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12)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12)      第三章少女喪尸(08-12)     

末世橫行380 怒殺官二代


  王建橋死后,賈年君按照王建橋的遺囑宣布了李治繼任軍區司令一職,下面聽到任命的所有軍官就是一片大嘩,有開心的慶祝的,也有怒目而視的;有彈冠相慶的,也有怒罵不止的;有喜的眉開眼笑的,也有橫眉豎目的。反正人間百態被眼前這些人演繹的淋漓盡致。李治上去宣誓就職的時候,葛洋發了颷,人家也不管李治,直接上去搶過賈年君手中的任命狀守著李治把他撕成了碎片!
  李治邊上的二炮便是大怒,就要去動手,卻被李治攔了下來。人家沖著對面一臉囂張跋扈的葛洋冷聲說道:“葛參謀長,這是何意?”
  “何意?老子他娘的就是看不起你,怎么著吧!你說你們到底有什么本事啊?能的你了!你不就是平頭老百姓!你他媽的有什么本事當司令阿?阿!”那邊的葛洋指著李治鼻子開始破口大罵。這一下不要緊,這會場里面頓時炸了鍋,李治的很多部下都chou出手槍瞄準那邊叫囂的葛洋。而葛洋這邊也是站了一片原來王建橋的軍官,頓時分成兩幫,涇渭分明的。
  “你說老子們當初要是不給你們裝備,哪里來的你們現在的風光?老子是可憐你,你他媽的瓷著鼻子上臉,是不是?還他媽的司令,我呸!”葛洋越說越氣連會場上面的麥克風都讓他給摔了,于是下面的人只聽見話筒里面嗡嗡的一片聲響,卻不知道上面在說些什么了。
  李治聽后冷冷的反問道:“那依參謀長之見就是你們沒有我們這些傻比,照樣玩的轉來著?”
  葛洋半yin不陽著對李治笑著說道:“李治,這句話算你說對了!老子就是瞧不起你們,老子就是看不起你們怎么找吧!老子們沒你們這些人照樣玩得轉!是不是啊?兄弟們!”葛洋此話一出,他后面的那些軍官一片附和。
  賈年君看了之后大怒,王建橋說過他不死葛洋等人不敢造反,他一死他們必然鬧事,本來賈年君還將信將疑的,必經他們都是一個部隊的,葛洋在怎么著也不會吧?但是今天果然出現了王建橋說得那一幕,這王建橋王司令真人杰啊!他心里這樣想但是他已經怒了,為什么哪?李治等人還要給王建橋海葬啊!本來王建橋的遺言就是李治來了,就讓他接任,不要等著自己死的時候才任命。但是之后他自己有否定了自己的話,讓賈年君有些mo不著頭腦,但是此刻賈年君算是明白了,原來王建橋第一句話是清醒的時候說的,第二句肯定是不太清醒的時候說的。
  其實賈年君錯了,王建橋第二句話也是在清醒的時候說得,因為后來他考慮到自己真的不行了,那時他考慮到自己如果在那一片爭斗聲離開人間的話太沒意思了,不如在他們一片哭泣聲中離開。至少,至少他還能博得一絲人間的溫暖,所以他決定在他死后再任命。但是賈年君卻不知道他過世了的司令的心思,此刻看著葛洋鬧事就是一陣大怒,他沖著那邊囂張的葛洋就是一陣怒吼:“葛洋,他媽的別沒有吊數了!老子看你年紀大才不罵你,誰成想你竟這么不是東西,你說司令那一點對不起你了?你他媽的在司令下葬的時候發飆,你的良心讓狗吃了嗎?”
  賈年君這一罵葛洋后面的一些軍官卻是掛不住臉了,紛紛的低了頭。他只是對李治不滿而已,他們的老師長他們是不敢放肆的,要知道王建橋這人是非分明很得下面的這些人擁戴的,他們一時間想起了老上級的好,都低下頭不言語了。
  “他娘的,還真是劈倒大樹閃出狼來了!怎么出了你這個玩意兒啊!我告訴你賈年君,你他娘的在老子眼里就是條狗!哈叭狗!”說道后面葛洋有兩個拇指跟食指卡成圈,通過那個圈看賈年君。賈年君頓時大怒一腳就踹在葛洋的身上,那葛洋措手不及被踢出一米遠去。他這個關系戶那倆下子還能打得過賈年君,被賈年君好一個打,一家人本來以為這樣就算了,沒成想,啪的一聲槍響,葛洋居然開了槍!賈年君一只手指著葛洋另一只手捂著xiong口倒了下去,李治在后面看到這一幕大怒!
  他也不管,他媽的你敢殺人!犯了天了,李治逃出手槍啪的就是一槍,那邊葛洋的一只就殘廢了!而李治卻是過去看賈年君,賈年君xiong口中彈,鮮血不斷的涌出,李治抱著賈年君流著眼狂吼:“都他媽的死了!醫護兵!醫護兵!!”
  二炮卻是一個飛身直接到了捂著手翻滾不止的葛洋身邊,他拿起ak朝著葛洋身上就掄了起來:“你馬里戈壁!老子讓你這個王八蛋殺人!狗日的!老子今天打死你!”
  二炮把ak掄的跟風火輪似的不斷chou到葛洋的身上,葛洋卻是掙扎著想拿那把離他還有半米遠的手槍,讓二炮一腳就把踢得仰面朝天,二炮今天真的火了。接下來的一槍托砸得葛洋滿嘴掉牙,全都是血!旁邊的王建橋的原來地軍官有過來拉架的不是叫二炮一拳打得起不來的就是讓賈年君忿怒地部下用槍頂著頭的!
  在醫護兵趕到賈年君身邊的時候賈年君已經不行了,他滿口是血的對李治說道:“李治,不要辜負,辜負”
  這話還沒說完,賈年君的手一垂,頭一歪,一個勇敢地戰士就這樣死在了長島,年僅三十二歲。賈年君最后一刻的眼神讓李治懂得一些事情,也知道他這個位置是多么的來之不易。為了他能順利的繼承司令員的位置,曾經潑過他一身水的那個警衛營營長離開了。他用他的生命完成了他們首長王建橋jiāo給他的任務。王建橋曾讓他保證誓死保證李治職位的順利jiāo接,他果然實現了自己的諾言。
  這個連家都沒成過軍官就這樣的走了,他曾經也很嫉妒很羨慕李治,但是他知道未來離了李治不行,他警衛工作在行,但是指揮打仗,真的不行,從峽山水庫那一戰他就知道了,他指揮他的部下防空,但是根本就防不住,他的部下被打得到處luàn竄,他槍斃了兩個都沒剎住那股子恐慌。他從那一刻知道了李治他們真的是厲害,比那些只知道挑別人máo病軍官們厲害多了。
  那些只坐在辦公室里面對別人指手畫腳的人在出征營救嵩山沂山基地時候沒一個能行的,但是李治就行!人家雖然沒能救出刀疤,但是依然打得峽山水庫百萬敵軍屁滾niào流,在沂山也能全身而退,這是那些只知道紙上談兵的軍官們所不具備的。
  他也喜歡莫嫣然,再去沂山那一趟他終于看到了一個他平生最喜歡的姑娘,但是又被李治搶先了,那時他認為李治死了,他也想找一個漂亮nv孩兒成家。他是一個外表樂觀內心抑郁的人,曾經有人說過他手上的斷掌注定不能成家,他肯定不信,但是一路走來風景看盡,果然是沒有成家。
  他也累了,這是一種jing神的疲勞,心靈的孤獨,一個人流làng在外,無依無靠,他希望找一個nv孩兒來陪伴他。但是沒想到局勢急轉直下,對方居然打得他們龜縮在了峽山水庫太不起頭來。直到李治他們歸來,他們才能再次安定。現在他也走了,帶著他心中無限遺憾以及對這個世界的眷戀離開了。
  李治看著賈年君死去,一下子瘋狂了起來,他搶過一個士兵的沖鋒槍,將一邊在毆打二炮拽開,瞄準葛洋的腦袋怒聲狂吼:“你他媽的別以為你是老軍長的外甥,老子就不敢殺你!對你這樣的畜生!殺了你老軍長也會開心啊!”
  周圍的軍官嚇得來拉李治:“李軍長,不!李司令!參謀長不能殺阿!他其實不是軍長的外甥,他是軍長的親兒子啊!唯一的獨苗!”
  李治回頭不可思議的看了那個軍官一眼,那人是林勝,也是原獨立師的老資格軍官。李治聽到林勝這么一說突然想起來了以前王建橋草癢葛洋的一句話:他其實不是老軍長的外甥,而是老軍長唯一的獨苗!原來這是真的,李治心里一驚,他看了看地上在擦著血略有些得意的葛洋,那眼神里面充滿了嘲諷,意思是怎么樣?不敢殺我吧!老子他娘為非作歹的,軍區都沒敢管的。
  李治忽的想到賈年君慘死的樣子,那陣怒火愈發不可遏制起來,他又把垂下的槍再次瞄準葛洋的腦袋,而葛洋的眼睛越睜越大,充滿了難以置信的神情。李治的槍響了,一梭子三十發子彈一顆也不剩的全部打在了葛洋的身上。那些求情的軍官全都目瞪口呆的看著李治,而賈年君的部下紛紛哭著向李治敬禮,他們看到了一個熱血的司令,一個不亞于王建橋甚至比王建橋還優秀的司令。他們的師長沒有白死,要知道眼前這一幕曾經在n多年前出現過,葛洋殺了一個軍官,但是王建橋等人在思慮再三后還是選擇了瞞報。而李治則是不同堅決的槍斃了這個為害人間的畜生,這樣的人死一個少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