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1)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1)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1)     

末世橫行415 長大又可以禍害小姑娘了

劉蕓經過一頓檢查后,沒什么事情,這讓在外面等候的李治送了一口氣。《筆下文學》他以前就常聽莫嫣然說女孩兒就是上天懲罰才派下來的,李治不明白就問莫嫣然,當然莫嫣然有些能說有些不能說,人家就一臉氣鼓鼓的告訴他要生孩子!
  李治當時聽后還覺得好笑,不就是生孩子嘛?有什么大事是的,女孩兒就好夸大事實。但是莫嫣然給他上了一堂女性安危課,李治才如夢方醒,原來女孩兒生孩子是這么危險!他原先還以為現在醫療條件好了,生孩子沒什么事。
  在聽到莫嫣然血的控訴之后,李治意識到生孩子是大事,居然還會死人哪!自從那以后李治就記住了這事了,這不劉蕓一肚子疼嚇得李治六神無主,不知道該干什么好了。就在李治慶幸沒事的時候,那醫生卻是一臉憤怒的找到了李治,沖他發了一頓子火。
  李治雖然不知道他再說啥,那肯定跟劉蕓有關,自己做的不對,就連連稱是。那醫生發了一頓子火,才悻悻帶著一幫子女護士下樓而去,只不過那幫子女護士在經過李治的時候都不時看看李治,戚戚查查說笑個不停的,李治現在無心欣賞只是想看他的妻子跟孩子怎么樣了。
  李治再進去的時候就是一個人了,外面的那個小護士留戀的看了李治一眼拿著一個記錄本跟溫度計出去了,只剩下李治跟劉蕓四目相對。
  “李治君,你,你想我跟孩子了嗎?”劉蕓避開李治深情的目光低著頭說道,她此刻依靠在病床上,聲音有些發顫兒。
  的確,他離開了她這么久,她每天都在思念他,而他卻在跟那些小姑娘們打情罵俏的廝混好幾個月。盡管劉蕓不知道具體的事情,但是她能猜測出來,她一直騙自己說李治不會那樣,他不是那樣的人。但是她又一次次推翻自己的結論,因為她了解李治,李治這人什么都好就是這一點讓人生氣。
  盡管她很大度,但是這么長時間,而且是她懷孕的時候李治卻不在身邊,她怎么不生他的氣?而且李治去了中國,那就意味著去找莫嫣然了,她又不知道莫嫣然是喪尸母體,所以她就更嫉妒了。她有時認為自己不是好女孩兒,好女孩兒不會如此的瞎想,也不會那么的吃醋,但她就是禁不住的吃莫嫣然的醋!
  因為莫嫣然太美了,美的足以從她身邊搶走李治,這也是她深深嫉妒她的原因。劉蕓承認一開始她搶李治只是為了打擊莫嫣然,但是后來她喜歡上了李治,再后來她陷了進去……她也從一開始的嫉妒成了害怕,她害怕有一天莫嫣然能替代她跟李治雙宿雙棲,甚至不再回到這個九州來。那么他們的孩子怎么辦?他是無辜的,他不能沒有父親,劉蕓經常一個人嘆息,其中一個原因就是這一點。
  她也從一開始頑皮的開心,成了深情的在意,然后有變得時時刻刻牽掛李治,最后就是離不開他了。她這些天就是一天天的熬過來了的,她不時的跟她的孩子說話,給他講述他那個沒良心的爹。要他以后別跟他那個壞爹學,為什么是他哪?而不是她哪?因為劉蕓已經知道里面的孩子性別了,就算醫生沒告訴她結果,她也知道。因為她的孩子好動,動不動就頑皮一下,跟他那個壞爹一樣!喜歡搞意外,喜歡搞花樣。
  “嗯,當然想,我想你想的都快發瘋了!真的!”李治立馬就對劉蕓表忠心,不過他說得這話倒是真的。能不想嗎?盡管他在外面跟那些小姑娘打來鬧去的,但是她在他的心中始終是不可代替的。
  劉蕓讓他第一次知道了女孩兒居然可以做到如此,其德儉恭禮讓實在是世之難找,她是個品性非常好的女孩兒,這樣的女孩兒在現在這個世界上已經是另類了,當非主流成為主流的時候,這個及溫柔又懂事還端莊的姑娘簡直就是一個奇跡。
  當然劉蕓這女孩兒性子傲的很,這一點跟她的父親野坂中將很像。她明顯得瞧不起能力差的男人,李治一開始根本就沒及格,人家劉蕓只不過用李治來敲打莫嫣然而已,女孩兒的心機那是猜不透的。
  李治到現在都自覺其美,以為自己帥的驚動了黨,但是人家根本不為所動,人家一開始只是陪你玩,別當真!但是劉蕓在后來的對話及李治在行動的處理上讓她改變了看法,李治不簡單,不但果斷迅速,而且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地方,當然那些人認為李治就是不行了,但是事實就是劈臉一鞋底(趙飛博的絕招)。
  劉蕓也是被李治打醒的,即便她跟李治發生關系之后,李治也只是她的備胎而已。她承認李治對她有種說不出的魔力,但是她的訓練告訴她什么人該結交,什么人不該理,她們這些特工跟一般人的感情是有區別的。
  他們甚至可以說是些演員,對,一些優秀的演員。他們無時不刻的不在人們面前表演著,當然李治也不例外。而李治之后的又幾次出色表現讓劉蕓一頭陷了進去,她能不陷進去嗎?這么些搶得不說,李治用自己的實力證明了自己不僅不差而且是相當的優秀,甚至可以說出類拔萃了。劉蕓那時也發現自己懷孕了,她更離不開李治了。
  她跟莫嫣然不一樣,莫嫣然是個傷心人,而她不是,她只是在執行任務的時候不幸遇到了生化危機!以致于她那時才想起2012年美國那個啃掉別人一張臉的家伙就是喪尸。
  李治見劉蕓盯著自己發呆不由得一陣壞笑:“娘子~我可以問你個問題嗎?”
  劉蕓正在想事情冷不防的被李治一問嚇了一跳,于是她有些嗔怪的說道:“什么事啦,人家很忙的。”
  “哈哈哈,你忙什么?”李治聽后就是一笑,這倒奇了怪了,跟自己在一起明明沒有干什么,還很忙,這不奇哉怪也嗎?女孩兒有時真是讓人莫名其妙。
  “哼,你管來?”劉蕓白了李治一眼,不知為什么她此刻感覺自己很幸福。她在李治離開的時候曾經想過不要李治再出去冒險了,跟自己在九州一起生活多么好?以李治的才華在她的父親手下謀個一官半職的很簡單。
  但是她有時又想讓李治出去打出一片天空了,他既然是雄鷹,那就應該讓他翱翔一下;他是駿馬就應該讓他在大草原上叱咤;他是蛟龍就應該讓他在大海里翻騰起浪,總而言之創出點名目來。這樣才能證明她的眼光獨到值得她去愛,事實也是這樣的,她的父親不斷帶回李治打勝仗的消息。
  平濟州,戰光州,定山東,哪一個不是難打得仗!李治的官職居然成了司令員,這也是劉蕓欣喜的原因之一,她這樣可以給她的孩子夸耀他的父親了。
  “哪個,老婆,你肚子……里面的是男孩兒……是女孩兒?”李治有些訕訕的問了起來,他現在的確有些氣短,誰讓他以前對劉蕓說大話,男孩兒女孩兒都一樣,最好是個小姑娘。跟你長得一模一樣!現在這不傻了吧?知道吹牛皮的后果了吧?作者不就說嘛,沒事先別吹下,之后有對景兒的時候,人家李治就是不聽,這不,受點難為吧!
  “哼,女孩兒!”劉蕓聽后白了李治一眼,一下子就把臉轉了過去,臉上一副不屑的樣子。
  李治聽后有些局促的說道:“哦,女孩兒好,女孩兒好!”
  “哼,臭臭,怎么個好法?”劉蕓雖然還沒看李治卻是伸著耳朵聽李治辯解,她最喜歡難為李治了,因為每每此時都能說出一些經典的話來,做出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來。
  “老婆,你想!這老婆大人是美若天仙,我李治又長得不差,如此優良基因,她再不漂亮,嘿!那豈不是沒天理阿?”李治連說帶比劃的,最后人家還雙手一拍,惹得劉蕓嬌笑不已。
  “嘻嘻嘻,那你要失望了!”劉蕓笑得有些喘不過氣來,看著李治微微的說道。
  “哦?莫非有內幕?”李治聽罷那耳朵就貼在了劉蕓的肚子上。
  “去你的,不正經!醫生檢查過,說是男孩兒。”劉蕓看李治如此作為,用手愛惜的撫摸著她心中所愛的頭發。
  “我靠!萬歲!太好了!我有兒子了!”李治這一下掩飾不住了,人家一躍而起,在劉蕓面前耍了一趟軍體拳。看的劉蕓一陣無語,這男人真是,剛才還口口聲聲的,唉,女孩兒……她突然有種來生不愿再做女孩兒想法,吃虧不說,很多事情……
  “嗯,你有兒子這么咯?”劉蕓見李治喜成那樣不由得問到。
  “那是!我兒子肯定長得很帥!長大又可以禍害小姑娘了!哈哈哈”李治雙手卡這腰笑得那是相當經典,當年周星馳奸笑的那一幕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