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9-21)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9-21)      第三章少女喪尸(09-21)     

末世橫行386 人太帥也是一件麻煩事啊

吳江跟章邯還有寧師才聊的很愉快,這讓對方感覺到李治這些人對他們的作用很大,特別是吳江,這個人真的不簡單。他們一開始只是認為他的軍事才能杰出,而現在看來這個人經濟方面更為出色,這個人看的比他們這些經濟學專家還要透徹。雙方談得非常開心,吳江本以為這些喪尸母體非常的野蠻粗魯,現在看來也是偏頗了,別人現不說,章邯跟寧師才都是非常高雅的人士。章邯一直都是在上流社會,他們這些人有共同的語言,現在章邯還在跟吳江一起在喝茶聊天,只不過已經不是在會議室了,而是在他的四人別墅的庭院內。
  “吳先生,你要知道這份停戰協議效力有限。”章邯喝了口茶,放下茶碗笑著對吳江說到。
  “我知道,可能就是這幾天。”吳江顯得很淡然。
  “那你為什么還要給我們解那些民生難題?不告訴我們對你們不更有利嗎?”章邯略有些嘲諷的說道。
  “老百姓是無辜的。”吳江許久說出這么幾個字來,讓章邯跟寧師才渾身一震,這人居然只是為了百姓著想,不會吧?這個世界還有如此高尚的人?
  “而且我們以后很可能是要合作的,這樣打下去對我們都沒有好處。”吳江隨后補充道。
  “以后天下會怎么樣?”章邯問起了吳江未來的天下局勢。
  “必定統一。”吳江想了一下才回答章邯。
  “為什么哪?難道不會出現群雄割據的局面嗎?我覺得這個局面的可能性最大。”章邯見吳江說統一說得那么肯定心里有些不快,要知道他們的勢力并不強,這統一莫非是鱷魚那個混求統一?想到鱷魚那張王八臉他就是一陣心煩。
  章邯平生最討厭倆人,一個是西藏的尼瑪,一個四川的鱷魚,他經常跟別人開玩笑時就說尼瑪的鱷魚,或者鱷魚尼瑪怎么了怎么了的。惹得周圍的人忍俊不禁的,當然尼瑪跟鱷魚都對章邯恨之入骨,這個章邯自恃自己是戰斗性控制母體,經常挑剔他們倆的毛病。
  這鱷魚也沒什么毛病,當然人家也沒什么“缺點”,他這個最大的優點就是沒有優點。這個人性格喜怒無常,脾氣暴躁,他喜歡虐待別人,看著別人舒服他就難受,人家平生最喜歡的事情就是跟別人爭斗個不停,天生的好斗。異常的喜歡妹子,不過喜歡的有些變態,經常當著部下就開始荒淫,別人都是隱私,而人家就喜歡公開,人越多越興奮。跟他在一起必須順從他,有誰跟反對他,人家堅決殺!死在他手下的母體,沒有四五個也有三四個,說老子壞話,可以阿!老子民主的很,不過先要把他留下再去說,老子讓你說個夠。
  西藏的尼瑪哪,也是厲害的。人家總是有迫害妄想癥,就是總是認為自己多么多么重要,末世前的米國總統跟中國主席也比他差那么一點點了。人家滿嘴不是佛祖就是大人物的,什么事情都把自己擺在頭一位上。當然這個被迫害被追殺也是理所當然的排第一位了。人家每每看到周圍有可疑地人跟一些路人的話就能緊張好半天,搞得自己神經兮兮的。
  他經常說些別人聽不懂得話語,搞得周圍的人都莫名其妙的,你在問他時他就開始顯擺他的偉大,與眾不同并且開始嘲笑你的無知,搞得周圍的人都是火大,久而久之,一家人都不理他了。這樣人家又不行了,你們不理他那就是被敵對勢力買通了,被對方操縱了。所以人家想辦法如何打擊被操控了敵對勢力,這是不是讓人費解,但是實際上現實中真有這樣的人。
  章邯哪,最討厭上述這兩種人,因為他在這些人眼中看到了不正常,要知道正常的人跟不正常的在一起會非常的別扭,章邯這種要求完美地男人尤其厲害。他對鱷魚跟尼瑪的性格厭惡之際,當然尼瑪跟鱷魚更討厭章邯這個完美主義者。
  “將軍,恕我直言,割據只是暫時的局面,中華民族的凝聚力會讓大家再次聚合到一起。”吳江的話打斷了章邯的思路,章邯猛地一下子被吳江拉了回來,多少還有點恍惚,一時轉不過彎來。
  “嗯,凝聚力?中國還有凝聚力?哈哈哈”章邯想起末世前的一幕幕不由得哈哈大笑起來。
  “是的,盡管人們不斷的在發牢騷,那只是對民族的無限失望跟民族力的體現方式。”吳江看了一眼章邯滿是輕虐的笑臉。他知道末世前中國的確做的太過分了,zf在老百姓眼中已經成了小丑,只知道說些空大假的牛皮大王,它自私自利讓人極度不齒。
  “嗯,有點道理。”章邯聽吳江如此說,覺得就是那么回事。他當時也是氣得不得了,老百姓吃不上飯了,穿不起衣,就連他這個月入過萬的人都試著生活緊張,不快樂,真不知道zf怎么想的。
  “吳先生,實不相瞞。我們的外部形勢不容樂觀!”章邯嘆了口氣說道。
  “哦?可否給在下說一下聽聽?”吳江笑著說道。
  “”章邯暼了吳江心說這人真是實在阿!這就要問一下天下大勢,但是告訴他也無妨,我知道告訴他大體的東西,具體的不說。于是章邯將手一擺說道:“先生,屋里請!”
  吳江一笑站起身來隨著章邯往屋里走去
  李治現在已經是軍區總司令了,他們在埋葬了王建橋,妥善安置那些王建橋的部下之后就離開了長島,奔W市而來。說實話李治這一趟長島之行那是百感交加,沒成想王建橋就這么走了,也沒想到葛洋那個王八蛋居然打死了賈年君,這讓李治感到非常的沮喪。他認識的很多熟人都已經不在了,這樣的情況還要持續多久,還要死多少人!他很煩,有時想起來心里就是一陣子的骯臟,但是他必須堅持下去,戰爭很多時候就是考驗一個人或者這個民族的戰爭忍耐力,堅持下去的就會贏,靠不住的鐵定輸。
  刀疤是戰死在沂山上的,而王建橋卻是病死在了長島,自己這個毛頭小子卻成了現在的最高指揮官,說心里話,他也曾興奮過,但是隨之而來的是強烈的責任跟無形的壓力。他們該何去何從?他們的路在何方?他們面對的是擁有千萬喪尸大軍的頂級喪尸母體,這一仗肯定會打得。只不過是早一點還是遲一點的問題,萬一戰敗想到這里李治倒吸了一口冷氣,戰敗的后果太嚴重了,他們不但可能都戰死,而煙臺青島威海的人類幸存者將再次陷入喪尸魔爪之中。
  人類想再次恢復家園的夢想將付之一炬,如果不打也不行,他們一撤對方肯定會壓上來,采取步步緊逼得策略,到時候他們會更加的被動。他現在是人類幸存者的最高指揮官他的每一個決定都會給轄區老百姓帶來深刻地影響,他必須謹慎決定才行。
  李治還有一點比較煩的就是自從莫嫣然回來之后,他這邊的男女關系更加復雜了,本來就是一鍋粥,現在里面又加上了大料,這一下可是味道十足啊!是吧,先加上半斤鹽,再加上半斤糖,這沒一斤醋也是不好,是不是?人家這醋還是純天然的,有果醋,山西老陳醋,米醋,餃子醋這么說吧,什么玩意兒都有,只要是酸的就行。李治看到這鍋里這么亂,就索性再扔進一斤辣椒面去,愛怎么的怎么的吧!老子身上虱子多了不怕癢,大有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
  李治自己有時也想過,怎么自己找的女孩兒都這樣啊,成天勾心斗角打個不停,不是今天這個氣得落淚,就是明天那個一臉不情愿的,怎么就不懂和諧哪!
  這他娘二十一世紀都過了十五年了,還不和諧!這還了得阿!老婆多了不干活,這女朋友多了老打架!還是小說上面好,人家看的那些YY小說從來都是男主角摟回一大群MM來,各式各樣五花八門的,怎么搞都行!自己這個好,不是高傲的要死,就是死活不依的,這他娘的算怎么回事啊?是自己碰到這些女孩兒不對還是那些小說都是虛構的?不過他現在倒是搞回一大堆來,只不過不是這個今天一臉深情看著自己,就是那個氣鼓鼓的不斷說些風涼話敲打自己。
  有意思嗎?你說老子容易嗎?這全軍上下老子一人忙里忙外的支撐著,什么事情都是老子一個人背。現在找些妞凈些只能有一個老公的,搞得李治郁悶不已。現在人家不由得羨慕起王寧那廝起來,你看人家是吧!一次就是倆,厲害吧!全軍里面最牛比的了,出門一只胳膊挽一個馬子。還他娘的是親姐妹倆。
  李治忽的又想起他的老丈人野坂今天言辭俱厲給他來了電報,要求李治必須在兒子出生前趕過去!否則他這個外公不客氣。搞得李治哭笑不得的,這他娘的好,外面要開戰,有人馬上就來踢場子了。家里老婆女友的鬧成了一鍋粥,老泰山還隔三差五催自己回“娘家”,李治望著天空不由得哀嘆自己的不幸起來。看樣,人太帥也是一件麻煩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