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3)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3)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3)     

末世橫行378 自己怎么這么倒霉


  這邊吳江卻讓劉琴琴搞得郁悶不已,你這女孩兒怎么這樣啊,自己一開口人家準抬杠。有道是好男不跟女斗,但是對方頻頻找他麻煩,氣得吳江肺疼。而一邊的劉琴琴看著吳江氣成那樣,心里那個開心就別提了,人家就是故意地。讓你再不理她,人家就是要讓你記住她,讓你注意她。只不過這方式有點太極端了。吳江本來跟李治提議,跟章邯打一下之后看能不能雙方談判妥協一下。要么劃地而治休養生息,要么合而為一以圖霸業。
  李治還沒開口那邊的劉琴琴就起來反駁,說什么章邯就是要殺李治奪莫嫣然為妻,又是什么章邯為人刻薄寡恩搞得下面人心惶惶的,人家還舉出濟南軍區最后殘部投降被章邯全部yòu殺的事實,搞得李治勃然大怒,下面的將領們一個個義憤填膺的,誓與章邯決一死戰。吳江則被搞得成了投降派,一家人的仇恨已經被點燃,他怎么說,下面的人士越聽越別扭,越聽心越煩,反而都覺得劉琴琴這個nv孩兒不錯,至少比吳江強!
  李治知道吳江的意思,但是一者刀疤對他有恩,這仇非報不可!殺了老子的軍長,老子不宰了你個兔崽子才怪哪!你看王建橋不也是被章邯搞得重病在臥奄奄一息的,不殺章邯實在說不過去。他必須要給死去的刀疤一個jiāo代,也要給那些戰死的士兵一個jiāo代,還要給這些活著的部下們一個jiāo代!此刻讓他跟章邯和談?mén都沒有!非打不可!
  盡管敵我懸殊,但是老子敢跟你玩命,你不是能耐嗎?你就算把老子干掉了,老子也得給砍掉一根大tuǐ來,讓你他媽下半輩子當殘疾!不信就試試!而且李治也聽說了章邯追莫嫣然的事情,你想李治能爽嗎?自古以來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李治這心里那個煩就別提了。怎么自己喜歡上的凈些萬人mí千人愛的,這劉蕓是,莫嫣然也是,他娘的他的妞哪個不是?怎么著都有個人喜歡,他一想起來就煩。這不劉琴琴人家了解的很,哼,讓你李治在不理我,我讓你跟吳江都難受,所以吳江那個恨就別提了。
  李治問吳江那是不是不用打了,直接投降行了,吳江一聽李治這話說得不善,就知道他極不高興。本來好好的一個軍事會議讓劉琴琴那個丫頭搞得味道怪怪的,成了嘔氣會了。這不是擺明了抬杠嘛!但是吳江從大局著想,只好忍住氣研究戰術,吳江先是說了一下現在的面臨的困難,也就是前一章一開始提到的困難。說到敵人兵力強大的時候下面沒一個說話的了,他們這里很多人都在沂山見過那場面,都是些死戰得脫,劫后余生的人,他們能不能不知道嗎?李治也閉了嘴,當時要不是莫嫣然帶著他們去了斷崖下面的dòngxùe,他們也得全部壯烈。
  這玩意兒不是你喊句奮戰到底就能打敗敵人的,他們又不是沒奮戰過!沂山那邊他們一百五十萬喪尸部隊,數萬裝甲機動部隊不還是大敗!還差點讓人家全殲了。所以參加過這次戰斗的童虎,血刃,真田沒一個說話的。盡管劉琴琴說得合情合理,那么你用什么辦法擊敗對方啊?孫鳳迎你打不過吧?章邯你也是打不過?真田是知道孫鳳迎部隊的厲害,自己那么強悍的部隊頂住了對方幾倍兵力的進攻,但是孫鳳迎的部隊一沖過來,自己的部隊就敗了。
  為什么?人家厲害啊!人家的部隊全是jīng銳,這戰斗力簡直就是剽悍啊!他的生化shì者全都敗逃了,那一仗他戰死了兩個紫黑sè的生化shì者。其中那個斷臂生化shì者是在山上讓趙生輝砍死的,而另一個則是于孫鳳迎戰不三合,被孫鳳迎用了個半月斬平著將對方的頭顱削下來的。關于這個真田就不得而知了,他只知道自己兩個生化shì者失蹤了,到現在還沒歸建。他們知道對方的強大,不說那些部隊就但說孫鳳迎,血刃根本就打不過人家。又不是沒比試過,在峽山水庫三局兩勝的時候,孫鳳迎就打得血刃非常的狼狽。
  如果不是李治最后文戰獲勝他們現在還不知道在那里躺著tǐng尸哪!現在就要跟敵人全力一戰了,天知道會怎么樣?但是真田有個不好預感,他們這次會輸。因為根本就沒有贏得可能,但是輸了之后又該怎么辦哪?
  吳江在上面分析了一下情況把敵人可能進攻的幾種方式都說了一下,第一對方會采取整體前壓的模式,成一個鐵板的樣子,直接壓過來,而且速度肯定不會快。如果這樣他們就要找一個點打過去,突圍之后再看對方的動靜。這樣的不好處是對方可能進攻他們的煙臺基地,奪取他們的老窩,同樣他們也奪取對方魯西的地區。此言一出下面反對的聲音很多,尤其是煙臺威海青島三地的將領們一致的反對,包括楊奇在內也是反對。
  然后吳江提出第二種方法就是跟敵人在某地決戰,這種好處是御敵于國mén之外,但是戰敗的幾率非常的高!一旦戰敗后果不堪設想,他們將失去再戰之力,大片的土地將再次淪陷到對方的腳下。這個分析完一家人沒一個說話的了,為啥都知道吳江說得對,他們自己也曾想過,何嘗不是啊!你這樣不行那樣也不行,結果是什么都不行,沒一個辦法。
  這時大家有眼巴巴的看吳江了,而劉琴琴讓吳江這么一分析也是涼颼颼的,要知道章邯對待叛徒的懲罰那是相當的狠啊!但是人家卻不管,只要看到眼前這兩個帥哥就可以了,在那邊又看不到孫鳳迎的,那個倪峰長得那么難看得,看著他就生氣恨不得一個巴掌扇在他臉上,而魯茜那個苯nv孩兒怎么會喜歡上這樣的傻瓜哪?記得前些天在那邊跟魯茜聊天時,魯茜隱隱約約的提到倪峰怎么怎么好,這讓劉琴琴懷疑魯茜是不是jīng神錯luàn了,倪峰長得那個熊樣,她也喜歡他?她感到有些莫明其妙。
  那里像吳江那么酷,人家就是冷的有型,那個歌叫什么名字來?哦,《冷酷到底》!這首歌用在吳江身上那是再合適也不過了。李治長得更帥的阿!你看那鼻子那眼睛那眉máo那發型這劉琴琴看著吳江李治的頓時自己捂著發燙的臉眼中紅心luàn冒,一副huā癡狀。看的那邊的吳江關心的問了一句:劉琴琴,沒病吧?感冒了這邊軍醫還是不錯的!氣得劉琴琴差點沒吐血,心中大罵吳江真是冷血,不解風情。
  李治聽吳江講的心中發涼,背后發máo的,感覺全身都冷颼颼的,于是他就問吳江有什么辦法?吳江說打是必須得,但是即便是要打還是要跟敵人談一下的,最起碼能怠慢敵人的軍心,讓他們不防備。是不是?不過他還是建議在能跟敵人還有一戰之力的情況下和談,不然戰敗了之后就不是他們能說了算得了。吳江說得李治也很贊同,但是他們必需要研究出個方法來。是不是,打怎么打!如果要打就不能輸,打得敵人疼一些這樣價碼才高。
  李治經過吳江這么一說,已經是想通了,是要為刀疤報仇,但是更多是如果他們戰敗那些老百姓幸存者怎么辦?圖一時痛快,還是打不過人家的時候圖痛快,這不是沒事找chōu嗎?想必刀疤在九泉之下知道了也會罵他們豬腦子,用刀疤的話來說就是:都他娘的屬豬的?不會動腦子啊?他娘的老子不管你用什么辦法,首先就他娘的不能輸!輸了是你們沒本事,別給來給老子丟人!
  他們如果打敗了,戰死不戰死先兩說,豬腦子是一定的了。但是他們這仗必須打,沒什么好辦法,就是拼命的拖住敵人,殺過去再殺回來。讓敵人去襲擊煙臺也難,他們就利用準備玩來回突破了。一旦敵人成了一個球,他們立馬遠離,如果敵人就是往煙臺去了,沒辦法只能死磕一下子了,這就是吳江沒有辦法的辦法。
  商量的到這份上,李治他們無奈也只好這么辦了,不打怎么行?不和談又怎么行?就算和談也待打,就算打也也待和談,沒成想這個東西居然是互相依存分不開的。而李治他們開著開著會就受到了齊平庸的來的加急電報,王建橋快要去世了!李治等人聽后一愣,沒成想王建橋在這個節骨眼兒上去世,那他們內部會不會出現什么事情,而此刻對方會不會獲得這個消息。
  嗯,他們現在更不能打了。李治必須回長島一趟,而吳江這邊也必須要派人去見章邯要求對方停戰。至少是遲緩一下敵人的攻擊鋒芒,不然他們將陷入兩難的境地。而李治在下午準備出發去長島時又受到了他岳父老泰山來的消息,那口氣是相當的不善!人家說劉蕓可能要早產了,讓李治速度回來,不然跟李治不客氣,李治聽后仰天長嘆:自己怎么這么倒霉!事情怎么都湊到一起去了?啟蒙小說網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