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7)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7)     

末世橫行419 走投無路

李治開會商量了一下,由于這次去福岡沒什么危險,趙飛博,二炮,李健,趙生輝等人跟隨,秘書處出了葡萄表示跟隨,其他人都有工作要做,于是在第二天一早他們就到了福岡縣。
  他們跟清川的工作人員交代了事情以后如果能及時回去也就沒什么事情了,而這時二炮跟李健提出要在福岡縣玩玩,李治對此沒什么意見,趙生輝沒來過九州人家本來就是要來游玩的,于是一家人一拍即合。
  但是他們在游玩的地點卻是產生了分歧,二炮跟李健想去至賀島玩,而李治卻想去下關看看,趙生輝跟楊奇一起都想在朝倉走走,于是這些人就分成了好幾撥。
  因為這里是友軍的防區,又沒有喪尸的,所以一家人都沒在意,而事情往往就是出在這種麻痹大意的時候。誰出事了?上文書說過,李治出事了。
  李治帶著趙飛博還有葡萄七八個警衛員就去了下關,一開始也挺好的,他們在那邊的海邊玩的很開心。說實話,島國的海邊很美,美的令人贊嘆,他們就是在這樣美的沙灘上玩了一個下午的。
  黃昏十分,李治他們進入了一個酒店住下,李治的房間是15層,房間號1508,李治看著這個號覺得熟悉,卻怎么想不起為什么感覺熟悉來了。
  但是事后他才感嘆道原來有時夢還真的很靈驗來著。葡萄住13層,本來他們能在隔壁的,但是葡萄不知道為什么非要住13層,一家人只笑了笑也沒多想,女孩兒嘛,人家想干的事情,最好別阻攔。
  李治也沒多想,吃完飯后帶了兩個小警衛下樓去酒店附近的花園散步。這島國的綠化真的做的不錯,這花園那真的是花園,不但有叫不出名字來的樹木,還有各式各樣的花朵。
  李治只能認出里面有月季,其它的他還真的不認識,這也難怪,以前有多少學生認識花園里的花啊?這就跟讓他們認菜一樣,吃的時候知道那個是什么,但是生長的時候你根本就看不出來那是什么菜。
  李治當然也不認識,只是聞著很香而已,而他們周圍也有一些在散步鍛煉身體的人,李治看到這一幕不由得感慨萬千。
  因為末世前的中國也是這樣的,傍晚很多人都是到河邊樹林公園里面散步鍛煉,李治以前也沒少去過,經常還能看到拉胡琴吹笛子的學生,那時的他也是如此的悠閑,悠閑的沒有什么目的,沒有希望,沒有前途,如同行尸走肉般的生活。
  最起碼那時沒有危險,李治的內心辯駁道。而現在哪?盡管生命充滿了激情跟動力,但他時時刻刻處于危險之中,天知道這異常和諧的這一幕,下一刻會是什么樣子,說不定就成了人家地獄哪!李治想到這里又是自失的一笑。
  他這是怎么了?這里可是九州,而且是清川的防區,清川怎么會讓他的轄區里面喪尸肆虐哪?他又不是笨蛋,所以自己這想法很可笑。于是他朝著一邊的水池走去,兩個警衛見李治過去了,也尾隨了上來。
  忽的一個穿著藍色連衣裙七八歲的小女孩兒一頭撞到李治身上,李治就是一笑,他把那女孩兒扶起來跟對方說了幾句日語,那女孩兒對著李治一直鞠躬,李治摸了摸她頭繼續忙自己的。
  這風好涼爽啊!李治剛剛的感嘆了一句,他就隱隱約約的聽到遠處有哭喊聲,但李治也沒仔細想,因為周圍的人都很平常,沒什么事情。
  是不是自己神經過敏的一個想法讓李治一陣兒的放松,要知道他這些天一直不是忙著就是忙那的,聽錯了也是很正常的。
  但是很快他就意識到不對,大約十分鐘后,遠處的人開始傳來慘叫,更多的卻是惶恐逃竄的人們。
  “喪尸突襲!”一個電光火石的想法剛從李治的腦海劃過,有個滿身是血的小女孩兒朝著李治兇惡的撲了出來。
  李治大驚,他迅速地抽出槍,一個閃身躲開了那個小女孩兒的攻擊,而原本瘦弱的小女孩兒此刻卻兇猛的像只餓狼,眼睛發著赤色的光芒。她一下撲空之后,迅速地掉過頭來,流著口水沖著李治嘶吼不已,李治卻是趁機開了保險拉了槍栓。
  那女孩兒嗚的一聲一躍而起,直撲李治面門,李治嚇得一頓身子,那女孩兒從李治頭頂上幾乎擦著李治的頭發過去,而李治的警衛已經開始射擊那小女孩兒了。
  那個小女孩身上被打中了好幾槍,甚至連她的一只胳膊都打斷了,但她還是向李治撲了過來,只聽見啪的一聲響,那女孩兒的頭被李治打爆了,尸體由于慣性一下子扎進了李治身邊的水池!
  “趕緊撤!”其實不用李治下命令,那兩個警衛已經是護著李治往酒店撤退了,而周圍很多人已經被突襲而來的喪尸撕咬起來,不斷有人被撲倒在地之后傳來絕望的慘叫聲。
  那種聲音似乎有種魔力,它能產生一種效果,這種效果叫恐懼。
  是的,人們恐懼了,他們很多人就是因為嚇呆了,不會動了才被喪尸咬中分食的。
  由于花園跟酒店有一段距離,李治他們的后撤之路那是異常驚險,那些周圍看不清的花叢及樹林不時的跑出一些突襲的喪尸來,跟李治一起后撤的幸存者不時有人被撲倒拖走,李治的槍中的子彈都快打光了,他這是第三個彈夾了。
  他不敢亂開槍了,因為他必須留著子彈防身,這打完了他的性命也就到頭了,有大大看到這里不禁要問李治的警衛哪?他的警衛阿?一個已經被咬死了,一個在他的身后邊打邊撤。
  盡管不知道喪尸是從哪里來的,但是此刻卻真真切切的發生了,這是李治自從有了母體第一次碰到自己獨自對敵的情況,他現在異常的冷靜。
  他跟那些幸存者不一樣,他們在遇到危險的時候都是感到恐懼,大腦一片混亂,而李治卻是大腦相當的清醒,越是這種時候他的判斷越準確,他周圍除了那酒店沒有比較好的掩體。
  再說很多建筑離他所在的位置較遠且在喪尸攻擊來的方向,而酒店在另一側,那邊比對面安全,李治作出了相當準確的判斷。
  他帶著僅存的一個警衛撤進了酒店,酒店大廳里面很多人現在還不知道怎么回事哪?一家人還在說說笑笑,卻冷不防的見沖進一些滿身是血的人來,一時間酒店大廳里面的人陷入了混亂。
  李治跟他的警衛一進來就把大門頂上,他們喊后面的人來幫忙,卻沒有得到響應,那幫人都嚇傻了,不是暈死過去的,就是沒命往樓上跑得,抑或不會動彈的。
  李治無法,只好迅速跟那警衛用沙發什么的東西堵住門口,他們再堵了沒幾個東西的時候,外面的喪尸就開始撲殺被堵在外面的人們了,而這時那些呆若木雞的人才知道過來幫忙,李治看了沒好氣,剛才這群比在干什么哪?看你爹演戲啊!
  想歸想,這門還是要擋住的,不阻擋一下,他們連上樓的時間也沒有!于是李治他們那些人甚至合力推著酒店里面的柜臺什么的來堵門,剛堵上柜臺,外面咆哮地喪尸就開始捶玻璃鋼門了,一時間透明地玻璃鋼門變得模糊起來。
  李治見狀知道大勢已去,掉頭就跑,而那些人卻還在堵門,李治的警衛卻也機靈見狀緊跟李治撤離。
  李治他們直接爬的安全通道樓梯,因為大樓的內的燈不知怎么的忽明忽暗起來,電力系統可能出現了問題,李治跟他的警衛一口氣爬到了十樓,這里很多人都藏進了屋里,他們怎么也敲不開門。
  而樓下面已經是慘叫之聲連連,喪尸進來了!李治覺得身上忽的一冷,他拉了警衛一下,一家人便奔十五樓而去。
  當他們爬到十三樓就沒力氣爬了,于是二人直接進了十三樓一個開著門的宴客廳。他倆一進去,那里面還躲著好幾個人,李治看了很生氣,他不由得朝那些大喊大叫,但是由于語言不通對方并沒有回應他們。
  李治無奈,跟他的警衛關門,找東西頂門,而這些人又跟樓下那些比如出一轍,這才知道來幫忙,李治心里不由得暗罵島國怎么凈些這玩意兒,不早點來幫忙,爺爺們都快忙完了才出來做好人。
  李治他們把大門堵得嚴嚴實實的,卻忘記了窗戶是玻璃窗的,只聽見當啷一聲響,從他們身后的窗戶外居然摸進了兩只敏捷性喪尸來,李治看后大驚,他的警衛推了他一把隨后開始射擊了,李治很明白他的警衛讓他走,李治看了一下情況,這些人根本沒有勝的可能,他轉身閃進了一側的廁所,反鎖了廁所的木門。
  怎么辦?!李治急得四周打量,因為門外敏捷性喪尸已經開始了屠殺,他甚至聽到了他的警衛的慘叫聲。
  鮮血的味道刺激的李治鼻子很難受,他很討厭聞這種血腥的氣味,但是每每他卻能聞到,當然包括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