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3)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3)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3)     

末世橫行408 很多眷侶都是被拆散的

劉平聲誰都沒管,直接跑到劉詩音身邊,他到了那里一下子就顫栗了,他開始了嗚咽,因為看到了劉試音死去的樣子,那是她的遺容。**盡管臉色蒼白還是那么的漂亮,那是一張精致的臉龐。他再也看不到她笑得樣子了,再也不能跟她在一起聽她傾訴了,自己就是她的傾訴桶,他很喜歡她說話的樣子,那如同銀鈴般的聲音消失了。她永遠的消失了,她,她不會死!
  劉平聲把手放在了劉詩音的鼻息處,許久他無力的抬起了手,她死了。他一下子沒站住,居然一個屁蹲蹾在地上,他不可思議的搖著頭口中一個勁的說:不,不,不~這讓周圍的人又是一陣嚎啕。
  而章邯已經知道生了什么事情了,他沒想到自己想的最壞的事情生了,劉詩音的死了。他,猛地站了起來,對著李治放聲大笑:“李司令,你不是說過為刀疤報仇嗎?來啊!今天老子成全你!”他猛地一下把那些破荊條扔到地上,對著李治拍著膀子大叫。
  李治卻如同夢游一般,他自從得到莫嫣然死去的消息以后又恢復了癡呆,他現在最想做的就是吻莫嫣然一下,然后跟她一起變成喪尸,再也沒有什么痛苦了。他站起身來,緩緩的向莫嫣然走去,對于章邯的大喊大叫卻置而不見。
  章邯卻是悲憤到了極點,他抽出了長劍對著李治哭著大吼大叫:“你他娘的就……沒種,你……女人死了,你都不敢殺老子!你來啊!來啊!”
  他向前不斷用胸撞擊著李治,李治夢游的似的不去理他,盡管被他撞的歪歪斜斜的,依舊還是向莫嫣然的病床走去。而吳江卻是朝血刃趙飛博等人直打眼色,除了他們其他的人全都瘋掉了。吳江知道那種感受,他的妻子離開的時候他也曾黯然千百回,但他跟李治不一樣。李治的最大缺點就是他太重感情,友情,愛情,什么的都看的很重,吳江則是理智冷靜型的。
  他不會讓李治出事情的,你像二炮李健他都沒讓他們來,而真田血刃這些人他把他們都叫來了,為了就是幫忙的。趙生輝這些人也沒說投降他們他也不好命令人家,所以人家是客還幫他們大敗了章邯,盡管是為了眼前這個莫嫣然才臨場倒戈的,但是畢竟是救了他們,所以吳江不好意思的驅逐人家。**
  章邯望著天空說道:“結束了,我欠你們梁軍長一條命,先用這左臂來還!”他說到此處猛地把長劍向左手小臂斬去!只聽噗的一聲,劍過臂斷,章邯的一只胳膊被他自己斬了下來,血濺了一地,這樣一來包括李治在內地人全都是一呆。
  章邯仰天長笑,他眼中不停的流著淚,哽咽的說道:“詩音,你等我,我來了!”他把劍對著胸口就插了下去。說是遲那是快傍邊一人飛起一腳就把章邯那劍踢了出去,這人又一拳將章邯打倒在地!
  “呸!讓你狗日的這樣死太便宜你了!老子他娘的打死你!”眾人視之乃劉平聲是也。劉平聲看到章邯看手的時候人家就料到了,他可不想讓章邯跟劉詩音雙宿雙棲,就是死你他娘的也不配跟她一起走!他嫉妒心狂起,見他要自殺的時候出手了,他把所有的憤怒撒在了章邯身上!
  因為他聽說就是章邯射的箭,再說就是章邯自己愛射箭,在米國的時候他還見過章邯的寶雕弓,甚至他們在監獄難的時候,章邯的箭術還起過關鍵的作用:十七八個警衛就是被他射死的。除了他還有誰?而吳江見那些喪尸將軍全都去打章邯,而章邯都快奄奄一息了,讓血刃等人攔下了怒的劉平聲等人。他又給章邯做了一場手術,章邯的性命是沒有什么威脅,但遺憾的是他的胳膊卻是掉了,成了獨臂章邯。
  而那邊李治想吻莫嫣然變喪尸的計劃卻沒有得逞,無論是劉平聲還是趙生輝都不讓,你他娘的想干什么?沾我妹子便宜啊!我告訴你李治,你他娘的就別想!她活著不行,死了照樣不可以!你他娘的這輩子別想了!滾!滾!李治居然被這群憤怒的將軍趕了出去!人家那些人守著莫嫣然的門不讓人進,除了吳江讓進,竟是誰都不許進了。
  對于莫嫣然吳江又盡了一次力,但依然是無效,這讓重新燃起希望的人們遭受了沉重的打擊。莫嫣然死了,劉詩音死了,他們盡管想不承認但是畢竟人死不能復生。于是一家人商量了一下,后天給莫嫣然準備葬禮。關于葬禮有人要土葬,有人要火葬,還有人要海葬。
  關于土葬,那些人類官員不樂意,你這樣在土里會污染,病毒擴散怎么辦?所以人家提議火葬,而提到火葬趙生輝居然毛了,誰他娘的敢燒劉詩音,他娘的現在就給老子站出來!先干死老子再燒!他那把長劍插在桌子上晃來晃去的,讓那些提議火葬的官員們咋舌不已。這樣一家人一折中選擇了海葬,于是乎他們定在了離這里最近的海邊大家洼。
  后天一早送葬的人們就運著莫嫣然的尸體來到了大家洼,盡管三令五申,還□
  譴笤加幸煌蚨噯舜癰澆木蕕愀俠礎=裉煸縞系奶炱醭臉戀模煲醯鼐拖翊蚍四懇話悖墻幸桓齪詘。《□**點鐘了,天看起來還像四五點沒明天一樣的陰暗,可能上天也在痛惜莫嫣然,這是幾乎所有來送殯的人們所想的事情。
  在一頓忙碌之后,莫嫣然被放在了木筏之上,那上面堆滿了鮮花,還有一些麝香什么的香物。李治第一個過去給莫嫣然獻花,李治來到莫嫣然的面前看著這個睡著了女孩兒,她那一副平靜的表情刺痛了李治的心。
  曾經的山盟海誓全都化成了虛無,李治多么希望莫嫣然再能為他唱一支歌曲,他曾記得莫嫣然在沃爾瑪內的《沒那么簡單》是那樣的美麗動人,用情處望著自己淚水漣漣的,看的李治唏噓不已。他多么希望莫嫣然為他再跳一支舞啊!他只是聽她自己說她跳的很好,不過李治一直很懷疑,莫嫣然也會跳舞嗎?搞笑!這女孩兒的話就是不能信!特別是漂亮的,就是些小騙子,氣得莫嫣然撒嬌不已。
  莫嫣然想跳,李治還不讓,想到此刻李治眼中的淚不自覺得流了下來。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李治總是嫌莫嫣然愛吃醋,愛管他,他無論干什么莫嫣然都要管,好像自己就是個小孩子一樣,搞得李治有時憤怒不已,但是你看到莫嫣然那一樣知錯了的丫頭表情你又生不起氣來了。人家說過,我的是我的,你的還是我的。
  還有李治在外面可以風光無限,但是回到家就要無限“風光”,所以李治對莫嫣然的強勢非常不滿。但是現在突然耳邊清靜了,他他娘的又不適應了。愛情是什么?怎么互相束縛,互相的制約,當你想偏離它時,總有一股子無形的力把你拉回來。當你太接近的時候又有一股子無形的力排斥著你,讓你有時惱有時笑,有時甜蜜,有時心酸,還有時張牙舞爪忘乎所以。那種象喝酒的感覺他娘的就是愛情,喝多了頭疼欲烈,不喝還他娘的一個勁的想個不停。
  那種欲醉欲仙的感覺又讓你沉迷其中,不能自拔!這就是愛情,愛情是一種病,是一種精神病,強烈的居然可以致命。輕微的可以讓你輾轉反側失眠撓心。
  李治遭遇了莫嫣然,人生生了巨大轉折,可以說沒有莫嫣然他不可能有這樣輝煌,他心知肚明。這一切源自她始,源自于一個并不太美妙的下午,在沃爾瑪一層市內的一場邂逅。李治遭遇了他一生的最重要的愛情,他跟她在一起的時候感覺到了強烈的愛,是的,那是一種極其強烈的感覺。
  她愛他,他也愛她。他們跟一些人不同之處就是他們彼此相愛了,而且還沒有父母在一邊搗蛋,你他娘的知道個屁啊!你知道這個姑娘不好,還是這個小伙子一輩子就是個窮光蛋,二比的父母很多!
  他們只顧眼前,只要眼前那人他娘的有錢就行了,你也不看看你女兒面對這個窮小伙子以后他娘的居然是個億萬富翁,后悔了?見識短淺的父母們,不要舀著你們孩子們的幸福開玩笑了。你以為眼前的東西就是真實的嗎?傻瓜,你看到的太短淺了!
  正如劉蕓的外祖父怎么會知道劉蕓的父親野坂成了上將?而他看好的那個議會長的兒子他娘的現在還在武田手下天天乞食度日哪!這種二比的父母只會拆散本來相愛的眷侶。事后只會說我怎么知道?他太讓人不可思議了。或者干脆把責任扔給兒女們,自私!典型的蠢豬式行為!這樣的父母太多了,這樣被拆散的情侶也太多了。
  那些被拆散的年輕人們,加油!舀出成績來給那些二比父母劈臉一耳光,讓這些傻.比們后悔去!加油!
  百度搜索閱讀最新最全的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