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4)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4)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4)     

末世橫行37 雅麗英姐姐

“杰克,你想你的家人嗎?”大衛看了一眼呆坐在電腦屏幕前的杰克。
  “哦,大衛!我向上帝發誓,我想他們。仁慈的主啊,保佑他們吧!哦,還有我的狗。它是只懂事的狗,你是知道的。”杰克嘆了口氣說道。[搜索最新更新盡在“……杰克,你的狗叫什么名字?”大衛一聽杰克還有條狗頓時來了興趣,他自己也養了幾條。“哦,奧巴馬!”杰克不假思索的說道。
  “奧巴馬?”大衛一驚。
  “嗯,奧巴馬!”杰克重復道。
  “哦,奧巴馬……好名字!”大衛不由的贊嘆道。
  “大衛,你想你媽媽嗎?”杰克看了一眼大衛說道。
  “哦,杰克,我三年都沒見她了!她是個好人就是有些喋喋不休!”大衛聽后一笑。
  “她在那里住?”杰克不由得很好奇。
  “杰克!現在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事我們要想辦法回地球!”大衛嘆了一口氣,把目光移到窗外的地球上。
  “那個藍色的星球?”杰克順著大衛目光望去。
  “還能去哪里?”大衛不由的一陣嘆息。
  “那里生化病毒感染了所有人。上帝啊!你仁慈的憐憫眾生吧,在您的指引下,眾生將得到永生!”杰克又開始了祈禱。
  此刻沃爾瑪里面一陣陣的雞飛狗跳。這些馬仔就像革命隊伍進了地主老財的家里一樣,頓時當年特殊時期那一幕幕再重現。那真是佛擋殺佛,仙擋斬仙,就差嚎上毛爺爺萬歲了。只見這馬仔武藝高強在火腿區狼吞虎咽,手上拿著8根火腿,胳肢窩里夾著扒雞。那一個更是了得,刀上插著兩只酥魚,腰里別著好幾袋子河間驢肉,嘴里嚼著松花蛋,坐在熟食柜上面,還不停的往嘴里灌著青島啤酒。另一個也不遜色,在餅干的海洋里游來游去的,和柱子一起賽起了吃餅干,還順手槍了柱子“哥哥”的棒棒糖。作者原以為這事只能二炮干得出來,沒想到二炮還有同類。作者不得不定睛觀看,喲喝!不奇怪了,這個不是馬仔,而是個胖子。一身乞丐裝,大冬天的,那將軍肚卻坦在外面,一雙小眼睛不停露出狡詰的目光。此人非他人,乃損嘴李健是也。不要替他臉紅,搶小盆友的棒棒糖那也是人家的強項,人家就靠這活了大半輩子了,隨他去吧。
  房亮亮正和很多人在男裝區找厚衣服穿,很多人都在這里,一時間衣服被扔到處都是。平時那些名牌都被踩在腳下,人們在上面走來走去的,什么阿瑪尼,普拉達,阿迪達斯……扔了一地,女裝那邊還好些,比較文明。男裝這邊活像遭了土匪。這猴年馬月的又沒有警察,哦,作者說錯話了,警察在傍邊看著也很無奈。張勇,閆麗只是相視苦笑,在這生化末世里他們還能對這些難民說些什么?還能管他什么哪?那里面有農民,工人,大學生,教師,哦,當然還有城管。
  而童虎則拉著矯健,和小青島躬身讓著刀疤,馬.眼徑直去了三樓。孫蝌蚪也跟在后面只是沒人理他,一眾人等來到三樓的一間屋內。這顯然是童虎他們的待客大廳(以前沃爾瑪的會議室),屋子很明亮,大約40平左右,里面由桌子圍成的橢圓形會議桌。周圍全是沙發椅子,眾人分賓主落座,這首位自然是刀疤梁鴻維的,左邊馬.眼,矯健,小青島,孫蝌蚪,九紋豬;右邊吳江,童虎,二炮,房勇波……傍邊張梅梅,王寧,李鵬不停的端茶倒水的,門口則站了2個拎了砍刀穿黑衣帶黑墨鏡的馬仔。
  “呵呵,我先說兩句”矯健一看大家那正式的表情笑了。
  “這是我們大哥刀疤!你們也可能聽說過,也可能沒聽說過!如果以前我肯定藏著掖著,但今天我們不怕了!”他笑臉一收,突然惡狠狠的說:“大哥是本市最大的黑社會老大!梁鴻維!國家a級通緝令逃犯!人大代表,政協委員!”
  他環視一下周圍人的表情,突然看見一個人尿了褲子,端著茶杯發抖!忽地一笑,“別害怕,現在我大哥來了,大家不用再怕喪尸了!我也看到虎子他們有槍有糧有地盤。咱明人不做暗事,希望你們能加入我們!哦,還有這位戴著皮帽子的兄弟”他順手向房勇波那邊抱了抱拳:“兄弟貴姓啊?”“房勇波!房子的房勇敢的勇波浪的波!房勇波!”房勇波回了一禮。
  吳江二炮這邊有些炸鍋,這人怎么這樣一來就搶地盤,不但搶地盤,還要全部接受。真是無恥至極!剛才怎么救了這么些敗類,無意中救了黑社會!
  “這位兄弟,怎么稱呼?”房勇波仔細打量一下對面的矯健,只見陽光下一個陽剛的小伙子,儀表不俗,一身黑衣,胳膊上紋著不知是什么,顯得十分精神。這個小伙可惜了,房勇波心里暗嘆可惜,如果在部隊里鍛煉一下,應該是個老a,特種兵的好料子。可惜,可惜!他曾當過武警,入選過老a淘汰賽,他不幸被淘汰了,不然他現在應該還在部隊里。
  “矯健!”矯健也打量著這個粗眉的壯漢。這一看就是個當過兵的人,如果沒猜錯的話應該是退役的士官。那一身正氣讓人心里覺得舒服!盡管他是道上的,但他也很欣賞剛直的漢子。他們雖然不喜歡部隊,但士兵那些直腸子他們卻很欣賞。當過兵的人無論到哪里都會得到很多人的欣賞和信賴!這是士兵的特征,一個優良的傳統,當然也有敗類,哪里都有敗類,官場尤甚!
  “我是個笨人,我其實沒有手下,他們都是逃難的時候被我救得!我們都是普通的老百姓,我們不愿加入任何的非法組織,請你們原諒!”房勇波一臉誠懇的說。
  “你tmd!別給臉不要臉,大哥收你們是給你們面子。你信不信老子宰了你!”一旁的小青島一聽就炸了,立馬站了起來,指著房勇波罵道。
  吳江看了一眼童虎,心里盤算著,卻發現二炮,童虎都在看他。他們也沒想到,現在李治沒在,他們又沒什么主意,只得望向吳江……
  吳江沒有說話,一個鏡片的眼鏡在陽光下被照得閃閃發光。他心里不停的思索著,矯健,小青島都注意到了這個男人貌似不簡單,連刀疤心里也在贊嘆這人行!不說話不代表他不行,等于把皮球踢了回來。有大將風度!
  “你們看我那些人都是混口飯吃的,都是些老實巴交的人,不能打打殺殺的!大哥們就算了吧!”房勇波受過黨的教育,并不怕這些江湖人士!皺了皺了眉頭,一字一句的說。
  “真tmd不識抬舉!信不信老子捅了你!”小青島惡狠狠的威脅房勇波卻是將眼睛望著吳江,向他施壓。
  “呵呵,都別急啊!”吳江淡淡的一笑:“初次見面就傷和氣,貌似不太好,都是落了難的人,說不定這里明天就被喪尸攻破了!是吧?”
  “……”眾人都是一片無語中,這時吳江環視了眾人一眼,又繼續冷靜的分析:“我們現在不是誰收編誰的問題,而是一起渡過難關,今天即使誰收編了誰,明天難保不被別人收編!呵呵,如果還都活著的話!”
  他的話讓眾人都打了個冷戰,“現在梁爺的問題是彈藥和物資問題,而房勇波則是避難休整問題。我看這樣吧,槍支彈藥我們提供給你一些,大家各自約束好自己的人,我們現在先合作。等把我們的頭就回來,由他來談,這事我們老大沒來我們做不了主!大家也磨合一下,都是落了難的人,誰家沒死人,何必再自相殘殺?一想起我那死去的妻子……”說道這里,吳江竟是眼睛紅了起來。
  一霎那眾人想起了死去的親朋好友們,都是一陣陣的悲傷上心頭,張梅梅竟然哭出聲來了,王寧也抽泣了起來,早就忘了他該換條褲子了,李鵬也是一悲,背過身子掉起淚來……
  矯健原本聽著很煩,到后來越覺越有理,最后想起自己的相識多年的女朋友。一直不離不棄的,那天為了救自己,居然勇敢的撞開了那個就要抓到自己的喪尸,而她卻被喪尸活生生的咬死在他的面前。他想回去救她,但他女友一直喊,讓他快跑,結果恐懼戰勝了他的理智。他跑了,開車找他老大去了。回想起來,他竟一拳打在自己臉上,他不是人!不是人!竟讓他的女友為她而死。那個163cm瘦弱女孩兒為了救他居然拼了性命,他卻跑了。他打的自己嘴角流血,眼睛卻是流出了眼淚“大哥!”童虎一看站了起來“你干什么?”
  “我就是個畜生!我是畜生啊!”他又要搗自己,卻被小青島一把拉住。這事他們都知道,他自己也類似,他也流淚了。他們雖然是道上的,他們卻講義氣!沒想到生化病毒擴散,讓他們妻離子散的。他拉住了矯健,矯健卻一下子跪了下去:“萍萍啊!我是畜生。你瞎了眼啊!啊啊啊!我是畜生啊!殺了我吧!啊啊啊……你給我買的衣服我一直穿著,荷荷嗬……我是混蛋啊……”矯健哭的大家一片慘然,馬.眼本來覺得買賣合理,現在被矯健哭的心里也是一片黯然,不由的想起了自己的兒子。多可愛的孩子啊!他唯一的寶貝,才11歲,11歲啊!他居然沒救了他!他多想用自己的命換回他兒子的命!他的兒子啊!想起兒子的種種好處,他悲嘆了一聲,眼睛漸漸模糊了……
  刀疤驚詫的看了吳江兩眼,這人不僅有大將之風,而且竟是個難得智將。此人確實不簡單,寥寥數語讓他們這些人不得不服。不得了,了不得!這人必需要得到!正所謂千軍易得,一將難求!如此良將智將,就算讓他花上幾千萬也值得。刀疤看場內局勢已定,無可挽回,又想起自己的一兒一女,不由得也是心里大痛。本想說些什么,竟像被噎住了嗓子,說不出話來,索性不說,閉著眼由著淚水流下!
  這時一個女孩兒一閃進來了:“咯咯咯,李治回來了嗎?”
  眾人都在一片悲痛之中,卻被一片銀鈴般的笑聲打破了,心中都是紛紛大怒!矯健第一個舉著沙發站起身來,才要扔,卻看見一個清純如同鄰家小妹的女孩兒。一雙明亮的眼睛,笑起來竟像秋天的彎月一般,那陣陣的秋波瞬間將自己的悲傷掃的無影無終!矯健癡癡舉著沙發站在那里,看著這個一身夏奈爾的女孩兒望著自己,那大大的眼睛,清澈的如同湖水一般,驚訝的捂了一下嘴,一頭劉海兒看得清清楚楚的。他第一感覺就是被電了,而且電的那個舒服就別提了,他都忘了自己正在練“舉重哪!”。小青島本來也在撕心裂肺,這不看了這個十五六歲的清純丫頭一眼后,立馬變得沒心沒肺起來:“沒事啊,姐姐唉,我媽媽叫我回家吃飯哪!遛彎要拖著鳥籠子什么的……”孫蝌蚪本來要扔他的大砍刀,才跳到桌子上,就被嚇了一跳,一頭直接撞到了房勇波懷里。“好溫暖啊,咱們老百姓今兒真啊真高興!啦啦啦……”
  房勇波沒注意有人進他的懷里,卻是生生的喊了一句:“雅麗瑩姐姐!我的雅麗瑩親姐姐!我姐姐來了……”
  馬.眼一見如同被盛夏的太陽耀著眼了,搖晃了好幾下頭,擦了幾回眼睛,看的真真的。人魚小姐來了!張瑞希是他的偶像,他掏出筆一路小跑來到雅麗瑩面前:“姐姐,簽個名吧?”
  刀疤喝了一口水本想裝裝樣子,一聽馬.眼這話,居然嗆了一下,不停咳嗦起來,弄得自己身上鼻涕,眼淚,茶水什么的沾了一大堆!吳江回頭一看也覺得耀眼,這妞實在是太漂亮了!這不是一般的姑娘而是絕世美女!心里卻暗想早知這樣讓莫嫣然說上一句不就行了,還要自己說那么一堆干嗎啊?還有不明白的讀者去看幾集人魚小姐再回來指責作者吧!莫嫣然一看不好,俏皮的吐了吐舌頭,躬了一下身,掉頭就跑。頓時屋里又是一陣大亂……
  “那個剛才,我們說什么來著?”刀疤好容易才解除了石化狀態,心里暗嘆莫嫣然的美麗。
  “什么?我姐姐哪?”房勇波抱著一臉,迷醉的孫蝌蚪茫然問
  “老百姓啊,咱們老百姓今兒真啊真高興!啦啦”孫蝌蚪仍然昏迷中。
  “我媽媽你們看見了嗎?我的鳥籠子”小青島不由得說道。
  “吃飯了吧!今天天氣不錯!”矯健也在嘆惜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