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7)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7)     

末世橫行424 三反五反運動

李治在出羽島很開心,而九州那幫子人卻是吵得不可開膠,這野坂跟清川翻了臉,人家野坂直接指責清川蓄意發動喪尸襲擊,就是鏟除李治,從來達到永遠霸占福岡縣的目的。
  而清川自然不承認,而且清川想起以前野坂的多種刁難,一下子也爆發了,人家先是反駁自己并沒用那么干,并且舉例說明自己所有的將軍在四國跟四國的敵人打得不可開膠,哪里有時間來九州福岡設計陷阱謀害李治啊?再者說李治是他的盟友,他謀害他沒道理阿?這樣對他有什么好處?他還指望著李治幫他打下四國來哪。
  野坂聽后就是冷笑不已,這是你自己說得,口說無憑啊!有誰作證吧!你自己的人作證不算,這讓清川一陣無語,一時間野坂占了上風。
  清川則又開始說他并不知道李治的到訪,你想李治是那天下午突然從熊本到訪福岡的,他讓自己的人給自己發消息的時候,李治當天晚上就出了事情。
  野坂聽后大笑,你這不是不打自招嗎?你的人給你發了消息,你自然知道他的行程,而你的生化部隊正好在大岡,李治去了那里不是被你襲擊還是被誰襲擊的。
  這樣一說,一家人都覺得野坂說得有道理,如果清川不辨解,他們還不確定,這清川一辯解這不等于承認了?一時間群情洶洶都認為是清川的干得。而這個時候楊奇出來主持局面,他跟大家轉達了吳江的看法,他說他們這里少了一個秘書,那個秘書是四國人。
  這讓本來確定的事情又變得撲朔迷離,而且清川不斷大喊冤枉,他說自己如果抓了李治他還趕來這不是有病嗎?這一點武田誰的都很認同,野坂確認為清川很陰險,他來就吃定了這一點。
  不過現在出了一個新線索,就是李治的秘書是四國人,她有沒有可能是四國喪尸母體哪?然后一家人問了一下李治的其他女秘書,得出答案像一個人:西園寺蘭子。
  特別是武田跟清川他們都參加過生化實驗,他們聽羽見誰的描述的葡萄跟他們所見過得西園寺蘭子是如此之像,這讓他們不得不懷疑西園寺蘭子就是葡萄,或者說葡萄就是西園寺蘭子。而且西園寺蘭子是四國人,她肯定回四國。
  如果清川進攻四國的話,他們肯定要到九州來看看,畢竟清川是從九州方向過去的,他們首先登陸的地點是璦原縣。
  一家人分析到這里,這事情大體的就可以搞明了,但是此時野坂又提出了新問題,蘭子是怎么離開福岡的?這一點很多人都啞巴了,包括清川也沒什么話可以說了,而武田卻是笑了,人家舉了個例子,比如他們挾持著李治到了九州某個隱蔽地方暫時藏了起來或者坐著喪尸雕離開了。
  于是野坂就問武田,那喪尸雕也能坐人?武田一笑,人家在一小時之內召喚來了他的喪尸大雕(另一只跟隨消天去了山東。)這讓野坂跟眾人都不言語,對方可能就是這么離開了。
  清川也總算松了一口氣,這個背黑鍋讓人冤枉的滋味的感覺可真不好受阿!但是光知道了李治被誰截走不行,你還得救出他們來,于是乎清川跟武田朝倉等人開始往外面派遣空中間諜,其重點就是九州跟四國附近的區域及海島,而地面的間諜跟人類的部隊則是重點開始搜查那些荒山野嶺。
  于是乎,九州開始轟轟烈烈的三反五反運動,不但野外那些零星的野怪遭到了動物園玩家的拘捕,連平時作奸犯科的地皮流氓也被抓了一大群回來。
  而野坂等人去了局子一看,喝!你還別說,里面什么人都有!有掛單和尚,還有賣.淫嫖.娼的,有拐賣婦女兒童,也有搶.劫偷盜,甚至還有偷寡婦睡漢子的,一應俱全。這他娘的就是個王八窩,這是野坂出了警察廳的一句感嘆。
  而武田誰的那些空中間諜一時間也是在九州四國海域遮天蔽日的偵察個不停,以致于蘭子都不讓李治外出了,生怕他被對方的間諜偵知他們的位置。
  李治本來還想看看天上那些灰機是干什么的,不成想蘭子卻不讓他出去了,看著對方那一臉幽怨的表情,李治不由得有些小得意。
  怎么樣?妹紙,中招了吧?讓你再跟哥玩,玩出事情來了吧!到時哥在用把力讓你對哥死心塌地,人家李治那可是御女高手,玩感情玩曖昧的厲害著哪!
  人家那是奶功夫,其實旁人可比?是不是?所以蘭子這個純真善良的小喪尸也就中了招,你想莫嫣然那樣的絕色美女都能中招何況這個西園寺蘭子這個十七歲的小女孩兒了。
  本來她在那一群秘書中跟李治呆在一起的時間就少,看著李治跟其它的女秘書打情罵俏的,她是又生氣又羨慕的,現在好不容易有時間跟他在一起,她當然不能放過這個跟李治單獨相處的機會。
  要知道這樣的機會很少,以前很多時候蘭子想把李治變小,如果她有那種能力的話,她一定把他變小,隨時帶著身邊,不然她不放心,因為那時那么多的妹子跟李治在一起,只有把他帶在身邊她才放心。
  現在終于不用了,她那天在襲擊李治的時候這個把李治綁來跟她永遠在一起的想法也是有的,而且很強烈。本來她還在乎她們的四國領地,而跟李治獨處幾天以后,她終于知道為什么莫嫣然那樣的美女都喜歡李治的原因了。
  如此英俊的一個男人又是如此的睿智,不但妙語連珠還非常體貼別人,有時她也搞不清對方到底是喜不喜歡她,說喜歡你要接近時他卻不似喜歡,說不喜歡卻不時來招惹她,那種如夢如煙,似明若暗的感覺讓她很癡迷,她喜歡那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李治恰恰擅長此道。
  她想跟李治說清楚,但是李治卻不給她這種機會而且她每每都沒有這個勇氣,她很多時候希望李治能主動,可是那個一臉壞笑的男人卻好像看不懂她的心思,讓她又生氣又傷心的。
  有時她也后悔自己參加了生化實驗,如果沒參加生化實驗該多好啊,那她跟平常人一樣的話,那她就有希望了。現在蘭子就想去問問李治,看看那個冤家到底是怎么想的?于是她略有些不安的向李治的房間走去……
  就在蘭子去找李治的時候,福島明跟黑澤研率領的部隊正在愛塬縣跟龍造寺對峙,對面有大約八十萬喪尸大軍,他們的部隊在七十萬左右,本來他們倆喊了蘭子來幫忙,但是蘭子卻以身體不適為由沒有參加這次合戰,這讓福島明跟黑澤研很不滿!
  那個妮子自從李治來了就心神不寧,連保衛領土的權力都放棄了!要知道李治被他們綁來,對方肯定內部分裂的,特別是清川所部肯定會受影響,而他們趁敵人內部混亂地時候進攻,勝利的把握很大!所以福島明跟黑澤研一合計這是個好機會啊!
  機不可失,他們倆謀劃了一下,讓兩個生化侍者各帶十萬大軍兵分兩路騷擾對方香川縣與德島縣西部,他們率主力部隊趁機出兵奪取璦原縣,但他們沒想到對方居然識破了他們的計策,雙方大軍相遇在愛媛縣的東溫,這一下福島明跟黑澤研有點傻了眼,對方的部隊比他們還多,他們倆就沒料到對方居然能識破他們的計策。
  要知道他們現在可是替罪羊啊,這李治失蹤他們受的影響應該最大,據蘭子說這個清川在九州跟本州都有據點,而李治的失蹤會讓李治的盟友找到借口伺機襲擊他的領地,而從現在來看對方不但沒有受到影響,還好像料到他們的想法,要不怎么會在這里嚴陣以待哪?要說巧也未免太巧了吧!
  是,前些天他們是跟對方在西予打了一仗,但是自己撤軍了。而且這一次他們虛攻對方德島所占領的西部跟香川縣,弄得跟北部是他們要主攻的方向一樣,誰成想對方居然沒理睬,居然重兵布防愛媛縣,這讓這倆人很郁悶。
  而對面的龍造寺卻是算定了對方趁機攻打自己愛媛縣的想法,因為對方這幾次打得都是愛媛縣,而且對方大張旗鼓的攻擊自己德島縣跟香川縣就是為了麻痹他們,龍造寺可不是傻瓜,他算定了對方要進攻愛媛縣的意圖,人家就把重兵布置在了大洲。
  沒成想對方果真從高知縣打了過來,他們的攻擊的方向就是高溫,想占據高溫一下把他們的愛媛縣從中切斷,間諜第一時間返回了消息,龍造寺跟甘利自由帶著喪尸大軍急忙北上,正好在對方還未占領高溫市區的時候跟對方碰了個正著。
  這仇人見面分外眼紅,雙方都很不得在第一時間就把敵人給干掉了,但是他們的實力卻差不多,他們較量過不是一次兩次了,互有勝負,這不是雙方布置好陣型,都在觀察對方的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