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05)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05)      第三章少女喪尸(08-05)     

末世橫行428 老子喪尸就是狗娘養的了

蘭子的皮膚很白,是不是島國女孩兒的皮膚都白?至少李治見過好幾個島國美女都這樣,皮膚好看還白凈,這樣李治不得不嘆服島國女孩兒皮膚好。
  在這一點上國內的女孩兒要略差一些,是不是那些化妝品有副作用,或者說很多國內的護膚產品是假貨?這個不敢說,但是國內的女孩兒皮膚大部分是要遜于島國女孩兒的。可能也有水土的原因吧!李治時常這樣想,但是此刻他卻來不及多想,為什么哪?
  他的面前正躺著一個被他脫的差不多美女,那女孩兒不停的喘著粗氣,眼睛半張半閉的,那種迷人的眼神讓李治一陣情不自禁,再者對方基本是全裸了,玉體橫陳的,有促使著李治付諸行動,但對于眼前的惹火這個裸體美人,李治卻有點顧忌,為什么顧忌哪?
  因為莫嫣然曾經說過,他要是什么的話,他就會變成喪尸,你想李治他自認為自己那么英俊的,這一下變成喪尸了,人家也不愿意啊!人家還有那么多妹子等著他那,為了眼前的一次錯誤付出一生的代價他顯然不會如此的愚蠢的。
  蘭子等了半天也沒見那個可惡的李治上來,略微一想,隨即釋然,但她又有一種強烈的羞辱感,她猛地抓起身邊的衣服,穿了起來,對著有些發呆的李治就是一巴掌,隨后低著頭捂著嘴跑了出去,在她下到樓下的時候,李治聽到了蘭子的撕心裂肺的哭泣聲!然后就是砰的一下摔門聲,外面還下著雨阿!
  李治突然覺得很不安,但他看到蘭子拿著傘哭著跑了出去,心里暗嘆女孩兒永遠都比男人聰明。
  即使她們在傷心欲絕的時候也不忘捎帶該帶的東西,但是李治看著跑遠的蘭子背影,心里卻更加不安了,他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如此不安,但是那女孩兒真的很不錯,不但美麗而且善良。
  李治現在有點怕了,為什么這么說哪?那些善良的女孩兒你不去招惹她也就算了,如果你招惹她后,你的心會變得很不安,你會想念她的美麗,惦記的她善良。
  也許在走路的時候,也許在開會的時候,或者是在睡覺的時候,她們美麗的身影跟她們那顆善良的心靈都會不時的讓你忽的一愣或者是心頭一悸。
  她會讓你們不由得去想念她,禁不住的去惦記她,她現在怎么怎么樣,過得好不好?此刻外面蘭子的身影已經看不到了,只剩下一片窗外的滂沱大雨還在繼續著……
  黑澤研跟福島明是在晚上才見到西園寺蘭子的,她顯得有些精神恍惚,很多時候都是答非所問的,這讓這兩個愛慕者疑惑不已。
  蘭子喜歡李治他們是知道的,但也不用相思成這樣吧?這也太夸張了吧,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事情?但這二人在第一時間都否認了,為什么哪?因為李治是人類,蘭子是喪尸母體,無論如何,蘭子也不會吃虧的,所以這倆人一時間想不明白了。
  但想不明白歸想不明白,他們現在有正事也是大事要做,什么大事哪?那就是關于怎么利用李治讓清川從四國退兵的事情,黑澤研在晚上就提出了直接宣布脅持李治的消息,這樣可以讓對方屈服于他們,順利的讓他們從四國退兵,要不這仗不知道什么時候是個頭。
  他打夠了,真的,打仗真的很累,不是身體累而是心累!這樣長時間的膠著戰,讓他感到身心疲憊,說實話他不想再打了。這也是他提出來用李治讓敵人退兵的理由。
  福島明聽后就是一陣反駁,怎么著?老子戰斗性母體還沒嫌累,你狗日的控制性母體就嫌累了?也太不創人了吧?
  這國土豈能丟給別人,不能讓清川那小子高興,要知道他們現在難受,對方也不好過,這種持久戰對他們未嘗不是一種折磨,現在就是比誰的耐力好!誰能堅持住誰就贏了!他可不想把這大好的四國讓給對方。
  當然他還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找黑澤研茬子,這廝今天也太不創人了吧?自己在前面浴血奮戰,這一回頭,喲,哥幾個全都溜了!敢情耍傻小子哪?當然今天黑澤研見到他的時候這事情已經解釋過了,但是給的解釋讓福島明這個猥瑣男很不信服。
  人家當時那張猥瑣的臉變得更加的猥瑣了,能不猥瑣嗎?大大們可以想象一下,這福島明生氣啊,生氣那臉就不好看,本來人家就猥瑣,這一生氣,是吧?我就不說了。
  黑澤研給了什么解釋哪?黑澤研說天上的冰雹打得他蛋疼,他是控制性母體啊!他的身板可抵御不了天上的鉆石星辰拳,于是人家就找了地藏了起來。
  再者說了他的部隊都讓冰雹打得炸了群了,這還能行?部隊不能散了,是不是?要他指揮槍,不能讓槍指揮他啊?是不是這個理,要知道槍是為他服務的,所以他也很有必要去照顧一下槍嘛!
  對于怪叔叔的解釋,福島明這個猥瑣男不接受,為什么哪?你他娘的聽聽,聽聽!這廝講的也叫人話?狗日的你的喪尸是喪尸,老子喪尸就是狗.娘養的了?
  就活該挨冰雹打?我怎么這么眼損來著?而且老子也在戰場上浴血奮戰來著,你至少也要說句人話是不是?
  這敢情好,回來就訴苦,還他娘的控制性母體身板不好,那戰斗性母體身板好的就活該挨冰雹了?
  福島明越想越生氣,他聽了黑澤研的辯解之后就是一陣大怒,這不現在黑澤研一提議他就出來找碴,老子就跟你反著來,你說什么老子就偏不,讓你狗日的再得意!就算同意老子也要塞給你個蒼蠅吃。
  對于福島明的一個勁的挑釁,黑澤研很憤怒,但對方給了一個反對的理由,那就是人家知道了不是清川干得,人家合力打自己怎么辦?即便用李治威脅他們退了兵,人家在他們交還李治后再發兵來攻,又如何?這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嗎?這讓黑澤研的怒氣消散的無影無蹤,這福島明見得透徹,自己怎么沒想到阿!的確有這個問題啊,他突然有種現在就殺了李治的想法。
  殺了他死無對證,這樣對方也就沒有翻供的可能了,讓對方背黑鍋,讓他們心神不寧,他們勝利地把握就大了,而且宰了李治這個兔崽子,西園寺蘭子就不再那么神魂顛倒的,自己的跟她又可以一如當年那么溫馨了!
  嗯!就這么辦吧。
  想到這里他的眼中閃過了一絲狠毒的眼神,隨即消失在他滿臉的笑意之中。他現在笑著對對面心神不寧的蘭子說道:“蘭子,蘭子!在想什么哪?”
  “哦,阿,嗯,沒想什么呀,說到哪里了?是不是明天繼續出兵香川縣呀。”蘭子本來想在回想李治今天下午跟她那一段溫柔的纏綿,她沒想到李治居然敢對她動手動腳,更沒想到李治關鍵時刻居然嫌棄她是母體,這對她的傷害很大。
  人家還在想怎么收拾那個沒良心壞蛋的方法就被那張大叔臉打斷了思緒,于是她有些不安的掩飾起來。
  “……”對面的黑澤研跟福島明都是一陣無語,這蘭子也太那個了吧,他倆人先是介紹了一下今天的戰況,之后研究的明天的軍事行動,再之后這不研究李治的事情,敢情人家蘭子一點也沒聽,剛才告訴她他們下午打得窩囊的時候,她就是支支吾吾的。
  現在問她李治怎么處理的時候她又來了句明天是不是進攻香川縣?這種答非所問的態度,不是明明白白的告訴他們人家蘭子在想那個支那小白臉嘛!
  于是黑澤研滿是怒火的看了一眼福島明,發現對方也是一腔的怒氣,在這一點上,他們倆永遠是失戀聯盟!二人的情敵就是他娘的飛來橫禍的支那小白臉!
  一開始李治被西園寺蘭子脅持來的時候他們還很高興,這清川四國退兵有望,四國收復有望,但是事情原沒他們想象的那么樂觀!這李治他娘的就是一害,這就是引狼入室啊!
  黑澤研跟福島明幾乎在同一時間都是這么想的,反正現在李治的作用不大了,那就不如除掉算了!所以想到此處福島明也沖著黑澤研點了一下頭,于是黑澤研又開了口:“蘭子,呵呵,你看那個李治現在是不是沒有留下來的必要了?”
  蘭子聽后心里一驚,她驚訝的看了看一臉假笑的黑澤研跟滿臉淫.蕩相的福島明,心中驚疑不定的,臉上卻是噗哧一笑笑了出來:“噗!你們吃醋了?李治不留下來,難不成還要送回去?嘻嘻”
  “蘭子,我跟福島明剛才商量過了,我們的意思是……嗯~”他用手做了一個砍得手勢,然后得意的看著對面有些驚慌的蘭子說道。
  這一下蘭子知道剛才黑澤研跟福島明再商量什么了,原來二人是覺得李治作用不大了,要除去李治。
  這一點她也曾考慮過,但是她不會讓李治被他們倆野蠻人殺害的,不過她要怎么說對方才能放過李治哪,西園寺蘭子不由得低下頭思索了起來……