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0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07)      第三章少女喪尸(08-07)     

末世橫行404 這肯定是個陰謀

?李治他們已經意識到出問題了,峰皇那邊不知道出了什么情況,但是事實擺明了對方不可能及時的趕過來了,他們必須突圍了。e^看《》.他們開了一個簡短的會議就準備突圍。這突圍基本上就是去死啊,現在山下密密麻麻的全是敵人的喪尸,這還不說天上也是,李治等人面臨了絕境。
  李治突然想起了王建橋在他們第一次出征時對他們說得話語:兔崽子們,都給老子活著回來!他們現在不可能了,他們也要去見他們的老師長了跟刀疤去了。他們沒辦法,必須離開,因為已經沒有糧食了,僅存的那一點糧食跟野菜李治全都留給了老百姓。無論什么時候百姓總是無辜的,他們是軍人可以犧牲,但老百姓卻不是。
  李治知道自己是軍人,自從他穿上這身mí彩色軍服的時候他就知道他隨時可以犧牲,為了那些百姓他可以,的確,是這樣的。他既然穿上這身衣服他就有義務保護老百姓,也有責任為他們而奮斗,要知道他們所吃的每一口糧食都是由這些辛勤的老百姓所創造的。他用的每一件東西也是他們沒日沒夜在汗水中生產的,所以他們要知恩圖報,而不是理所當然。
  當災難來臨的時候,軍人必需要tǐng身而出,如果他們躲避那他們跟畜生有什么兩樣?總不能向那些狗官們光吃人糧食不干人活,不說人話不辦人事吧!
  李治安排還是血刃打頭陣,其它的喪尸將軍帶兵護住側翼,李治他們人類部隊在中間跟著沖鋒。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了,他們可以堅守待援,但他們卻不愿意看到老百姓因為他們而死去。他們傻嗎?有人肯定會說李治吳江很傻,但筆者不這樣看,他們在離開的時候那些山上的百姓有給他們跪下磕頭的,也有大哭不止的,更有伏地不起的,在這一刻,那種人類的情感被演繹的淋漓盡致。
  一開始那些士兵以及人類軍官都有情緒,這最高指揮官是不是傻了?讓他們沖鋒這不是明擺著去送死嗎?但當他們看到老百姓放聲大哭那一幕的時候他們明白了李治等人的高尚情懷,他們都認了。他們有責任保護這些手無寸鐵的平民們,在生命最后一刻他們應該把生的權力讓給這些善良的人們。本來有情緒的他們在這一剎那之間,心中的冰川融化了,而他們的責任感跟使命感卻是更加的強烈了。
  這些士兵不孬,這是那些魯山上的老百姓反復說得一句話。而李治他們卻是在那一片哭泣中對章邯軍發動了猛烈地反沖鋒,血刃帶隊沖鋒,只見血刃如同一只猛虎一樣從山上呼嘯而下,那把刀掄的呼呼生風,周圍挨著他的敵對喪尸紛紛被他砍翻在地。他后面的喪尸一擁而上打得章邯軍屁滾niào流鬼哭狼嚎的。一時間章邯的沖鋒部隊被血刃打得潰不成軍居然敗了下來。
  章邯在對面高坡看到這一幕對身邊的寧師才說道:“師才,對方搞什么鬼?”
  寧師才也被眼前這一幕搞得發愣,他完全不明白對方的意圖,于是他也是丈二和尚mō不清頭腦的說道:“不知道,老大。對方這么點兵力就敢打反沖鋒?這太不可思議了。”
  “嗯,這肯定是個陰謀,但是個什么樣的陰謀哪?”章邯疑huò的看著對面的敵軍不斷的從山上洶涌而下,他不明白他的對手要做什么。
  “實在不能理解!他們這樣是在找死!”寧師才搖著頭冷笑著說道。
  “嗯,你看對方的喪尸部隊也不少啊!這全都打出來了,敵人居然還有這么多的喪尸部隊?”章邯看著李治這邊的喪尸部隊往山下下個不停,不由得嘆服這些人設計巧妙,山上居然藏了這么多喪尸部隊。
  “嗯,老大。好像不太對阿!”寧師才仔細盯著對面的戰局,一開始山上下喪尸是很正常的,這之后敵人的人類部隊居然跟在喪尸部隊后面也開始下山了。敵人要突圍的想法立馬滑過他的腦海。
  “哦,師才怎么個不對法來著?”章邯聽寧師才這樣說不由疑huò的問道。
  “老大你看敵人的人類部隊在也在下山,不會是突圍吧?我怎么看著像阿!”寧師才看著下山的人類部隊越來越多更加肯定自己的判斷了。
  “靠!的確是!那個,師才啊!下令全面進攻!”章邯看了看果然是,對面的人類部隊紛紛跟在后面下山,但是他們這樣子徒步下山不是自殺嗎?盡管他不明白對方是怎么想的,但此刻的確是要突圍的樣子。開玩笑他可不能讓對方逃了,他還要活捉李治跟吳江。
  “老大,等等,等他們全下來,然后我們,嗯~”寧師才用手做了卡脖子的手勢,章邯立馬會意。
  “哦,等等打得時候注意吳江李治啊!別給我殺了,老子要活的!都聽見了嗎?”章邯說道后面聲音明顯的高了八度!他身后的將軍們都是一陣默然,為什么哪?他們都想殺李治,這狗日的李治搶了劉詩音你讓他們不殺他,這他娘的可能嗎?答案是不可能,不可能,他娘的還是不可能!所以他們沒一個接話說得,而章邯見狀卻是又重復了一遍,一家人才很不情愿的蚊子哼哼似的答應了一聲是。
  大約一刻鐘,李治的部隊在山下形成了攻擊隊形,而章邯他們讓天上的喪尸鳥也暫停了進攻只盤旋,不俯沖。這時李治的戰隊中二炮等人都在罵娘,他們在罵什么哪?大家來看。
  “臥槽!老大瘋了?!今天他娘的老子撂在這里了!”二炮仰天長嘆,他那張黑臉上終于了有了許久不見的紅色光芒。
  “師長,別牢騷了,看你樣子跟他娘的回光返照似的!”李健現在心里煩死了,他就不明白了,你說吳江這狗日的居然想出個自殺式攻擊說是為了老百姓,以他來看這他娘的就是蠢豬式的指揮!而更神奇的是李治居然同意了,這他娘的到底是怎么回事?都秀逗了是怎么了?他就不明白了,峰皇那廝到底在干什么?而楊奇等人還在那里干等什么?他們就這么倒霉!而且這二炮一直在旁邊跟只野豬似的仰天長嘯,不知道還以為什么英雄人物哪!
  “我說騷騷你他娘的剛才說什么?大了膽了!有這么跟上級說話的嘛!”二炮本來就憤怒聽李健這么一說更是氣得不行了。
  “師長,你別生氣,我們都是些要死的人,誰見過徒步攻擊喪尸的部隊,司令他們到底在想些什么!”李健現在什么也不怕了,他是個明白人,死到臨頭也可以囂張一下。
  “騷騷啊!你有什么辦法啊?這狗日的吳江出了個屁主意,說不能連累老百姓什么的!狗屁!絕對是狗屁理論!你看他也在那邊拿著槍。等等老子被喪尸咬了就突突了那狗日的!”二炮忿怒地開始了他的長篇大論,當然人家還不忘瞪吳江兩眼。
  “師長,你跟吳江不是把兄弟嗎?你這樣說好像不太好啊?”李健故意的敲打二炮。
  “去他娘的把兄弟,誰跟他是兄弟!這狗日的是后來才加進來的,老子跟李治還有童虎才是兄弟。不是我說,但凡小白臉他娘的就不是什么好東西!尤其是吳江!”二炮猛地把剛盔摘下來才要摔,忽的看到天上的喪尸鳥,于是他又把鋼盔套在頭上了。
  “沒辦法!等著死吧!”李健痛苦的閉上了眼睛。
  “哦?師長,你看這血刃的喪尸馬怎么讓莫嫣然騎著阿?”朱無能聽著二炮誰的話語卻像跟沒關系一樣,人家搖著碩大的腦袋,耳朵忽閃過來忽閃過去的,不是的用鼻子哼哧哼哧兩下子。
  “曹,八戒,那涼快上那里帶著去,司令的馬子肯定要騎馬了,這他娘的都不懂,怎么當的男人!切!”李健不屑的看了朱無能一眼,卻是不由自主的看了對面騎著馬的莫嫣然一眼。她真的很漂亮,今天顯得更是光彩照人,你看那風吹得她的秀發飛揚的感覺,讓李健猛地想起他才見到莫嫣然時候的樣子,一樣的甜美,一樣的mí人,如同一朵盛開的百合huā一樣。他真的很喜歡這個女孩兒,但她并不喜歡自己。
  李健喜歡在一邊默默的靜靜的看著她的感覺,他總覺得自己是在為她而戰斗,現在什么都無所謂了,幾分鐘之后他們就將倒在沖鋒的路上。
  他又忽的想起了《報仇雪恨》的歌詞:如果我戰死疆場,你不要難過,記得那個曾經陽光的我;如果我戰死疆場,你不要傷心,mén前的野菊huā秋天依舊開放,你要記住它的美麗;為了死去的爹娘,為了保護可愛的妻兒,請你們不要在為我難過。今天我就要出發,背著我常用的鋼槍,帶著心愛姑娘的囑托!我去了,不殺喪尸誓不還,要不怎么對得起那些一起戰斗過的兄弟!為了你們,為了我可愛的家園,那百里飄香的麥田!我要報仇雪恨!我穿上了軍裝,端起了機槍,倒在了沖鋒的路上!不要為我哭泣,我要報仇雪恨!
  這一切的一切都將在這如同初見般的那一刻結束,李健望著遠處神采照人的莫嫣然露出了會心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