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7)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7)     

末世橫行414 大臉小豬

李治是在熊本縣婦幼醫院見到劉蕓的,她當時在醫院的產科病房內,劉蕓還是那樣高雅端莊,但是她的臉變得很大了,怎么說哪?李治原先叫她大臉小豬,而現在她的臉龐比以前大了一點五倍,也就是胖了,但這個胖并不是真胖而是虛胖。但現在用這詞來形容劉蕓是最確切的。
  她此刻就是大臉小豬,李治的大臉小豬。劉蕓在床上坐著看一些以前的日文雜志,那種凝神的樣子顯得很動人,盡管她的臉很大,但,她依然美麗。那頭發依舊烏黑亮麗,眼睛依舊如同秋水一般,看上去很深邃。李治站在門口發了呆,他沒想到再見到會是如是樣子,劉蕓也發現了李治,那個讓她日夜思念的帥氣軍官出現了。
  門口處為之一亮,他,終于回來了。她蹣跚的想站起來,卻看到扎著鯉魚辮的秦琳穿著一身粉色連衣裙從李治后面沖著劉蕓瞇著眼睛吐舌頭,于是劉蕓抿著嘴一笑,卻不知是向李治還是向秦琳側了一下頭。
  “嘻嘻,蕓姐姐,你還是這么漂亮啊!親愛的,我好想你呀~”秦琳沖著劉蕓快速的走了過去,但是她很小心畢竟劉蕓都快生了。
  而李治跟剛剛趕到門口的二炮李健一下子呆住,靠!不會吧!秦琳居然叫劉蕓親愛的,我擦!這三人面面相覷一時間搞不清這倆妮子之間是不是有點什么事兒,但是這倆人不像阿!這他娘的怎么回事啊?李治二炮還有李健一時間都陷入了疑惑當中。
  他們卻不知道很多女孩兒之間互相都這么稱呼,以致于一些行業間女孩兒就是這么稱呼。這在末世前很多地方已經是這樣了,這三人卻是孤陋寡聞,今天算來了一次“天開眼”。
  “嘻嘻,孩子快了吧?蕓姐姐。”秦琳看著穿著寬大衣服的劉蕓挺起的大肚子就是一陣笑。
  “嗯,醫生說就在這幾天了,不讓回家吖。”劉蕓笑著對秦琳說道,眼睛卻是不時的看門口,搞得門口處那三人都以為在看自己,不由得屬分頭的梳分頭,擺造型的擺造型。但是很快他們就發現劉蕓不是在看他們,他們回頭看了看,沒人啊?她在看誰哪?
  是啊,劉蕓在看誰哪?
  “親愛的,喻越菊哪?”劉蕓沒看到喻越菊疑惑盯著秦琳說道。
  “哦,嗯,她啊,她在基地那邊咯,親愛的,別擔心。對了,醫生說是男還是女啊?”秦琳聽劉蕓問到喻越菊心里就是一驚,她的臉上閃過了一陣不自然,忙打岔問起劉蕓的孩子來。
  “嘻嘻,醫生說啊~”劉蕓看到秦琳的表情就知道喻越菊兇多吉少了,這種事情,不再了的可能性最大。她是特工出身,心理學專家,秦琳的語氣表情瞞不過她。但是她自己要生孩子了,也不想說破,只是心下一陣黯然,但劉蕓表面上卻是跟秦琳很熱絡。她說到這里還特意的看了一眼李治,聲音就小的只能秦琳聽見了。
  李治本來就是疑惑不解的,后來又見秦琳說到喻越菊怕她說露嘴,沒成想劉蕓沒聽出來,他懸著的心就放下了。可是剛放下卻聽到劉蕓說他們的孩子,那耳朵一下子伸出三四米去,卻是沒聽到劉蕓跟秦琳說什么,只見秦琳驚訝的用小手捂了一下嘴,隨后回頭看著一臉緊張的李治笑個不停。
  心說還是劉蕓說得對,男人一個個平時生男生女無所謂,到了最關鍵的時候還是想要男孩兒,越是這樣越是要治治他們!你看李治那個平時一臉壞笑人畜無害的家伙,現在居然很在意。這不都急得過來了?人家緊接著又是一陣暗罵李治這人真沒出息。
  “那個,兩位神仙姐姐,是不是要小生幫忙啊?”李治走到劉蕓跟秦琳的面前對著這倆人就是一躬,看的這兩個女孩兒就是一陣笑。
  “嗯,沒這么罵人的阿,大司令~”秦琳沖著李治拱了拱鼻子,一時間可愛的樣子畢現。
  “我冤枉啊,小生一直就是個文化人,哪里來的人身攻擊阿?”李治聳了聳肩雙手一探一副見了包青天的樣子。
  “嘻嘻,李治君這人,罵人不帶臟字。你們支,中國那邊不是把干神圣職業的叫做那個嘛……”劉蕓說道支就意識出了錯,于是她急忙改口不成想直接說道那好工作,她平時的家教很嚴,盡管島國開放但是很多高素質的家庭還是很注重這一個方面的。所以劉蕓說到那里一下子紅了臉。
  “親愛的,別聽李治胡說,我那次親耳聽見他在大罵二炮是什么的養的。”她本來是想替劉蕓解圍卻忘了二炮爺爺就在李治的后面,這二炮聽了個正著。
  那黑臉就是一陣紅啊,這丫頭看著很文靜的,怎么什么都說啊?在劉蕓面前也說,這不是挑撥離間嘛!大老爺們的互相之間罵兩句很正常啊?不罵一家人還以為他娘的是好基友哪!
  在一邊聽到得李健就是一陣偷笑,他心里這個爽啊,哈哈哈,太過癮,這李治二炮同時在劉蕓面前出丑,人家心里這個高興!那就別提了!我靠,上級出丑,下級還這么高興啊?看到這里有大大可能就要問,這李健不是二炮的好兄弟嗎?
  怎么他出丑李健如此開心啊?對于這個事情,閱歷多的大大可能就知道了。很多人別看跟你一起,平時相處的也挺好,但你出個尷尬事,人家立馬就幫你宣揚出去。這里也是這樣的。二炮本來想說兩句,卻不成想一眼看到在后面奸笑的李健,人家看后心里沒好氣。
  嗯,他娘的二師該整頓軍紀了,狗日的團長在下面造老子反,這不整頓還行?有道是攘外必先安內,老子先安內再壤外,于是人家用胳膊肘夾著他的一團長,直接出了劉蕓病房找地跟李健說道去了。李治三人看到這一幕都是一笑,剛才李治調笑二位神仙姐姐的氣氛一掃而光。
  “呵呵,別見怪,二炮就那樣。有個笑話你們聽不聽?”李治笑著對著眼前這兩個美人兒說道。
  “聽呀!嘻嘻,說得不好我們不笑,哼!”秦琳知道李治說笑話是一絕,經常經典笑話跌出,她也不知道那些笑話他是從哪里看來的,但是總是有新鮮笑話跟她們講。劉蕓見秦琳高興成那樣,一笑不語,沖著李治頷首一下,于是李大司令就開始了白活。
  這個笑話是什么哪?原來這個笑話跟剛才出去的二炮有關系,眾所周知二炮是黑臉,童虎是紅臉。這有一天,李治他們五兄弟在一起喝酒,楊奇就開始說笑話,人家講的就是今天李治講的這個笑話。
  這是一個關于劉備,關羽,張飛,諸葛亮四人的故事。一日,劉備四人在一起聊天,張飛的臉黑,劉備就問張飛啊,你怎么臉這么黑啊?是不是去了非洲曬得阿?張飛聽后當然說不是,人家說臉黑沒事,騙人的臉紅。
  劉備聽后點頭不已,又轉頭問諸葛亮,諸葛亮啊,張飛臉黑,那你怎么臉這么白啊,是不是用了面膜啊?諸葛亮也是說臉白沒有事,關鍵是臉紅的,要知道撒謊的人臉紅。劉備又是一陣點頭,之后關羽急了,人家一下子跪在地上抱著劉備的腿大哭:兄長,我是冤枉的阿!
  “嘻嘻嘻,真壞!”秦琳笑得捂著肚子索性趴在了劉蕓的病床上拍打著那白色的床單。而劉蕓卻是捂著嘴笑了幾聲,就試著肚子疼,她一下子捂著肚子痛苦的呻吟了起來。壞了!李治見狀大驚,一邊扶著劉蕓一邊大聲喊醫生。
  秦琳聽到劉蕓痛苦的聲音就知道不好,這一看一下子愣住了,李治卻是機靈,語氣倉促的對著秦琳說道:“琳兒,照顧下劉蕓,我去喊醫生!”他說吧就往外跑,但還沒到門口,一個穿著白大褂的醫生帶著一幫子護士就過來,嘴里還哇啦哇啦的說個不停。
  原來李治那些警衛員都不是白癡,特別是人家趙飛博一直爬在門口上往里面看個不停。人家這些人都是些人精,揣摩“上”意的高手,平時人家除了保衛李治的安全,剩下的對那官場文化是相當的理解,喝酒時給李治擋酒,沒事研究哪里好吃,哪里好玩而且還要絕對地“安全”(你懂得~)反正人家就是官場的那一套,首先跟對人戰站好隊,想領導之所不能想,及領導之不能急。
  也可以這么說吧,這進官場其實跟道上的規矩是類似的,就是要好好混!怎么混?前面有介紹,好好學,從新人做起,從我做起,從今天做起!沒看見人家趙飛博這個原先的一杯倒,現在愣喝一斤半白酒外加幾瓶啤酒沒問題啊!
  所以趙飛博不用李治說就非也似的帶著警衛喊醫生去了,正好醫生在查房走到七樓了,而劉蕓的八摟產科病房貌似離著七樓也不遠,于是乎,這醫生在趙飛博等人的一頓白活之后就匆匆上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