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4)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4)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4)     

末世橫行398 朱大善人

李治等人做夢也沒想到邯他們的進攻是如此的瘋狂,他們不知道什么原因,竟一改前兩天的攻擊的方式,沒命的四面八方的進攻。天上的地下的,正面進攻,側面迂回的,后面盤山的居然多管齊下!這讓李治的部隊有點忙不過來,整個山頭都打成一鍋粥了,而山下的場面更是混亂不堪,敵人甚至攻進了血刃等人形成了半圓形陣型,多次撕裂了口子打了進來。還是血刃真田死命率軍打了出去,雙方拉鋸似的打個不停。
  李治的士兵都很疲勞了,很多士兵射擊的精度明顯的降低了,本來能打中頭部的射擊居然成了打中身體或者根本就是沒邊了,也可以說是大空心(籃球上面的三不沾,就是沒進去的意思)。炮彈的落點也是明顯出現了偏差,本來要落到喪尸密度高的地方卻是落到別的不知名地點,還搞得下面那些喪尸吼叫不止。
  李治看到這一幕就是一陣嘆息啊!要知道二炮那邊更慘,今天上午敵人甚至有喪尸爬了上來,后果可想而知,死了十幾個戰士才干掉了那只敏捷性喪尸。李治現在知道不僅秦琳遇難了,而且平八郎也不知所蹤,有的戰士說看到平八郎死于亂軍之中了,還有的說平八郎投降了的,反正什么樣的說法都有,不過平八郎真的失蹤了。
  這讓李治一陣心涼啊!這以后見了朝倉怎么交代阿!人家平八郎盡管是自己的下屬,但那畢竟是朝倉的人,這一仗戰死了平八郎見了朝倉不好說話啊!而且平八郎戰死了的消息搞得血刃跟真田都是火大,他們畢竟都是島國人,盡管他們瞧不起平八郎,但是平八郎那人總體來說人比較好相處,血刃老是記得平八郎有什么好東西先來孝敬自己的樣子,當然他不是不理平八郎就是冷言相諷的,惹怒了一腳就把平八郎手里的東西踢飛了。
  這狗日的平八郎沒事不是給自己點卡就是給自己游戲幣,這讓不玩游戲的血刃非常惱怒,這貨是不是有病?這是血刃經常考慮的事情,但是對方那種熱情他卻是很喜歡的。現在那個總是討好自己的平八郎戰死了,他能不憤怒嗎?無論是從同民族上講還是從對方討好自己的事情上來講,對方這伙敢殺害平八郎的人他都是不能容忍的!
  他現在正打得起勁,但是沒人看到這個冷酷的雇傭兵眼中卻是掛了淚花,他不停的砍殺著對方敢于挑釁的喪尸,還一度反擊打進了對方攻擊先鋒中,一陣砍殺之后,那領頭的生化侍者倒在了血刃的刀下。血刃打紅了眼,非要殺到對面活劈章邯為平八郎報仇不可,還是真田跟劉平聲向前死戰,把發了瘋血刃拉了回來。而這一幕被對面的章邯等人看了個正著。
  “這血刃真的是不簡單啊!你看他所到之處簡直就是無敵啊!”章邯放下手中的望遠鏡嘆息的對一邊的金書生說道,后者聽后差點沒哭出聲。怎么了?還能怎么了,那只被血刃活劈了的生化侍者是人家的生化侍者,這生化侍者有名號的,叫阿基諾三世。人家金書生的生化侍者不跟他們的生化侍者命名一樣,人家都是以阿基諾一世,阿基諾二世,這樣來命名的。這他娘才打了三天他死了兩個阿基諾了。狗日的還全都是被血刃那廝砍了的,昨天阿基諾二世就被血刃一陣回馬刀砍翻在地的。今天他的阿基諾三世也陣亡了,讓他能不悲哉嗎?
  “血刃此人只可智取,不可力敵。”傍邊的寧師才聽到章邯說話,尋思了一陣開了口。
  “哦?師才啊!你有什么方法啊?”章邯聽寧師才這么一說頓時很感興趣。要知道他們這些天打不下魯山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山下有血刃鎮守,那些部隊根本就打不進去。而生化將軍們沒一個愿意帶隊跟血刃打得,再說對方的火炮也不是吃素的,而且對方的士兵還有RPG打他們的巨型喪尸,那玩意兒打在身上的非去見馬克思恩格斯不可。
  誰也不愿意去冒險,所以那里自然也就打不下來,他們只是讓自己手下不斷的去送死而已,利用人海戰術來打敗對方。可是沒想到血刃那廝居然那么厲害,刀法絕倫啊!這些人又不是沒跟血刃打過,在沂山的時候交過手,那次人家力戰五將都打得他們落荒而逃,可見戰力是多么的恐怖了。
  “嘿嘿。孫鳳迎是血刃的克星,師才請老大下令,命孫鳳迎領軍一戰!”寧師才說道此處用眼角的余光掃了一下一邊的孫鳳迎,對方果然氣得耳歪目斜的。寧師才心里那個得意就別提了,嘿嘿,你不是帥嗎?不是牛比嗎?老子給你一個立功機會!讓你去會會對面的情敵,是吧?李治在對面,你親自出馬收拾你的情敵最好了。
  當然人家還一個都心照不宣的心思就是劉詩音也在對面,誰露面去殺她的部下,以后她鐵定跟誰翻臉,現在一家人都藏在這里是吧?那妮子找起責任人來,都可以你推我我推你的,但是你如果要是下去了,被那妮子看到了,那就不一樣了。這萬一以后追究其責任來,臥槽,那還不如一炮彈被炸飛得了哪!所以這些人一聽要下去指揮都是扯皮,你推我我推你的,章邯當然也明白,再者他可不想讓自己的大將被炮彈炸飛。等對方沒炮彈著再全面進攻也是他的一個想法。
  “嗯,寧師才,你什么意思!這恐怕不太合適吧?”孫鳳迎聽后憤怒的對著寧師才說道。
  “怎么不合適?”寧師才轉過頭來一臉嚴肅的盯著孫鳳迎問道。
  “哼,我看就是不合適啦!”人群中一個女孩兒忿怒地說道。大家都望著那邊看去,原來是劉婷婷發了話,她傍邊的魯茜也是一臉的憤怒。
  “你什么意思呀?現在進攻敵人肯定會用炮火打擊我們的將軍的,你是不是想害死孫鳳迎獨占劉詩音呀!”劉婷婷在寧師才身邊圍著他轉了一圈,說得寧師才一陣無語,這好男不跟女斗,自己怎么忘了孫鳳迎的還有女粉絲在這里了。唉,看樣自己又心急了。
  “就是呀,寧師才如果想讓孫鳳迎進攻的話,麻煩你現在就下去吧!看看炮火如何啊?”魯茜也是一臉不肖的敲打起了寧師才,說得寧師才頭上的汗水直流。
  “好了,都不要說了!現在不能下去!還不到時候。”章邯本來也想看孫鳳迎難堪,沒想到孫鳳迎的啦啦隊又殺了出來,搞得他有點掃興,他看到寧師才那么狼狽,不由得給他解圍。
  “哼!”劉婷婷沖著寧師才拱了拱鼻子,而魯茜也是啐了一口。寧師才擦了擦頭上的汗,借口有事匆匆的往后面去了。
  而李治這邊的處境真的不樂觀了,山下防御的經常被撕開不說,這山上被敵人的空軍襲擊的苦不堪言,他們不時有人被那些大型喪尸鳥襲擊,抓起拋上天空。連二炮都被抓了一個水壺去,本來二炮爺爺在巖石下面喝水,不成想猛地一個喪尸鳥飛來,他用手中的水壺一擋,嗨!人家卻是抓起了他手中水壺,而二炮是個舍命不舍財的。
  人家直接罵上了:“嘿嘿~你個狗日的,想搶老子水壺?沒門!老子告訴你,只有老子順別人東西的份兒,沒別人順老子的份兒。別以為你他娘的是喪尸就了不起,老子就是不給人!”他一邊說著,一邊跟那只大型喪尸鳥搶水壺!那廝本來是想殺人,沒成想眼前這黑臉爺爺居然保護水壺,這讓這只喪尸鳥變得對水壺感興趣起來。
  人家這樣想,你他娘的不給,老子還偏要!這玩意兒絕對是好東西啊!你看對方為了這東西不要命就可以看出這玩意兒的價值了。于是這一人一鳥玩起了搶水壺大戰。這二炮剛把水壺望著拽拽,對方就是使勁的往那拽拽,不時的還拖著二炮飛起來。嚇得李健跟朱無能連叫二炮放手,二炮卻是在空中大罵:“這狗比還想順老子東西來著!真他娘的摳!說你哪!狗日的還給我!”
  而李健等人怕開槍傷了二炮,于是跟搶水壺的二炮討價還價起來。
  “師長,你放了那水壺,我給你個新的?”李健焦急的喊道。
  “去你娘的騷騷!你狗日的有這么大方?你會有新水壺?老子這個是七成新的!”二炮聽李健這么說,忽的想起李健那水壺只有五成新,有些地方都掉色了,哪有自己好。而且他見那鳥又在使勁氣得往自己死命拉。
  “朱無能有個全新的!”李健情急之下想起朱無能偷的墩子的新水壺,害得后者又去軍需處領了一個,還來他們師部罵了半天娘。
  “哦?八戒,你他娘的說!散不散財?”二炮聽后暗喜,這事他也知道,那個軍用水壺比他這個好了很多倍啊!還是全新的。
  “哦!我給,我給!”朱無能聽到李健這損貨又陰他,痛苦的閉上了眼睛,為了師長也只能如此了。
  “好,不許反悔啊!”這邊二炮得了準信,就拉了一顆手雷塞到水壺口上,猛地放了手。那鳥忽的得手,此刻有種嫖了婊子沒給錢的快感,于是撲棱著飛到天上。人家剛要向同伴炫耀一下,就砰的一聲,眼前全黑了。
  而二炮見天上一陣花火,狠狠的罵了一句狗比,活該!便開心向眼前的一臉痛苦狀的朱大善人討全新的水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