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12)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12)      第三章少女喪尸(08-12)     

末世橫行427 人至賤則無敵

一場秋雨一場寒,島國四國的這場雨還真不小,那雨一直下個不停,有道是秋雨連綿,這還真不假!而且這場大雨下了一會兒居然真的如李治所言成了冰雹,大的居然有雞蛋那么大!這讓要跟狗日的龍造寺決戰的黑澤研哀嘆不已!
  這老天跟他作對是一定的事情了,他沒想到自己怎么這么倒霉,一打仗那意外情況頻出阿,不出意外的時候他娘的還真少!
  現在他都能數出來沒出意外的時候,一開始清川登陸的時候他們被野坂的海軍所吸引,對方在德島縣北端做出了一副搶灘登陸的架勢害得他們在德島縣嚴陣以待,沒成想其后果是愛媛縣全面失守,清川搶灘成功,攻占了他們整整一個縣。
  之后他們回軍跟對方在香川縣三好市打了一仗,那一仗真的沒意外,不過敵人在野坂海軍的炮擊下占了絕對優勢,他們在三豐市被大敗,一路敗退至德島縣的三好市才立住腳!到現在香川縣跟愛媛縣還牢牢的控制在清川的手里,甚至德島縣一部分也淪喪了。
  這讓黑澤研感到非常的郁悶,要知道他平生第一次打這么窩囊的仗,那都是野坂海軍的事情,如果沒有敵人的炮火支援,他們不會輸!誰會想到敵人的人類海軍出現在他們戰場附近的海面,那炮火讓他感覺到了恐怖,一炮落下來他們一大片喪尸就被炸飛了!
  敵人炮彈跟流星似的打個不停,而且那個密集程度就別提多么恐怖了,經常是剛聽到天尖銳的呼嘯聲,那炮彈已經落到喪尸群中了!那種四處開花的感覺讓黑澤研感到眼暈!
  人類其實非常的強大,他們完全有能力消滅跟控制喪尸,但是他們的恐懼跟無知戰勝了他們的理智!要知道他黑澤研現在怕的不是剛才跟他們打了一仗的同類們,而是武裝到牙齒的人類軍隊,特別是人類的炮火!這個真的很恐怖啊!
  威力大不說,那個密集就跟這讓人惱怒的冰雹一樣,一打那可就是一大片阿!他們承受不起這樣的打擊,承受不住那些強大的能把自己都毀滅了的人類的打擊!
  因為人類自私,人類貪婪,人類無知所以人類才會每每出現自己毀滅自己的情況,你看看末世之前人類不停的工業污染,讓大自然變得不正常起來,其后果就是人類付出了高昂的代價。
  人類的核試驗,核反應堆讓人類自食惡果,其切諾貝利核電站在先,福島核事故在其后,不但污染了人類的生活環境,連生存環境都受到了挑戰,不但島國的人們遭到了核輻射,連大海也受到了核排泄物質的污染,人們為此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大自然為此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而生化實驗也是,先是出現了2012年美國生化實驗室逃出的低級喪尸出現了襲擊路人、人啃噬人臉的情況,之后又是2014年生化病毒大爆發,搞得全球一片凋零,人類瀕臨滅絕、物種瀕臨滅絕,這都是自認為萬物之靈的人類干得!
  人類聰明嗎?的確很聰明,人類從直立行走以來不斷的前進,他們學會了種植,學會了制作跟應用工具,還創造了文字建立不朽的人類文明,又發明了電跟火器,之后一系列的現在化文明令其他的外星文明都感到驚訝。
  他們沒想到人類在短短的幾百萬年進步如此之快,他們不斷的造訪地球觀察他們的人類高智慧朋們,而人類有時愚蠢的,有時蠢的跟驢一樣,他們不停的用毀滅自己的東西來控制地球,他們就不明白他們控制不好那些核武器,他們自己就會他娘的見耶穌,但是人家還是為了他們的私利創造了那么多的核武器,甚至研究了反.人類武器:生化病毒!
  黑澤研想到這里就是一陣嘆息,但他更嘆息的就是老天不長眼,讓他這場仗又湯了。本來下著大雨他們還能堅持,誰成想他娘的居然下了冰雹,冰雹也就算了,大的居然跟雞蛋似的,你他娘的還不如下刀子算了!老子的喪尸讓這些冰雹打暈的打暈,打得四散奔逃得四散奔逃,當然對面也如出一轍,這讓他多少有些平衡。
  而有人平衡有人就不平衡,這不平衡的人是誰哪?還有誰?就是那個腫著臉不停在罵娘的福島明,福島明怎么了?這次人家真是悲催啊,本來他跟甘利小**打得很開心,兩人你來我往,刀來刀去的也就算了,沒成想狗日的下了大雨。
  這福島明不善長打爛仗,但甘利那個賤人擅長打爛仗啊!他們倆被淋的都跟落湯雞似的,而且由于他們腳下得地有些坑坑洼洼的地方,這一下大雨,立馬就成了陷阱,二人很不幸都被絆倒在地,于是二位大將軍就成了滿身是泥水的泥猴子,這人都看不清誰是誰了!而且刀也不知道去了哪里“野”去了。
  只見兩個泥人在一起摔起跤來,這甘利可是練過空手道的,別看刀劍功夫不精通,人家腿腳功夫卻是不差,沒幾下猥瑣男就被甘利小**打倒在地,而甘利干脆騎在猥瑣男身,不停的揍猥瑣男的頭打得猥瑣臉連連哀嚎!
  而甘利那個賤人打倒好處,居然拿著猥瑣男練起了自由搏擊,那腳每次都能準確無誤的踢到猥瑣男的臉,這不,現在猥瑣男臉的紅腳印都是甘利那個賤人打得!甘利甚至還踩著一棵樹一躍而起給猥瑣男來了肘擊!那一下差點給猥瑣男打斷肋骨,幸虧猥瑣男使出了絕招抓你小**,才幸免甘利那賤人的第二次肘擊。
  這一場濫仗打了十來分鐘,猥瑣男才利用對方一次失誤肘擊肘到到了地的一塊巖石,甘利疼的在地半天沒起來,恨的他事后那刀回來劈了那塊巖石!恢復了狀態,正當他懷著總算輪到你爹報仇了的時候,狗日的老天居然下起了冰雹!那拳頭大冰雹打得他蛋疼,沒辦法喪尸都炸群跑了,他還能不跑?他本來還想喊著黑澤研一起撤,沒成想那兔崽子早就不知道到哪個地避雨去了!
  恨的他大罵怪叔叔也是他娘的一賤人!怎么都這樣?全他娘的是賤人!人至賤則無敵,而黑澤研他娘的就是人賤合一,賤人二字一點也不辱沒了他!甚至可以說形容的那是相當的準確了!他就是個賤人,黑澤大賤人!
  現在他還不知道那賤人在哪里藏著,而他是躲在一個女廁所內,為啥是女廁所哪?男廁所不能進嗎?答案是不能,因為甘利小**就在男廁所里面,他們倆見了面還是要火并得,而這二人都深感他們陣營那倆控制性母體是賤人,所以倆人賭氣也不打了!
  狗日的還是這些控制性母體好,沒事居中指揮,有事比他娘的兔子跑得還快!而他們這些一線作戰的戰斗性母體就是他娘的后娘養的,打仗不但要親自帶頭沖鋒,撤退還連個接應的沒有,關鍵時刻那些指揮的全他娘的躥了,只有他們這些后娘養的還要遭受冰雹之苦!這些控制性母體就是些狗.娘養的!
  于是甘利小**跟猥瑣男達成了默契,一個男廁所一個女廁所,二人隔墻誰也不理誰,下完雨該怎么的怎么的,反正不打了!你說本來他們要打,這天下冰雹,是不是?讓他們怎么打?現在就算好了天,他們也不打了!要打,讓那些狗.娘養的打去!反正老子就是不打了!
  而李治那廝現在跟蘭子卻是抱到了一起,倆人正在滾床單哪!這是怎么一回事哪?李治在關窗的時候,蘭子想過去幫忙,卻被外面濺進來的冰雹打著了額頭,于是痛苦的倒在地。而李治發現蘭子居然倒在了地,連忙去看,本來李治扶著蘭子去臥室,讓她休息。
  誰成想在把她放到榻榻米的時候,二人摔倒了一起,而蘭子在面李治在下面,蘭子想掙脫卻被李治抱住了腰。
  此刻在李治的眼中蘭子美極了,那垂下來的長發搔的李治臉癢癢,而且這樣看蘭子的確很迷人,于是李治就稱贊了蘭子一番,說得蘭子笑個不停,而李治趁機把將手伸進了對方衣服內,而蘭子的短裙非常薄,這樣李治的身體甚至能感受出對方裙子內的體溫,蘭子也被李治的男性氣息搞得意亂情迷,本來她就喜歡李治,現在略作抵抗之后就放棄了。
  這是命,她對自己說道,她認命了,是的,她認命了!在這一刻她是一個女孩兒,一個普通的女孩兒,而且是屬于李治的女孩兒。
  李治見蘭子停止了抵抗,索性將她放到在地,蘭子羞得閉了眼睛,李治卻是一邊不停吻著她的耳珠一邊用手在她的衣服內亂摸,摸的蘭子面紅耳赤的,之后便是氣喘如絲,吐氣如蘭。李治的手在揉.搓了蘭子的胸部一番之后,便一下子將她的白色的衣服掀了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