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0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07)      第三章少女喪尸(08-07)     

末世橫行400 所剩寥寥

峰皇沒有想到他這么一打,人家章邯馬上就收到了消息,他沒想到李治跟吳江居然這么狠,寧可自己當誘餌也要把他們引進包圍圈。他們居然還有母體,這怎么可能?這是章邯的第一反應,不可能啊!李治怎么還有母體,現在他就知道李治有五六個母體了,沒想到人家還有援軍,這些居然都是誘餌部隊而已。
  “居然用自己當誘餌,真他娘的陰險!”趙生輝在聽到后直接罵了出來。此刻會議室的將軍們都沉默了,他們從孫二比跟韋玽反應回來的情報知道敵人極其兇悍,他們的百萬大軍居然在萊州附近被重創,孫二比險些死于亂軍之中。這讓這些人都意識到這股敵人不簡單,是一股強兵啊!
  “哼!要我說他娘的是不是孫二比自己打臭了,賴別人啊?要知道孫二比那貨就是一個,要不也不會得了二比的雅號了。”朱平一臉不屑的說道。他最煩孫二比那個賤貨了,成天光知道拍馬屁,一口一個老大威武的不說,這比還打過自己的小報告。把他們這些人私下里說得一些話告訴章邯,惹得章邯老大不高興了好幾天。
  “老大他娘的有潔癖”,“狗日的也喜歡莫嫣然”。這些他們之間的玩笑話都被孫二比準確的“傳達”給了章邯,章邯聽了能不惱嗎?章邯對朱平一直有意見,他朱平又不是不知道這在讓孫二比這個小人一挑撥他在這里的確很難干。很多時候章邯都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挑朱平的毛病,就連李東軍也朝他哼哼的。朱平原先就是一個街道的公務員,他承認他是用的關系才進去的,但不用關系考上公務員的貌似寥寥,他承認有,但是不多。
  他當公務員工資不高,一個月不到兩千吧,但是他們的津貼跟亂七八糟名目花哨的獎金補助多,一年到頭能拿個六七萬吧。反正就是在那里喝茶聊天的,倒也落個悠閑自得,像他這種中專畢業的,學歷造個假也就成了學士。當然這也是章邯這個名牌大學博士生瞧不起他的原因,你不是憑著能力而是憑關系上去的,沒事還愣裝大學生,在他面前念個“”什么的。
  朱平當然知道自己這個混黑社會的當了國家公務員,擠的公務員因為“家庭條件不好,長相太難看”沒被錄取,而他這個黑社會因為有關系進了國家機關,還他娘是個優秀黨員。他的黨員就是喝酒抽煙打打老百姓什么的,他也沒干什么壞事啊!他不明白為什么周圍那些人都歧視他,包括趙生輝那個國家干部見了他也是一臉的瞧不起。
  狗日的老子道上的你們也欺負,改天剁了你們這些狗日的是朱平經常說得話語,但他也是說說也已,他知道他根本就打不過章邯,趙生輝他都打不贏。他們就是出去的時候靠著人多,到了地方給他招來的那些新人發砍刀,鋼管什么的,見了占在房子前死活不走的村民就打,頑固的用刀砍,殺一個兩個的沒什么事情,上面有人頂著。
  然后他們再以和事佬的面目出現,這是他的本職工作。他的公務員只是他的外層掩護而已,他沒親手殺過老百姓啊,他不過有時打一些不長眼的村民,踢孩子兩腳罷了。這他娘的也是錯?他就不明白了。
  “朱平,你他娘的懂個屁!孫二比雖然是個馬屁精,但他不是蠢貨!尤其比你強!”趙生輝厭惡的看了朱平一眼,這廝怎么老是好插言啊,自己這話還沒說完他就是開口打斷。真是沒禮貌,總是跟別人搶話說,別人不說他也不說,別人一開口他準在一邊打斷,所以趙生輝很討厭朱平。他倒不知道朱平是個黑社會,但是光打斷別人話的人貌似沒人喜歡。
  “我說趙生輝,你他娘的別瓷著鼻子上臉!想打架是不是?”朱平聽到這里直接火了,他已經很容忍了,要換做以前他早就拿刀砍這廝了。
  “喲,長武藝了,是不是?不就是打一架嗎?走啊!”趙生輝一瞪眼,拍著桌子站了起來。
  “吵什么吵?想打架的給我滾出去!聽到了嘛!”章邯見這倆人在會議室就掄胳膊擼袖子的就是一陣不悅。
  “走吧,哥們,還在那里等什么等?”朱平用手指點著趙生輝說道。
  “我告訴你,打斷了肋骨可別喊疼。”趙生輝看對方色厲內荏的便是一笑。
  “好啊!不就是折幾根肋骨嗎?走啊!”朱平轉身出了會議室,這邊趙生輝向章邯躬了下身就出去了。看的傍邊的將軍們不是吹口哨的就是拍掌叫好的,這些人沒一個喜歡朱平的。都希望趙生輝能狠狠的揍那孫子一頓。
  “嗯~都別吵吵了!師才,這件事你怎么看?”章邯轉頭看了看一邊沉吟不語的寧師才問道。
  “嗯,我覺得趙生輝說得有道理,孫二比雖然是個馬屁精但他不是蠢豬,一般不會讓人家拉出去喂狗的(韋玽)”寧師才說道后面竟笑了出來。
  “哈哈哈,師才,你啊你!”章邯笑著指了指寧師才,他知道對方是緩和氣氛,這個寧師才的確是個人精,很多時候他都會把氣氛搞得不那么僵。果然下面的那些將軍們都是一陣哄笑,氣氛變得活泛了不少。
  “我覺得應該讓孫鳳迎的部隊出擊!”寧師才這次說得理直氣壯,因為對于不知深淺的敵軍除了孫鳳迎別的部隊都難堪重任。
  “是啊!師才說得對!這需要一支強兵才行!鳳迎阿?”章邯聽后看了看孫鳳迎語氣和緩跟他說道:“鳳迎阿!這次要勞苦你了,別人我實在不放心,只有你的部隊才能勝任阿!”
  孫鳳迎早就心中有數了,他在趙生輝誰的吵架的時候就預感自己要出發了,果然現在章邯開了口。孫鳳迎趕緊欠身答道:“老大所命,鳳迎敢不盡心,我幾時出發?”
  “嗯,事不宜遲!等等告訴你打法,你開完會議就走!”章邯看孫鳳迎答應的這么爽快笑著說道。
  “嗯,好的,鳳迎明白。”孫鳳迎面無表情,心中卻是連道可惜,這又要跟劉詩音擦肩而過了。人生就是命運的作弄,很多人一旦錯過,那就是面對面相遇也會擦肩而過的。他深深的了解了這種感受,他心中腦海中全都是她的倩影,全都是她俏皮時的模樣,而現在他只能陣陣苦笑而已。
  “敵人的援軍到了,我們務必要在這兩天之內拿下魯山!”章邯站了起來,看了一下下面嚴肅的說道。
  “敵人的炮火明顯的稀疏了,我們應該在明天發起總攻!所有將軍都要帶隊壓上去!”寧師才也站了起來在章邯的一側補充道。
  “是!”下面一片附和。
  “那個鳳迎阿!你跟師才來我的辦公室一趟!”章邯說完之后轉身就走,而孫鳳迎跟寧師才隨后跟了上去。
  當天下午章邯軍隊魯山發起了猛烈地攻擊,這次比前一次更加的兇猛,李治的部隊幾乎把所有的炮彈都打了出去,但是敵人依然如同螞蟻般的進攻不止。血刃劉平聲終于知道什么叫做疲勞了,他們生平第一次打這樣的硬仗,自己這邊根本不能休息,而對方卻是不停有生力軍加入。打得他們不停的往后倒退,最后只能扼住山口而已。這樣才堪堪的頂著了敵人的進攻。
  而天上更慘,李治一方的空軍所剩寥寥,基本上天上飛的都是敵人的空軍,現在李治的山頭的防空部隊直接向天上開火就可以了,絕對沒有誤傷。消天的那只喪尸金雕已經是傷痕累累筋疲力盡了。他帶來的空軍除了三兩只重傷還沒死的喪尸海鷗外其余的全都陣亡了,現在真田已經不再讓這只喪尸金雕出擊了,它蜷縮在一處巖石下休息,那本來金黑色的羽毛都成了紅色,也不知道是它的血還是別的喪尸的,反正血淋淋的。
  吳江跟李治都覺得敵人這么瘋狂不對了,肯定是峰皇出擊了,不然敵人怎么這樣沒命的進攻,但是他們要等峰皇來了才能打信號彈,這樣隱藏在他們沂山的部隊才能順利的出擊。你看天上那么多喪尸鳥,他們的飛機此刻來了那就是找死,那密密麻麻的就像滿天的蝗蟲一樣,根本就看不到太陽了。而他們的防空陣地很多都被敵人的空軍摧毀了,現在很多士兵都在用槍打天上的喪尸鳥,他們的彈藥也出現了缺乏,炮彈基本上都打光了,誰也沒想到敵人打掉了自己的補給隊,誰也沒想到敵人比他們預料的還要瘋狂,甚至血刃等人都要求支援了。
  要知道血刃是個相當高傲自大的家伙,他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會要求支援。這要求支援了,那就說明局勢已經糟的不能再糟了。李治當然是把能調撥的部隊全都調撥過去了,甚至趙飛博帶隊也上去了,現在李治身邊只有一個警衛排。墩子他們營今天在防空時候向李治也訴過苦,李治沒什么辦法,但是吳江卻有辦法,他把那些高級軍官的警衛一人抽了五個人,居然組織起了一個營的部隊,又頂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