再后來成了撫摸,最后卻是也緊緊的抱住了李治。[搜索最新更新盡在李治覺得劉蕓軟綿綿,她的發香讓李治心里一陣沖動,他開始發狂了,他雙手不輕撫摸劉蕓的后背,緊緊的把她環在懷里,和劉蕓繼續他們的法式長吻。劉蕓哭腫的眼睛也已經開始變得迷離,但她的腦海里卻反應出三個字:成功了!慢慢的她的呼吸加重了……李治劉蕓現在早把昨天刪他們激情戲的事情忘在腦后了,劉蕓被李治一把攔腰抱起,直接去了臥室的床上……此處作者只得自宮500字。
  一陣風雨之后,劉蕓輕撫著李治的額頭,嬌羞的問他:“你個冤家,你讓我如何嫁人?我是嫁不出去了,你要對我負責的!”
  “當然了,你是我最親愛的娘~子~啊!”李治望著劉蕓就是一笑。
  “那我問你,你以后做了對不起我的事怎么辦?”劉蕓狠狠地問李治。
  “不~會的~老婆。”李治心里卻狂呼,怎么女孩兒都是這幅德性,這還帶政審的,頓時感覺女生真的很天真很強大很……
  “我剛才給你定的條款記住了嗎?”劉蕓多少的有些滿意。
  “……”李治頓時一陣憋氣,這73條與莫嫣然的88條修訂版有很多雷同之處,要不是這二女水火不容,李治簡直懷疑她們倆是不是商量過,頓時感覺很頭大,當然現在頭很大。
  “嗯~你壞死了,那會兒咬你的時候,疼不疼?”劉蕓輕撫著李治的肩膀上的咬痕,一臉憐惜的說。“嗯,不疼,俺是黨員嘛!要以身作則,體現黨的光芒嗎?”李治一本正經的說。
  噗嗤,“嘻嘻嘻,還黨員,就你那德性……”劉蕓一下用玉手掩住了嘴,正所謂笑不露齒。
  李治一看劉蕓笑了,便知有門,李治深知無論女孩兒多么生氣只要你把逗笑了,她的氣就消了大半了。于是更加賣力的表演了“俺從小就是三好學生!年年班長,但是有一年俺沒能選上班長”李治用很憨的山東語氣搖頭晃腦的說。
  “怎么沒選上啊?大班長。嘻嘻嘻”劉蕓瞇著眼一臉巧笑,繼續“逼問”。
  “俺班里33個同學,老師讓民主投票選舉,結果俺以33票高中榜首,但是老師覺得俺很不謙虛,那一年就沒讓俺當班長……”李治還在搖頭晃腦。
  “嘻嘻嘻嘻……李治你真壞!光說些謊話,說你是不是騙過很多小姑娘……”劉蕓繼續笑著逼問。“冤枉啊!老婆大人明察秋毫,俺就靠著這個笑話活了大半輩子了,俺絕對不騙人的”李治一臉無辜相。這讓劉蕓大笑不止,淑女像已是蕩然無存,劉蕓揉著自己笑得發疼的胸,單手指著李治:“壞……壞!你這沒良心的真是壞蛋!”
  李治見劉蕓明眸善睞的,巧笑可人,頓時一陣心動。又見她那雪白的粉頸,玉雕一般的雙臂一時間覺得欲.火又起,竟然一下子鉆到被的另一頭,對劉蕓發起突襲。劉蕓措不及放,那里防護得住,頓時劉蕓又開始顫抖不已,卻見李治的**在面前晃動著,后面不寫了,讀者自己想象吧……
  文筆一帶卻說那超車大賽的刀疤等人已是趕到了沃爾瑪超市附近。他們遠遠的就看見了沃爾瑪,沃爾瑪樓上飄揚的紅色旗標都看見了,眾多馬仔頓時開始歡呼起哄,也不管那些在追逐他們的喪尸了……“大哥,到了!沃爾瑪到了!嘿嘿!”刀疤車內一個馬仔喊道。
  “喔喔喔噢噢!殺過去!”刀疤車內另一個馬仔大喊。
  “哈哈哈!老子們命大福大!不用再挨餓受凍!”刀疤不由得放聲大笑。
  “嘿嘿!老子要吃德州扒雞,誰都別跟我搶。老子狗蛋不是浪的虛名!”狗蛋不由得喊道。
  “去你的狗蛋蛋,德州扒雞是我的。”九紋豬聽后就是一皺眉。
  “九紋豬你tmd剛跟老子搶東西,我艸你!”狗蛋惡狠狠的看了一眼九紋豬。
  “來啊!我怕你!”九紋豬毫不示弱。咚咚!啪啪!二人就在車里扭打起來了,車里其他的匪徒不但不幫忙,還在起哄看戲……
  “豬頭干他!這個狗蛋平常老說你打不過他!揍他……哎!搗他鼻子!”一個馬仔興奮的大喊。“嘿嘿,狗蛋好厲害!這王八拳!嘿嘿,我押狗蛋贏!”蚊子看到好處不由得高喊。
  “去你md蚊子,老子押九紋豬贏!”另一個馬仔喊道。
  “我押豬頭……”
  “我押狗蛋……”頓時車內眾人紛紛起哄。
  一時間刀疤的車里的馬仔押起了賭,都紛紛下賭注,50,100的人民幣竟堆了一摞。他們興奮的比劃著,大吆小喝的,不知是誰還放了個響屁,弄得車里臭氣騰騰的。車里頓時更加混亂!有看笑話的,有交頭接耳的,有眉開眼笑的,有當裁判的,還有當師傅指點的,有睡覺的,有放了屁還裝作一臉正經的,有查放屁的,有乘機報復的,有劃拳的,有注視外面喪尸的……刀疤臉上一笑居然也不管,只是掏出了2000塊扔到那一摞錢里,淡淡的說了句賭豬頭贏!一時間加長卡迪拉克商務車內那是相當熱鬧……
  沃爾瑪三樓上,這時童虎他們早就看到刀疤的車隊了,大家也是議論紛紛。
  “這是誰的車啊,這么豪華!”王寧不由得嘆道。
  “切!這有什么啊!我還開過加長的邁巴赫。”二炮鄙視的看了王寧一眼。
  “別吹了,就你?至于你們信不信反正,我不信。”童虎一聽就笑了。
  “那是些什么人啊,是不是市領導來了?”王寧問道。
  “嘿嘿,市領導能開那些破車?我看能不好是些城管之類的。”二炮聽后噗哧一笑。
  “您大仙!你妹的,你知道那些就是些城管?”張勇一聽覺得二炮這話有點扯。
  “本山人掐指一算,城管確已。”二炮閉上眼睛裝作掐指狀。
  “極度
  s你!”張勇不由得笑罵了一句。
  “看啊,那車隊過來了,另一側也有……”呂均看了另一邊不由得喊道。
  大家話都停了,因為另一側的車隊甚是慘烈,五輛卡車,那些人還在和喪尸搏斗著,不時有人被喪尸拖下車,那都是些老百姓……
  “二炮,張勇,李鵬你們三個去三樓的房間內把窗戶打開,射擊掩護他們!”吳江一看頓時高喊。“童虎,呂均,王寧,閆麗我們去樓底停車坪開門!”吳江剛吩咐完。“童虎我們大家一起喊,讓他們去地下停車坪!二炮你們速度射擊掩護。”
  頓時沃爾瑪三樓喊聲槍聲大起。啪啪啪!噠噠噠!啪啪啪!房勇波車隊由于受到二炮他們的掩護射擊頓時壓力大減,各個卡車都加速沖刺,直沖沃爾瑪停車坪。
  “他們喊什么?”刀疤沒聽清對面樓上童虎他們的喊聲,不由得問車內的馬仔。
  “大哥,好像讓我們去地下停車坪。”狗蛋揉了揉發青的臉說道。
  “哦!通知其他車去停車坪。”刀疤尋思了一下說道。
  “是,大哥。”一個馬仔從車里探出身子來打著手勢,后面幾輛車立馬排出一個c字型和另一個c字型車隊并肩駛進了沃爾瑪地下停車坪。這時一個迷人的十五六歲的女孩正在打坐,她聽到槍聲就醒了,看到喪尸殘殺的人的場景頓時同情心大起,立馬坐在那里使用起了意念……
  啪啪!啪啪!童虎他們紛紛開槍向房勇波車隊上的喪尸射擊,而房勇波他們一停車,就紛紛跑到遠處,任由童虎幾人射擊!不一會兒童虎等人就把車上喪尸殺了個一干二凈(其實進車庫時喪尸“恐懼”的跳車逃跑了大半),吳江他們趁機關上停車坪大門。
  “哈哈!童虎!你小子還活著!”矯健一進停車場就看到了童虎,童虎是他遠房表弟。他即是童虎的遠房表哥又是他的道上大哥!雖然童虎沒加入他們組織,但時常有求于他,他和小青島幫了童虎很多忙。童虎為人仗義,耿直,打架不怕死。正義感強烈,深的他們的喜歡,常常在刀疤面前夸他。“喔!大哥,你還活著。太好了!”童虎竟一把抱住了矯健,眼中泛出了淚花,小青島也笑瞇瞇過來了,他拍了童虎肩膀一下。“別演戲了!虎子給你介紹一下我們的大哥!”
  童虎順著小青島手看去,一個滿臉刀疤的中年男子一臉笑容的站在他面前:“大哥,梁鴻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