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12)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12)      第三章少女喪尸(08-12)     

末世橫行364 孫子能耐啊

他的眼睛忽地滑下了淚來,他真的愛她,盡管她沒看過他一眼,但是他依然愛她。他見到她的第一眼就愛上了她,他原本以為一見鐘情就是扯淡,但是他二十三歲參加生化實驗那年卻讓他真的知道了這個詞。古人真的是很偉大,每一個詞語都有它存在的道理,他明白了那個詞的含義。他不停的在劉詩音周圍表現自己意圖吸引她的注意,但是每每卻被孫鳳迎等人遮蓋了下去。但是他沒有灰心,他始終如一的喜歡她,愛她,為了她的笑臉愿意做一切的事情,當然也愿意為她尋覓大半個中國。
  眼前的那個女孩兒美麗一如當年,甚至現在更加迷人了,他看到這里非常的開心。對了,讓他驚訝的是,她身邊的那個女孩兒居然跟她長的極為相似,是她的妹妹,他一下子想到了關鍵。他今晚很開心,他看到了劉詩音的笑臉,他覺得自己全身都很清爽,輕飄飄的,有種喝著美酒的感覺。他覺得現在也挺好,只要天天能看到她這樣的笑,他就很滿足,他知道劉詩音見了他還是那么冷冷淡淡的,因為他在她的生命中并不重要,而她在他的生命中卻是至為重要,必不可少!
  他愿意看到她開心的樣子,每天都希望看到她的美麗的身影,唯有這樣他才能放心,才能安心。他在劉詩音一進大門的時候差點按耐不住要跳下去見她,但是他不能,他今天要殺一個人!殺一個奪取他喜歡姑娘芳心的人!他的名字叫李治!就是這個家伙橫刀奪愛,奪取了自己最喜歡的女孩兒,他不能接受,也絕不允許!他要宰了李治,讓別人記住敢跟他搶女孩兒的人就是死路一條。
  他會提前給對方預訂會地獄的車票,年代自己選去,老子只管送不管給你選年代。正德蒙恬的自己玩去,老子讓你回到過去!他不管那些,今天就是不是他死就是李治亡,他會在李治不防備的時候突出,干掉他。他在外面的灌木從中也埋伏了殺手,他們會突擊那些守衛盡量的為自己贏得時間。他的身邊在通道內的喪尸也會制造混亂,為他創造時機。他需要一個機會,!
  僅此而已。
  他一直在盯劉詩音,他的眼睛時而清晰時而模糊,她的影像不斷的在他眼前晃動著,曾經的一幕幕,一重重不斷的浮現在他的眼前,那一段時間對他來說真的是很漫長,雖然只有一兩個小時,但是他卻感受到了春夏秋冬,嚴寒酷暑。他曾經為了尋她翻過了雪山,也為了尋她心疼的晚上睡不著覺,他甚至習慣了失眠,習慣了孤獨,習慣了沒有她的日子。
  他開始抽煙,開始喝酒,找一切能麻痹自己神經的辦法。但是他還是忘不掉那個俏皮可愛的女孩兒,他毅然的踏遍了大半個中國。他看到了很多幸存者的悲歡離合,人,原來都是這樣的,在一起的時候不珍惜,不敢去表白,直到分開之后才不停的后悔,當時自己怎么不再勇敢一點哪?現在看起來很簡單的事情為什么在以前看上去卻是那么的難哪?每天夜里自己都在思念她,原來愛上一個人再失去她的感覺是這樣的,那種強烈的失落感不停的折磨著他。
  他現在終于見到了久違的她,但是如果她見到自己會怎么樣哪?他從情感上很想跟她聊聊天,但理智上卻不能那樣做,他今天不但不能跟她聊天,還不能讓她認出自己來。他非宰了李治不行,就是這個混蛋搶了自己心愛的女孩兒,搶了自己的女孩兒是有代價的!想到這里他的眼睛漸漸的又清晰了起來,他就像獵豹一樣的盯著大廳的情況,等待著目標的出現。
  過了好一會兒,李治帶著一群人從那個單間里出來了,就是他沒錯!肯定是那個最帥的,盡管這小子不如孫鳳迎帥,但是從他的動作表情上卻是有著那么一股子魅力。他看到李治等人都沒有防備趁李治舉杯跟眾人喝酒的時候,嗷的一嗓子從那通道中當先躍出之后就是前文中提到的意外情節了。
  “嘿嘿,你小子在想什么哪?”平八郎背著手在劉平聲面前走來走去,表情顯得非常輕松,這讓劉平聲看了也覺得納罕不已。心想這廝今天怎么開頭搞得那么隆重,又是明鏡高懸,又是狗頭鍘的,就差一幫衙役押著自己開鍘。這倒好人家坐在刑訊室的椅子上什么都做,喝了好長一段時間茶,既不跟自己說話,也不詢問的。這小子到底搞什么飛機啊?
  平八郎其實在等,等他的刑訊工具到來,他昨天聽了黑如水的一番話,茅塞頓開,原來如此阿!嘿嘿,他現在心中有數了,自然不急,人家就等著過會兒那些玩意兒運來,好戲就上場了。到時不管你他娘的是黨員還是太君都得跪在老子面前求饒。
  “哼!你爹在想你妹子哪!”劉平聲一臉譏諷的說到。
  “嘿嘿,你小子別嘴硬!等等有你的好戲看!你他娘的不是強拆辦的嗎?夠硬!等等兄弟你也得這么硬啊!千萬別軟了!”平八郎聽后開心的笑了起來,人家根本就不在乎,反正是你受刑,把老子罵火了很好辦:劈臉就是一鞋底!平八郎發現趙飛博這個招數非常的管用,現在只要一摸鞋底,眼前這個強拆辦的黨員就閉嘴!你要是給他抽皮鞭老虎凳什么的,根本就封不住他的臭嘴,還是抽鞋底來的最實在。由此可見,中國人的聰明才智到了什么時候都是一個層出不窮啊!
  這二人說著外面的警衛已經把那些“刑訊工具”運來了,平八郎看后就是一笑,大聲喊道端上來!劉平聲見對方抬著一個大鐵桶進來,頓時大懼,心想這些狗日的不會想把自己蒸了吧?這也太變態了吧!怪不得看眼前這廝這么輕松哪,原來這廝如此地歹毒!他剛要破口大罵,卻發現對方那些人從那個大鐵桶里面不停的往外拿東西,全都是些菜,水果,還有牛奶,酒什么的,看的劉平聲一愣愣棏,這快到中午了。
  對方不會是守著自己吃吧?嗯,肯定不是給自己的,要不昨天就給自己上來了。他正在這尋思著,人家那些警衛把那些菜就拿上來了。什么山珍海味都有,香氣撲鼻,我草,這不是爆炒海參嗎?你看那黑的是海茄子,黃的是海參那是什么?白的是蔥花。魚香肉絲!看起來就爽口,看的對面的劉平聲直咽口水。
  “吃吧!”平八郎看著對方一臉饞相,對著劉平聲就是一笑。
  “這么好心?”劉平聲看到對方這么大方突然覺得很懷疑,是不是對方下了毒啊?
  “怎么了?怕下毒啊?”平八郎早就料到了,人家夾了一筷子菜慢慢的嚼了起來。這劉平聲見平八郎吃了便不再疑惑,拿起筷子甩開膀子就吃了起來。你看那個油膩膩紅通通的豬肉肘子,還冒著熱氣多么誘人啊!這他娘的就是有毒,老子也吃了,劉平聲撕扯起那個紅燒豬肘起來,這入口的感覺真香!他一邊大嚼肘子一邊拿起傍邊的燒酒喝了起來。這酒地道,也勁道!他不由得喊了一句“好酒!爽啊!”
  他突然有了那種:小二,二斤牛肉,一斤燒酒的感覺。想當年末世前他們朋友幾個在北京某酒店喝酒的時候,就是這么灑脫,哦,當時還發生了一樁趣事,什么趣事哪?聽他娓娓道來,那一年他才18歲,他跟幾個朋友,在那個酒店找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了(他們早就預定好的!),這幾人本來喝酒找樂子的,諾大個北京城人家找不到幾個自己真正喜歡的妞都在抱怨不停的,當他們在他談論昨天的車模穿齊*短裙的時候,意外發生了。
  一個看起來很橫的年輕人帶著他的女友在上面轉了一圈,到了他們面前。人家直接一拳敲到他們桌子上,蠻橫的喊道:“兄弟,沒事的都給爺他媽的讓讓,今天老子請女朋友吃飯,丫給我閃開!”
  劉平聲他們幾個平時那也是京城一少啊!這你丫說讓開我就這讓開,老子也太沒面子了吧?老子以后怎么在這老北京城混啊?所以劉平聲就回罵道:“哪里來的傻比阿?敢在你爺太歲頭上動土?你他娘的動不動先來后到阿?老子他媽的就是不讓,你能怎么著吧?”
  那小青年一聽就火了,掄起拳頭來就想跟劉平聲干架!這時周圍的客人們紛紛拉架,那酒店老板好歹的把那小伙子勸下樓去,那人卻是不干休,人家是大院里面的,哪里能受了劉平聲他們的氣?于是人家給他部隊打電話,當時就來了好幾輛軍車,上面下來了二十來個士兵,他看到來了援軍便在樓下大罵不已。劉平聲聽到樓下那廝在罵,探出頭喊道:“孫子,能耐啊!喊了這么多人來,你丫真他媽的牛比!不過有膽量的話在樓下等著阿!老子打電話喊人!”
  那人聽后大笑,他有這么多士兵會怕樓上那四根蔥,于是人家在樓下擺了把椅子坐等劉平聲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